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二章 政变(五)

第二百零二章 政变(五)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一道道电文随着报务员们指尖化为了电码,然后顺着长得似乎看不见尽头的电缆线,传递到了每一个地方的电报站,用不了多久,法国各地的人们就会知道,共和国已经在实质上完蛋了。

而他的事业,则刚刚开始。

当燃烧的激情和沸腾的热血开始稍微冷却之后,清晨的冷风让他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他拿出了怀表,看了看现在的时间。

已经是五点了。

预想中的最坏情况并没有发生,幸运女神回报了他的努力,将成功和荣耀奉献给了自己。

大局已定,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他在心中告诉自己。

此时此刻,路易-波拿巴肯定也正在爱丽舍宫当中,和自己的一众亲信们一起欢庆着自己的胜利吧。

然后,也许是因为觉得大堂里面太过于嘈杂闷气的缘故,他慢慢地走出了房间,然后从窗外仰头看着已经从纯黑变得有些灰蒙蒙的天空。

当天亮之后,我就将成为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几乎不用受到任何人的制约——除了那一个即将登上皇位的路易-波拿巴之外。

而他出于对夏尔的宠信和倚重,可想而知是不会太过于阻挠夏尔行事的。

那么,能够走上一个国家的巅峰,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怎么也找不到答案,甚至连预想中的激动都已经慢慢消褪了。因为他发现,这一事实并没有给他带那种无法自持的兴奋感。

是因为这一切还是没有满足我自己吗?他扪心自问。

接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怀表再度放进了怀中。

是的,我必须继续走下去,绝对不能停下。

………………

时间的流逝不为人世间的任何事物而变换速度,就在全城的骚动当中,天渐渐放亮了,阳光让大街小巷重新变得光亮,却赶不走人们心中的惊慌和恐惧。

光明暂时统治了世界,但是黑暗却永恒地存在于世间。

因为昨晚发生了重大变故的原因,清晨走出家门的市民明显要比往常要少了不少。行人稀疏的街道上看不到多少往日的繁华,反倒是充满了萧瑟感,就连街上边的树木也因为阴沉沉的天空而显得灰暗,让人感受不到春天的盎然生机。

不过,这种萧条反倒有利于交通状况的改善。

从凌晨时分开始,一大群陆军官兵们乘坐一辆辆马车从城内各处疾驰,将一群黑名单上面的人从住处抓了主,然后把他们作为政治犯押送到一幢公馆当中,严加看守。

出于对警察的不信任,夏尔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干脆将警察排除在外,只允许他们中立旁观,不仅抓人的行动不允许他们插手,就连关押他们的地方,也并没有选定在警察局当中,而是特意选择了一座公馆,由支持总统的部队自行看管。

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抓到这里的人越越多,这些反对派看到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也一同被抓之后,心里对路易-波拿巴等人的倒行逆施更加是痛恨不已,到处都响彻着怒骂声,以至于嘈杂得像是把国民议会给搬过了一样。

因为得到了夏尔的事前指示,所以负责看押的官兵对这群政治犯的叫嚣和怒骂都没有当做一回事,任由他们对胜利者骂骂咧咧,只有实在闹得不像话的时候,才采取暴力手段,强行压服了这群人的怒火。如此反复了几回之后,也许是因为暴力手段起了效果,也许是因为对形势已经渐渐绝望,更也许是因为实在太过于困倦的缘故,这群人的叫骂声才渐渐平息了下,看上去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前途未卜的命运。

就在这时,一辆装饰平常的双驾马车突然在公馆的门口停了下。

然后,这次政变的指挥者之一,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慢慢悠悠地从车厢当中走了下。

当看到者并非是新的囚犯而是夏尔之后,负责看守的官兵连忙向夏尔敬礼。而当那些被关押在各个房间当中的政治犯们透过窗户看到这位政变的罪魁祸首之后,潮水般的怒骂顷刻间就朝他涌了过。

随着他们的怒骂,一些原本因为困倦已经再度睡着的政治犯也被惊醒了过,然后马上也参加到了对他的声讨当中,一时间怒骂声声震霄,好像要借此将他活活拉入地狱一样。

然而,哪怕是面对如此的阵仗,夏尔依旧面色不改,只是平淡地朝向自己致敬的陆军官兵们挥了挥手,然后一步步地走进了这座公寓,一点也没有将他们的怒骂当做一回事。

当时在国民议会接受质询的时候他就没有怕过这群人,如今他们都已经沦为阶下囚了,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要见几位犯人,带我过去。”他简短地朝旁边的一位军官下了命令。

“您想要去见谁呢?”这位军官恭敬地问。

“……”夏尔皱了皱眉头,思索了片刻,“先带我去雨果那里吧。”

“是,先生!”军官马上服从了他的命令,然后伸出了手向他指引方向,“请跟我吧,先生,他就在这边!”

夏尔一言不发地跟着他走上了楼梯,一步步地向维克多-雨果所被关押的房间走去。

到了那间房间之后,军官殷勤地打开了房门,然后夏尔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的维克多-雨果,正坐在一张书桌边,好像在沉思着什么。当听到了夏尔走进的脚步声之后,他马上抬起了头看着门口,然后正好和夏尔对上了视线。

因为一夜没睡的缘故,他看上去有些疲乏,眼睛里面也有些血丝,头发更加十分散乱,显然心情十分沉重。

不过,当看到夏尔之后,他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高傲的光。显然,他现在已经恨透了夏尔,所以不想在他面前有丝毫示弱。

“早上好,先生。”夏尔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然后微微躬身向他道了一个早安,犹如一切都没有发生那样。

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当然不会是同样的问好了。

“终于了啊,卑鄙的走狗!阴险狡诈的阴谋家!可耻的叛国者!”他大声朝夏尔喊了起,因为愤怒眼睛瞪得老大,“我原本以为你都不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呢?!”

