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忠诚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忠诚


                

“从古至今,胜利都只属于那些有目标,行动果断,并且有胆量孤注一掷的人。◎”

在爱丽舍宫金碧辉煌的大厅当中,总统路易-波拿巴傲然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群核心的部属,以一种堂皇而又自矜的冷淡语气说。

“对于我们说,只有完全胜利和完全失败两条路可走——而且要快,不能有任何犹豫。所以,一旦形势有利,我们就必须坚决行动,无情地追击,因为形势一向千变万化,如果我们在优势时有所犹豫,那么……胜利女神将会用百倍的嘲讽回报我们!”

在一群人好奇的目光的注视之下,总统的嘴角露出了冷笑。

“是的,我已经决定好了,就在几天之内,我就和那些国家的敌人算一次总账,让他们知道法国人民的民意是如何的无从抵抗!”

他的语气既冷峻,又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那种志得意满。在和夏尔还有有限几位亲信所商定的政变计划,现在已经十分完备、只待执行了,因此他现在准备将这个计划向其他一些亲信透露,免得事发时他们毫无准备。

果不其然,他的话很快就在这群人当中引发了一阵骚动。

“没错,我指的就是用刺刀代替议会里可笑的吵吵嚷嚷,然后将这群反对派统统轰下台去!”停顿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颇为轻松地笑了起,“军事上面的准备已经做好了,忠于我们的部队已经准备就绪。他们磨刀霍霍,随时准备排除掉一切我们的敌人!”

接着。他冷笑着又说了下去,“有人可能觉得这是军事政变。不,错了,我只是在尽我的义务,用一切手段消除人民的痛苦而已!人民已经对政府和议会的碌碌无为感到厌倦了,他们需要的是行动,是重新得到国家的繁荣!那么……作为国民意志的代表者、作为全民票决选出的国家领导人,我有权为人民服务,排除掉阻碍国家繁荣的一切障碍,哪怕为此要流血牺牲。我也在所不惜!”

然后,大厅内突然陷入到了难言的死寂当中。

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即使还不知情的人,也毫不怀疑总统正打算用一次激烈手段,将所有反对派彻底打倒在地。

唯一有的顾虑,只是这个时机是否准确、条件是否成熟而已。

“先生,我毫不怀疑您此举的必要性,但是财力上面的准备做好了没有?”公共工程部长皮埃尔-马格尼先生不安地吸了口气,“想要办成这件大事。需要一大笔钱,最近政府的预算捉襟见肘,恐怕……恐怕难以支撑这样大的行动。”

“财务上已经没有问题了。”早就知晓内情的财政部长、富有的犹太银行家富尔德先生以一种公式化的笑容回答,“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法兰西银行的董事会经过常务董事们的会议,正式决议贷款给我们两千五百万法郎。这笔钱足够支付我们这次行动的所有支出了。”

两千五百万是个好消息,能够得到法兰西银行倾尽全力的支持是一个更好的消息。

“哦……那就太好了!”初听到这个重大利好之后。马格尼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显然已经如释重负。“只要这方面的准备做好,那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顾虑的了!”

而其他原本有些保留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瞬间放下了心,再也没有出言质疑了。

“没错,有了金钱方面的保障,我们调动军队的时候不需要有任何迟疑,军官本就支持我们,再加上有金钱方面的刺激,绝对靠得住。”说到这里,路易-波拿巴又朝夏尔笑了笑,“再说了,不支持我们的军官都已经被我们扔到边疆甚至扔到非洲去了,他们还能碍我们的事吗?”

几声得意笑声从与会者们当中响起,夏尔则谦逊地笑了笑。

“唯一需要我们担心的,是法律上面的顾虑。”说到这里,路易-波拿巴又转头看向了法务部长、多年的支持者欧仁-鲁埃先生,“虽然我们是在为这个国家的未而努力,但是……我并不否认,我们是在拿着明晃晃的刀枪去攻击我国宪法所规定的立法机关……”

其实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宪法当回事,只是想要欧仁-鲁埃说一席话彻底打消其他人的顾虑而已。

而精乖的鲁埃当然能够会意了。

“您不用担心,下。法律上毫无问题,因为如果赢了,我们就是制定法律的人。”欧仁-鲁埃语气十分平淡地回答,其回答和神态完美地体现了一个波拿巴分子的气度,“是的,只要胜利就师出有名,胜利就是法律!不就是一部宪法吗?皇帝已经给了一部,需要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再给法国一部!今后我们不用担心任何法律上面的困扰了,陛下的意志就是法律!”

