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密语与绝境

第一百八十六章 密语与绝境


                

在路易-波拿巴提出要让夏尔作为法国的代表,参加英国长公主未的婚礼之后,夏尔陷入到了长时间的沉思当中。↗

他努力思索路易-波拿巴这其中隐含的深意,然后将依此判断自己接下的行动。

“女王陛下会对我的出席感到高兴吗……?”为了多出一些思索的时间,夏尔故意提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迟疑,“毕竟我还太年轻,出席这种场合恐怕不太得体……”

“怎么会呢?夏尔,你的门第和风度,足以让你出现在女王面前而不惹人非议,要是我们中的其他人过去我还不会放心呢……”也不知道是调侃还是认真,路易-波拿巴面带笑容地回答,“况且,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之间毕竟有点儿亲缘关系,让你执行这个任务完全是名正言顺的……”

“我倒是不知道女王陛下会不会认这种亲戚……”夏尔也笑着回答,“不过,既然您如此信赖我,那么我没有理由推辞掉您指派的任务。我将竭尽我的全力,争取能够博得女王陛下的好感。”

“仅仅得到女王陛下的好感还不够。”路易-波拿巴这时候突然轻轻摆了摆手,眼中带起了一些古怪的神色,“你还得想办法得到英国政府的好感。”

果然如此。

夏尔心里渐渐明白过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借这个机会,和英国政府进行联系——在一种不那么官方的形势下?”

“是的,夏尔……这句话说得很对。我们就是要‘不那么官方’地和英国人进行联系。”路易-波拿巴连连点头,似乎很为夏尔的理解能力感到高兴。“如今的欧洲,各国首都都布满了外国人的眼线。如果通过官方渠道的话,还没有等到你们谈出个花样,整个欧洲就已经传言密布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非官方的开始。”

接着,他放低了声音,继续向夏尔解释了起,“我们已经和英国政府商量好了,到时候你在这里会被安排几次接见,首相罗素先生。还有几位重要的政治人士都将和你碰面……”

“而我将会作为您的全权代表,和他们秘密地交换两国间的政治意见?”夏尔同样低声问。

无论是他,还是路易-波拿巴,都对英国长公主嫁给谁毫无兴趣,或者应该说,因为她即将嫁给普鲁士人而感到不太高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利用这一次机会,进行一番台面下的政治活动。

觐见女王只是他任务的一小部分而已,而且不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借着参加婚礼、访问英国的名义,同英国政府的实权人物沟通,才是他未去英国的最大任务。

这大概是两个大国间协调立场,准备战争的开始吧。

结成同盟共赴一场的战争毕竟不像说起那么简单。必须事先经过大量的协调工作,夏尔只是没有想到,在这条世界线上。率先开始进行这种协调、最后引发克里米亚战争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不过……这不正是自己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证明吗?

夏尔心中暗暗窃喜。

“没错,夏尔。就是这样。”路易-波拿巴又点了点头,表示夏尔的猜测完全符合事实。“你知道的,我们都打算在东欧作出一番大事业,但是这种愿望还没有契合在一起,我们需要一种融洽的环境……同时,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我们不会将这种结盟关系宣诸于口,所以暗地里的工作就越发重要。”

“我将绝不辜负您交给我的任务。”夏尔微微欠了欠身,“两个伟大国家将会走到一起,共同承担抗击野蛮民族对欧洲侵略的重任!对于我们,这还有更加重要的意义,帝国在哪里倒下的,终究还是要到哪里爬起。这是上帝赋予您的使命!而您将会在完成这个使命之后,创下让人无法企及的功业,帝国也将因此得到无限的荣光……”

“很好,夏尔,你越越有当外交家的天赋了,”路易-波拿巴笑得十分欢畅,“看我真没有找错人。”

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夏尔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踌躇,一副有话想说但又不太敢说的样子。

“夏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好的,先生,我只是想说……”夏尔轻轻瞟了路易-波拿巴一眼,“同英国人呆在一起,哪怕再怎么热络也会突然面临分道扬镳的风险,因为这是一个天生冷漠无情的民族……”

