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一章 灵光乍现

第十一章 灵光乍现


                

“长公主?”一听到这个词,夏尔竟然愣了一下。

片刻之后他才给弄明白,她这到底是指谁。

恐怕就是指路易十六的那个从大**当中勉强逃得性命的大女儿吧,波旁王族本支现存的最后两个人之一。

也许也可以说是夏洛特最为尊敬的人之一?

在1830年的七月的**推翻了复辟王朝的统治之后,被放逐出法国的她,现在确实居住在奥地利。

可是,在20年的隐居当中,世人大多数已经将她给遗忘了,就连夏尔也不例外——恐怕也只有夏洛特这种人才会对她念念不忘吧。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

夏尔心里渐渐地有些不安起。

出于一个波拿巴家族的宠臣的立场,他不能够表现得对前朝的王族有什么念念不忘的情绪,他的妻子也应该是这样,否则,就不免有被主上嫌忌的风险。

“啊,夏洛特,别想什么长公主了,我对奥地利人的好感没有一星半点就自于她的,我甚至都没有想过她的存在。”带着一种倦怠的心情,夏尔随口回答,“奥地利人也没有一个提到过她,哪怕只为试探我也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因为她已经过时了,就像她的整个家族一样。我们能做的只是带着尊敬然后遗忘它,就像遗忘掉那个已逝的王朝一样。”

“那个逝去的王朝封了我们的先祖当公爵,还让我们的先祖历代都充任了高官显宦……”夏洛特没好气地接口了,“哪怕不提什么回报,至少你也应该对他们尊敬一点,别以为你们现在得势就一切万事大吉了!1815年波旁复辟了一次,难道以后就不行吗?照我看你还是小心点吧……别到时候又得学着前辈那样灰溜溜地跑出国!”

“什么你们你们的?现在是我们!”夏尔略带不满地打断了她的话,“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转过弯吗?夏洛特,我们已经是绑在一起的了!”

“哼。”夏洛特冷哼了一声,没有搭腔。

眼见气氛有些变得僵硬,夏尔只好勉强挤出了笑容,侧过身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夏洛特的脸颊。“好了,夏洛特,我们别再为这种事情吵了,有什么意义呢?事到如今,再提什么波旁未免有些过于可笑了——哪怕知道的东西不如我多的人,也明白波旁已经完蛋了,谁也不关心他们,谁也不怀恋他们……是的,他们的政治生命已经完蛋了,整个皇朝都被封到了泥尘之下。”

一想到这里,夏尔的神情不禁变得严肃了起,“所以,你不值得再为他们伤神了,远远地看着他们消亡就好——如果你愿意保持敬意地看着,那就保持敬意吧,但是什么也别为他们做,因为他们不值得。难道在你的心里,我还不如一个实际上以及死了的人物重要?”

“这不是什么重要不重要的问题,我并没有想强迫你做什么,”被丈夫抚摸了脸颊之后,夏洛特也不由得软化了态度,“我只是在说我对奥地利人的看法而已,谁知道惹出你这么多话!”

眼见一次夫妇之间的吵架终于被从萌芽当中消弭,夏尔心里也松了口气。

看,完全改造夏洛特的想法,让她彻底抛弃掉对旧王朝的那种近乎于迷恋的好感,是不大可能的了。

不过,也没有必要吧?夏尔心想。

“夏洛特,你有你的观点,这是你的权利,我是无权干涉的……”夏尔有意让自己的语气展示得更加轻柔,“但是,我请你只在我们两个人之间畅所欲言,而不要将你的政治观点过于外露,因为别人不会只将你的观点当成个人观点,而会当成是我的——这对我说十分危险,因为我不能一下子效忠波拿巴,一下子又表现得和波旁勾勾搭搭,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好了,我知道的!”夏洛特皱了皱眉头,推开了夏尔抚摸自己的手,“别老说这种事情了,我不会给你在那个科西嘉主子面前添麻烦的,这种心里话我对谁也不会讲!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那种家伙那么忠心耿耿?难道他配得上吗?”

“这不是他配得上配不上的问题……”夏尔叹了口气。

某种意义上,夏洛特其实是深爱着自己,所以十分不愿意看到自己屈居于——依照她的世界观看——土佬路易-波拿巴的麾下,恐怕在她的心里,自己就像先祖那样,成为波旁国王的一位权臣,才是最配得上自己的道路吧。

虽然世界观有错误,但是这种爱倒是没什么可质疑的。

“别这么说,夏洛特,我又不是叫你噤声,只是让你稍微谨言慎行一点而已,只要别真的闹出大乱子,那么就不会有什么损害。”夏尔笑了笑,再度抱住了夏洛特,“既然我们结了婚,那么我有义务承担你惹出的事,不是吗?”

