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章 初次的客人

第六章 初次的客人


                

当夏尔乘坐特雷维尔侯爵派出的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时,时间已经是深夜了。

宅邸当中一片灯火辉煌,照得一切都亮如白昼,但是从这座属于自己的宏大府邸当中穿行而过的时候,夏尔仍旧感到有些疏离感。尤其是和刚才在老家的情境一对比,这种疏离感就愈发强烈了起。

也许,得住好一段时间才能习惯这个新家吧。

此时的夏洛特,正在端坐在大厅的角落里面的钢琴之前,看着钢琴的乐谱,显然刚才已经吃完了晚餐,正在这边打发时间。

“亲爱的,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音乐了啊?”看着夏洛特窈窕的背影,夏尔以一种打趣的语气打了个招呼,然后亦步亦趋地走了过去。“那么,能否给您可怜的丈夫弹奏一曲呢?”

”我不会弹,夏尔,你又不是不知道。“夏洛特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只是在这里看看乐谱而已,我刚才想,我们得给家里聘用一个乐师了,不然有时候,感觉这空荡荡的大厅挺沉寂的。再说了,以后我们举办宴会,总不能次次都临时从外面雇佣乐师吧?”

在这个年代,︾贵族女性们并不以会弹奏钢琴而自夸,相反她们普遍还觉得乐师是一种贱业,只能给她们带艺术享受却并不值得尊敬。

“哦?是吗?好啊!”夏尔无可无不可地耸了耸肩,然后从后面搂住了妻子的肩膀。“那就随你的便吧,你喜欢我们就聘嘛。需要多少就聘用多少。对了,说起这个。还正好凑了巧呢!”

“什么?”

“我今天给奥地利使馆的人寄了请柬,想让他们后天下午这里吃顿饭。说起也该开始准备了,可不能让奥地利人笑话我们不懂礼节。”夏尔微微弯下腰,让自己的脸颊凑到了夏洛特的耳边,“今天忘记跟你说明了,抱歉!”

“奥地利人?”夏洛特有些好奇的转过了视线,“你要请外国人过?而且时间这么仓促?”

“是啊,就是奥地利人,至于时间仓促,那也没有办法——谁叫我们过几天就要去英国了呢?”夏尔马上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补充了下。“这是一次非官方的官方行动——一次外交行动,我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至少先摸一摸奥地利人的底,搞清楚这帮人在想些什么。”

“所以,你已经开始在工作了?而这是你的外交行动的一部分?”夏洛特渐渐明白了什么。

“是的,可以这样理解。”

“好吧,我知道了,夏尔。”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骤然振奋了起。“我会去准备的。奥地利人……啊!这下可有得忙活了。他们可是穷爱讲究、死讲派头的,又爱在背地里传人家的闲话,我在社交场上听过多少回了!这次……要是不小心怠慢他们的话,我们没准儿也得成为新笑话的主角啦……?”

“没事。不用担心。”夏尔豪迈地摆了摆手,“别人管不了他们,难道现在我还管不了吗?我会让他们谨言慎行的……况且。现在他们还有求于我,绝对不敢乱。”

“你倒是能说大话呢!”看着夏尔意气昂然的样子。夏洛特禁不住笑了出,“真要让我惹出什么外交乱子。到时候第一个饶不过我的就是你吧?”

“不,当然不会了,我宁可引发一次和奥地利的战争,也不愿意让你去蒙受他们的讥笑。”夏尔毫无顾忌地对着妻子大加恭维,“再说了,看着如此美丽而又高雅的夫人,那些奥地利人又哪里还敢有什么怨言呢?我是不信的!”

这种恭维话,逗得夏洛特忍不住笑了出。

“哈哈……好吧,就为了你这句话,我也会想尽办法讨好那些奥地利人的,绝不会让你的……不过,我猜,我也能够应付好他们,不会阻挠你伟大而又神圣的外交事业。”

“那就太好了!”夏尔大喜过望,连连点头。

然后,眼见夏洛特如此开心,时机已经成熟,夏尔决定将心里所想的那件事说给夏洛特听。

“抱歉,夏洛特,今天我临时决定跑过去看了看爷爷……”夏尔叹了口气,然后亲了亲夏洛特的脸颊,“好久没有过去了,心里怪想念他们的。”

“没事,这么久了,你跑过去看看也是应该的。”夏洛特仍就头也不回,语气里面也听不出喜怒。“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跟我说。”

“对啊,说起,我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呢。”片刻之后,夏尔装作漫不经心地提了出,“有一件有关于我们几天后英国之行的事情。”

“什么?”夏洛特有些狐疑地看着夏尔,“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了吗?”

