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面和心离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面和心离


                【当你阅读到此ߠ节,请؈移步到云来阁阅读最新ߠ节,或者百צ搜索,云来阁】

“啊?”

这个突如其的要求让夏尔顿时就小声惊噫了出。

片刻之后,他才发现不妥,连忙噤声。

然后,他连忙看着玛丽,用眼神提示她暂且不要接受夏洛特的要求。

因为心里有鬼的缘故,自从夏洛特见到了玛丽之后,他心里一直都有些忐忑不安,深怕玛丽一时不慎就将两个人之前的荒唐事泄露给夏洛特,让自己再度经历不久之前的恐怖。

玛丽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也对夏洛特的要求很意外。

“夫人,很抱歉,我恐怕等下还有些事……”她顺应夏尔的要求,打算委婉地拒绝夏洛特。

“恐怕用不了您多少时间的,您大可以在和我谈完之后再去办事。”然而,夏洛特却好像已经打定了主意似的,一点也不容许玛丽拒绝,“再说了,我现在打算巡视一下这里,作为监督者,您也确实应该陪伴我一下吧?”

玛丽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出于自己的立场,如果夏洛特强行要求的话,她确实没有拒绝的余地。

她转开视线,瞟了夏尔一眼,然后发现他只是满脸尴尬地别开了视线,显然也不打算说什么了。

哼,这时候倒知道怕了当初跑去干什么了?带着些许怒气,玛丽冷冷地在心里哂笑。

她算是看出了,夏洛特如果执拗起,这位特雷维尔先生是完全靠不住的。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好的。夫人,如果您确有需要的话。您随时可以召唤我,我十分乐意为您服务。”她将心中的郁闷撇到一边。然后脸上摆出了讨好的笑容,朝夏洛特回答,“不过,请您尽量不要让我为难……”

“当然了,我怎么会让您为难呢?”夏洛特同样笑着回答,“我真的只是想要和您畅聊一番而已。”

两个人亲切友好的笑容,让夏尔感觉有些不大自在,他心里有些不安,但是现在也无可奈何了。

“那好。你们尽管聊吧,我正好有些事要去处理了……”夏尔探询式地看了看夏洛特,提出了告辞。

不过,他也确实已经陪了夏洛特很久了,需要去干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嗯,没关系,夏尔,你尽管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接下我有德-莱奥朗小姐陪伴就好了。”夏洛特十分干脆地同意了夏尔离开的请求。“毕竟你的正事更加重要,没必要老是呆在我旁边。”

夏洛特如此罕见的通情达理,让夏尔心中的疑惑反而变得更加浓厚了,他狐疑地看了夏洛特一眼。但是没有从她平静的表情里看出任何东西。

“接下希望你们能够相处得开心。”他朝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从阳台上面离开。

经过玛丽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朝玛丽使了个眼色。提醒她一定要注意小心应对夏洛特,以免闹出新的麻烦。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玛丽的聪明智慧。期盼她能够小心地将夏洛特应付过去了。

……………………

当夏尔离开之后,整个阳台上再度恢复了原本的寂静。夏洛特重新转过头去看着已经属于自己的花园,良久都没有再说话,而玛丽则不慌不忙地站在她后面,静静地等待着接下的一切。

不管是好是歹,总之她都能够沉着应对,绝不对允许这位准夫人破坏自己好不容易才得的一切。

一边静静地等待着,一边她的心里也在不断思索着,寻思明显是早有准备的对方,怎么突然选到了今天找到自己。

许久之后,夏洛特终于将视线从精巧的花园当中转了回,她略带着歉意地朝玛丽笑了笑。

“抱歉,小姐,这花园太美了,总是让我沉醉其中,一下子忘记了时间……”

“没关系的,夫人。”玛丽干脆地回答,“您是这里的女主人,您自然可以任意召唤我,不必拘泥于时间。”

这种虽然包含尊重,但是总觉得略带着点怨气的话,让夏洛特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沉默了片刻之后,以那种同样含有挑战性的眼神看着玛丽。

“那好吧,我们就不用再耽误时间了,您能够陪我在里面走走吗?”

