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章 暗争与侵权

第二章 暗争与侵权


                

“请告诉我吧……”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这位侯爵颇有风度地摆了摆手,然后笑着回答,“我想今天我们还很有时间,所以不用特别着急。”

接着,他突然轻轻地拉开了自己的抽屉,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盒雪茄。

“夏尔,要一点吗?”

“我不是特别喜欢抽烟。”夏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颇为委婉的回答。

“哦?为什么?”侯爵挑了挑眉头,好像对夏尔这种青年贵族居然不喜欢抽烟而感到很惊奇,“夏尔,这可是绅士们必有的爱好啊!”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不太喜欢而已。”夏尔微笑着回答,然后自己突然伸手从部长的烟盒里面拿走了一根雪茄,“不过,既然您如此盛情,那么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接着,两个人拿起雪茄剪,剪开了雪茄的尖端,然后点燃了雪茄。

部长先是没有说话,而是叼着雪茄,充满了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喷出了一股烟雾。

才抬起头看着夏尔,半开玩笑地说,“夏尔,要办外交,不抽烟可不行——吸烟室可是个谈大事的好地方,你要知道,在充满了眼线和泄密的外交界,这种地方可真的很难找。别担心什么影响健康的传言!年轻人,别相信那些庸人自扰的鬼话,我今年都已经六十五岁了,已经抽了雪茄四十年,不还是好好的吗?”

说完,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然后再度长长地一吐息。“看!这是人生里多么难得的享受啊!”

看着侯爵这如同瘾君子一样的表现,夏尔只是微微一笑,“我想,可以坦诚交流的地方总是可以找到的,并不一定要抽烟。”

倒不是因为担心对身体有害什么的,纯粹是因为不喜欢而已。

眼见部长还想再说点什么。夏尔不慌不忙地摆了摆手,用雪茄烟划出了一个优雅的弧线。

“如果和外交界的某个人见面时,有人觉得我的做法让自己不自在的话,那么我得说。到了现在,他们得学着按照夏尔-德-特雷维尔的节奏办事。”

夏尔这种暗含不悦的表示,让部长的脸顿时稍微僵了僵。

很快他明白了夏尔的意思——你让我抽烟我就给你面子跟着抽,但是别以为可以随意支使我,更别以为可以对我卖弄资格。

然而。虽然夏尔的态度如此强硬,但是部长却丝毫没有呵斥或者反感的表示。

因为,这位特雷维尔是总统最铁杆的支持者、同时也最得他信任;而这位图尔戈侯爵只是先忠于波旁的旧贵族,在几年之前才改换门庭而已。

这位侯爵,心里很明白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哪怕表面上看上去自己的官位要比对方高,那也只是一个幻象而已,在总统已经确立了绝对独裁体制的今天,大家的权势和地位只是依赖于谁在总统心中分量更重。

“哈哈哈哈!”片刻之后,侯爵大笑了起。“夏尔,您还真是……好吧。年轻人毕竟气盛,可以理解。”

毕竟是老于世故的贵族,他用笑容掩饰住了心里的尴尬,也让这种小小的冲突顿时化为了乌有。

然后,他将手伸到了烟灰缸旁边,然后轻轻地弹了两下烟灰。

“好吧,那么我们言归正传吧。”他的表情重新归于严肃,“根据大使从伦敦传过的消息,在您达到伦敦的第二天,罗素先生就将亲自接见您。”

“什么?”夏尔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重新恢复了镇定,“看上去这是个令人欢喜的消息。”

罗素先生,就是指当今的英国首相罗素。

“的确是个好消息。”部长又吸了一口雪茄,“这说明英国人对改善与法国的关系兴趣很大。比我们愿意想象的还要积极。不过……夏尔,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是要保持镇定,不能因此而忘乎所以。英国人老奸巨猾,我们绝对不能够托付以信任,另外。如何能够得体地应付这位首相,以至于既不表现得过于殷勤,也不能让他觉得受到冷落,这也是个大问题……”

“所以您的意思是?”夏尔试探地看了看部长。“请您直接示下吧,您是部长,我服从您的指派。”

为了怕得罪夏尔,部长故意把话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是很明显了——他是怕夏尔是一个新丁,因为年轻气盛不懂如何进退,应付不好英国首相。

虽然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夏尔也能够理解部长的动机,所以也十分善解人意地表示自己愿意听从命令——当然,如果想要将自己暗地里架空,那就免谈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要让您到时候多听听使馆人员的意见而已,必要的时候可以带一两位信得过的使馆人员以翻译的名义出席会谈——毕竟他们一直都在英国,对英国事务比您和我都要明白得多,可以让您不至于被英国人摆一道。”也许是因为对夏尔突然变得如此谦和的态度感到十分满意,侯爵笑着点了点头,“夏尔,您会英语?”

