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效忠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效忠


                

“谨遵您的吩咐,先生。⊙”带着柔和的笑容,玛丽轻巧地朝夏尔行了个礼。

而夏尔却并没有因为她如此表现而感到心花怒放,他反而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一眼。

他发现她有意在回避刚才和芙兰对峙的问题——没错,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两个人就是在对峙,即使都有意在掩饰这一点。

他感觉自己的这位助手,并不像口头上所表现得那样坦诚,肯定有什么秘密藏在心中没有告诉自己。

难道她们之间又吵架了?

如果真吵架了也不奇怪,之前她们不是已经吵过了一次了吗?芙兰还将她的脸都给划花了……还好她选择了息事宁人,不然就惹出大乱子了。

现在从她们的表现看,这种争执恐怕还是没有结束,她们之间的嫌隙仍旧存在,而没有重新和好。

不过……既然她们两个都没有吐露的意思,他也不想寻根究底了,毕竟他也没有兴趣掺和到女孩子之间的争吵当中。

算了,谁不在心里有些秘密呢?

“对了,我还有个事情要交代你一下。”他伸出手,将玛丽扶了起。

“请尽管吩咐吧,先生。”

“最近的时局很乱,整个国家都不太稳定。”他盯着玛丽的脸,十分严肃地说,“尤其是在我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你最好行事要当心一点……”

虽然这句话貌似是在叮嘱她要行事郑重,但是玛丽却很快听明白了夏尔的暗示。

也就是说,在他结婚之后就会稳定下了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最近就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玛丽心里顿时有些震动。

是啊,该的总会的。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们,在占了上风之后又怎么可能不去谋求一劳永逸地铲除对手呢?

“我明白了。先生,谢谢您。”玛丽郑重地看着他,表示自己听明白了夏尔的暗示,“我衷心地希望,您能够帮助总统击败一切对手,重新将国家从混乱当中拯救回。”

“我会的,谢谢。”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玛丽如此精明感到十分高兴,“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也不方便做。多亏了有你帮忙……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玛丽,过得不久,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了。我说过,我会酬报你的忠诚和勤勉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我绝对没有骗过你。”

夏尔以一种颇为隐晦的方式告诉了玛丽,自己一党准备趁着大好时机,在近期就发动一场击倒所有反对派的政变。

虽然他确实十分信任玛丽,但是他仍旧不能将这个至为重要的信息透露给她。只能给一个比较宽泛的暗示。

不过,尽管说得这么隐晦,他的语气里仍旧带上了一丝洋洋自得。

“经过了这么些年的混乱之后,整个国家都已经厌倦了喋喋不休的争吵了。它只想要安宁和繁荣。而只有总统,已经忠于总统的我们,才能够将国家所需要的一切奉送给它。现在……是我们顺应国民的呼声,维护国家的稳定。铲除一切妨害国家走上繁荣昌盛的害人虫的时候了!没有人在国民的共同愿望面前做出任何抵抗。”

说着说着,夏尔的语气不禁变得有些激昂起——他确实想要跟人倾诉一下这种得意的感觉。

这次的政变。正是在他的主导之下才得以准备的,甚至就连那些执行者也都是他精心挑选的,必定将是他一力主导的杰作。纵使无法对外人道,但是他仍旧想要跟可以信任的人倾诉一下自己心中的得意感。

玛丽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夏尔提前发布这种胜利宣言。

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她的内心却有些心潮澎湃。

这个年轻人,将杰出的才华和坚决果断的行动力结合在了一起,正以无比的气概,将要和自己的同党一把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揽在怀里。

她毫不怀疑,这个人能够同他的同党们一起赢得胜利,并且即将成为这个国家最有权力的人之一。而到时候,他肯定将会比现在更有权势,更加声势烜赫——而忠于他、为他服务的自己,也必将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报酬,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权势,哪怕碍于身份只能默默无闻,也将能够和那些骄傲自负的朋友们平起平坐。

她暗自庆幸,自己给自己选对了恩主,哪怕付出了那么多代价,终归还是值得的。

“您说到哪里去了,先生?一直以您都在给予我无私的帮助,我只恨自己才智和能力不足,没办法全部偿还……”她再度躬下身,脸上露出了那种喜悦与欣慰交织的笑容,“能够为您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是我难以忘怀的荣幸。”

“你总是能够说出那些让我高兴极了的话……哈哈。”夏尔忍不住笑了起。“希望你能够按照自己所说的做,我将一如既往地倚重你。”

“我会的,先生……而且我会做的比您想象的还要多。”玛丽低声回答。“为了保卫您的地位,我会竭尽自己的全力,哪怕无法得到别人的感激。”

您肯定不会相信,我为了保卫您的利益,在和什么人战斗……带着一种自得其乐的满足感,和一种暗地里的嘲讽,玛丽的嘴角微微上撇,凑出了一个略微古怪的笑容。

“什么?”夏尔有些疑惑。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提而已。”玛丽马上截开了话题,以避免让夏尔生疑,“我只是想要告诉您,对我说,您所需要忧虑的事情,就是我所需要忧虑的事情。我将会竭尽自己并不足够的才智,为您排忧解难……”

“你们两个好像聊得挺开心的啊……”正当这时。夏尔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传的调侃声,他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爷爷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看他已经休息够了,准备回房间休息去了吧。

尴尬之下,他轻轻往后退了一步,以便重新拉开和玛丽不知不觉当中缩小的距离。

“哎哟,不用拘谨,年轻人,我不会对你们说三道四的。”也许是因为刚才和哥哥相谈甚欢的缘故,特雷维尔侯爵看上去十分开心,连连朝夏尔他们摆手。“刚才你们在聊些什么呢?我看你们谈得很愉快嘛?”

