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四章 政变(七)

第二百零四章 政变(七)


                

“砰!”

随着一声巨大的枪响,两个人之间刚才十分坦诚、甚至可以说有些友好的气氛,骤然就被打破了。∈↗

梯也尔先生睁大了眼睛看着夏尔,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疑问,仿佛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到这种可怕的灾难。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也不明白夏尔为什么要突然杀掉自己。

剧痛让他全身都在颤抖,他跌跌撞撞地倒在地上,捂着自己胸口上的伤口,好像想要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死亡多拖延片刻。

“发生什么事了!”

门被撞开了,那位给夏尔带路的军官满面惊慌地跑了进。

因为在之前,夏尔特意命令别人不要进,所以直到听到了枪声之后,他才感觉大事不妙,赶忙冲了进。

看到倒在血泊当中的梯也尔之后,他更加慌张了,直到看到端坐在座位上的夏尔,他大喊了起。

“先生?发生了什么?您没事吧?嗯……您……?”

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夏尔手里拿着的手枪。

“我没事。”夏尔的表情十分平静,平平稳稳地将手枪重新收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不用担心。”

听到了夏尔的声音里面没有受伤的痕迹之后,他的心稍微安定下了一点。但是,他仍旧十分震惊于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先生……先生……您这是……”他指着倒在血泊当中仍旧在抽搐着的梯也尔,“您怎么把他……把他给……”

“没什么?我只是把他杀了而已!”夏尔慢慢悠悠地站了起。

“您要把他杀了!”军官近乎于绝望地重复了一遍。

“您惊慌什么?刚才不是还说要替我办事吗?怎么,看到这点小事就受不住了?”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对他的反应有些不满,“亏您还是个当兵的。只不过是杀个人而已……怎么能够摆出这幅样子?”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到底担心什么——军人在战场上杀人天经地义。然而作为看守、在没有明确命令的情况下,任由一位重要犯人被杀,那就要承担责任了。

正因为了解这一点,所以他的语气很快就放缓了。“好了,不用担心,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做下的,你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是吗……是吗……”听到了夏尔这句话之后,这位军官终于惊魂稍定。“那太好了,先生!”

“听着。这是一场意外。”夏尔严肃地看着对方,语气里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他试图反抗,所以被赶过的卫兵失手杀死了,这就是所发生的一切。”

军官眨了眨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夏尔。

从夏尔事前就带着武器跑过、以及他刚才那种淡定从容的样子看,这很明显是蓄谋已久的谋杀。

而且,刚才他并没有听到有搏斗的声音。

可是……现在是需要追究真相的时候吗?他扪心自问。

“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直面真相。但是有的时候不需要,先生。”眼见对方还在犹豫,夏尔不慌不忙地继续说了下去,“这样不是很好吗?您推开了责任。而且还得到了我的感激。”

接着,他站了起,走到了这位军官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肩膀。“我想,您是个聪明人。是能够懂得应该怎么做的吧?”

这位军官瞪大了眼睛看着夏尔,然后。他渐渐地回过了神。

“我明白了……先生,是这样的!在您审问的时候,他试图反抗,所以被卫兵失手杀死了!”

“这样不就好了吗?”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等下还有事。”

“好的,先生,我带您离开吧,这里接下我叫人过清理。”这位军官马上会意,然后恭敬地随着夏尔离开了这间房间。

离开的时候,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去看躺倒在地上梯也尔。

而就在两个人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一直躺在地上呼痛的梯也尔终于慢慢地停止了抽搐,手也慢慢地从伤口上松了下。

历史上第三共和国的首位总统,却突然在这里,以这种不那么光彩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

天已经大亮了。

在隆隆的声响当中,爱丽舍宫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在一群军人和党徒的簇拥下,当今的总统路易-波拿巴,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爱丽舍宫当中缓缓驰出。

因为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所以每个人都盛装打扮,佩戴着自己的荣誉勋章,看上去个个都是庄严肃穆。

一切都十分顺利,现在是该去国民议会发表胜利宣言的时候了。

路易-波拿巴抬头看了看天空。

原本笼罩在天空的乌,突然慢慢地散开,阳光播撒到整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犹如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还有比这个更为明确的预兆吗?

