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五章 婚礼

第二百零五章 婚礼


                早晨七点钟。

毗连圣日耳曼区的圣多马-达干教堂,早已经人声鼎沸。

一大群穿着簇新军服的士兵,在这座宏伟的教堂的四周不停逡巡,以严厉的怀疑目光,看着四周经过的每一个人。他们目光炯炯,纽扣闪闪发亮,显得精干而又齐整。

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一辆辆装饰富丽的马车,从四周的街道逡巡而至。因为要赶过的马车实在太多的缘故,到处的街道都被充塞住了,行进的速度变得非常迟缓,以至于只有通过士兵们的引导,马车才能够得以前行。

随着时间的流逝,马车一一在教堂的台阶以及旁边的街道上停了下,然后车厢中走下了一位位盛装华服的绅士淑女。虽然他们神态倨傲,但是在士兵们有礼貌而又不容置疑的催促之下,他们纷纷递上了自己的请柬,然后才能得到放行。

他们并非前参加什么公众活动,而是参加一个婚礼的。

是的,今天就是大名鼎鼎的夏尔-德-特雷维尔结婚的日子。

作为一位已经在政坛上十分活跃的政客,他已经拥有了十分大的权势和影响1力,而在今天,总统作为证婚人,也将亲自出席这场婚礼,为自己最倚重的部下的婚礼增光添彩。

就在昨天,路易-波拿巴于波旁宫,在一大群议员的欢呼之下,志得意满地发表了为自己的政变辩护的宣言,也向全国宣告了他一个人独裁的新时代已经降临。

在支持总统的军队的高压之下,波拿巴党人所有的反对派要么销声匿迹。要么只能偃旗息鼓,任由总统和他的助手们接管了整个国家的统治权。

而经过了一天的休息之后。这群达官贵人又养足了精神,同样出现在了夏尔的婚礼上。

以总统为首的原班人马全数出席。让这个婚礼变成了一个盛大的国家典礼,也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方式,宣告了路易-波拿巴对夏尔-德-特雷维尔的宠信和尊重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在司礼的安排下,这些出席者们以良好的秩序慢慢通过了教堂的门,走入到了已经装饰一新的教堂当中,并且按照一种心照不宣的次序——也就是说,权势大小的次序——坐到了教堂的座位上。

而今天的男主角,也正呆在这些布道席位当中,和一群出席者攀谈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夏尔-德-特雷维尔,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外套,以一种从容不迫的完美笑容,低声向每一位出席者打招呼。

“德-特雷维尔先生,祝贺您!”源源不断的祝贺,向他涌了过,他也毫不打折扣的接受了下。

是的,此刻的他,春风得意。显然对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感到心满意足。

但是,没有人能够从外表的从容,看出他心中发自内心的喜悦。

他将和伴随了他二十年的夏洛特,共同步上婚姻殿堂。也将共同携手度过接下的一生。

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扪心自问之后,他早已经发现,尽管两个人曾经争吵不休。但是自己心中仍旧深藏着对夏洛特的满腔爱意——尽管不是那种毫无保留的狂热爱意。他愿意和夏洛特呆在一起,他甚至还有些喜欢夏洛特的固执。

尽管他知道。婚姻并不仅仅是一个仪式,更加是未的沉重羁绊。但是他仍旧忍不住兴奋不已。

我一定会将自己的一切都奉送给她的。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一边和其他人口不对心地应付着,夏尔一边在心中暗想。

就在这时,门口传了一阵骚动和喧哗,好像是欢呼一样。

了吗?

