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章 新婚夫妇与面授机宜

第一章 新婚夫妇与面授机宜


                

一片混沌。

面前似乎有些光亮,但是又什么都看不到。

脑筋转得十分迟钝,想要伸手却动不了,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白茫茫的一片雾气里面,漂浮在半空当中落不着地。

啊……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当心里突然转过这个念头时,迷迷糊糊当中,夏尔睁开了眼睛。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头有些微微发疼。

“啊……”猝不及防之下,他轻轻叫了声痛,然后不自然地扭动了下自己身体。

然而,当巨大的阻力从身上和手上传时,他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和另外一个人纠缠在一起。

“唔……”被扯动的人仍旧在沉睡着,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哼。

迷迷糊糊的脑子终于清醒过一些了。

夏洛特……是啊……是夏洛特!

夏尔微微抬起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沉睡的夏洛特,脸上不禁露出了些笑容。

因为年纪尚浅而且平素保养得当的缘故,夏洛特的脸白皙而又透着健康的红润,金色的头发也似乎闪闪发亮,丝绸睡袍半遮半露之下,大片大片的肌肤不设防地暴露在了夏尔的眼前,充满了新婚妻子特有的魅力。

直到片刻之后,夏尔才让自己别开了视线,看了看旁边铜质的掐丝珐琅时钟。

“喔!”一看之下,夏尔忍不住又吃了一惊,“都这个时候了啊?”

他心里微微有些焦急,然后轻轻地想要从夏洛特的怀抱里面挣脱开。

然而,虽然他有意放低了力道,但是夏洛特仍旧敏感地感觉到了夏尔的动作,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夏尔?”刚刚苏醒过的夏洛特随意呼唤了一声,好像还没有理解过丈夫为什么要离她而去一样。

“啊,夏洛特,早上好。”夏尔笑着拍了拍她的脸颊,“今天起床迟了……”

“是吗……?”夏洛特渐渐也从迷糊当中清醒了过,然后她也微微抬头看了看床边的时钟,“这不是还早吗?”

“已经不早了。”夏尔当然能够理解夏洛特的心情,所以只好苦笑着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今天我还得去部里呢,部长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交代。”

“晚点去不行吗?”夏洛特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丈夫的亲吻。

“我最近不能老是去得那么迟啊,夫人……”夏尔有些讪笑地回答,“人家会说我荒废公事的!”

“哼!我才不信呢!谁还敢那么说你啊!”夏洛特皱了皱眉头,驳回了夏尔的话。

不过,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还是微微松开了夏尔。

“哎,你是不明白啊,嘲讽上司可是官员们自古以的最大爱好之一……虽然他们可从不敢当面这么做。”夏尔仍旧苦笑着,“而我,刚刚到外交部任职,总不能搞得太过分吧?”

一边说,他一边移向了床边,然后走下了床。

在刚刚下地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脑子一晕,好像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片刻之后才站稳。

呃……最近是不是消耗太大了?夏尔心里自问。

自从与夏洛特结婚之后,最近的每一天晚上,他都在忠实地履行丈夫应尽的责任,甚至可以说履行得过了分。白天繁忙的公事,晚上刻苦的辛劳,两相夹攻之下,哪怕是一直精力旺盛、不知疲倦为何物的夏尔,也大有吃不消的感觉。

夏尔继续在心里苦笑,然后将自己的睡衣解开,开始一件件地换上自己的外套。

夏洛特这时也走下了床,轻轻地为他套领带。

“你再休息一会儿吧,夏洛特。”换上了外套之后,夏尔体贴地对夏洛特说。“我等下直接出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都要走了,我怎么还能赖在床上呢?”夏洛特摇了摇头,然后为夏尔打好了领结,“好啦,你先去等着吧,我等下就过,我们一起吃完早餐你再走——这样总行吧?难道你那位部长连早餐的时间都不肯留给你吗?”

“好吧……好吧……”夏尔连忙答应了下。

然后,他的视线又留在夏洛特身上无法转开了。

因为昨晚睡前活动的缘故,现在夏洛特的睡袍都十分凌乱,胸前大片大片白腻的*光绽放在他面前,而且因为夏洛特在为他整理衣装,所以这一片白腻又有了恰到好处的晃动感,再配合上夏洛特慵懒的样子,让他一下子都转不开眼睛……

要不要走之前再一次?他脑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严肃的念头。

算了吧,时候已经不早了,再又得拖时间。再说了,衣装好不容易整理好,再弄乱的话收拾起又很麻烦。

还是留着今晚回再说吧……夏尔心里发出了一声遗憾的叹息。

接着,他走出了自己的卧室,沿着走廊和楼梯,到了餐厅当中。

不得不说,这座宏大的府邸虽然气派甚至超过特雷维尔公爵府,能够极大满足那种虚荣心,但是确实大了些,以至于夏尔总感觉走起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他还需要花时间适应这个新家。

另外,他要适应的更不仅仅是距离感而已。

当早点被端上了餐桌之后,夏尔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随手就拿起了一些吃了起,心里则觉得有些不合口味。