“这是指什么?”路易-波拿巴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我是说,尽管我会努力去博得英国人的好感,但英国人对我们的好感,我们不宜看得太重。”夏尔大起胆子,劝谏了显然很开心的路易-波拿巴,“您恐怕比我更加清楚,英国人素只讲利益不问道义,所以我们不能在这种友好关系上面倾注太多感情,就我看,他们背弃我们,也许将和他们今天靠近我们的速度一样快……”

“我当然明白,夏尔……英国人现在和我们热络,只是因为觉得我们可以利用而已,如果有一天他们觉得我们没用了,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将我们一脚踢开,甚至于我们为敌,正如它花了十六年对付我的伯父一样。”路易-波拿巴抬起头看着御座,语气冷得可怕,让夏尔完全听得出他对英国也没有什么好感,“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不是靠好感运行的……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也正好需要他们,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装作亲切友好地握起手呢?未的事情未再说,你不用担心我会被所谓的好感蒙住双眼。”

路易-波拿巴含而不露的话,让夏尔突然心中升起了些许佩服。如此坦诚地揭示英法携手的本质。表明至少在此时此刻,他的头脑和判断力仍旧值得敬佩。他还没有被辉煌的胜利而冲昏头脑。

“您的睿智让我深深敬佩。”夏尔再度欠了欠身,“而我将坚定不移地执行您的意志。”

“那么。祝你好运,夏尔。”路易-波拿巴抬起手,做出了一个交代到此为止的手势。

正当夏尔打算告退的时候,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路易-波拿巴突然再度开口了。

“到时候你去了英国,记得要和迪斯累利先生多往几次,同他结好关系对我们说好处极大。”

哦,迪斯累利!

确实十分重要。夏尔在心里回答。

在此时,从1848年起。这位先生就已经成为了保守党的领袖,重新整顿了这个逐渐陷入到混乱之中的党派。

而在原本的历史线当中,从50年代末期开始,这位先生担任过三届内财政大臣,两度出任英国首相,到他去职的时候,他已经被普遍认为是维多利亚时代英国最为出色的政治家之一。

更重要的是,他对女王的影响力很大,几乎被女王当成了最重要的政治顾问之一。十分信赖和倚重。

此时他虽然在野,他确实是不得不正视的重要人物之一。

“这位迪斯累利先生,虽然还没有进入内,更还没有当上首相。但是没有人能够怀疑他对女王的影响力。所以,在和英国政府洽谈之余,你还得想办法同这位先生交流一下。让他产生对我们的好感,这对我们绝对大有帮助。”这时路易-波拿巴的话也传入到了夏尔的耳中。

“我会的。先生。”夏尔将自己所听到和所想到的一切都深深地埋藏到了心中,然后向路易-波拿巴提出了告辞。离开了杜伊勒里宫。

结婚之后不久,就同妻子一起去英国觐见女王,这岂不是公费的蜜月旅行?

在离开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近乎于冷笑话的想法。

…………………………

而就在夏尔还在同路易-波拿巴为篡夺国家权力之后的行动开始未雨绸缪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针对他的阴谋正在紧张地酝酿之中。

在德-博旺男爵的召唤下,萝拉带着几分忐忑不安的心情,到父亲的书房之中。

当她走进书房中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坐在书桌,仔细审阅着桌上的文件和报告。

“爸爸,您叫我过有什么事?”努力抑制住了自己心中的不安之后,萝拉低声问自己的父亲。

但是,让她感到奇怪的是,父亲和往常不同,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而是继续在看着桌上的文件,直到片刻之后,他拿起笔,在这份文件下题下了一段批语,然后再将这份文件扔到了一边。

直到这时,他才抬起头,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萝拉被这种视线盯得心里有些发麻,但还是大起胆子,挤出一个尽量平静的笑容。

“爸爸?您有什么时候,需要……”

男爵抬起手,打断了萝拉的话。

“我刚刚接到了报告,你想要撤回对特雷维尔先生的融资,为什么?”