眼见夏尔如此说,夏洛特终于消了气。“你这才像点话……”

新婚夫妇短暂的分歧终于被消弭,夏尔也松了口气。

“如果……我真的按你的话,‘得学着前辈那样灰溜溜地跑出国’的话,你会怎么样呢?夏洛特?”片刻之后,夏尔突然问夏洛特。

“还能怎么办呢?我陪着你跑出去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夏洛特不假思索地回答,“你是我的丈夫呀,难道我还能不陪在你身边?”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夏尔颇为感动地叹息了一声。

当争吵的气氛退却之后,新婚夫妇的情欲慢慢又涌上了夏尔心头。

他看着衣衫半露的夏洛特,眼光变得越越有侵略性。

…………是该到办事的时候了呢……

仿佛是感受到了这种可怕的视线似的,夏洛特微微缩了缩身子。

“你想做什么?”

她心里当然是明白夏尔想做什么的,于是脸上慢慢地泛出了红晕,“今天……今天有点儿累了,休息一下吧……别老是想着那种事……”

哼,如果我真的说休息,恐怕你还会不高兴吧。夏尔在心里反驳。

不过,出于一种丈夫的体贴,他当然不会让妻子说出要求了。

“好了,我们别为这种事情争吵了,吧……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他以一种顽童般的语气呼唤着夏洛特,“洛洛特,你难道真的不想在睡前点余兴活动吗?”

一边说,他的手一边顺着夏洛特敞开的睡袍抚摸了下去,越过了高耸的山峰,划过了平坦的谷底,触手可及的肌肤在微微发烫,显然夏洛特也开始动情了。

“唔……唔……别这样……还是休息吧……”

虽然口上说不要,但是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动作,反而愈发柔媚地看着夏尔,蓝色的眼睛里面好似要滴出水了一样。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让夏尔更加冲动了。

“现在时间还早啊,这么早休息太可惜了。”夏尔带着一种恶作剧似的的笑容看着夏洛特,“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呢……”

一边说,他的手越发往下探去,仿佛是触电了一样,夏洛特终于发出了一声呢喃。“好吧……好吧……随便你了,真是的……”

“爷爷可在等着我们呐,他等曾孙已经等得快要发疯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努力一点吗?”夏尔一边说,一边翻身压住了夏洛特,吻住了她的嘴唇。

夏洛特已经羞红了脸,闭上了眼睛等着夏尔‘例行公事’。显然,她也确实想要‘更加努力一点’,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延续作出自己的贡献吧。

然而,此时应该一鼓作气的夏尔,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了一些东西。

“波旁……梅特涅……旧贵族们……奥地利人……”

在如此兴奋的状态下,今天一直念之在心的几个词,盘桓在脑中久久不去。

等等……等等……他突然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想法。

也许夏洛特的观点也并非毫无道理,波旁倒是也可以利用一下!

因为夏尔久久没有动静,夏洛特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丈夫。“夏尔?”

“夏洛特,我想了一下,以后我可以访问一次奥地利,然后带着你去觐见长公主殿下。”已经陷入到了思索当中的夏尔回答,“虽然官方不能对波旁们示弱,但是总统是乐于同贵族们修好的,而做出一个宽容的表态,也有利于他的这种想法的实现。再说了……我们也可以因为促进法国的和解,而受到国内的赞扬……”

虽然那些旧贵族们在政治上已经处于弱势状态了,但是他们毕竟有钱有势,如果能够得到这部分人的好感的话,确实也有利于自己培植势力——事到如今,他已经把培植自己的势力放在比辅佐波拿巴们更加优先的位置了。

夏尔倒是重新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这倒是一张不错的牌,可以利用一下。夏洛特,其实这也不错嘛?我觉得在我们这一派人当中,还有谁比我们更加能够讨得这群人的认同呢?他们总得有有求于我的时候,而我总得有用得上他们的时候,而你……你觉得能够受他们敬仰的,没有人比你更加贵族了。嗯……夏洛特,你在听我的话吗?”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夏洛特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在他的注视下,夏洛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

然后,她猛得一把推开了夏尔,然后重重地揪住了他的耳朵。

“呃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