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大小姐作风,同夏尔结婚之后,夏洛特真的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真的把自己娘家的厨师也带了一个,专门给自己夫妇做饭。

而这就苦了夏尔了,他不得不使自己适应这位厨师所带的新口味——倒不是说这位厨师做的东西不好,纯粹是和他之前吃了二十几年的食物口味不同而已。

所幸夏尔对口腹之欲本就不是特别重视,因此他还是强撑了过,并且总是在满怀期待的夏洛特面前做出一副菜很好吃的样子。

不过,新婚之后,就餐对夏尔说倒也并不完全是苦差,夏洛特还是给了他另外的一种补偿——每天早上和晚上,她都会亲手为夏尔熬制咖啡,让夏尔就着她那满满的爱意喝下去——哪怕是不以丈夫的角度而是以客观评判的角度看,夏洛特熬制的咖啡都挺不错。

当夏尔在吃早点的同时,已经梳妆打扮停当的夏洛特,满面笑容地走到了餐厅当中,然后将自己熬制的一杯咖啡给端到了夏尔的面前。“夏尔,赶紧趁热喝了吧!”

“哦,谢谢你,夏洛特。”夏尔充满感激地朝妻子点头致意,然后拿起杯子,一口一口的抿了起。

“唔,今天的咖啡比往常都要好!”

“那是因为今天的咖啡豆很不错……”夏洛特一边笑着回答,一边自己也吃起了早点,“我特意托人从非洲带过的呢。”

“是吗?夏洛特,真是辛苦你了。”

“没关系,你喜欢就好。”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夏尔,“这次我让人带了很多回,如果你喜欢这种口味的,以后我们就多喝这个吧。”

“好,好!”

为丈夫熬制咖啡当然不是妻子的义务,然而夏洛特却乐此不疲。

就像大多数贵族家庭一样,夏洛特的父母亲已经分房而居很多年了,感情也十分淡薄,除了必要的礼节性场合之外几乎都不怎么照面,甚至可以说真正做到了‘相敬如宾’。也许正是因为父母的教训,夏洛特对这方面的事情看得很重,千方百计要为夫妇之间增加一些羁绊。

而夏尔,当然也能够理解并且配合妻子的想法了。

新婚夫妇间的充满柔情蜜意的早餐,终于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当中结束了。

“再见,夏洛特,”已经收拾停当的夏尔,吻了吻夏洛特的额头,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

早餐重新赋予了夏尔以精力,他很快就坐上了马车,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家。

不过现在,他办公的地点不再是陆军部了,而是位于巴黎第七区奥赛码头的外交部办公大楼。

当深得总统宠信、权势傲人的特雷维尔先生出现在外交部办公大楼的时候,周边的职员们纷纷向他行礼,而行色匆匆的夏尔只是随便向他们点头致意,然后一路走向了部长的办公室。

因为早就得到了日程安排,所以部长的私人秘书很快就将夏尔带入了部长的办公室内。

“哦,夏尔!你可总算过了!我可等了您好久了。”

当发现夏尔到场之后,现任的外交大臣图尔戈侯爵微笑地向夏尔打了个招呼。

“抱歉,部长下,我因为……因为家里有些事,所以的有些晚。”夏尔微笑着朝他躬身行礼,“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哦!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毕竟是新婚不久的年轻人嘛,我能够理解,大家也都能理解。”部长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夏尔走到自己的面前。

虽然语气里有些调侃,但是这位风度翩翩、满头白发的老年侯爵,很有分寸地调侃和嘲讽之中的尺度,让夏尔只感到好笑,而并不会产生任何被人冒犯的恶感。

不过,很明显,他不生夏尔的气,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夏尔年轻或者新婚,而是因为他现在根本惹不起夏尔吧。

这位侯爵,确实是天生的搞外交的料啊……在其乐融融的笑容之下,夏尔不带恶意地想。

正如路易-波拿巴所说的那样,在这个年代的欧洲,甚至直到20世纪初,外交都是贵族们的固有地盘。不说俄罗斯、奥地利这样的封建君主国,就连平等思想十分浓厚的法兰西也是如此。

在如今的外交圈子里面,能够派往那些大国担任使节、并且能够得到优先晋升的,肯定是要有贵族出身。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路易-波拿巴让出身于特雷维尔这样的名门的夏尔出任外交部的高级官员,本身倒也不算是胡乱的任命。

“部长下,不知道您今天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交代呢?”很快,夏尔就将自己的这些杂念给抛开了,直接就问起了侯爵。

“哦,没什么,只是一些必要的事项而已。”部长摆了摆手,示意夏尔先坐下,“一些有关于您过几天之后访问的事项……”

“我去英国的事项?”夏尔有些惊诧,然后连忙坐了下。

再过几天,他就要和他的夫人一起前去英国,参加英国长公主和普鲁士王侄的婚礼——虽说是王侄,但是因为国王无嗣,他的父亲威廉亲王是国王的当然继承人,所以他实际上就是普鲁士王子。

“请告诉吧,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