“是的,我会一些。”夏尔点了点头。

“那就装作不会吧,”部长将自己的烟头掐灭了,然后放到了烟灰缸当中,“就我的经验看,在会谈上装作听不懂对方的语言是很好的一招,因为在旁边的随员翻译时,您会有足够的时间缓冲思考——如果运气好的话,您还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那可比他们跟您冠冕堂皇说出的东西要有价值得多……当然,对女王和亲王,您没有必要这样,尽可以用德语和他们畅快地交流,如果您能够赢得他们两位的好感,那对我们就再好不过了。”

说穿了,还是担心我这个毛头小子不懂进退,冲撞了英国首相吧……夏尔在心里苦笑。

“好的,谢谢您。”夏尔略加思索就答应了部长。“我会装作听不懂英语的。”

在过去一两个世纪,英国的上层都会说法语。但是到了如今,世态已经大大不同了,傲慢的英国绅士们可没有多少学习法语的热情。不过,英语也没有达到21世纪那种国际语言的地位。所以夏尔就算听不懂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您能够如此通情达理,真是太让人开心了。”部长看上去也松了口气,“那么祝您能够有一个愉快的英国之旅,同时也能够带一些好消息回给我们。”

“我也希望如此。”夏尔微微躬了躬身,然后将自己手中的雪茄也放在烟灰缸里面熄灭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又一个好消息。”部长突然又笑着朝夏尔摆了摆手,“英国同时传过的消息,威灵顿公爵同意接见您。”

“哦!那真是太好了!”夏尔脱口而出。

出于一种想要见见拿破仑时代遗留的少数巨星之一的念头,夏尔在制定访英行程的时候,特别通过法国使馆向英国政府提出了求见铁公爵的要求,今天终于得到公爵本人同意接见的反馈,这确实让他心里十分高兴。

“您好像对他很推崇?特意要求见他?”似乎是对夏尔喜形于色的表情感到奇怪,侯爵低声问。

他的语气有些古怪。

作为一位法国旧贵族,他对威灵顿公爵可谓看法复杂——就是这位公爵。在滑铁卢最后击败了拿破仑,让波旁王朝得以复辟;然而也就是这位公爵,让法国的军事光荣受到了最重的打击。

所以,他很难理解夏尔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振奋。

“哦,我只是想要和他谈谈而已,毕竟他是一位强者,我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教义。”片刻之后,夏尔重新恢复了镇定,不能让人看出自己对拿破仑的死敌竟然如此推崇。

“好吧,随您的便。”部长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个问题不想深究。

“部长下,等到我从英国回之后,您就该给我安排正式的职权了吧?”夏尔突然冷不丁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嗯?”部长登时一惊。

这些天,他一直以夏尔需要学习为名。并没有分配给对方太多的任务,没想到今天还是了啊……哎。

“您想要什么呢?”

他一边勉强回答,一边暗自祈祷对方不要抢走自己太多东西。

“东方的事务我比较感兴趣,我想请您交给我办理。”夏尔低声回答。“不管近东还是远东,我都十分有兴趣。”

“哦?”部长的语气里,疑惑中带上了一丝窃喜。“东方?”

“是的。我明白,您对我的经验还有疑虑,而我自己也对欧洲各国的问题不太上手,所以我想,我还是从东方开始吧……无论是土耳其还是伊朗,甚或清国,将对这些国家的外交事务交给我,想必您不会感到困扰吧?这些国家都不够强,就算闹出了什么麻烦,我想您也可以轻易压下……至于对欧洲国家的事务,您应该继续主导,我只需要先参与并且学习就行了。”

也就是说,欧洲事务也要参与,只是不主导而已……天知道可信不可信。

侯爵暗自心里一痛。

他抬头看了看,发现这个青年人正满面自信地看着自己,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不同意一样。

虽然要求很高很苛刻,但是就算如此,也比现在就强行把自己架空要好吧?

