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怒气勃发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怒气勃发


                

“停下吧,别打了,够了!”

残酷的拷问,在玛蒂尔达的呵斥之下忠于平息下了,直到最后,伊泽瑞尔-瓦尔特仍旧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年轻人已经被打得近乎于昏迷了,用笔墨都难以形容他所受到的痛苦,他只感觉全身都在剧痛,四周一片模糊,好像灵魂都已经离开了身体。

然而,当拷打结束了之后,他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像在为自己的英雄一般的坚持而感到十分欣慰和满足一样。

玛蒂尔达关切地走到他身边,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抹了抹他的脸和手。

“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如果不早点救治的话恐怕真会闹出事情了!”玛蒂尔达有些不悦地看了看玛丽,“难道你真想要他的命吗?”

“那不是他自己自找的吗?谁也没想打死他!”看到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伊泽瑞尔,玛丽禁不住缩了缩脖子,显然也微微有些后怕,不过她嘴上却不肯服软,“如果他合作一点,我怎么会这么做?”

顿了顿之后,好像是有什么感触一样,玛丽有些怜悯地瞟了伊泽瑞尔一眼。

“我倒是但愿,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什么样的人而白白受苦,甚至面临生命的风险!”

“我也但愿他不知道。”玛蒂尔达的表情中也不禁透出了点怜悯。

然后,她又叹了口气,“好了,现在既然他怎么都不肯说,我们就不要再逼问他了,再想想别的什么办法吧?”

“你好像把同情倾注在这样一个人身上了?”玛丽有些狐疑地看着玛蒂尔达,“可别忘了,他的英雄壮举可是在伤害到您的利益啊。”

“话虽如此,可是我还是有些佩服他。能够在拷打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还坚持什么都不透露……这本身就值得佩服吧,”玛蒂尔达又叹了口气,显然对伊泽瑞尔的意志力有些感动,“我不相信他只是为了钱,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贪欲才做出这种事的。”

“他给您带那么多麻烦,您还替他说好话?”玛丽对玛蒂尔达的态度有些惊奇,“难道您觉得他会感谢您吗?”

“这不是什么感谢不感谢的问题,我自己做了坏事,结果被人泄露了出去……归根结底还是我自己的责任,并没有什么值得恼怒的。”在玛丽的诘问之下,玛蒂尔达还是十分冷静,“况且,他现在都已经被打成这样了,怎么看都是他更加痛苦才对……我有什么理由再对他加害呢?”

玛蒂尔达的语气十分平静,渐渐地将焦躁恼怒的玛丽也感染得稍微平和了一些。

她重新转过头去,看着已经昏迷在地上的伊泽瑞尔-瓦尔特,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置他了。

“那……那我们应该拿他怎么办?”

就这么放掉是肯定不行的,谁知道他暗地里会在干出什么事。

可是,不放掉的话,又该怎么处理呢?难道要自己去找个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关起?就算要关的话,关到什么时候为好呢?

玛丽想了片刻之后,只觉得脑袋发疼,她自酌自己没有这种能力办到这些。

一想到这里,她又瞟了玛蒂尔达一眼,好像在等着她说出自己的主意似的。

毕竟,她们两个并没有完全听从自己命令的手下,也没有那么多足以犯下各种罪行的资源,将人骗出逼问一番甚至揍一顿是一回事,长期将一个人关押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难道我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玛蒂尔达苦笑了起,“玛丽,你去告诉先生吧,把这一切都告诉给他,叫他自己定夺吧……”

“告诉先生……!”玛丽十分惊诧,以至于微微睁大了眼睛,“一开始我们商量的时候不就是别告诉他吗?况且……我和芙兰也曾经约定过……”

“这时候难道还能管什么约定吗?”玛蒂尔达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责备,“别忘了,您的初衷可是维护自己,维护您的雇主——可不是为了维护什么约定!一开始您就不该这么做了,难道到了现在还是要坚持吗?”

“可是……”玛丽还是有些迟疑。

“您是要和她赌气,还是要把问题解决呢?”玛蒂尔达再度诘问。“事情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单凭我们两个人肯定无法解决……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逞强了,您就将您现在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给先生吧——这样,您不正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让自己得到先生的感激吗?好吧……如果您到现在还是不肯做,那么……那么就让我解除您的忧虑吧,我去跟夏尔说!这样您就不用面对违背诺言的困境了吧?”