“我有什么不敢呢?难道您还能把我怎么样吗?”夏尔耸了耸肩,“处于您的境地,我想您应该能够看出——我们已经获得了完完全全的胜利,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了……是的,我告诉您吧,就在昨天晚上,总统已经向全国发布了暂时关闭国民议会的通告,您的议员席位和整个议会一起灰飞烟灭了,点滴不剩。先生,也许出于心中的义愤,您会不同意,但是我得明明确确地告诉您,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从今天开始,总统下将绝对主宰这个国家!”

“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一切吗?”雨果大声反驳,“好吧,我承认,依靠着恶毒的鬼蜮伎俩,你们暂时获得了成功。但是……你们休想自己能够笑得太长,人民很快就会抛弃你们,让你们重新滚回阴暗的地下!”

“恐怕我不能同意您的看法。”夏尔平静地摇了摇头,“就我看,总统下英明睿智,他的统治将会十分稳固,甚至比他那位伟大的伯父还要绵长得多……”

夏尔胆敢这么说,当然是有底气的。

毕竟,哪怕只是在原本的历史上,路易-波拿巴的第二帝国都存在了18年,比拿破仑皇帝的11年的第一帝国还要长。

“你的臆想,只是一派胡言而已!”雨果完全不接受夏尔的说法,“上帝作证,你们尽管去作威作福吧!用不了多久,法国人民的愤怒就会将你们烧得一干二净!”

“人民不会那么做的,因为我们在执行人民的愿望,并且打算将人民想要的东西给他们。”夏尔仍旧平静地回答,“对于站在他们头顶上的人是谁,人民没有您想得那么在乎,先生。”

“这种骗人的鬼话,你还敢对着我说?”雨果重重地拍了拍桌子,然后站了起,气势汹汹地似乎想要走过揍夏尔。

眼见事情不妙,在一旁旁观的军官连忙走了过,然后强行拉住了雨果的肩膀,令他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你们……你们这些恶棍,利用人民的期盼,用花言巧语迷住人民的眼睛,然后强行从他们手中夺走最为宝贵的自由……就这样,你们还敢恬不知耻地说什么人民的呼声?呸!”雨果一边挣扎,一边对着夏尔大骂,“也对……你们早已经泯灭了人性当中的所有良心,又怎么会对这种恶行有丝毫愧疚呢?厚颜无耻本就是你们的本性,我只后悔没有早发现这一点,居然还相信过你和路易-波拿巴这群魔鬼!”

“事到如今……您还是不明白吗?”夏尔看着仇恨不已的雨果,然后突然冷笑了起,“您自诩为人民的代表,却不知道人民真正想要什么!

你说他们要自由?也许他们要,但是人民首先要的绝不是这个!人民厌倦了动荡不安的生活,想要活得哪怕并不体面的安定,我们可以给他们;人民想要富足的生活,我们可以给他们;在安定和富足之余,人民还想要征服的荣誉点缀自己的生活——虽然他们不想要自己冒生命风险——这一点,我们还是可以给他们!做到了这些之后,请您告诉我,人民怎么还会起推翻我们呢?为了自由?”

夏尔撇了撇嘴,作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自由?一个虚幻的名词,世界上从未存在过的事物。人民有谁真正懂过自由是什么吗?不,他们满心以为只要能破口大骂我们就是自由!没关系,他们绝对可以得到这种自由的,皇帝只要权力,绝不在乎他们嘴上说什么!

您看!这就是人民!又贪得无厌又慷慨大方!只要我们做到了这一切,人民会心甘情愿将自由奉献给我们,还唯恐不够多呢……”

“鬼扯!”雨果挣扎着想要从椅子上站起,但是还是被士兵们摁住了,动弹不得,只能无奈地用愤怒的眼神继续蹬视着夏尔。

“好吧,先生,请别这样了。”夏尔也慢慢地恢复了平静,重新微笑地看着他,“今天到这里,我并不是为了和您吵架的,我只是心平气和地提出一个建议……”

雨果仍旧瞪着他,没有回答。

“在几个小时之后,总统就将亲自前往波旁宫,在那里向全国发表讲话,并且向议员们解释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疑问,到时候在场的只能是支持路易-波拿巴的议员了——一张反对票都不能有。”夏尔不以为意,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您愿意改变自己的立场,那么您可以马上拜托如今的厄运,然后重新出席议会。总统已经说了,只要您幡然悔悟,他是不会介意您过去的言行的……”

说完了之后,夏尔重新看着雨果,好像在等待着他改变主意似的。

但是,对方那炽烈的视线却完全没有软化的迹象,显然他不打算为了保住权势而向路易-波拿巴摇尾乞怜。

“是什么?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向你们,向一群无法无天小丑和恶棍低头?”雨果大笑了起,“哈哈哈哈,你们休想!我是绝对不会改变立场的,哪怕你们用生命威胁也是一样!”

“看我不用再问了。”夏尔叹了口气,“好吧,如果您不接受总统的提议,那么您将会被流放,而且很快就会被如此处置。”

“为了祖国而被流放,乐意之至!”雨果仍旧大笑着,“我将会在国外,注视着你们这群沾沾自喜的恶棍重新跌落到泥尘当中,注视着你们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随您的便吧。”夏尔平淡地笑了笑,“那么,先生,祝您一切好运。我会关照看押您儿子的人,让他们早点把您的儿子放出的。”

还没有等雨果再说什么,他突然笑着轻轻挥了挥手。

“不用谢,再见。另外,祝您的新书早日面世,我还等着看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