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潜藏的阴影

第一百八十一章 潜藏的阴影


                

带着一种令人无法忘怀的满足感,狠狠地嘲笑了萝拉一番的芙兰,悠悠然地走出了这间破败的小教堂。身后一直都在传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显然萝拉肯定一直在死盯着自己。

一想到这里,芙兰禁不住脸上露出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终于报了当年在画室学习时隐藏在心底里的仇恨,这个自居高贵、胆敢对特雷维尔不敬的德-博旺小姐,终于受到了她应该受到的小小惩罚。

哼,我当年就发过誓要让你为自己的盛气凌人接受惩罚的,现在……就请乖乖喝下自己主动酿下的苦酒吧,哈哈哈哈!

“您好像十分高兴?同这位朋友谈得很开心吗?”就在她满心欣喜地走出小教堂时,一声招呼突然传到了她的耳边。

听到了这声招呼之后,芙兰连忙收起了这种满怀恶意的诡笑,重新摆出了平日里的那种温柔明媚、满怀天真的微笑,偏过头看着这位突如其的年轻人。“是呀,好久都没有和朋友见面了,今天我们好好聊了一聊,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多了!最近真是憋坏了……”

“您明日里真是受了多大的苦啊,连能够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一直藏身于教堂外的伊泽瑞尔-瓦尔特长叹了口气,“那个人一定要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的,我发誓!”

芙兰听着他的叹息,心里却变得更冷了。

因为担心萝拉真的发狂,干下玉石俱焚的傻事,所以芙兰事前就将这位最近同自己走得很近的年轻人给叫了过,叮嘱他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听到了自己之后就冲进救人。

然而这位帮手除了有些不知原因的忠诚之外,却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不让芙兰满意。

他对自己的哥哥实在太过于不敬了,虽然这一点在现在很有用,但是等事情办成了,一定要让他也受到应有的惩罚。

芙兰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谢谢您的帮助。先生……一直以您都给予我那些我无法偿报的善意,我真的不知道应当如何感谢您了……”她满怀感动地看着这位年轻人,“我恳请您,作为一位高尚的人。在未一定要接受我的回报……求您了!”

伊泽瑞尔先是被芙兰的恳切态度弄得有些发窘,好一会儿

“您这是哪的话啊,帮助像您这样的落难的孩子,不是正派人理所当然要做的事情吗?我只恨自己无法帮您太多的忙,您就不要提回报什么的了。只要您能够在以后能够摆脱那个人可怕的魔掌过下自己幸福的生活,这就是对我的回报了。”

“难道您想让我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吗?”芙兰略有些伤感地打量着伊泽瑞尔,“不,不行!先生,我也有权做个高尚的人,我恳请您,一定要接受我未的偿报,虽然肯定不会很多……”

“好吧好吧,谢谢您,小姐。”眼见芙兰如此盛情。伊泽瑞尔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朝芙兰鞠了鞠躬,“我等着您偿报给我的礼物。”

“嗯,请您原谅我现在还无法给到您……不过,我一定是会给的。”芙兰认真地回答,然后,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佣人一定等得不耐烦了,我得赶紧回去了……先生。我厚颜请您不要忘记我之后的嘱托,继续帮助这个可怜人……”

“我会的。”伊泽瑞尔挺直了身子回答,“您早点回去吧,一切都有我呢。不用担心。”

“那么,再见……”芙兰朝他找了找人,然后转身离去。

…………………………

夜已经深了,整个城市都慢慢从白天的喧嚣转回到了寂静当中。但是此时此刻,特雷维尔侯爵的府邸当中,仍旧灯火通明。

老爷和少爷刚刚都出去了。随时都有可能回,所以仆人们都在做着准备工作,以免他们突然回的时候手忙脚乱。

厨房的菜每隔半个小时就会重新热一次,房屋的清理打扫工作也一直都在进行。

在客厅当中,一位穿着围裙的中年女佣人正一边心不在焉地擦拭着铜质和银质的器皿,一边心里回想着,暗暗思索着一些今天碰到的、她看感觉很奇怪的事情。

正当这种清理工作还在不紧不慢地进行时,她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哦,先生!您别着急,我马上就把这里擦完!”她先是以为管家觉得她动作太慢所以在催促自己,连忙先应了下。

然后,当她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原招呼自己的竟然不是管家,“小姐,是您?”

令她十分惊奇的是,拍她肩膀的是小姐的女伴德-莱奥朗小姐。

然而,这位小姐却没有回应她的招呼,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嘴唇也都紧闭着,好像有重重的心事压在心里一般。

“您……您能抽出一点时间吗?我有些话想要问您。”犹豫了片刻之后,她对佣人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的,小姐。”尽管十分疑惑,但是佣人还是服从了要求。

很快,她们就到了客厅旁边的储物间里面。

一关上门,德-莱奥朗小姐就一脸凝重地看着这位女佣人。

“今天是您陪伴小姐出门的,对吗?”