夏尔心中一热,然后马上和出席者们笑着打了一个手势,并且在他们起哄式的欢呼声当中,快步走出了教堂。

确实了。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一辆镶刻着特雷维尔家族家徽的马车缓缓地向教堂驶了过。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周边的马车和士兵们纷纷让开了道路,让它得以轻松通过已经有些拥塞的街道。

这辆马车通体白色,周边的框架则用上了亮堂的黄铜,而拉扯的四匹白色的公马,耳朵上还别着蓝宝石的徽章。在日光的照射下,金黄色和淡蓝色的朦胧辉光交织在一起,闪烁出令人炫目的神采。

马车渐渐地停了下。

夏尔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快步向马车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马车车厢的门打开了。

新娘的父亲小特雷维尔公爵从车厢走了出。

这位中年人,笑眯眯地朝周围看了看,然后颇为诙谐地挥了挥手,接着,一位伴娘也走了下,然后将手伸到了车厢门外。

然后,一只裹在白色丝绸手套里面的手,抓着了这位伴娘的手。

接着,披着婚纱的夏洛特,踏上了踏板,然后一步步地走出了车厢。

“哇!”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夏尔好像听到了几乎所有人深吸了口气之后的喊声。

而他自己也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夏洛特。

确实美极了……

今天的夏洛特难得的没有佩戴任何珠宝,只穿着素白的婚纱,然而却平常同样美丽,甚至更加美丽。

白色的婚纱在微风中微微飘动,金色的秀发在白色的薄纱下若隐若现,碧蓝的眼睛里面似乎荡漾着无尽的波纹。她的脸经过了悉心的打扮之后白皙透亮,又也许因为娇羞的缘故而微微透出一丝红晕。

这就是幸福的颜色吗?

我以后,就能一直和她相伴吗?

上帝啊,这一切简直难以置信!

夏尔呆呆地看着夏洛特,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

看着夏尔目瞪口呆的样子。夏洛特禁不住笑了起。这个笑容没有了过去的尖利,反倒是充满了夏尔几乎从未见过的羞涩与温柔。

这个笑容。让夏尔猛然惊醒了。

他连忙向这两个人走了过去,然后深深地朝夏洛特躬下了身。

“夏洛特……你今天美极了……美极了!”原本口灿莲花的他。现在却好像变得笨嘴笨舌,语无伦次,“我们……我们……能和你结婚,真是太好了……”

接着,他伸出手,想要拉着夏洛特,就这样一起走入到教堂当中。

“混账小子,你想干什么!”他的堂伯父马上呵斥了他,手拍开了夏尔的手。“赶紧滚回去!都这个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他拍得十分用力,以至于夏尔的手都发疼了。

也许每一位父亲,在这种时候都会对抢走女儿的人心怀恨意吧。

“呃……啊……”夏尔看着堂伯父和夏洛特,悻悻然地笑了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别生气啊!赶紧进去吧,夏洛特,大家都等不及啦!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等着我们两个!”

接着,夏尔往后看了看,发现他的好友、被他选定为充当伴郎的阿尔贝也已经走到了门口了,连忙朝阿尔贝也挥了挥手。

“噗嗤……”看着夏尔如此不着调的样子。夏洛特禁不住笑了起,不过也许是因为顾忌形象吧,她笑得很小声。“夏尔,你总是这样!就不能严肃一点儿吗?”

“如果需要严肃。我会严肃的。”夏尔故作严肃地挺起了身,“不过。你真的喜欢我那样吗?我一直以为,只因为小时候我肯陪你做那么多不着调的荒唐事,你才乐意嫁给我呐……”

“简直胡说八道!”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头,仿佛是想要掐他了一样,只是顾忌周围的人太多,所以没有真的动手,“你以后要是还敢摆出这种不正经的样子,看我不打死你!”

“咳……”就在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时候,旁边的阿尔贝突然假咳了一声,然后故作严肃地问了起,“请问……我可以问下,所谓的荒唐事是指什么吗?是不是指今晚你们要做的事?”

这突如其的话,让夏洛特羞得脸都红了,她狠狠地瞪了阿尔贝一眼,“呸!也就是你这种浪荡子才会整天想到这个吧?”