“当然可以了,夫人。”玛丽低下了头,恭敬地顺从了夏洛特的要求。

然后,两个人离开了阳台,重新走入到这座宅邸当中。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整修,宅邸内的装饰已经焕然一新,再也不复之前那种凌乱和荒废的样子,依照夏洛特的要求,很多地方都被重新布置了一番。

不出意外,夏洛特的那种的审美是十分复古的,她喜欢精巧华丽、而又不失庄严的布置,与现在流行的那种追求细巧和小空间装饰的潮流格格不入,不过倒也不失大气。

在依照自己的想法布置的大厅和走廊当中,夏洛特轻轻地踱步着,凝视着这些即将成为自己居所的高堂华屋。

然而,她的心里却再也难以泛起当初和夏尔第一次的时候的那种兴奋感。

原因不言自明。

当那天晚上,她亲眼看见自己所爱的人,和另外一位女子搂在一起,柔情蜜意地互相聊天之后,她的心情就再也难以平复了。那股从心底里泛起的、让她身都难以遏制地颤抖起的怒气,直到现在还残留在脑海中,难以有半刻停歇。

她咬了咬嘴唇,将自己从懊丧和恼怒当中拉了回。

“德-莱奥朗小姐,我听夏尔的爷爷说,一直以您都在为我们家服务,帮了我们不少忙。”她以那种平静但是又缺乏“真是辛苦您了。”

“您不用如此客气,我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并没有帮上多少忙。”玛丽低声回答,“。而且,元帅下和先生都是慷慨大方的人,他们一直以都给了我不少关照和报酬,甚至比我所付出的还要多……所以,我是没有资格抱怨自己辛苦的。”

“还真是谦虚呢……”夏洛特微微笑了笑,“另外我也听说了一些您的事情,真为您感到不平!不过,处于您那种处境之下,还能够机敏地为自己找到逃脱的路。我倒是有些佩服您。”

听到了夏洛特的话之后,玛丽的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她不需要、甚至很排斥这种高高在上的同情。

“也并不是像您想的那么艰难,夫人,有的时候我们只能勇敢地直面一切挑战,以至于忘记了害怕和自怜自艾。”玛丽以一种饱含恭敬但是又缺乏热情的语气回答。“至少,现在一切都还很好。”

“您的意志真是让人敬佩。”夏洛特仍旧微笑着,“难怪夏尔和他的爷爷这么看重您。”

和嘴上说的相反,夏洛特并不喜欢玛丽。

出于一种近乎于本能的感觉。夏洛特几乎从见面开始,就不喜欢这位德-莱奥朗小姐——其一,据说她是芙兰的好朋友;其二,她长得很漂亮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所谓的风度和教养的话。她几乎当时就想要让夏尔将这位小姐赶走了。

不过,考虑到这位小姐现在是自己那位叔公特别聘任的人,而且看上去深得他的信任。她也只能将这个想法按捺在心里,表面上则没有露出任何异常。

“好了。您说得也没错,至少现在一切都还好……”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夏洛特突然转开了话题,“您和夏尔的妹妹是好朋友,对吧?”

“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人。”玛丽一反之前的冷漠,充满了感情地回答,犹如她们两个现在还没有决裂似的,“我想您也能够明白的吧?在我最为落魄最为无助的时候,我向许多旧日的朋友求援,但是极少有人回应,而她……她却和先生一起搭救了我,让我从最可怕的灾祸里面逃开了……所以,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他们兄妹两个对我的帮助。这也是我心甘情愿地为特雷维尔家族服务的原因——这个恩情值得用一辈子偿还,夫人。”

她饱含着感情的自述,给夏洛特带的不是感动,而是一种突如其的厌恶感。

她果然是那个家伙的密友,难怪这种桀骜不驯的样子也如出一辙!