在老人饱含深意的视线下,夏尔的尴尬不知不觉当中更加浓厚了。

他看了看爷爷,又偏过视线看了看玛丽,突然觉得气氛变得让人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不正是在这位老人处心积虑的撺掇下,他才和玛丽上了床吗?

“嗯……没谈什么……”他有些不安地回答,生怕爷爷此时又在闹什么奇怪念头,“我们只是聊了一些平常的话题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您先去休息吧,我也有些疲惫了……”

“这么早就累了吗?这可不好,我都忙了一天还没觉得累呢……”老人的笑容变得更加古怪了,怎么看都像是在调侃。“年轻人,不应该精力更加旺盛一些吗?德-莱奥朗小姐可不喜欢敷衍了事……”

这些话在这种语境下,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夏尔的脸微微红了。而玛丽却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出一样。

刚刚还在夏洛特面前为自己的孙子打包票。转头就拿孙子开这种玩笑,您这样真的好吗?夏尔禁不住在心里发出了一些怨言。

“好了。我正好有些事想要跟你们两个说一下。”老人的神情重新变得严肃了起,然后轻轻地做了个手势,“,先到我的卧室。”

两个人顺从了老人的安排,一起到了他的卧室当中。

“爷爷,您说吧,有什么事呢?”等老人坐定之后,夏尔连忙问了起。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关于这位小姐的安排。”特雷维尔侯爵指了指玛丽。“夏尔,你就要结婚了,你得为未做一些安排——尤其是玛丽。”

夏尔这才醒悟了过,原他也和玛丽一样,担心夏洛特嫁过之后,对玛丽的存在会感到不满。

“不……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刚才已经跟玛丽说了,不管夏洛特对她的观感如何,只要她继续为我们家服务,我就不会抛开她。我不是一个会忘恩负义的人。”他连忙说。

“这时候你当然可以净说大话了,可是真要事到临头了可见难说了。”老侯爵摇了摇头,显然对夏尔的话有些怀疑,“你耳根子软,搞不好如果夏洛特一力坚持的话你就会改变主意……”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怕老婆吗?夏尔一阵气急。

不过也不敢跟自己的爷爷争执。“那您打算怎么办呢?”

“事情很简单,只要雇佣她的不是你,夏洛特就无话可说了。”老侯爵淡然回答,然后他转头看向玛丽,“德-莱奥朗小姐,我将聘用您当我的私人秘书,全权协助我们一家的事务……您愿意接受我的请求吗?薪水好说。”

听到了老人的话之后,玛丽不禁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老人。

这就是对我的报酬吗?

一直以她都觉得这个老家伙冷酷无情,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他居然如此通情理,居然能够发觉自己心中所想,并且愿意给出一个解决办法。

“谢谢您,下。我十分愿意接受您的好意。我会用自己的全部能力和意志,回报您对我的恩情的。”她低下了头,再度向特雷维尔家族的又一位成员表达了自己的效忠。

“我深信如此。”老人笑着点了点头。“正式的形式我会在之后补齐的,总之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一家不可或缺的一员了,我希望您能够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诺言……”

接着,他略有些疲惫地挤了挤眼睛,“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这夜晚还很长,还可以做不少事呢!别陪着我这个老头子浪费时间了……”

夏尔知道爷爷口中的‘不少事’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不敢回应爷爷的这种调侃,只得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退出了爷爷的卧室。

而玛丽也跟在他后面一起退了出,她的神色轻松,看上去如释重负。

夏尔带着满怀的心事一步步地向自己的卧室走了过去,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发现玛丽竟然跟在自己的后。

“玛丽,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他奇怪地问。

“遵照元帅下的命令,我不是得和您做一些愉快的事情吗?”玛丽平静地看着夏尔,“难道您是希望去我的房间?那样倒也可以……”

“不,不,不用了!”夏尔一惊之下连忙摇头,“您回去睡吧,我一个人休息下就可以了。”

现在的他,还没有从夏洛特给予的惊恐当中解脱出,犹如惊弓之鸟,哪里还敢想这种事。

“哈哈哈哈……”

玛丽突然嗤笑了起,显然她早就知道了夏尔会如此说,只是想要看看他窘迫的样子而已。

“那好吧,晚安,先生。如果什么时候改变了主意,记得随时叫我一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