在玛蒂尔达殷切的注视之下,玛丽低下了头,默默沉思了片刻。

好一会儿之后,她终于露出了一个苦笑。

“好了,我们何必自欺欺人呢?您去说和我自己说还不是一样?都是我违背诺言。算了,我自己去跟先生说吧,不必假手于您了。不过……”在玛蒂尔达露出喜色之时,玛丽突然话锋一转,“这个人的事情可以说,萝拉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了。”

“好的,我也同意您的看法。”玛蒂尔达马上回答。

她们同时得出了这个结论,不过出发点却不太一样——玛丽是为了最后尽力保护芙兰,而玛蒂尔达更多地是不想让夏尔伤心。

她们两个此时此刻都绝对不会想到,夏尔已经知道了芙兰和萝拉勾结在一起,犯下了骇人听闻的凶案的实情。

“那就……那就这么办吧。”两个人重新达成了默契之后,玛丽最后下定了决心,“您先暂时找个地方,我马上就回去跟先生报告,让他做决定吧。我想,您总归还是能够找出一个暂时看押他的地方吧?”

说实话,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她心中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自己担负责任了。

“这个我倒是找得到,不过时间长了就不行,所以您尽快一点吧。”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办吧!您赶紧把这个人给带过去,最好找个医生救治一下。”玛丽是一个坚定果断的人,只要下定了决心,她就不会再犹豫了。“而我……我现在就回去,只要看到先生就跟他说清楚。”

“好的。”玛蒂尔达点头同意,“那么再见。”

“再见。”

……………………

和玛蒂尔达道别之后,玛丽马上就往特雷维尔侯爵府上赶了回去。她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嘱咐一位同自己交好的女佣人,在先生一回家之后就报告给她。

不过,此时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夏尔一向公事和私事繁忙,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回家,所以今天未必能等到。

在紧张不安的等待当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那位女佣人终于敲响了房间的门,告诉她先生已经回了。

“太好了……”玛丽终于松了口气,“先生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我想……您……现在还是不要过去吧……”中年的女佣人语气有些古怪,“先生现在的样子有些奇怪,可能心情很糟糕,您现在过去的话恐怕对您不太好……”

“什么?”

“先生今天自从回了之后,就一直在发呆……”佣人显然对这种异常情况有些好奇和害怕,“他的脸色难看极了,所以没有人任何人敢于去打搅他,您最好也别去触霉头吧,否则要是惹怒他的话,恐怕您也不好受。”

心情糟糕?玛丽有些迟疑了。

也许是公事上碰到什么麻烦了吧,居然这么早就回了。

可是,耽误不起时间了。

再说了,他应该不至于为了别的事迁怒于自己。

一想到这里,玛丽不禁下定了决心。

“没事的,我这就过去跟他说。”

………………

当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先生的时候,玛丽马上发现佣人所言不虚。

此时的夏尔,正斜靠在沙发的背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带着一种恐惧感,玛丽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夏尔的面前,然而他却好像浑然未觉。

“先生……”眼见夏尔还是没有发现自己,玛丽轻声喊了一句。

犹如是从梦中惊醒一般,夏尔终于微微转动了视线,看到了玛丽,但是他的视线仍旧显得有些呆滞。

“什么事?”他的语气十分生涩,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从容。

“很抱歉打搅您的休息,先生……”玛丽咬了咬牙,“我是要向您报告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的,事关您的妹妹。”

她惊讶得发现,夏尔的脸色瞬间完全白了。

“经过我的观察,她好像现在还在跟那个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人有往……而这个人居心叵测,好像暗地里在做一些对您不利的事情……”玛丽按照自己预想的说辞说了下去,“这个人无视了您的警告,有意接近芙兰,而且好像还真的欺骗到了她。所幸我发现得早,请求玛蒂尔达带人逮住了他,只可惜他现在什么都不肯说。现在这个人已经被玛蒂尔达先押起了,她的意思是让您定夺,所以我是向您请示的,到底应该怎么办?”

说完之后,她马上低下了头,用这种方式表示自己并不居功。

而夏尔只是静静地听着,一直都没有回话。

然而,虽然外表还是一贯的僵硬,但是,芙兰又多了一条罪状,仍旧让他的心里已经再度掀起了怒潮。

好啊,好啊,太好了!

他愤怒到了极点,几乎想要笑了出。

原他们都在处心积虑对付我!

片刻之后,他才勉强地压住了自己的愤怒。

“谢谢你,玛丽……多亏有你的帮助。”

“没有的事,先生,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而已。”玛丽马上回答。

我的弟弟和妹妹想法设法、处心积虑的对付我,反倒是外人对我奉献忠诚,在想方设法为我排忧解难!

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夏尔心里又是一痛。

“我会惩罚她的,我一定会惩罚她的。”他突然喃喃自语。

“先生……芙兰可能只是上当了而已……您不要过于责备她……”玛丽连忙替芙兰说好话。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他大声向玛丽吼了出。

夏尔,这极其罕见的怒气勃发,让玛丽顿时惊呆住了。

然后,内心中的恐惧让她全身都微微颤抖了起。

“是……是,先生……”恐惧让她再也不敢思考别的事了,她连声应了下,点头的速率快得惊人,“我都按您说的办……”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