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可惜与可怜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可惜与可怜


                

绝望。这是夏尔此刻唯一的感觉。

当看见芙兰没有听从自己的命令,径自从窗口上跳下去的时候,他只感觉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一切都好像都化为了虚空,只剩下了她飘荡在空中的身影。

“啊!”他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嚎叫,然后再也不顾身上的疼痛,箭步向前冲了过去。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他冲到了窗口的时候,芙兰已经急速地往下坠落了。

即使在这种可怕的境地之下,她的脸上仍旧带着奇怪的笑容,好像只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就在夏尔的注视之下,芙兰向地上飘了过去。

夏尔弯下了腰,看着急速坠落的只觉得整个心脏都在绞痛。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在某一天经受这样的灾祸。

渐渐地,芙兰的身影陷入到了黑暗的虚空当中,宛如被深沉的夜幕所吞噬一般,再也看不清踪迹。

当‘砰’的一声闷响传到夏尔的耳中时,他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滚烫的泪液顺着眼角流了下,他却浑然⊥未觉。他伏在窗边哭泣着,只感觉胃液都在翻腾,想要呕吐却吐不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是你逼迫她走到这个地步的吗?你不是立下誓愿要让她一辈子幸福的吗?

现在,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在虚空当中,仿佛有什么声音在严厉地质问着他,但是他却已经再也没有了思索的余暇。脑中变成了完全的空白。

就在这时,玛丽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因为一直都在担心芙兰的安危。她听见了这些响动之后,连忙跑出查看。结果却发现两兄妹一前一后地往楼上跑。一种可怕的预感,促使她再也顾不得夏尔之前的严厉呵斥,急匆匆地跟在他们后面也跑了上。

然而,当她终于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她却发现,楼里面只剩下在窗边哭泣的夏尔一个人。

这一刹那间,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上帝啊!救救我们吧!”她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下意识地祈祷了一句。

难怪她刚才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镇定,原已经早就有了这样的决心。

真是……真是愚蠢!

不期然间。她的眼泪也瞬间夺眶而出。

然后,抱着万分之一的期待,她强忍住了惶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走到了夏尔的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了起。“先生……芙兰呢?”

而此时的夏尔,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阴沉的夜空,犹如什么都没有听见。

玛丽的鼻子又是一酸。泪水再度止不住地流了下。

“先生,您怎么能逼她走上这条路!”这一刻,她也忘记了夏尔的积威,满怀抱怨地看着夏尔。“您就不能……您就不能对她稍微温柔一点吗?!”

然而,夏尔却好像还是没有听见似的,仍旧呆呆地看着外面。

此时。宅邸内到处都起了骚动,显然大家都已经被突如其的响动给惊到了。

至少现在还有机会。楼并不是太高,也许跳下去也不会……也不会……

眼见夏尔还是处在失魂落魄的境地当中。玛丽心里一横,突然重重地扯了一下他的肩膀。

“先生!赶紧去救人吧!趁……趁还有希望!”

这重重的一击,终于让夏尔从迷茫的状态当中如梦初醒。

“是啊……我们快去救人!”夏尔脸上泛出了激动的红潮,激动地喊了出,“你快去叫医生啊!快去!”

下了命令给玛丽之后,他直接向门外冲了过去,然后飞一般地沿着楼梯向下冲了过去。

此时,身体的疼痛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外,他的心里只剩下了妹妹的安危。

也许只过了几十秒,也许却过了一个世纪,他终于从顶楼上冲到了一楼,然后他直接撞开了门,然后跑到了楼窗户下面的草坪前。

他焦急地四处扫视,视线里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只剩下了那一瞬间从他眼前消失的白色身影。

片刻之后,他找到了。

芙兰横躺在草地上,好像已经陷入到了昏迷当中。她那白色的衣裙,再配上嘴角和身体其他各个地方渗出的血丝,使得她上看去犹如一朵绽放的月季花一样。

这残酷而又美丽的景象,让夏尔再也记不得其他任何东西了。

他猛地向芙兰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然后单膝跪在地上,想要伸手抱住自己的妹妹。

然而,就在手即将碰到芙兰的时候,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向触了电一样地收回了手。

虽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但是他知道,在芙兰很明显受了严重的内伤,还伴有内出血的情况下,任何不经意的触碰,都会让她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

