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三章 政变(六)

第二百零三章 政变(六)


                

带着一种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喜悦的心情,夏尔无视了身后不绝于耳的谩骂,慢慢悠悠地从维克多-雨果的房间走了出。

“这种人,真以为写了几本书就有多了不起了,真是不开眼!”也许是觉得夏尔生气的缘故,旁边的这位军官为了讨好他,义愤填膺地喊了起,“先生,您放心吧,等下我们会好好招待他的……”

夏尔停下了脚步,然后斜睨着对方。

他如此突然的表现,让这位军官心里一惊,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多话,心里则在揣测自己怎么突然就得罪了这位大人物。

然而,这位德-特雷维尔先生的态度很快就缓和了下。

“不,不用了,这很正常——败者总会用无力的语言安慰自己,我不在乎这个,你不用特意去招待他,反正他很快就要被流放了。”夏尔一边说,一边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少尉。你的辛劳我会记在心里的。”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纵使再怎么不喜欢这种提议,别人也是在有意讨好自己。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必要去打击这种积极性。

得到了夏尔如此的安慰之后,这位军官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很快就被兴奋和喜悦所取代了。

“谢谢您,先生!”他连连向夏尔鞠躬致敬,“为了执行总统和您的命令,我愿意冒任何的风险,这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好了,请先带我去再见一个人吧……”夏尔再度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您的忠诚,我们是会给出应有的奖励的。”

………………

当夏尔走进关押着阿道夫-梯也尔先生的房间时,他刚刚打了个盹,从睡梦中醒了过。

看到夏尔之后,他微微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然后颇为友好地朝夏尔点了点头。

“德-特雷维尔先生,真没想到您居然还有心思跑过见我……我还以为您会在和同党们开香槟庆祝呢。”

他的语气温和而又从容,好像只是在自己家里招待一位刚刚过的客人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得安安稳稳、还能这么淡定从容,夏尔确实有些佩服这个人。

更令夏尔惊奇的是,虽然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但是他穿得还是整整齐齐,看得出在被押送过的路上很是精心整理了一番。

虽然因为个子比较矮而必须仰视夏尔,但是他平静的面孔和整齐的穿着仍旧使得自己显得气度不凡。

“按照预定的计划,我们确实有一个开香槟的庆祝活动,”夏尔朝他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步步地走到他的面前,“不过不是现在。”

“哦,是啊……不是现在。”梯也尔点了点头,然后,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了,好像在感叹着什么似的,轻轻叹了口气,“一时不慎啊!”梯也尔长叹了口气,然后苦笑了起,“这真是完美的一击!特雷维尔先生,祝贺您,您一拳把我们都打倒了。”

“这一击可不是突然而的,它是我们多日的辛劳的结果。”仿佛是为了在炫耀什么似的,夏尔略带矜持地昂起了头,“您看着觉得简单的计划,可不知道耗费了我们多少功夫,仔细地计算和计划……而我,我是这个计划的主要制定者之一。”

“是啊!计划!计划!你们有计划,我们却没有,所以……所以我们一败涂地了,自己现在都沦为了阶下囚!”梯也尔再度叹了口气,“从头到尾都走一步看一步,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更好的结果呢?”

“这个计划,花费了我们许多时间。”夏尔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所幸的是,上帝并没有辜负我们的一片苦心。”

“上帝怎么会辜负你们呢?我们占优势的时候都没能奈何你们,更何况现在军队都听你们的使唤了!”梯也尔仍旧在苦笑着,继续感叹了起,“我们落到这种地步,不是因为我们这边没有聪明人,而恰恰是我们这边聪明人太多了!人人都想着自己,却没有一个人想过要至少为了胜利而暂时团结在一起……信不信由您,反正你们的这个政变我早就有些预感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没人肯听我的,他们都不愿意和你们一样,为了最高的权力而冒生命风险,只想着站在议席上伸手,等着权力自动爬过!”

“我倒是相信您的话……不过你们又怎么可能团结呢?没人会为已经死掉的王朝落泪,不管是波旁的而是奥尔良的。”夏尔突然略带嘲讽地微笑了起,“人人都只想着保卫自己的权力,结果最终的结果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碌碌无为——这不是注定的结果吗?”

“确实是注定的结果。”梯也尔附和着点了点头,好像是在跟夏尔在开检讨会一样,“尤其是那帮贵族,简直怎么都说不动!您说说看,难道他们真的几十年在乡村里呆着,把脑子都给磨傻了?”

“他们只是不想为了原则而送命而已,作为一位贵族,我太了解他们了。”夏尔低声回答,“更何况,一大批人还把奥尔良们看做弑君犯呢。”

“毫无理由的愚蠢坚持,你们贵族还真是奇怪!有个国王就够了,姓什么很重要吗?”梯也尔皱了皱眉头,大摇其头,“我倒现在还没有闹明白他们的想法……也许我永远也弄不明白了吧,一群愚蠢的榆木疙瘩!”

他这样的破口大骂,夏尔却不为所动,好像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也被包括在了里面一样。

“现在,您再说这些,似乎已经太晚了。”他微微怜悯地看着对方,“您已经一败涂地了。”

然而,听到了他的话之后,梯也尔却只是微微一笑,一点都没有垂头丧气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一下,总统下打算怎么处置我呢?是要流放国外吗?”