而夏尔则抑制不住地大笑了起。

“好了,我们别说了,走吧……”笑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恢复了平静,“大家都等了这么久了,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

“是啊,都等了这么久了……”夏洛特低声自语。

旁边的士兵列成两列,夏尔和夏洛特就这样在伴郎和伴娘的陪伴下,一步步走进了教堂。

就在即将走进教堂的那一刻,仿佛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一般,夏洛特突然微微偏过头,轻声呢喃,“夏尔,我爱你。”

“我也一样,夏洛特。”

…………………………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夏尔和夏洛特站在了祭台上,互相对视着。

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的眼中都只剩下了彼此。

同出席者一样,今天婚礼的主持者同样规格极高。

因为特雷维尔元帅是带兵解救了罗马教廷的远征军统帅,所以教会对他感恩戴德,以至于让法兰西教区的红衣主教负责

在教堂的中央,

“慈悲的上主,我要每日不断地赞美你,永远颂扬你的圣名。你对待万有温和善良,对你的受造物,仁爱慈悲。因父、及子、以及圣神之名……”

他停顿了下,然后,所有人的人同时喊了出。“阿门!”

一切都归于寂静。

“结婚的那天晚上,多俾亚对撒拉说,‘妹妹,起!我们一同祈祷,祈求我们的上主怜悯我们,吧哦由我们。我们祖先的天主,你应受赞美!愿你的名号世世代代受颂扬……’”

“…………你们做妻子的,要顺从自己的丈夫,好叫那些不信从天主圣道的人。为了妻子的好品行而受感化,你们不要多说话。因为他们会看见你们怀有敬畏和贞洁的生活。你们的装饰不应是外面的发型、金饰或者华服,而该是那内在的美。以永不衰退的温柔和娴静为装饰,这在天主面前才是珍贵的……”

和其他人一样,夏尔静静地聆听着主教的诵经,但是他的心却并没有留在这上面。

即使置身于如今的坏境当中,他仍旧不是一个教徒,对上帝也没有什么尊敬之心。因此,搞这种仪式只是应付场面而已,内心中他只觉得繁琐。

他微微别开了视线,然后。他发现他的爷爷正坐在总统的旁边,满怀激动地看着自己,看上去百感交集,几乎像是要落泪了一样。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同样掉下眼泪,他连忙别开了视线,看着了地面。

………………

“那创造者自起初早就了他们一男一女,且说,为此,人要离开父亲和母亲。依附自己自己的妻子,两个人成为一体的话吗?这样,他们不再是两个,而是一体了。为此。反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

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枯燥的布道和诵经之后,听到了这一段话之后。夏尔终于又重新振作了起。

因为……真正的仪式到了。

主教看着两个新人,严肃的面孔犹如天主在质问一样。

“特雷维尔先生。特雷维尔女士,今天你们到圣堂里。在教会和家长、亲友的面前,就要结为夫妇了了。婚姻是天主定的制度,也是基督建立的圣事,这说明夫妇的爱情是神圣的,婚姻的责任是重大的。既然婚姻是天作之合,那么夫妇二人也应白头偕老。现在,我以教会的名义,请你们郑重表明自己的意愿……

德-特雷维尔先生,你是自愿此结婚的吗?”

这一声质问,好像让别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夏尔看了看夏洛特,然后吸了口气。

“是的。”

“德-特雷维尔女士,你是自愿此结婚的吗?”

“是的,”夏洛特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你们两位既然选择了婚姻,也愿意一生互敬互爱吗?”

“我愿意。”两个人同时回答。

“你们愿意接受天主将赏赐的子女,并按照基督的圣训和教会的规律教养他们吗?”

我的孩子,为什么一定要按可笑的圣训和教会的规律教养呢?

夏尔蓦地心里就闪过了一丝反感,几乎冲口就要说出“我不愿意”。

算了,反正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我愿意。”他和夏洛特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你们两位既然决定结为夫妇,就请你们握手,同时在天主和教会面前,表明你们的同意。”

夏尔伸出手,握住了夏洛特的手,然而夏洛特却不敢看他的目光,就连手都汗津津的,显然心里充满了激动和紧张。

他不由得微微用力捏了捏夏洛特的手,想要以这种方式给她勇气。

“特雷维尔先生,你愿意接受特雷维尔女士做你的妻子,并许下在任何环境中,一生敬爱她,忠于她吗?”

