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快意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快意


                

当听到芙兰暂时已经逃脱了生命的危险之后,夏洛特花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的失望没有流露出。

“天哪,太可怜了!愿上帝保佑她!”以一种似乎完全没有虚饰的惊慌和哀伤,夏洛特大声感叹了起,“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遭遇到这样的灾祸……太可怕了。”

当并没有多少意义的感叹结束了之后,夏洛特重新看着夏尔。“夏尔,虽然这个灾难十分令人哀痛,但是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别忘了,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您处理……”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等到芙兰更加稳定一些之后,我就去处理其他事情。”夏尔连连自语,只是看上去却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看着夏尔失魂落魄的样子,夏洛特禁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从小就是这样,从小就是这样……一旦妹妹出了点儿事,他就会变得这么慌张,一点都不像是往常的他。

如果我遇到了同样的意外,他也会这么着紧我吗?夏洛特略带着一些嫉妒,在心中暗想。

但是,她心里也清楚,现在并不是跟夏尔计较这种事的时候。

“夏尔,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可不能因为这种事而颓心丧气!”夏洛特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严肃地看着夏尔,“你尽可以关心她,爱护她,但是别忘了,你不是医生,现在就算整天围着她转也于事无补!反而,如果你能维持住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那么有的是最好的医生照料她——难道这种道理你现在也不明白了吗?夏尔。你现在需要的是先睡一觉,然后精神饱满地去你的部里。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完!”

夏尔顿时语塞。

这种道理他自然明白,只是明白归明白。真要去做的时候却哪里有那么简单?自从芙兰受了重伤之后,他一整夜都难以入睡,更别说处理公事了。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再等一阵吧,过一阵之后我就过去。”最后,他勉强地回答了夏洛特。

“夏尔,夏洛特说得没错,听她的!”就在这时。特雷维尔侯爵的声音也在夏尔的背后响了起。

夏尔和夏洛特连忙将视线转了过去,恭敬地朝老侯爵致意。

“去睡觉吧,小子。”老人的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疲倦,好像就连皱纹都加深了几分一样。“睡完之后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而我也一样,我也得睡觉了。”

“可是,如果我们都不在的话……”夏尔还是有些迟疑。

“可是什么?除了她自己以外,现在还有谁会加害于她吗!”老人大声呵斥了夏尔,显然十分疲惫和焦躁。他昨晚也没有睡觉,所以精神状态现在也很糟糕,“听我的命令,赶紧去睡。然后精神饱满地完成我们的事业!对于现在的我们,难道还有更加有意义的事情要做吗?还是说,你在怀疑我。认为我不如你更加爱护她,对吗?!”

在爷爷的怒气面前。夏尔终于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

他知道,这股怒气不仅仅是自于焦躁和疲惫。更加自于夏尔昨晚在惶急当中所跟他说明的真相。

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突然听见自己的孙女对自己的孙子抱有可怕的非分之想、并且还暗中为此不择手段,成为了一位杀人犯的同谋——得知了这一事实之后,他还没有发疯,只是焦躁和恼怒,这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

现在的夏尔,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爷爷。

“好,我明白了,我这就过去睡觉。”夏尔连连点头答应,然后,他又充满了歉意地看着爷爷,“抱歉,都是……是我的错……我把一切都弄糟了。”

“是的,已经够糟的了,我只求你们不要再把一切弄得更糟!”老侯爵大声向夏尔吼了起,“现在,给我滚出我的视线,老老实实地去睡一觉,等我有精力的时候再收拾你!”

“好,我这就去!”老人的呵斥,终于让夏尔打了一个激灵,他在门口探头朝还在昏迷当中的妹妹再瞧了一眼,然后慢慢地转回身去,带着沉重的步伐,向自己的卧室走了回去。

“混账小子!”看着夏尔渐渐离去的背影,特雷维尔侯爵犹自恼怒地骂了一声,显然余怒未消。

然而,他自己的心里也知道,造成这一切可怕灾祸的最大责任人,根本不是孙子。而这位责任人,偏偏现在又无法抛下不管。

哎……怎么临到这个年纪了,还要碰上这种事!他禁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满头白发都几乎要竖立起。

