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一章 政变(四)

第二百零一章 政变(四)


                

维克多-雨果所遭遇到的灾祸,并没有仅仅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

此时此刻,一大批军人所组成的抓捕小队正在城中的各个角落里穿行,沿着事前制定好的路线,在夜晚最深沉的时候实施了抓捕行动,打破了城市原本的寂静。

而当各处逮人的小队开始按照计划搜捕反对派的时候,整个城市都从睡梦当中惊醒了过,然后陷入到了一片吵嚷和惊慌当中。在抓捕队的所经之处,居民纷纷从床上爬了起,暗自窥视这些杀气腾腾的军人在街道当中纵横。

然而,虽然有许多市民在暗自注视着他们的行动,但是没有什么人弄出声响,干扰到这群凶神恶煞。人人只是屏气凝神,看着这个国家所突然发生的大事,并且暗自庆幸自己不用成为牺牲品当中的一员——同时,他们-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也以首都人所惯有的活泛头脑和政治嗅觉,猜测接下可能发生的一切。

总体说,因为布置精密,时机也选得十分恰当,所以抓捕行动是相当顺利的,大部分预定的逮捕目标都十分顺利地落入了网中,甚至有些人还在睡梦当中就被突然闯入的军人们抓走了。

只有一小部分目标,在惊慌当中得知了所发生的一切,并且不甘于接受突如其的厄运而选择了反抗,因此在(某些地方发生了零星的交火声。不过,能够以武力反抗的人毕竟是少数。

到了凌晨四点钟,当一条条消息从各处传入到指挥部当中之后,得以确定政变的初步目标已经基本完成的夏尔。终于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一直在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但是他的心里毕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而现在,他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也就是说。今夜过去之后,他又将在通向最高巅峰的路上又踏上了不止一步……

热血和激情让他几乎难以自持,他咬了咬嘴唇,让痛感让自己勉强维持住理智。

然后,他再度深吸了一口气。

“先生们,上帝犒赏了我们的辛劳,我们成功了!”他朝这群同样忐忑不安的军官们大喊,“从现在起,总统下再也没有反对派了。哦。不,是皇帝陛下,他的面前,再也没有反抗他逆贼了!帝国万岁!皇帝万岁!”

伴随着他的这一声欢呼,其他人脸上的不安和紧张也慢慢地一扫而空,大家互相对望着,然后骤然变得一片欢腾。

“皇帝万岁!”大家像是发泄一样地喊着,有些人甚至还将桌上的纸张和水笔都给扔到了半空中,这些东西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哗啦哗啦的一阵响声。

摆在他们面前的诱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都忘记了疲惫。

“虽然一切都十分顺利,但是今天晚上,很抱歉。我还是不允许大家开香槟庆祝,”夏尔先是任由他们庆祝,等到激昂的情绪慢慢消褪之后。他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安静下。“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还有很多,我们没有权利现在就松懈下。我们只能够继续笃直前进,无情地追击对手,让他们再也无法进行任何抵抗!”

接着,他的脸上摆出了一个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笑容,又环视了周围一圈,“另外,更加重要的是,我还需要诸位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参加我的婚礼……”

他的话,不出意料的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

“我们都会出席的,先生。”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同样微笑着回答,“香槟留到那个时候喝也可以,只是到时候德-特雷维尔夫人就会不高兴啦!”

他的话再度让笑声响彻了整间会议室。

“那你们可是小瞧我了,你们是喝不倒我的!”夏尔故作严肃地挺直了腰“就算一边和你们开庆功宴会,我一边也照样能回去服侍好我的夫人……”

“这时候您尽可以豪言万丈了,不过到时候您就得拿出真本事啦,哈哈!”罗特列克子爵仍旧大笑着,“您别以为平时我只喜欢喝红茶,要喝酒的时候我也还是十分厉害的……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帮手,我看您还是别逞强了,早点向我们认输吧。”

“嚯,那我还真想试试啊。”夏尔耸了耸肩,然后他轻轻地挥了挥手,“好了,现在你们继续留在这里吧,继续按照计划行动。如果有任何突发的、无法控制的情况,马上派人过知会我!”

“是!”眼见夏尔再度下达了命令,所有人同时重新变得严肃了起,挺胸应答了他的命令。

“很好,”夏尔点了点头,“那么,先生,等会儿再见了。”

现在,初步的暴力行动已经基本结束,他已经不需要在这里留守指挥了,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怎样抢先一步,向全国各地通报已经发生的事情。

这同样难不倒他。

在黑沉沉的夜幕当中,他走出了陆军部的大门之后,一直都在准备着的马车随即开动,然后载着他向着黑暗深处驰去。

为了安全考虑,这次随同他一同前往的是足足半个连的士兵。

马车行进的声音、士兵们以整齐的队列前进的声音,轰隆轰隆的,似乎能够传到半里之外。

此时的街道没有行人,他们在街道上肆无忌惮地穿行着,一路向铁道部所在的位置疾驰而去。很快他们就到了圣米迦勒广场。然后,夏尔走下了马车,在几位军官的陪伴下,一路走进了铁道部的大楼内。

虽然是这个时间,但是铁道部大厦内却是一片灯火辉煌,显然早就已经为应该要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准备。

那里早已经有一大群人在等候着他们了。

当夏尔出现在门口之后,一群穿着军服的军人和黑色外套的官员连忙向他致敬行礼。

而夏尔则微笑着点头回应。

这些官员们的笑容里面。既有讨好又有畏惧。显然,哪怕已经离开了一年。夏尔在他们心中仍旧留着可怕的积威。

然后,他抬起头。四处扫视了一圈铁道部的大堂,看了看这些经过他亲手设置的奢华装饰,心里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许久没有回到这里,心里有些留恋吧。

他定了定神,然后朝迪利埃翁伯爵再度躬身行礼。

“部长下,真是劳烦您了……”

“哪里呀,夏尔,您才是辛苦了!”伯爵笑眯眯地摆了摆手,“今晚一切都还顺利吧?”