部长心里思酌了片刻。

“好吧,您自然有权处理事务,我之前只是看您新婚不久,所以才没有劳烦您而已。”侯爵仍旧微笑着,看不出心里的喜怒,“那就照您说的办!等您回就照此办理。正如您所言,这些地方您就算闹出什么麻烦,我们也还是可以压下的——欧洲可就不一样了。”

现在还用得着你,不过迟早连欧洲我也接过手,夏尔在心中暗自回答。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任何异常。“那是当然,正因为欧洲问题如此重要,所以我们绝对不能缺失了您的经验……下,在欧洲各国的问题上,我只希望同您一起共事,并且学习您处理外交事务的手段和风范而已。”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教您的了,先生。”侯爵看上去发自内心地恭维着夏尔,“您是我国难得的青年才俊。未迟早是要为国家作出更多贡献的。虽然现在只是东方,但是迟早您会接过我国外交的指挥棒,我深信如此。只可惜我现在已经年近七旬,离退休都没多久了。可能只能在圣父那里看到您为我国纵横捭阖的身影了……”

夏尔当然听得出侯爵的暗示了,他这番话既是恭维也是求饶——他在哀求,说自己没几年就要退休了,只求夏尔在这段时间内不要完全架空自己这个外交部长,先好好玩玩东方问题再说。

此时此刻的他还不知道。路易-波拿巴和这个年轻人早已经暗中决定在未几年做出些什么。

“您会如愿以偿的”夏尔也同样不明不暗地暗示着。

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略微好奇地看着侯爵,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对了,下,真没想到您居然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我的要求,我还以为您从您的叔祖父得到了对东方的特殊兴趣呢!”

听到了夏尔的这句话之后,侯爵脸上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您居然还知道这个?哦……我的叔祖父确实是有些令人可笑的兴趣。对清国推崇至极,可是,当然了,我对清国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况且我们在那里的利益也不多……”

他的语气懒散而又随意,好像是个打算随便丢点玩具给孩子玩的家长一样。

不过,这位图尔戈侯爵的叔祖父,可没有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而是历史上的一位大人物。

安内-罗伯特-雅克-德-图尔戈(后被封为劳内男爵),正是法国重农主义流行时期。是该学说最为著名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路易十六时代出任过财政大臣,还曾在1776年,根据向两个将回国的中国留学生写的询问问题,写过一本著作《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核》。在当时的法国惹起了十分巨大的反响。

这本书将清国的很多情况和当时的法国一一对比,然后总结出了很多法国的体制弊端,要求国王的政府学习并且改进——当然,这种‘清国体制优越性’,很大一部分就是自于他和他的同道们的臆断了。

在启蒙运动蓬勃而兴的时代,为了获取攻击现实的思想武器。这个学派无限制地美化了当时清王朝统治下正处于极盛时代的中国,当时主张向中国学习,将法国建成一个‘像中国那样以农业为本、重视道德体系和施行开明政治’的国度。

毫无疑问,他们的努力是没有任何成果的,当时已经近代化的欧洲肯定已经无法走上理想中的农业社会道路,回到这些学者们所幻想的田园牧歌的时代。

而随着中欧之间交往日渐频繁,清国外强中干、腐朽衰靡的本质也愈发暴露在了法国人面前,原本流传在学者们中间的中国幻梦渐渐破灭,再也没有人想过要向清国学习的说法了。

至少,站在夏尔面前的这位侄孙,心里是绝对没有任何对清国或者任何一个东方国家的好感的。

“看您是对清国很不在乎了。”

“本就不需要在乎,那里对我们毫无作用。”部长的回答十分言简意赅,“清国虽然很大,人口众多,但是他们的统治者愚昧而且无能,政府也非常腐败,军事力量也十分孱弱,所以他们并不能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我没有必要特别关注他们。”

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从旁边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了一份报告,“对了,就在前阵子我还接到一份报告,说清国的南方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叛乱,据称叛乱分子的领袖还是基督徒。这场叛乱很快就绵延到了数个省份,看上去不会轻易平息了,由此我们更加可以判断,在可预见的未,清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只会愈发不值一提。”

不用看那个报告夏尔也知道这是在说什么。

在1851年1月11日,拜上帝会的教主洪秀全38岁诞寿当天,他会和他的部下们举行隆重的祝寿庆典,万众齐集犀牛岭,誓师起义,向清王朝宣战,然后建号太平天国。

随着金田起义的号角,轰轰烈烈、绵延十几年的动乱将会在清国的各地同时展开,让清王朝陷入奄奄一息的境地。

因为中欧之间消息流通的闭塞,所以这个消息不久才传到法国。同时,因为缺乏对中国的了解和咨询渠道,图尔戈侯爵无力作出准确的判断,只当这是一场地方性的叛乱而已,再加上精力被其他大部分欧洲事务所牵扯,所以更加没有兴趣去关注——虽然洪秀全理论上应该是基督徒,但是这并不足以惹起外交部长的兴趣。

“好的,既然它无足轻重,而且不会对欧洲造成什么影响……”夏尔微微朝部长躬了躬身,“那就尽管交给我办理吧,就当是练练手也好。谢谢您,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