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亲缘与奖励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亲缘与奖励


                

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今晚的杜伊勒里宫,一扫最近以的沉寂,变得一片灯火辉煌。所有的房间,遵照总统之前的命令,已经被打扫干净,所有的烛火都被点燃,,玻璃所折射出的光线播撒在镀金或者铜制的装饰和器皿上,幻化出光辉夺目的盛景。

光华耀眼的宫廷,再度恢复了原本盛气凌人的气势,也好像在急不可待地宣告自己已经取回了昔日的煊赫和辉煌,

此时此刻,路易-波拿巴总统下在杜伊勒里宫的长廊当中悠然漫步着,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他踏足在地板上所发出的有节奏的轻响。

在他所经之处,人人屏住呼吸,旁观着这位未的帝国皇帝对他伯父曾经居住地的巡视。

而总统下申请十分严肃,几乎让人想不到他花费了多大的努力,才从自己的敌人手中收复了旧日帝国的宫廷。

然而,人人也都知道,作为总统府的爱丽舍宫是满足不了这位野心家的**的,他伯父曾经在此统治整个法兰西帝国的杜伊勒里宫,才是他事业的最后终点。

随着卫兵们恭敬地打开了宴会大厅的大门,总统一行人慢慢地走进了大厅内。

然后,在亮如白昼的大厅里面,路易-波拿巴第一眼就放到了中央的御座上。

接着,仿佛是被人强行扼住了咽喉似的,他骤然呼吸屏住了呼吸。

原本平淡无奇的座位,如今却好像放射出了耀眼的光线,令他难以自持。

那就是他苦苦追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东西啊!

经历了数不清的挫折和失败。经历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之后,数十年的辛劳即将得到酬报。上帝将会把他伯父曾经不慎丢失的宝物,重新赐予给他……

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够、也绝对不会再踏空。

现在,一切都已经被他攥到了手中,只需要放进口袋就可以了。

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毅力,他才得以让自己的视线稍稍从前方的御座移到了旁边。

然后,一直跟在他后面的那位青年人,就在不期然间被纳入到了他的视线当中。

这位表情平静、看上去年轻得过了分的金发青年,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谦逊温和的笑容,看上去文质彬彬。斯文有礼。然而,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在俊朗的外表下,潜藏着一颗冷静务实、机敏果断、必要时甚至残酷无情的心,也正是靠着这几项优点,这位青年人很快就成为了他最为有用的助手——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过于有用了一些。

他几乎到了哪个地方,都能极快地适应环境,并且都能够恰当而且出色地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甚至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好。如此年轻就能够拥有这样令人赞叹的能力。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就构筑并且巩固了自己的权势,从默默无闻的后生青年,突然就成长这个国家成为一个最为有权势的人之一。

值得赞叹,也令人艳羡。以至于不得不正面相看。

至少在现在,他还是极其有用的,而且也没有任何不忠于自己的倾向和表现。

在这种庄严肃穆的气氛当中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总统突然平静地开了口。

“总算尚加尔涅识相,倒没有给你带什么麻烦。不过。夏尔,你又何必亲身犯险呢?别忘了。就算是再怎么有把握的事情,也总会出现意外……别忘了,你现在有重任在身,不能把自己的安危轻易交付到敌人手上。”

“谢谢您的指点,先生。”夏尔微微躬了躬身,微笑着回答,“我正是为了不引发任何意外才亲自过的。这座曾经承载了帝国的宫殿,必须完整地被送归到您的手中,而不能有任何缺损……从事实上看,结果也很不错。”

没错,之前盘踞在这座宫殿当中的尚加尔涅将军,就是在夏尔带着人亲自宣读了解职令之后赶走的,虽然那位将军发了老大一阵酒疯,但是毕竟没有敢于以什么激烈的方式反抗,黯然接受了自己被打垮的命运,离开了这座宫殿。

在赶走了这位将军之后,夏尔马上按照原定计划,将里面的卫兵全部更换了一通,然后命令守卫者们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好杜伊勒里宫。准备了好几天之后,他将期盼已久的路易-波拿巴给带到了杜伊勒里宫当中。

很快,他就会把这里当成皇宫,然后长居于此了。

夏尔此举果然讨得了路易-波拿巴的欢心,在渴盼了几十年之后,生平第一次到杜伊勒里宫的路易-波拿巴,那种溢于言表的喜悦,任何一个旁观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们不是夺下了这里,而是拿回了这里。它原本就该属于您,属于波拿巴家族,属于这个帝国。波旁的国王们,还有路易-菲利普,还有妄自尊大的尚加尔涅将军,他们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为了让路易-波拿巴开心,夏尔有意使用了一种慷慨激昂的语气,“庸人们去去,唯有帝国才是永恒!”

