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章 政变(三)

第二百章 政变(三)


                正当夏尔呆在陆军部内的临时指挥部中,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吕西安等人从各处传的消息、指挥着支持路易-波拿巴的部队四处进军的时候,在奥弗涅塔楼街三十七号的一座旅馆,此时却早已经陷入到了夜幕最深处当中,人人都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自从1848年开始,因为家人们对当时的二月革命心有余悸,所以当今法兰西国民议会的议员维克多-雨果先生携家人入住在此地,这座装饰豪华的旅馆就一直名声在外,成为了一大群政治上或者文学上有共同见解的人的聚集之地。

而就在今天早上,一群对如今的现状不满的人,还在这里举办了一次聚会,共同声讨总统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的倒行逆施。

“我们当时投拿破仑的票并非因为他是拿破仑,至少我不是。我们投这个人的票,是因为他在政治犯监狱中已变得成熟,并为了穷苦阶级的利益写过几本好书。我们曾经因为这个而对他怀有期望,结果我们的希望都落了空,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只是一个毫无原则的野心家而已,他将人民的期待当做自己篡夺最高权力的垫脚石!这几年当中,他无法无天,践踏法律,蔑视议会,如果我们不阻止他,我们都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

是的,不管他怎么虚张声势,我都已经看清楚了,摆在我们目前的这个木偶有多么渺小只有我们自己让国家陷入无能为力的分裂状态当中,才会给他可乘之机!在下一次选举当中,我们必须团结起,说服民众,让他再也无法继续呆在他不配占据的位置上!”

在一片慷慨激昂当中,备享盛名的维克多-雨果像自己的同道们发出了这样的号召,也得到了他们十分热烈的赞同。

聚会直到深夜才散开,而疲惫的雨果才回到了自己入住的套间,很快就回到床上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迷迷糊糊的他突然好像听到了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但是因为睡得实在太深,所以他并没有起。

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发现有人在猛力摇晃自己的身体。

迷迷糊糊当中,他睁开了眼睛。然后发现是自己的贴身仆人在摇晃自己,而他充满皱纹的脸上此刻已经满是焦急。

“什么事……”他带着仍旧还残留着的疲惫低声问。

“先生,刚才有人找您,事情好像很紧急。”仆人低声回答。

“谁?”

“是韦尔西尼先生。”

雨果微微皱了皱眉头,马上反应过这是在他议会当中的一位朋友。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跑过见我?

难道……是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件了吗?

一想到这里。原本的疲惫和睡意就慢慢消失了。

“告诉他,我马上去见他。”雨果一边回答,一边径自从床上走了下,开始穿自己的衣服。

很快他就重新穿戴整齐了,然后快步走到了会客室当中。

而这位韦尔西尼议员,此刻还是坐在椅子上,但是神态也十分焦急,显然坐立不安。

“我的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个时候跑到我这里了?”带着疑惑的表情。雨果快步迎了上去。

“发生了至为可怕的灾祸,我的朋友。”韦尔西尼议员看到雨果之后眼前一亮,但是又很快黯淡了下,“我们的祖国即将蒙难了!”

“什么意思?”雨果睁大了眼睛。

“就在刚才,一大群陆军官兵从各个城门涌入城内。”韦尔西尼议员的脸色愈发惨白了。“他们行动十分迅速,看上去早有准备。他们自称是奉了总统的命令城内维持秩序……而我们事先却毫无所闻。”

虽然他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在雨果听却如同雷击。

“这是军事政变!”他大声吼了出。“这群见鬼的畜生!”

“没错,这就是军事政变。”韦尔西尼议员颓然点了点头。“而且,据可靠消息,叛变军队的首要目标就是波旁宫。以波旁宫的守备力量看,恐怕……现在那里已经被叛军占领了。”

雨果沉默了,他的心头已经是一片冰凉。

波旁宫是议会所在地,那里被占领的话。也就是说,议会将会被关闭,再也没有人可以和路易-波拿巴以及他的爪牙们相对抗了。

他明白,最为可怕的灾祸,已经降临到了法兰西身上。

但是,很快他就重新恢复了镇定。他知道,哪怕仅仅只是为了祖国,他都不能就此听之任之。哪怕要面对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也必须行动起。

“我们应该抵抗!我们必须抵抗!不能任由这个疯子和他的同党们毁了这个国家!”他再度喊了起,然而其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惊慌失措,反而多了几分决心。“我的朋友,我们必须行动起!”

“是的,我们应该抵抗!”韦尔西尼议员勉强地笑了笑,好像很欣慰于雨果的第一反应,“所以,现在我跑过了……雨果先生,您一贯在我们当中享有盛名,我早就知道,在这种时刻,您绝不会因为恐惧而袖手旁观的。”

“谢谢您的看重,”雨果勉强地笑了笑,“好了,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不能让那个该死的波拿巴得逞,哪怕他占领了议会,我们也要重新聚集起,行使法律和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力,号召国民为自由而站起,消灭那个该死的野心家!”

“我与您想的完全一样,先生。”韦尔西尼议员再度点了点头,“人民赋予了我们权力,哪怕我们面临最为可怕的局面,我们也必须昂首挺胸地站出。所以……我临时通知了几位住得近的议员,让他们去继续通知其他议员,我们要重新聚在一起,组成临时议会,行使我们的法定权力!”

“太好了!”听到了议员的答复之后,雨果心里一喜。“去哪儿集合?”