“我愿意。”夏尔再度捏紧了夏洛特的手。

“特雷维尔先生,你愿意接受特雷维尔先生做你的丈夫,并许下在任何环境中,一生敬爱他,忠于他吗?”

“我……愿意。”夏洛特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就在这轻飘飘的“我愿意”里面,两个人婚姻的盟誓达成了,他们都希望,这一生都能随着这个誓言走下去。

他们再度对视了起,浑然忘记了别的一切。

“那么,这是天作之合,愿慈爱的天主降福你们白首偕老!”主教空洞的语调好像是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然后,同时张开了口。

“阿门!”

……………………

“嚯,真是让人羡慕啊!我们可爱的夏尔今天一定得意极了!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还带上了一大笔嫁妆……”也不知道是真正的艳羡,还是暗藏的嘲讽,坐在席位上观礼的约瑟夫-波拿巴以一种颇为夸张的语气说了起。“这么盛大的婚礼,自从皇帝和那位奥地利公主之后。也只有德-贝里公爵了一次吧?”

“你说得有些不太吉利,约瑟夫。”路易-波拿巴的另一位堂兄弟,性格冷硬、不苟言笑的皮埃尔-波拿巴突然开口了,“就我看,我们的夏尔滑不溜手,简直就是个新的塔列朗!他是不会碰到德-贝里公爵那种下场的……”

然后。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夏洛特,看着这位充满魅力、容光焕发的新娘,“我倒是担心可怜的德-特雷维尔小姐,在被厌倦了之后,就会被这位新塔列朗狠心抛开,就像旧塔列朗干的那样……”

“你说的倒挺有道理的!”约瑟夫波拿巴拍了拍皮埃尔的肩膀,“我也挺为她担心的,这位可怜的小姐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夏尔有多少情妇吧?看看她那欢天喜地的样子,真让人担心……”

两位波拿巴堂兄弟、未的帝国亲王。就这样低声地评论起今天的新人,不时还发出不怀好意的冷笑。

“两位,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种话恐怕很不得体。”

突如其的一句话,让两个堂兄弟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莫尔尼?他什么时候坐在旁边了?

“我认为夏尔有权利得到两位足够的尊重。”莫尔尼一边在看那对新人,一边头也不回地对这两位波拿巴训诫着。“毕竟。为了让两位享受到足够的尊荣,他不遗余力地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努力……”

不知道为什么,莫尔尼的语气里多了几分训诫和轻视,作为一位私生子,他却对这两位亲王毫无惧色。

两位堂兄弟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满地看了这位私生子一眼。

“他首先是为了自己,不是吗?而且我们也确实给了他足够的回报。”约瑟夫-波拿巴冷淡地回答,“我倒是想知道,这位新塔列朗什么时候再为自己背弃皇帝。”

“哦?难道您指望别人丝毫不求回报地为您出生入死吗?恕我直言,您不配,先生。”莫尔尼冷笑了起,然后在约瑟夫-波拿巴怒视着自己的视线当中,他又加了一句,“回报也不是您给的,您给不起。”

接着,他再也不理会这对波拿巴堂兄弟,悠然自得地继续看着夏尔和夏洛特的婚礼。

………………

这时候,夏尔和夏洛特手中已经各自拿上了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

“愿天主降福于这对戒指,请你们互相交换,作为亲爱与忠贞的信物。”主教大声喊了出。

“阿门!”夏尔和夏洛特再度喊了一声。

整个教堂再度陷入到了沉寂当中,在人人的见证下,夏尔和夏洛特拿起了戒指,然后将戒指戴到了各自的无名指上。

看到他们互相戴好了戒指,主教再度开口了,这次是面向全部的出席者。

“各位兄弟姊妹,今天,特雷维尔先生和特雷维尔女士在天主及我们面前结为夫妇,缔结了爱的盟约,开始度一个新的家庭生活,现在……让我们为这对新人祈祷。”