从层的缝隙当中,金色的光柱连接着整个天地,犹如是天上传的视线一样。

难道,是伯父在天堂之中看着自己吗?

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那位伯父,皇帝,伟人……那位让他既崇拜又嫉妒的偶像,正在注视着自己。

路易-波拿巴轻轻握紧了自己手中的缰绳,浑然未觉自己的手上已经充满了汗水。

此时的他,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早已经心潮澎湃。

是你在看着我吗?

你看到了吗?

你该怎么称赞我呢?

那个懵懂的幼童,经过了命运注定的可怕灾祸,失去了曾经有一切。然后却同他一样,在一无所有的境地当中。依靠着自己的勇气、智慧和努力,以及绝不可少的运气。同样成为了这个国家的主宰。

四十年前你丢下的东西,我现在捡回了。

我会干得比你还要好的,等着我吧!

他在心中默默地发出了一声咆哮。

然后,他骤然抬起了头,看着旁边的副官,轻轻地下了一道命令。

“出发吧。”

“出发!”得到了命令的副官,马上向周边的人们大喊了起。

仿佛是扭动了什么开关似的,人群突然同时启动了起。

然后,这支服色斑斓。宝蓝翠绿的队伍,簇拥着路易-波拿巴,一同向波旁宫涌了过去。在阳光的照耀下,这些人身上的金丝衣镶,绯色绶带,嵌着珠宝的勋章都在闪闪发光,恍惚当中竟然给他们带了一种史诗般的幻影。

这不是一位总统向议会的行程,这是一位征服者向一个国家最高权力的进军。

这一生,他还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意气风发过。

…………………………

当总统的队伍到波旁宫门口的时候。夏尔连忙不失时机地迎了上去。

“总统下,我没有辜负您的期待!”他大喊了一声,然后肃立在总统的旁边,“我们成功了!”

“是的……我们成功了。”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

即使是一贯不动声色的路易-波拿巴。此时嘴唇也在微微颤抖,他看上去想要对夏尔说出一些感谢的话,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最后,路易-波拿巴突然伸出了手。然后重重地抓住了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功绩的。夏尔。”路易-波拿巴的语音颤动得厉害,因此夏尔几乎都没法听清他在说什么,但是他那种毫无保留的感激之情,他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只要……只要我,还有我的子孙,在法国的宝座上——你就永远不用担心自己一家的荣华富贵!”

“谢谢您……”夏尔先是一惊,然后同样抓紧了他的手,“我将继续以我的一切忠诚,回报您的恩典!”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路易-波拿巴和夏尔演出了一副君臣相得的戏码。

虽然不知道这种诚意还能持续多久,但是夏尔知道,至少此刻两个人都是真诚的。

而在此时,他们两个人都当然肯定不会想到,这句诺言将会以什么方式实现。

渐渐地,路易-波拿巴从这种激动当中清醒了过,然后慢慢地松开了夏尔的手。

“好了,夏尔,我们进去吧。我可不能让议员们等得太久。”他撇了撇嘴,作出了一个嘲讽的冷笑, “我的伯父要是也这么一手就好了!”

在1799年,成功发动政变之后的拿破仑,跑到了元老院,想要发表胜利宣言,结果却被愤怒的议员们大声质问和斥骂,惊得语无伦次,让这位未皇帝大丢其脸。

有了先例的教训之后,路易-波拿巴和夏尔当然不会让这种事重演了。现在,反对波拿巴的议员们,要么被强行拘押了起,要么被士兵们挡在了议会门外,里面只剩下了支持波拿巴派的议员充点门面,绝对不会发生任何不体面的笑谈。

“好的,先生。”

夏尔恭敬地朝路易-波拿巴躬了躬身,“请您代表法国发言吧!”

路易-波拿巴昂起了头,看着天空那位圣人的幻影,轻轻地张开了口。

“是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法国!”