他这么慷慨激昂的一句口号,不仅让大家精神一震,而且瞬间就让大家心里大骂起,深恨自己让他抢先开始溜须拍马。

于是许多人也同样地大喊了起。“是的,陛下,您的意志就是法律!”

他们已经提前开始喊陛下了。

就连夏尔,都举起了手,跟着他们一起欢呼。

如潮水般的“皇帝万岁”的欢呼声在大厅当中回荡,以至于让路易-波拿巴的脸上泛出了几抹激动的潮红。

“诸位,我能理解你们心中的激动,因为……我现在和你们一样激动。”好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才重新开口,“是啊,多年的苦难和煎熬,眼见就要走到最后的终点,又有谁能够不激动呢?但是……正因为走到了最后一步,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松懈。要打起精神,绝对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直到最后一刻都全神贯注。因为。只有胜利真的到手之后,我们才有资格欢呼!”

然后,他的声音里又灌注了一种深沉的感情。“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保证,正如我一直保证的那样,一直跟随着我的诸位,将会和我一起分享帝位所带的荣光……我将用我能给出的一切,回报诸位的忠诚!”

“皇帝万岁!帝国。”如潮水般的欢呼声再度响起,而这一次。口号中倾注了更多的真诚。

“很好。”看到党徒们的士气如此高昂,路易-波拿巴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在夏尔的婚礼上,就让我们一起欢庆胜利吧!日期我已经确定了,就放在夏尔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一定能打得他们完全措手不及!然后,我们就可以在婚宴上欢庆一个国家终于完全落到我们手中了。”

吃惊的视线再度凝聚到了夏尔身上,显然没有参与过政变策划的人。对这个日期还是十分意外。

“我将竭尽我的全力,让一切都在那一晚尘埃落定,陛下。”夏尔这时终于站了起,向路易-波拿巴鞠了一躬。“我深信。在那之后,没有人能够抗拒您的威严了。”

“嗯,很好。多亏了你啊!”在所有人面前,路易-波拿巴笑着点了点头。表达出了对夏尔的特别恩宠。“只有我们才知道,为了这一切。你付出了多少心血!”

顿了一顿之后,路易-波拿巴貌似关切地看着夏尔,“你的妹妹的事确实十分让人遗憾,夏尔,这阵子你太过于劳累了,我甚至都不能让你去多照顾妹妹,真是对不起!不过你放心,只要一切尘埃落定,你会得到你应得的奖赏的。”

而就在这时,同党们望向夏尔的视线突然带上了一些嘲讽,让夏尔不禁暗自捏住了自己的拳头。

因为特雷维尔家族现在重新成为了社会的焦点,所以芙兰失足落下楼跌成重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社交界,然后激起了许许多多人的兴趣,大家都在暗地里揣度这件事的真相。

基本上,没有人愿意相信特雷维尔家族给出的“小姐是因为在楼画画的时候不慎从楼上跌落”这样一个官方说法的。

在人们私底下的交谈当中,已经出现了多个传言,每个传言都由一些言之凿凿的人拍着胸脯煞有介事地透露一些内幕,惊起一片或惊诧或厌恶的讨论。

在这些纷扰的传言当中,最为惊悚的一个,就是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为了独霸自家的继承权,一直在迫害自己的妹妹,结果不堪虐待的妹妹最终选择跳楼自杀。

出乎夏尔预料的是,这个传言还意外得很有市场,短短时间之内,就在社交界的窃窃私语当中几乎被当成了公认的“真相”。

——没办法,在这个年代当中,法国的贵族们竭尽全力为他们之间所通行的长子继承制和《民法》所规定的诸子女平分继承制折冲对抗的事例,实在是太过于频繁了。再加上夏尔平常的名声就很不好,所以大家也真的相信他干得出这种事。

当得知这个传言之后,夏尔心里当然勃然大怒,可是很快他就释然了——自己的敌人那么多,又怎么可能指望他们不在暗地里诋毁自己呢?

一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兴趣去辟谣了,因为这种事就是越辟谣越会被人当真,只能依靠时间让一切都变成往事。

反正,只要有权力在手,就没有人胆敢当面质问或者指责他,也没有人会有兴趣‘伸张正义’,那些暗地里诋毁他的人,只能要么缩在墙角里,要么挤过向他拍马逢迎。

是的……只要把权力握在手中,紧紧地握在手中……

“陛下,对您的忠诚,让我无法顾及其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