“如果不顺利的话。我也就不会到这里了。”夏尔同样微笑着回答。“下,到了天重新放亮的那一刻时,总统就将成为整个国家独一无二的主宰了。”

在这样一大群人面前,他也不好说皇帝这个词,不过这跟说出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五十年的轮回啊!”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伯爵突然叹了口气。“仅仅几年之内,居然发生了这么多天翻地覆的改变,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

是啊,一切都是这样天翻地覆!

哪怕是短短五年前。任谁也难以相信,已经被打翻在地、失去了一切、而且似乎再也站不起的波拿巴家族,居然还会再度爬起,成为这个世界强国的主宰。

六十年当中换了两个共和国。一个帝国,两个王朝,如今又眼见将要迎一个新的帝国……

这是何等令人难以想象的时代。这又是何等令人难以想象的国家!

部长的感叹和遐思,很快就被现实所惊醒了。他略带尴尬地看着夏尔。直到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不耐烦的表情,才稍稍放下心。

“您的功绩。一定会被历史所铭记的。”他恭维地看着夏尔,“夏尔,我就知道,你是天生能干出大事业的!”

他的恭维,一向谦虚谨慎的夏尔居然照单全收了。

“我希望历史铭记的,可不只是这么一点而已。”带着一种胜利者的轻松,他大笑了起,“下,一切都还早着呢!”

接着,他看向了旁边一位穿着上尉制服的年轻人。

“赛诺上尉,带我去电报局吧,可以开始了。”

“是!”上尉马上立正。

他年轻的面孔还残留着一种参与大事的激动,但是敬礼仍旧十分标准。在他们的指挥官吕西安少校不在的情况下,就由他负责指挥派驻在铁道部内的陆军人员。

这群军人正是夏尔亲自下令送到这里的,为的就是在铁道部内学习铁路和电报网络的运行,而他们也没有辜负夏尔的期待,在吕西安严厉的督促之下,他们很快就初步掌握了基础的知识。并且,按照夏尔最初的计划,从政变开始之后,他们就完全接管了整个铁道部的运行,在他们的监视下,没有任何人能够轻举妄动,整个首都都好像同国家的其余部分隔绝开了。

在上尉的带领下,夏尔沿着自己熟悉的走道,一路走到了铁道部大厦内的电报局当中。

在电报局的中央,是一座被打通了墙壁的大堂,大量的电缆线拥挤在一起,流入到中央的一座座机械当中,犹如是通向心脏的血管一样。

一切都十分紧张,仿佛如临大敌。

这个时代的机械,在夏尔的眼中看还十分粗糙。然而,正是这种粗粝的机器运转的嘈杂,带给人一种奇特的美感。

当走进了这座大堂之后,夏尔突然感觉胸前一凉,空气中都好像充满了电磁波的干扰似的——尽管他知道,这更多的只是一种心理作用而已。

一群报务员早就等在了那里,而他们的旁边就站着一群军人,他们看着夏尔,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先生,怎么样?现在就开始吗?”赛诺上尉低声问。

而夏尔却没有立即回答,他只是看着这些接着无数电缆的机械。

虽然没有几个人认识到,但是这里已经是法国的一个神经中枢了。

这里连通着通向法国各地的电报线,在这些神经网络的帮助下,法国各地的消息都会在瞬息当中传递到首都,而首都当中的消息也会在同样的速度下传递到整个国家当中。

而他,今天就要用这些东西。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开始吧!”

“开始!”得到了夏尔的命令之后,赛诺上尉同样大声重复了一遍。

原本的寂静瞬间被打破了。几乎所有人都动了起。

报务员们走到电报机前,开始了紧张的发报工作。

而他们所需要发送的,只是一篇简短的电文而已。

在这里,同样的一篇电文将会在瞬间传遍全国。

“致所有法兰西同胞们:

在为人民的权益,总统下特别发布命令,决定在国家执行紧急状态,并且暂时停止国民议会的运行。

这是总统为了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不得不执行的痛苦决定。

长期以,国民议会一直在无视真正的民意与人民选出的总统,强行剥夺了人民的权利。总统虽然一直都在与它进行抗争,但是国民仍旧受到了巨大伤害,千百万人的合法选举权被剥夺,自由和平等的宣言被践踏一空。

因此,总统最终决定停止国民议会的职权,直到它能真正代表民意为止。

经过数年徒劳无益的斗争,法兰西终于厌倦了无所作为的平庸处境。议会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将会结束,总统将把议会剥夺的权利交还给伟大的法兰西人民,人民的呼唤终于得到了胜利!全国人民此时将团结一心,为民族的未而努力奋斗。

总统特别命令,各地驻军必须监视当地,平息一切损害人民权益的骚动。并且不得有任何异动,否则指挥官将以叛逆论处!

在总统的带领之下,国家将会得到拯救,人民将会重新回到安定与富足的生活当中,迎向一个光辉的新时代!

上帝保佑法兰西!”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随着报务员的不停按动,整篇电文化作为电码,通过四通八达的电报线,传遍了法国各地,通报了已经发生的一切。

每一个人都知道,就在片刻之后,全国、乃至全欧洲、全世界,都将产生难以形象的震动。(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