“是的,唯有帝国才是永恒!”路易-波拿巴笑得十分开心,如今他再也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皇帝梦了。

接着,他满怀激动地转过身,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夏尔,在同时,帝国也将会永远铭记特雷维尔家族的辛劳!只要帝国能够长存,特雷维尔家族就能够同波拿巴家族一同兴盛下去。所以,夏尔……我衷心希望你能够在之后,再次为帝国立下更多的功劳……”

虽然路易-波拿巴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夏尔心里却有些打鼓,闹不清楚他突然说这话的意思。

不过。不管他的话真诚不真诚,夏尔知道至少他现在是离不开自己的。

即使到了如今这种地步。投靠路易-波拿巴的人大多数还是一些见风使舵的投机者,他还是太需要真正的铁杆支持者了。只有这样他才能稳固他突然得到的政权。

“能够作为帝国世代的臣仆,是我、也是特雷维尔家族所渴盼的荣耀……”夏尔的语气,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了起,“我,只要您还信赖我,使用我,那么我就一定会为了帝国和波拿巴家族统治的延续而殚精竭虑;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波拿巴家族就将一直高居于帝位之上!请允许我向您,向您的子孙。奉献出自己全部的忠诚,陛下!”

“哈哈哈哈!”在夏尔如此热切而充满激情的忠诚宣言之下,路易-波拿巴不禁畅快地大笑了起。

他很喜欢夏尔提前出的尊称。

过了片刻之后,他的笑声才慢慢地听了下,脸上的表情又重归于严肃。

“夏尔,我听说你同英国的王家是亲戚?”

“嗯?”夏尔先是被路易-波拿巴的这个突如其、毫无征兆的问题弄得一愣,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嗯……要说有,勉强还是有一点的吧?”

接着。在路易-波拿巴有些好奇的视线之下,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我的七世祖,就是娶了第三代勃艮第公爵的一个后裔,勃艮第公爵又和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有亲缘关系。而维多利亚女王和这个家族也有亲戚关系,更别说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就是出自于这个家族的。所以,如果勉强算的话。我倒是和英国王家也能攀上一点点亲戚……”

说着说着,夏尔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热。显然这样给自己攀亲戚实在有些尴尬,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拿着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炫耀的没落贵族一样。

亲缘关系实在太远了。几乎没有人会将这种关系当做亲戚,夏尔也就是小时候在学习贵族们必须熟知的家族谱系当中,才得知这样一个事实而已,从没有产生过要同哪位德意志王公或者英国王室攀亲戚的想法,如今突然要这么说出,总感觉有些羞耻。

而路易-波拿巴却完全不这么看,这位同伯父一样艳羡高门的统治者,脸上突然闪过了一道嫉妒和羡慕交织的表情,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不必这么谦虚,你完全可以以此为傲的,夏尔。”他的语气十分平淡,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迹象,“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夏尔,我有一个殊荣打算交给你。”

“什么?”夏尔还是有些疑惑,闹不懂路易-波拿巴这是在闹哪一出。

“恐怕你还不知道吧……”路易-波拿巴的语气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了,“据可靠的外交情报,普鲁士亲王的继承人已经向女王提出了请求,打算向她的大女儿维多利亚公主求婚——而女王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他们的婚礼将会在几个月之后举办。”

“哦!”

路易-波拿巴的话,犹如是一道闪电,让夏尔的头脑瞬间变得清晰起。

没错,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啊……

除了法国之外,世界其他地方的历史线也在沿着旧日的轨迹滑动着。

普鲁士亲王是指当今普鲁士国王的亲弟弟、未的普鲁士国王威廉,而他的继承人就是他的长子腓特烈。

此时,他已经向英国长公主维多利亚求婚,而女王也不出意料地同意了这一桩婚事。

在原本的历史上,这位长公主殿下后就跟随着腓特烈回到了普鲁士,并且见证了这个国家从原本被人轻视的二流国家一跃成为威胁到整个欧洲的庞然大物。

而正是这位长公主,在后生出了威廉二世那个先天残疾的怪胎,间接地毁灭了德意志帝国。

原如此啊……原本许多被尘封的记忆慢慢重新涌回到夏尔的脑中,他一下子竟然愣住了。

“我还正在为挑选谁去出席而头疼呢,既然你有这种亲缘关系,那不就可以当做天然的好人选吗?”路易-波拿巴的话仍旧不停地灌入到夏尔的脑中。“夏尔,干脆这样吧,等到你和德-特雷维尔小姐结婚之后,我会任命你为法国的代表,出席这一桩婚事……而那时候已经大局已定了,我们的敌人都已经匍匐在我们的脚下,你也可以享受一个美好的假期了。到时候,女王和亲王都会接见你的,我深信,既然身为亲戚,你才是能够应对他们的最好人选。”

夏尔这时终于回过神了。

出席这种场合,一个大使就够了,为什么还需要自己去呢?

显然……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在波拿巴建立了绝对独裁体制之后,他将作为法国的秘密全权代表,参与到同英国的谈判中去。

以全权代表的资格去面见女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