所有人同时低垂下了视线,至于心里到底是不是在为两位新人祈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全能永生的父,愿你照顾今天在你的台前缔结良缘的新人,使他们互敬互爱,忠贞不二,今生遵守你的诫命,世共享天上的永福,以上所求是靠我们的主基督……”

“阿门!”在路易-波拿巴和特雷维尔元帅的带领下,所有人同时喊了出。

整个教堂,顿时沸腾了起。

……………………

就在此时此刻。不远处的特雷维尔侯爵府邸当中,一直昏睡不醒的特雷维尔小姐。突然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芙兰,你醒了吗?!”旁边传了一声惊喜的呼声。

是谁着?

哦……是玛丽啊……

芙兰的意识慢慢由混沌重新变得清明。视线也渐渐清晰了起。

“玛丽……”

“芙兰,你终于醒了!”也许是因为心里过于激动,玛丽甚至带上了些哭腔。“你可担心死我了!”

“不用怕,我已经没事了,玛丽……”芙兰虚弱地笑了笑,“我昏迷多久了?这段时间真的麻烦你了啊……”

“你还知道这个啊!你已经昏迷了快两个星期了!”玛丽沉痛而又心疼地看着她,“知道麻烦为什么还要跳楼呢?我跟你说过那么多次,叫你忍耐,叫你道歉。你就是不听……非要那么做!你知不知道大家都为你担心极了!”

“谢谢你,玛丽……”芙兰充满了歉意地看着她,“我只是……我只是……”

“好的,我明白,别说了……既然醒过了,一切就都好了。”玛丽强行忍住了眼泪,“刚醒,一定饿了吧?我去厨房给你找点东西吃。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是给你喂汤和粥的,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我看着都心疼……”

“谢谢你……”芙兰看着玛丽,眼角也泛出了泪花,“没关系。我现在还不饿,再陪我说说话吧。”

“好吧……好吧……”玛丽苦笑着摇了摇头,“那我不走开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给你说。”

“幸好有你,玛丽。”芙兰颇为感动地点了点头。“我之前怎么能生你的气呢?”

“谁知道呢?也许我们都有错吧。”玛丽叹了口气,然后。她又担心地看着芙兰,“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再生你的气呢?”芙兰也苦笑了起,“玛丽,握住我的手吧,我有点冷。”

玛丽顺从地握住了她的手。

就在两个人这饱含苦涩的笑容当中,之前一度决裂的两位好友,终于又重新复合了。

“我哥哥呢?”片刻之后,芙兰低声问。

“先生……先生现在不在。”玛丽犹豫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回答。

“难道……难道他还在生我的气吗?”芙兰从她的犹豫中好像看出了点什么,“他还在生我的气,不想见我吗?是不是我昏迷的时候,他也不见我……?”

“不……你想哪儿去了?傻孩子……看到你摔下去之后,先生哭得厉害极了,我还从没见过先生那么动感情的样子!”玛丽连忙回答,然后有些埋怨地看着芙兰,“所以,以后请千万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好吗?!”

“我哥哥现在在哪里?”芙兰突然又问。

“…………”玛丽没有回答。

“请跟我说吧,玛丽。”芙兰仍旧苦笑着,“现在难道还有我承受不住的噩耗吗?”

“先生……先生……现在在举行婚礼。”犹豫了许久之后,玛丽终于说了实话,“今天大概都不会回了。”

是的,今天不会回了。

当教堂的婚礼办完之后,夏尔和夏洛特就会去新装修好的婚房,也就是那座原本的亲王府邸里面,举行极为盛大的宴会,同时庆祝婚礼和政变的胜利完成。

“婚礼……婚礼……”芙兰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

哪怕听到了自己已经苏醒的消息,他今天大概也不会过了吧,他要忙着同夏洛特的婚礼……

以后,他都会被那个人抢走,再也不会注视自己半分了。

他会有自己的生活,然后丢下自己孤零零地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就在这一刻,夏尔和夏洛特,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交换了各自的戒指,完成了婚姻的盟誓。

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芙兰突然觉得全身发冷,仿佛沉入到了最冰寒的深渊当中一样。

“我……我要是没有醒过的话。该多好啊!”