看到此情此景,夏洛特再也不怀疑芙兰的所谓“意外”并非意外,反而其中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了。

但是,她心里又隐隐觉得,从这祖孙两个人的表现看,这件事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再追问为好。

于是,她静静地呆在特雷维尔侯爵的身边,等待着这位老人的差遣。

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之后,特雷维尔侯爵终于恢复了平静。

“夏洛特,你今天得正好。我和夏尔都已经够受的了,还要休息一下,等下家里的事情都由你处理吧。”

“好的,我明白的。”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那您好好休息吧,我会帮您处理好的。”

“不止今天,以后也一样。”特雷维尔侯爵冷静地对侄孙女下了命令,“从今天起,你就呆在这里吧,家里的一切都由你管,包括照料芙兰。我和夏尔都要做更加重要的事情,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啊?”特雷维尔侯爵的提议显然让夏洛特有些惊讶,“可是……”

“没关系的,夏洛特,”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夏洛特不要再推脱了,“反正你是要当女主人的,现在早一点又能怎么样?事到临头,也别再顾忌别人怎么说怎么想了。”

“好的……”眼见老人如此坚决,夏洛特只好抛开了犹豫,答应了下。“如果您希望的话。”

未婚夫妇结婚之前就一同居住,并不是什么得体的行为,传出去的话肯定有碍观瞻——但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也不能去讲究什么礼节或者舆论了。

“还有,婚礼的事情你也要继续上心,实在不行就让你的父亲帮忙筹办,因为婚礼必须照常进行,绝对不容许有任何的拖延。”以那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老人继续说了下去。

然后,他又皱了皱眉头,“这件事肯定会传出去的,到时候各种流言都会有,对我们说,我们必须保持完全的镇定,一点慌乱都不能有——一切都必须保持原样。再说了,事情的牵涉太大了,也不容许有半点闪失……夏洛特,这段时间真是要辛苦你了,我和夏尔都会对你感激不尽的。”

听到了老人的暗示之后,夏洛特脸色微微白了一白。她明白,这就意味着,路易-波拿巴已经同意了自己的党徒在婚礼前夕发动政变的计划——所以,无论如何婚礼也要按期举行。

以这样的方式坚决保证了自己夙愿得偿。

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感到难过。

但是,现在也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了。

“一家人之间,您又何必说这种话呢?”略带着一丝羞意,夏洛特微微垂下了自己的视线。“爷爷,您也一定要保重身体啊,可别太操劳了。”

“哈哈哈哈……”看着夏洛特有些娇羞的样子,特雷维尔侯爵忍不住笑了起,虽然这个笑容当中充满了苦涩,但是看上去终究还是放松了一点。

“总算还有一些可以开心的事情啊!也好,你先处理吧,我一定要睡一觉去了,实在是太累了。”老人带着难以抑制的倦意打了个哈欠,“一切灾难,至少在睡眠当中是无法击倒我了……”

片刻之后,他又叹了口气,“等到夏尔醒了之后,你也安慰一下他吧,现在他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需要一些安慰……”

在呵斥了之后,终究他还是担心孙子的。

“放心吧,我会去做的。”

“那就好……夫妇之间的安慰,比我这种糟老头子的好上无数倍了,有你的扶持,他一定能够摆脱颓丧的。”老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夏洛特,真希望你和夏尔早点撑持起这个家庭,让我早点逗弄下曾孙啊!我累了,真是受够了!”

一边说,他一边慢慢地离开。

老人原本挺直的背,此时也佝偻了下,看上去已经老境颓唐,简直就和他那位已经行将就木的哥哥差不了多少。

这颓唐的背影,看得夏洛特心里发疼,甚至都忘记了对他的调侃提出抗议。

等到老人也消失了之后,夏洛特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到了芙兰的房间当中,静静地走到了床头。

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芙兰,莫名的快意让她几乎笑出声。

这下就算没死,你也得落在我的手心里啦。

而坐在旁边的玛丽,此时也戒备地看着她,好像在担心着什么一样。

“您在害怕什么呢?害怕我掐死她吗?”夏洛特看也不看玛丽,只是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冷笑,“我是不会干出那种傻事的,您放心吧……”(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