……………………

“总统下驾到!”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路易-波拿巴走进了波旁宫的议事堂。

就在他出现的那一刻,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所有在座的议员们齐刷刷地站了起,向这位新主宰致敬。

因为一大群议员被逮捕或者被驱逐,所以议事堂显得比往常空旷了许多。

不过,路易-波拿巴并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他原本就打算在之后削弱议会的职权。

以一种令人赞叹的平静,路易-波拿巴亦步亦趋地走到了议事堂中央的发言台上。

他抬起头。看着环坐在议席上的议员们。

人人屏息凝视,等待着他发表最后的胜利宣言。

万众的瞩目。让路易-波拿巴的心里有了一丝迟疑,他毕竟还不习惯于被人如此注视。

但是,这种不适感很快就在心中消失不见了。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难道,还有谁能够再阻止我吗?

不,已经没有了。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国家的主宰了!

“议员先生们,你们好。”他深吸了口气,然后平静地向对面的人们开了口。“我今天到这里,是想为昨晚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作出一个解释。也是想为在我国绵延了六十年的灾祸,作出一个恰当的了结。此时此刻,我并不是仅仅在对你们发言,我是在对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发言。”

没有人回答,大家只是恭敬地注视着这位很快就要成为皇帝的人,他也没有在等待回答。

“毫无疑问,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一次不幸的事件。有暴力行为。甚至还流了血,我和诸位同样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但是它毕竟发生了。”路易-波拿巴轻轻叹了口气,好像真的在为今天受到了拘押甚至死亡的人感到抱歉似的,“但是。同时,我们也要面对现实。我们今天所受到的不幸,难道不是多年整个民族所受不幸的延续吗?

这个伟大的国家。这个卓越的民族,已经陷在无所作为和自我否定的泥淖很多年了。多少年。所有人,所有处在这个国家最高层的人们。一直都在争吵不休,为一切可以争吵的问题而争吵。

我们总是说得多,做得少,不抱任何期待,也不做任何计划。在争吵当中,我们见见地忘却了一切,结果却把庸碌当成安稳,把烂俗当成亲民,把无能当成可靠!我们忘记了自己身上曾有的光辉和理想。我们丢掉了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却捡着被人不要的东西视若珍宝!

看到如此行事的我们,人民的幻想也破灭了,他们被我们同样扯入到了庸碌无为的泥淖当中。在幻想破灭之后,人民也同样变得玩世不恭起,他们嘲讽前任和现任的政府,嘲讽法律和秩序,甚至嘲讽过去的一切道德权威!而这一切,不正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恶果吗?”

“然而,我们终究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民族,我们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倾听到了人民的呼声,然后带着这种呼声走到了共和国的最高职位上。”在所有议员的注视下,路易-波拿巴仰着头,大声喊了起,“千百万人的民意将我推上了这个职位,我就必须为他们的意志而负责!”

………………………………

就在这时,坐在后排的夏尔突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骚动声。

他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悄悄地走出了议事大厅,到了波旁宫的门口。

然后,他看到了正在紧张地向旁边部下呼喝的吕西安。

“吕西安,发生什么事了?”他连忙走到吕西安的身边问。

“夏尔,有人在试图冲击波旁宫,已经冲到封锁线那里了!”吕西安连忙回答。

“什么?好大的胆子!”夏尔皱了皱眉头,“快带我去!”

吕西安很快带着夏尔到了士兵们所布置的封锁线那里,然后发现,确实有一大群人向这边涌了过。

从他们呼喊的口号看,这是一群被排除在外的反对派议员们,带着支持他们的民众声讨波拿巴分子们的罪行的吧。

“马上向他们发出警告!”夏尔连忙向吕西安大喊,“这里已经被军事管制了,不允许任何无关人等靠近!如果再靠近,就要开枪了!”

吕西安马上让旁边的几位官兵一起帮他喊了出。

然而,这个警告并没有什么用,被愤怒冲昏了理智的人们,依旧奋不顾身地向这里冲了过,而仿佛是慑于他们的气势似的。最前排的士兵似乎有了一些动摇。

“哼,他们难道没有发现吗?我没有逮捕他们是因为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结果他们还是要寻死!”为了缓和士兵们的紧张情绪。夏尔微微地笑了起,“的人太少了。1848年的时候,我们冲向王宫的时候可有好几万人呢!”