他小心翼翼地凑近到了芙兰的脸旁边,发现她的呼吸十分凌乱,显然已经气若游丝。

看到妹妹如此凄惨的样子,夏尔的眼泪再一次禁不住地流了下,滴落到了芙兰的脸上。

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芙兰突然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幽蓝的眼瞳此时已经变得黯淡无光,再也见不到往日里的活力和神采。

她张开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显然已经没有力气了。

然而,哪怕是仅仅从口型当中,夏尔也能读到‘对不起’这个词。

这种如同诀别一样的场景,让他的眼泪更加不停地流淌了下。

“不,你不能死,你决不能死!我决不允许你死在我前面!”他蛮横地冲妹妹大喊。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怎么能比我先死!我……我决不允许!求你了!赶紧回吧!求你了……”

他的手放在半空中。既想要安抚一下受创的妹妹,但是顾忌她的安全却又不敢这么做。只好僵在了那里,构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重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焦急而又痛苦,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让他发狂。

看着哥哥这幅可笑的模样,芙兰的嘴角艰难地微微扯动了起,好像是在安慰哥哥一样地笑了起,伴随着这个凄惨可怜的笑容的,是一句说不出的话。

最后一次的口型是……

‘我爱你’。

接着,极度的困倦。让她重新又闭上了眼睛,迎向了仿佛要持续到永恒的安眠。

她已经听不到哥哥那犹如受伤野兽一般的哀嚎了。

………………………………

当得知到‘特雷维尔小姐深夜不慎失足,摔落楼身受重伤’的消息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夏洛特就急匆匆地向特雷维尔侯爵府上赶了过去,想要探听一下真实的情况,顺便安慰一下肯定已经深受打击的夏尔和叔公。

当然,她的焦急,更多地倒不是为芙兰的生死安危担心。

一走下马车之后。她直接就问仆人夏尔现在在哪里。

而得到的回答也不令她意外——夏尔此时正和他的爷爷一起,在芙兰的卧室当中,照看伤势严重小姐。

带着深藏不漏的欣喜感,夏洛特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府邸。然后沿着楼梯走上了二楼,径直地向那位特雷维尔小姐的房间走了过去——而那个地方,原本她是一辈子都不愿意走进去的。

门只是虚掩着没有关。里面却是一片死寂,夏洛特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当门被推开之后。几道视线同时投射到了她身上。

原除了他们祖孙两个、以及两位医生之外,那位德-莱奥朗小姐也正坐在床边。

然后。她发现,芙兰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好像仍旧在昏迷当中,脸色白得就像……就像一个已经离世的人一样。

看样子真是受了不轻的伤啊。

就在这时,夏尔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惊扰了医生,然后自己轻轻地走了出。

等到凑近了之后,夏洛特才发现,她的未婚夫现在脸色蜡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神情疲惫而又焦虑,看上去潦草而又颓唐——哪里还有一点平常意气风发的模样!

“夏尔,这太可怕了,你们到底遭遇了怎样的灾祸啊……”夏洛特掏出了手绢,心疼地擦了擦夏尔已经布满了汗渍的额头和脸庞,“不管怎么样,请打起精神吧……我真替你们担心。”

“我……我还好,”夏尔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神有些迷茫,又有十足的不安,根本就没有聚焦,好像并不是在和她对话似的,“可是芙兰……她……她现在……”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夏洛特马上追问。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夏尔再度摇了摇头,好像眼泪都要流下了一样,“我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

仅仅两天之前,他还绝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突然遭遇这样的灾祸。

“好了,别说这些了,只是一些意外而已……”看着夏尔如此伤心的模样,夏洛特叹了口气,暂且不再追问这种让他伤心的问题了,“那她现在怎么样,好转了没有?”

“昨晚医生忙活了一夜,总算抢救过了……只是现在情况还是很不乐观,随时可能恶化……”夏尔的语气里带着十足的痛苦,“医生说她身体平常就虚弱,再加上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这次暂时躲过去了,也要悉心照料好一段时间。”

真可惜,太可惜了!她原本可以带着我十足的悲痛,像个天使一样离开我们的!

当听到夏尔的话之后,夏洛特心里掠过了十足的失望。

然后,她悲痛地叹了口气。

“天哪,太可怜了!愿上帝保佑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