夏洛特打量着玛丽,看着她这种恭敬中透着冷漠的表情,突然感觉好像那个她打心里厌恶的人站到了自己面前一样。

从小到大,那个人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

每次,她都是恭恭敬敬地向自己行礼问好,但是却不放过任何机会向自己表示出对自己的厌恶。

虽然这位德-莱奥朗小姐做得没有那么过分,但是很显然,即使执礼甚恭,她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尊敬之心。

“那就太好了。”她努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不悦,脱口而出。

“嗯?”玛丽对夏洛特的感叹有些不解。

“恐怕夏尔还没有跟您说吧?”夏洛特冷笑了起,再也不掩饰自己对玛丽的厌恶和敌意,“而到了那时候,夏尔和他的妹妹就要分家了……”

玛丽微微睁大了眼睛,显然突然明白了夏洛特话中所隐含的意思。

“您也知道,夏尔是个很看重亲情的人,所以他不打算侵占妹妹的任何财产,甚至反而打算还给她多加一份……”夏洛特微微拉长了声音,“出于对她的关心和爱护,我也不反对夏尔的想法。这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关爱,我和夏尔也算她的半个父母亲吧,我们怎么能够不照看好她呢?”

半个母亲,亏你说得出口!

玛丽在心中哂笑。

作为芙兰的密友,她当然知道芙兰对自己的这位堂姐是如何看待的。

“不过,老实说,我们也在为这个孩子发愁。您也知道,对一个孩子说,突然得到一大笔财富有多么危险。夏尔的公务太繁忙了,我也有很多事要做,我们未是管不了她太多的。她要怎么才能避免因财富而带的陷阱呢?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她身边需要一位明智而且能干的指引者,让她能够不至于迷失在财富所带的邪恶习性当中。”夏洛特微笑地看着玛丽,“而您,不正是理想的人选吗?既然您是她的密友,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会让夏尔和他的爷爷在分家之后把您安排到她的身边的,以后您多陪陪自己的朋友吧。这样,您也可以从辛苦的劳累当中解脱出了……”

夏洛特的笑容十分迷人,好像就是在说“不用谢”一样。

然而,玛丽肯定不会有任何谢意的。

这是想把我打发走吗?可恨……!

她的话,在玛丽心中顿时就惹起了激烈的怒火。对被轻视的恼恨,被任意支使的郁闷,让她只觉得心里愤懑不堪。

只不过是比我们走运一点而已,悄悄您这个嚣张样子!

但是,现在还不是能够和她翻脸的时候,玛丽在心中告诉自己。

“如果先生和老爷同意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接受如此安排……我是为特雷维尔家族服务的,到哪儿都一样,或者说,能够和好朋友呆在一起更加让我心情舒畅。”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也谢谢您对我和芙兰如此关心,夫人。”

“唔,没事,”夏洛特淡然回答。“您也不用着急,时间还是挺长的,您先想办法把手里的事情办完吧,等到分家之后,我们就照如此办理。”

虽然她的语气很友好,但是已经充满了不容置疑的笃定。

而玛丽心里知道,这位小姐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毕竟她很快就将成为整个特雷维尔家族的女主人。

不行,一定要想想办法……

“好了,今天已经说了这么久了,就不说了吧。”还没有等玛丽再回话,夏洛特又轻轻挥了挥手,“您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抱歉,耽误了您这么久。”

接着,她转身打算离开。

“夫人……”玛丽突然开口了。

“嗯?”

“您当做宝物的东西,很多时候,别人并不会那么珍视。”在夏洛特迷惑的眼神当中,玛丽低着头看着地板,一字一顿地说,“同样的,您弃之如敝履的东西,很多人却看得很重。”

“哦?”夏洛特有些不解地笑了笑。

“哦,没什么,再见。”玛丽冷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你会后悔的。(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