“倒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夏尔微微笑了起,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十分轻描淡写,“只是,我爷爷顺带给了我一个请求而已。”

“爷爷有什么请求?尽管说给我听啊?”夏洛特也笑了起,“难道是想要我们带什么东西回?或者去见他的什么英国朋友,或者……更糟糕,去见他的某位老情人?”

“不,不,没有那么糟糕……”夏尔微笑地摆了摆手,“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想让芙兰也过去散散心。”

夏洛特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两个人刚才还十分亲切融洽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冰冷起。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芙兰最近身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所以爷爷打算想要让她出去散散心,调养下身体而已。”夏尔当然不可能跟夏洛特说出一切的事情,所以只好继续拿出爷爷当做挡箭牌,“不过,你放心,她只是去英国游览一下而已,不会干扰到我们的行程,甚至连船都不是坐在一起……”

他以极快的速度说完了这一番话,但是却并没有将气氛缓和下。

许久的沉寂,让夏尔的心变得有些忐忑起。

“夏洛特……你……你觉得怎么样?”他勉强再问了一遍,“爷爷提出这个请求之后,我看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大碍,所以就答应了他……”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夏洛特连续重复了几句,然后突然大喊了起,“难道我们跑去英国一趟,也摆脱不了她吗?想要休养,她有的是地方可以去啊!为什么非要让她呆在我们的旁边?难道你是觉得我们很闲吗?到哪儿都要去看着小孩儿?!”

夏洛特的这一番呵斥,让夏尔更加紧张了,只得低下了头,任由妻子发怒。

“夏洛特,我刚才都说了,她并不是跟着我们的,而且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行程和外交使命。”等到夏洛特呵斥完了之后,夏尔才勉强开口,“她只是和玛丽一起去英国散心,仅此而已。”

“这种话你觉得有意思吗?”夏洛特皱着眉头看着他,“还不就是一回事?!我们出去一趟,算得上是我们的新婚旅行,结果……结果却有个人跟在了旁边!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没有让她和我们两个一起去觐见女王?”

夏尔的额头上渐渐流出了汗珠。

“那当然不会了,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啊?她另外有人照看,只是休养身体而已。”

“对啊!不管她做了什么,你总是能够给她找出什么理由!”夏洛特冷笑着回答,“怎么,看到妹妹坠了楼,就心软得不行了?”

夏洛特的语气十分不善,显然已经被勾得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所以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对芙兰之前的受伤,虽然并不知道一切内情,但是从种种蛛丝马迹,夏洛特也早就猜到了事情不会是‘失足受伤’那么简单。

“夏洛特……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你也不能对刚刚从死神里面逃出的人这么刻薄吧?”眼见夏洛特语气如此不善,夏尔终于有些不满了,“没错……我确实之前对她很生气,可她是我的妹妹!我如果不体谅她,难道这世上她还有谁可以依靠吗?”

接着,夏尔摆了摆手,显然并不想和夏洛特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执,“再说了,我对她特别心软是不假,但是对你,我难道有什么不同吗?我们从小到大那么多争执,最后还曾经决裂过,结果最后我还不是想尽办法弥合了我们彼此?”

这句话,让夏洛特顿时语塞。

“你……”

她又想起了那一天。

至少,那个时候,他是跪着向我求婚的。

“好了,夏洛特,就算我求你了,别为这次的事情破坏我们的心情了,好吗?”眼见夏洛特有些动摇,夏尔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平常就已经够烦心的了,请你稍微也让我轻松一点吧……”

“好吧,那就如你所愿吧。”踌躇了片刻之后,夏洛特终于点了点头,“不过,别让她跑到我们跟前!”

“可以。”夏尔连连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接着,他将夏洛特抱入了怀中。“那我们先去休息吧。”

………………

第二天一大早。

“理查德-冯-梅特涅?他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