议员先是小心地环视了周围一圈,然后低声回答。“就在布朗什街七十号……”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我赶紧让仆人备车!”雨果马上答应了下。

“我的朋友,您再次证明了自己是祖国英勇的儿子。”满怀感动的议员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雨果的手。

“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而已。”雨果也同样握住了他的手。“前面充满的风险。我们的敌人已经证明了他们有多么阴险无耻,多么肆无忌惮。但是,我很欣慰,我们至少还能够为国家殊死一搏……在国家面临危难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不顾自身的安危挺身而出……”

正当两个人紧紧地握住手。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的时候,门外突然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很凌乱,看上去不止一个人。

两个人面面相觑,心里都产生了些许慌乱。

仿佛是为了加深这种慌乱似的,门口突然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

“开门!快开门!”几声大吼从门外响起。

“谁?”雨果的贴身男仆颇为警惕地问。

“我们是为执行任务而的,请开门!”门外传了一声回答,“让雨果议员出见我!”

“先生不在这里!”仆人连忙回答。

“根据我们的线报,现在他就在这里!”门外的声音变得愈发急促和严厉了,“如果你坚持不在,那我们就要马上搜查。快开门!”

然后,再也没有给里面的人任何机会,门外的人重重地砸起了门,嗵嗵嗵的巨响,居然让整栋楼都在摇晃。

“砰!”

并没有支撑多久,门就被重重地撞开了。

然后,几个士兵在一位军官的带领下强行冲了起。

他们径直地在各个房间搜索,很快就找到了雨果和韦尔西尼。

“请问谁是雨果先生?”这位军官看着两个人,颇为严厉地问。

和韦尔西尼议员对视了一眼之后,雨果皱了皱眉头。

“您不认识我?好吧。我就是您要找的人,请问您是什么意!”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军官严厉的脸上突然冷笑了起,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朝他晃了晃,“雨果先生,我奉命告知您,您被捕了!现在,请您先跟我走一趟!”

然后,他看了看站在雨果旁边的韦尔西尼议员。“这位先生,我也要通知你,你也被捕了!根据我得到的特别命令,此时任何和他呆在一起的人都要被捕!”

这个傲慢恣睢的宣言,让雨果惊得睁大了眼睛。

“我是国民议会议员,他也是,我们都享有法律上的豁免权,你们有什么权利逮捕我们?!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什么豁免权,但是我有长官的命令!”军官大声回答,然后他朝旁边的几位士兵挥了挥手,“快把他们押起,统统带回去!”

“你们不是警察,有什么权利逮捕我们?”韦尔西尼议员强行推开了一位士兵伸向自己的手,同时大声向这几个人抗议,“长官?是谁?你们是不是路易-波拿巴的叛军?!”

“依照总统的特别法令,警察已经被暂时停止职权,现在由我们的代行。”军官一边解释,一边挥手命令士兵们将这两个人都抓起,“还有,总统代表国家,你们无权质疑总统的命令!反抗命令的人,才是叛国者!”

然后,他拿起了手枪,对准了韦尔西尼议员,“如果你要问我们有什么权利,好的,我告诉你们,这就是我们的权利!根据特别命令,如果有任何人胆敢拘捕,我们有权格杀勿论!所以,先生,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

这位军官如此狂妄的发言,却让雨果和韦尔西尼两位议员一时间无话可说,不知道如何作答。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很显然,如果胆敢抵抗甚至拖延的话,他是真的会开枪的。

自从大革命时代开始之后,陆军官兵一向自高自大,视政府为可有可无,再加上共和国才建立这么短一点时间,更加没有能够在他们心中建立权威。他们只服从所谓的长官,眼里完全没有什么议会。

“法兰西啊,你将沦落到什么地步!”雨果长叹了一声。

他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为了一次精心策划的活动的牺牲品,将无法参与到任何对路易-波拿巴有威胁的抵抗活动当中了。

他无疑希望抵抗路易-波拿巴,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希望在这种情况下白白送死。

眼见两个人都不再抵抗,这些士兵们也团团将他们围住,然后强行将他们押了起。他们十分用力,拽得他们的手都直发疼。

这些军官和士兵们可不懂什么文学不文学的,在他们眼中,雨果和那些高高在上的有钱老爷们没什么两样,因此,为了执行上面的严令,他们的态度十分粗暴,一心只想早点将这些人都押回去好向上面交差。

然后,这群官兵将两位议员强行押出了门,走下了楼梯,押送上了一辆马车,向预定的羁押地点疾驰而去。

在走出旅馆的大门的时候,雨果抬头看了看旅馆的屋顶,心里十分沉重。

他明白,也许自己再也难以见到这里的一切了。

因为,他绝不会向路易-波拿巴和他的走狗们求饶妥协。

“你们猖狂不了多久的!”带着无尽的愤懑,他向押送他的军官大喊,“你的主子,一个现代的卡利古拉和尼禄,会比他们垮台还要快!而你们,将会承担和他一样的骂名!”

他的辱骂,让军官大感不耐烦,然后他挥手示意,一位士兵直接一枪托砸到了他的胸膛上,让他痛得失声。

“我不知道卡利古拉和尼禄是谁,但是我知道,你废话太多啦,先生。”军官略带嘲讽的看着雨果。

维克多-雨果的遭遇绝不是孤立的。

就在凌晨的同时,当接到了波旁宫被占领的消息之后,一场大规模的逮捕活动在巴黎准时进行。依据一份事前拟定好的黑名单,大一群士兵四散开,向着城内有名望的议员、报社主编和反对派人士的寓所四散而去,准备依照总统签署的特别法令,将他们一个个都逮捕起。

因为时间是凌晨的关系,他们之中不少人是在睡梦当中被逮捕的,极少有人逃脱。(未完待续。)xh11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