………………………………

“是的,是人民忍受不了这一切了,然后将这种意愿交代给了我。”路易-波拿巴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他继续对议员们发表着演说,“而我,只能执行人民的意愿。

最初我试图用和解的手段说服所有人的,我希望整个国家都团结起,一起拯救国家。恢复她原本应有的繁荣,夺取她原本应有的荣耀——难道我们还能有比这个更为崇高的目标吗?

然而……我失败了。

庸碌无为和**迟疑的病毒,已经透过这个国家的肌理,渗入到了她的脏腑当中。享乐主义和自由主义腐蚀了我们,对宗教的嘲讽使我们失去了畏惧之心,人人都只想着自己,少有人愿意为国家作出牺牲,少有人愿意振作起,重新取回这个国家的荣耀。

处于这种情况。我难道还能有别的选择吗?不,我没有了!我只能够自己伸出手,行事人民交给我的权力,将这个国家从深渊的边缘拯救回!而阻挡我视线这一目标的人。就必须予以清除,让他们再也不能对国家为害!

现在,一切阻挡我们走向光荣的人都已经被排除了。我顺利地完结了这一切。而这不正是上帝和人民眷顾我的证明吗?

从现在起,我们不再需要忍受这种碌碌无为的窘境了。我们重新拾起了自己的光荣,也拾起了自己抛在一边的武器。一旦我们重新振作起。胜利就将会眷顾我们,因为我们没有迟疑,无所畏惧!

是的,从今天起,法兰西重生了!我们重新变成了那个胸怀理想,利剑在握的伟大民族!”

………………

在波旁宫外,嘶吼着的抗议者们也正强行冲到了军队所布下的封锁线之前。

他们的队列并不整齐,口号也并不一致,显然只是基于义愤而冲过的而已。

然而这群乌合之众,却因为军队的犹豫而一时间好像占了上风。

“开火!”看着越越近,眼看就要冲击封锁线的人群,夏尔终于下定了决心。“赶紧命令士兵们开火吧!”

“可是……夏尔……”吕西安还有些犹豫。“他们大多数没有武器,而且人数也不多,我们可以想办法驱散的……”

“还能有比枪炮更有效的驱散手段吗?先生,我们是在干大事!”夏尔大声呵斥了他。“人民就认枪炮,如果我们今天不开枪,我们就再也得不到国民的尊重了!”

吕西安还想说什么。

“想要荣华富贵,想要当元帅,就听我的!”夏尔朝他大喊,“马上开火!”

夏尔的咆哮,终于让吕西安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开火!”他朝旁边的军官大喊。

“开火!”其他的军官也同时喊了出。

“砰!砰!”一声声的枪响骤然响起,然后激起了一大片的惨叫。

“继续开火!!”夏尔仍旧在声嘶力竭地大喊着,“胆敢违抗禁令的,都是叛逆,绝对不要留情!”

在一声声的枪响当中,鲜血四处飞溅,雷鸣般的枪击,终于阻止住了人群的前进。

“这样才对嘛……”夏尔皱着眉头,轻轻舒了口气,“上刺刀!赶紧驱散他们!”

“夏尔……”吕西安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地看着夏尔,好像对他刚才判若两人的表现有些难以置信。

“别这样,吕西安,我只是做了我们必须做的事情而已。”夏尔勉强地笑了笑,“路易十六要是敢这一手的话,我们现在还得喊国王万岁呐!”

……………………

“法兰西,是的,法兰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我们所得到的一切,也只能奉送给她!”而就在这时,路易-波拿巴终于结束了自己对议员们的宣言,他慢慢地抬起了手,

“今天,胜利的不是我,也不是某个人,而是法兰西!法兰西万岁!”

“法兰西万岁!”所有的手臂齐刷刷地举了起,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呐喊着,整个议事堂都好像被震得微微颤抖。

“从今天起,法兰西在我们手里了。”看着被士兵们用刺刀驱赶的反对者们,夏尔拍了拍吕西安的肩膀。“祝你今晚做个好梦,吕西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