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萝拉心里猛得一震。

而父亲这种生硬的语气,是她从小到大极少听到的,显然,他对自己的这一行动不太满意。

糟糕了,这该怎么办?萝拉心里的不安越发浓厚了。

自从接受了特雷维尔小姐的请求——也许应该说命令——之后,她几次试探了父亲的贪渎,发现父亲果然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并不支持撤回对特雷维尔家族撤回融资的建议。

几次挫折之后,眼见父亲开始起了一些疑心,所以她不再敢继续提出这样的建议。然后,她想要瞒着自己的父亲,先用秘而不宣的手段造成既成事实,以后再想办法弥补。

可是……这个命令才今天下达到下面,父亲居然就马上知道了,然后将自己叫了过。

萝拉原本是想打一个时间差的。却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虽然足不出户,虽然心情如此糟糕。但是对银行的掌控能力还是丝毫无损。

由此也可以看到,自己这段时间虽然协助父亲代管银行的事务。但是却并没有在银行和部下之间建立起可靠的威信,所以重大的经营活动根本就绕不开父亲。

“这是你的决定吗?还是有人擅自作出的决定?”还没有等萝拉从思索当中解脱过,父亲的追问又接踵而至。

“是我……是我的决定,父亲。”萝拉勉强定了定神,然后低声回答。“我经过了谨慎的判断之后,所以才作出了这样的决定的。我承认,那位特雷维尔先生未权势将会越越大,但是您也可以看到,现在他挥霍起也太不像话了。平素就爱乱花钱不说,居然在近期还花了一大笔钱去购置地产……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他的还款能力,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先暂时停下对他的融资,等到以后再寻找更好的合作机会……”

男爵静静地听着女儿的解释,然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教给你的东西,你全都忘了吗?权势就是金钱,当权的人绝对有办法从权势当中榨出钱。没有比当权者更好的客户了!挥霍……这算什么事?他是贵族,贵族哪有不挥霍的?按你这种说法,我们就不能给贵族贷款了?这是什么理由?再说了,他将会成为一个最为重要的当权者之一。就算欠了我们的钱,那也是欠了我们人情,我们总有用得着的地方。你知道一个人情到时候值多少钱吗?怎么能够纠结在这点小钱上?你就是这么经营银行的?!”

在父亲疾风暴雨般的责备之后,萝拉只能缩了缩头。不敢作出任何抗辩。

犹如一位被老师教训的孩童一般,丝毫也不敢显露出半点反抗。和平常的傲慢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她心里知道,父亲的责备完全没错,根本就没有还口的余地。

而且,她的心也在剧烈的动摇,勇气在急速地从身体里面流失。

正因为从小到大都在旁观父亲的手段,所以萝拉的心里对父亲不仅仅是崇拜,更加深藏着难以言喻的恐惧,如果不是因为被那个可恶的混蛋逼到了这种绝路上,她是绝对不敢对父亲的意志再质疑下去的。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尝试一下。

“爸爸……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

“没有可是了!我的经营策略,不需要你质疑,你也没有这个能力质疑!”男爵没好气地挥了挥手,叫女儿马上闭嘴,“难道你觉得,现在我们家该交给你经营了吗?德-博旺小姐?!”

父亲如此的称呼,让萝拉的心里更加恐惧了,她明白了,想要叫父亲改变主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父亲在她的心中,比任何人都要可怕,都要无从反抗。

“我知道错了,父亲……请您千万要原谅我的过失……”她慌忙跟父亲道歉,几乎有些语无伦次起,“当然,一切当然是由您做主了,我绝对没有质疑您的意思……”

眼见女儿终于认错,男爵的态度才微微好了一点。

“你知道就好。”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指了指刚才他签了字的文件,“你的这个命令我刚才已经做了批复了,一切作废,对特雷维尔先生的融资继续进行,不得有任何延误。好的,我跟你说完了,你回去吧。”

“好的,父亲……”萝拉惨白着脸,躬身向父亲行了行礼。

从父亲的书房出之后,萝拉只感觉一切都好像陷入到了恍惚当中。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边是无从反抗的庞然大物,一边却是一个带着笑容的食人妖魔,她只感觉自己被扯入到了深不见底的黑暗当中。

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办法,才能摆脱这种可怕的困境。

而这一切,都要怪那个人……

“婊子,你等着,我一定要叫你好看……”她一边剧烈地喘息着,一边在心中狠狠地诅咒。“要是我有机会翻过身,我一定要叫你好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