她突然低声喊了出,眼泪止不住地从两颊流下。染湿了自己的枕头。“一直沉眠在黑暗当中,岂不是好过受这种无止境的苦!”

“芙兰。别这样!”看着芙兰伤心欲绝的样子,玛丽也心痛不已。“活着比什么都好呀!”

“呜……不……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的……”芙兰仍旧不停地流着眼泪,“我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的一切都被别人夺走了,点滴不剩!夏洛特……夏洛特!那算什么!她只是走了大运而已,从小我就看不起她,她除了姿容之外,哪一点值得夸耀?可就是靠着这一点……她迷住了我哥哥的心,我怎么也拉不回!明明……明明我比她有头脑。比她更漂亮,结果却只能得到这种结果……我太不甘心了,玛丽,我太伤心了!命运对我太残忍了,跟我开了这么巨大的玩笑,伤透了我的心……呜……”

说着说着,芙兰嚎啕大哭起,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了。

“别说这种傻话……不管怎么样,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的!”玛丽抱住了她的脑袋,同样流着眼泪,“所以……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好吗?你还没把大家吓个够吗?”

“帮助我?”芙兰微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玛丽。

然后,她又轻轻摇了摇头,“谢谢你。玛丽,真的非常感谢。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又能帮助到我什么呢?没有希望了……我已经输掉了一切。”

“不,有希望的!”玛丽反驳了她的话。“你那天没看到他那副模样,所以你无法想象得到……先生真的非常非常珍视你,甚至比他自以为的还要珍视,他一点也不想丢开你……你明白吗?所以……只是找错了方法而已,一定还会有机会,挽回这一切的……”

“玛丽……天哪?你说的话是真的吗?”听着玛丽的话,芙兰更加惊诧了,她的脸重新泛出了血色。“如果是这样的话……”

至少活着还是有意义的。

接着,她又好奇地看着对方。“你……你不反感我吗?我有这么见不得人的愿望……”

“有什么不行的?你们碍了谁的事吗?我才不会和那些蠢人那样一惊一乍呢……”玛丽微笑着拍了拍芙兰头,“你和先生都是这么出众的人,有什么必要按别人的准则行事?再说了……这只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而已。”

芙兰呆住了。

生平头一次,她听到有人不加反感地评论自己的愿望——萝拉那只是表面功夫而已。

“玛丽……太好了……”她再度泛出了眼泪,“你果然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可不仅仅是为了你啊,”玛丽勉强地微笑着,想要给芙兰鼓劲,“特雷维尔小姐也很不喜欢我,等她嫁过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赶开我的,所以我的地位也很危险,我也得想办法自救嘛……”

芙兰心里明白,也许她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更多地是给自己鼓劲,让自己早点打消寻死的念头吧。

她轻轻地伸出手,抓住了玛丽的手。

“玛丽,我绝不会让你被抛开的……你,会一直呆在我和我哥哥身边,我发誓!”

“谢谢你。”玛丽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是,首先,你还是吃点东西吧……”(未完待续。。)

ps:第四卷写完了。

回首一看,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已经写了这么多,都有些佩服自己了啊(笑)。

事到如今,再说什么回报之类的显然有些矫情了,我只能说,不管成绩如何,我都是以最为严肃认真的态度进行着创作。尽管成绩不如人意,尽管工作现在比较繁忙,我都坚持了下。

令我莫名开心的是,当初自称什么代表王道嘲讽我的人已经断了很久了,而我仍旧坚持着。就冲这一点,为自己继续鼓掌ing~~~

从第五卷开始,人渣夏将会参与到欧洲国际间的活动和阴谋乃至战争当中,当然,和妹子团之间的互动也将同样沿着轨迹展开……特雷维尔那光鲜亮丽而又腐朽不堪的家族史,将会书写下一页页新的篇章……

好的,话不多说了,之后再见~~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