“按照总统下的意思,他不想将您流放国外,而是要在国内看押起。”夏尔如实地回答了对方,“要被流放的是另外一批人。”

梯也尔并不担心自己会死,路易-波拿巴也确实没有打算杀死他。

自从经过了大**恐怖的腥风血雨之后,法国历代的政府和王朝更迭当中,高层之间不伤人命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规矩,没有人会去特意破例。

拿破仑和他的亲族都没有被杀,波旁王族也只是被流放,就连最近的奥尔良王族,也只是驱逐了事——虽然没有‘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诫语,但是每个当权者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都害怕杀杀去最终杀到自己和自己的家族。

在这个反复无常的国家里,谁又能有把握一直都能待到最后呢?

不过,在路易-波拿巴看,像维克多-雨果那样的人可以被流放在外面——反正他也干不成什么大事,但是像梯也尔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让他逃出掌控之外的。

“呵,总统下还真是体贴到令人感动,”梯也尔的笑容更加深了,“这就太好了!我十分乐意接受总统的处罚。”

他的反应让夏尔微微有些奇怪。

“难道您不觉得自己已经一败涂地了吗?”他有些好奇地问。

“是的,我承认现在我是一败涂地了。然而……那也仅仅是现在而已。”梯也尔摇了摇头,“在遥远的未,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正如在几年前,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你们一样。”

“嗯?难道您觉得在这个现状面前,您还有翻过盘的机会吗?”夏尔好奇地打量着对方。“如果这样的话,我可要谴责您的天真了。”

“不,现在我没机会了,但是这绝不代表我以后没有!”梯也尔斩钉截铁地回答。

此时此刻,他眼睛里所折射出的,不是现实受挫之后的无奈和愤怒,而是政治家的无穷精力和勃勃野心,以至于夏尔都好像受到了一些感染。

“实际上,在除掉了那些整天给我找麻烦的‘盟友’之后,我的同盟者变少了,但是我反而变得更加强大了,不是吗?”梯也尔兴奋地抬起头看着夏尔,脸上因为激动而变得温和,“那些摇摆的蠢货现在不就会要么改换门庭,要么就滚回去提心吊胆地隐居吗?结果就是,我反而成为一个真正的领袖!只要我肯继续坚持,那么想要和你们站在对立面的人,就只有找我了,不是吗?我……能够凭借这一点,在以后完成我的梦想,正如今天的你们一样!”

夏尔没有回答,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解释。

“没错,你们现在赢了,你们可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甚至一个新的帝国,但是你们终究会失手的——六十年的历史证明了没有哪一个法国政府可以绵延两代人的时间,不管它当时看上去有多么强大……而你们也跑不了这一遭,我坚信如此。”这位政治家以恶意地冷笑,继续说了下去,“而我,到了那个时候,终将可以作为一位新的接替者,走上如今你们走到的位置了。毫无疑问,这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都没有关系,我是等得起的!”

夏尔微微垂下了视线,仍旧没有回答他。

他说的确实没有错,分毫不错。

在原本的历史上,自从第二帝国建立之后,他一直都充当着帝国反对派的核心人物,并且他确实于1871年,乘着普法战争失败后第二帝国的崩塌,成为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总统,登上了法国的最高权力宝座——并且以惊人的努力,在三年内偿付给了普鲁士人五十亿法郎的战争赔款。

“也许这话不好听,但是现实不就是如此吗?难道拿破仑、查理十世还有尊敬的路易-菲利普国王陛下走过的路,你们能够走得更好?别天真了,年轻人……这个国家桀骜不驯,再完美的统治者她也会厌倦然后抛弃,所以还是好好享受现在吧,至少现在这个国家还在你们的手里。而我……我也愿意穷尽我的一生去追逐她,哪怕最后的结果只是与她共度片刻的欢愉!”

说着说着,梯也尔的眼睛里也露出了狂热的光,仿佛现在他不是被困在囚牢当中,而是被簇拥上了这个国家最后的权力宝座一样。

夏尔静静地听着他的宣言,直到他沉默之后,他还是没有说话。

久久的寂静,让一切都好像失去了意义。

“总统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您愿意投靠他,那么他可以给您足够的奖赏……”良久之后,夏尔终于开了口,他微微拖长了音调,“也许做个大臣也不是不行。”

“哦,大臣!感谢皇帝陛下的慷慨!”梯也尔大笑了起,“在路易-菲利普的治下,我还当过首相呢!”

“总统现在还不是皇帝。”夏尔冷静地回答,“况且,他也不打算在之后设立首相了——他决定要以个人名义,对这个国家进行绝对的统治,一个人同时对上帝和人民负责。”

“哦?那还倒是有些意思!”梯也尔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我倒是真想看看他能够做到什么地步了……”

“那么……”

“不,我还是拒绝他的提议。”梯也尔直接打断了夏尔的话,“这一点是不会更改的。”

接下,好像有什么感触似的,他突然站了起,看着夏尔。

“特雷维尔先生,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招揽您,然后您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告诉了我,我给您的条件简直是毫无意义的。而在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年轻人真是厉害啊,谁能满足他的野心呢?

而现在……情况是倒过了,但是回答仍旧不会有什么改变。没错……我们是一样的人,所以您是能够理解我的。”

夏尔又是一阵沉默。

“好的,我理解您。”

“那就对了!”梯也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轻叹了口气,“特雷维尔先生,我真的十分欣赏您,真的非常遗憾无法和您共事。”

“我也非常遗憾。”

夏尔将手伸进了怀里。

然后,梯也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因为,夏尔从怀中掏出的不是怀表,而是……

“等等!您想干什么!”他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您难道……”

然而,他的话再也无法说完了。

“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