听到这位小姐的问话之后,佣人顿时心中一紧。

“是的,小姐。”犹豫了片刻之后,她点了点头。

“听说小姐是要出去见见朋友对吧……”得到了确认之后,玛丽看着佣人的视线就更加严厉了,“那么,您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呢?”

佣人的脸上,顿时布满了迟疑。

我究竟有没有必要告诉她这些东西呢?如果告诉她的话,恐怕小姐一定会生气的吧……毕竟,现在小姐已经冷落她了。

而且,她对这位小姐的印象也十分不好。

在仆人们暗地里的闲话当中,人人都说这位德-莱奥朗小姐是个十分狡猾而且不择手段的人,眼看在小姐那里失了,就故意去对先生去献媚卖好。也正是因为这种严重偏离了事实的议论,所以这位女佣人对玛丽的态度就有些不大尊敬。

最近小姐出门都不带着她。而宁愿带着佣人陪伴,显然也是冷落的证明。

一想到这里,佣人的看向玛丽的神气就不禁带上了一丝轻慢。“没什么异常的啊,小姐……我不知道我有什么东西值得您这么郑重其事问的。”

“哦。是吗……?”也许是因为被这种视线所激怒的缘故,玛丽的视线顿时就变得有些可怕的起,“那么,我就照您的回答告诉先生吧,如果接下他盘问您。希望您也能够给出同样的回答。”

玛丽若隐若现的威胁,让佣人顿时就失去了方寸,她敢于对这位小姐撒谎,却绝不敢当着主人的面扯谎。如果这位小姐真的把先生搬过的话,后果对她说就太过于可怕了。

真是不知廉耻,以为靠上了先生就可以不把大家放在眼里!佣人的心里顿时满是怒气,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不……小姐,您千万别这么做,其实我是发现了一些古怪情况的,只是小姐不让说而已……”她急忙朝转身欲走的玛丽喊了起。

然后。她一五一十地将自己见到的事情告诉了玛丽。“小姐今天出去,说是见朋友,但是也没跟大家说是见什么朋友,带着我到一个小教堂之后,她将我们留在了外面,叮嘱我们不许进去,然后她独自走了进去……”

接着,佣人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古怪起,“过了不久,正当我们有些着急想要进去瞧瞧的时候。小姐终于出了,然后……然后……我看到她的旁边好像有个什么人影,她一直在和那个人交谈,而那个人……好像就是个年轻人。所以……所以……我怀疑……”

说到这里,也许是顾忌着什么,她不再说下去了。

佣人看到了芙兰和伊泽瑞尔的交谈,于是产生了一种看上去奇怪但却合情合理的猜想。

而在玛丽这里,她却完全不可能往那方面想去……

好啊,果然是在搞什么诡计!她心想。

然后。她开始估测,这个“青年人”到底是谁。

是萝拉打扮成男装吗?

不,不会,以现在的情况看,芙兰应该不会希望单身去见她才对……应该另有其人。

那么,应该是谁呢?

以芙兰的交际面说,她不应该认识太多人才对,至少,常伴在她身旁的玛丽应该会有印象。

玛丽开始陷入了思索当中,努力猜测这个人应该是谁。

片刻之后,玛丽灵光一闪。

是那个伊泽瑞尔瓦尔特!一定是他!

在一片暧昧不明的混沌当中,玛丽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个人。

随着这一道灵光,这个年轻人的音容笑貌慢慢地在脑海中浮现了出——虽然仅仅只见过几次面,但是这个年轻人颇为俊朗的外貌和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气,都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印象当中,他不知道带着什么目的,一直都在往特雷维尔家族身边凑,几次接近过芙兰,直到最后被先生当面呵斥、勒令永远不再接触芙兰,他才暂时销声匿迹。

没想到……被先生这样威胁过之后,这个家伙居然还有胆量再过……真是不知死活。

惊奇和恼怒,让玛丽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先生还是太仁慈了,这种一看就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要是早点给些颜色看看,何至于还能造成这么多麻烦?一想到这里,玛丽心里不禁对夏尔产生了一丝怨言。

不过……还好现在发现得早,还有的是时间可以补救。片刻之后,玛丽又重新定下了神。

就按之前和玛蒂尔达商定的办法办吧,想个办法把这家伙给逮起好好逼问一番,看看芙兰到底在暗地里打什么鬼主意……不管怎么样,绝不能让她得逞!

就在顷刻之间,玛丽就想到了这么多东西,并且想好了对策,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

“好的,您说得事情我都知道了,不用担心。现在一切都由我处理,没人会再怪责您了。”在和颜悦色地安抚下了对方忐忑不安的心情之后,玛丽马上又变回了严肃的面孔。“不过,您一定要记住。这事关小姐的声誉,所以您对我说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跟任何一个人泄露,否则……我想您能够知道后果的吧?”

被玛丽这么一吓唬,佣人果然吓得面无人色,连忙不停地跟玛丽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到处乱说。一定会保守住秘密。

看到对方如此听话,玛丽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很高兴自己既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同时又一举在对方那里建立了权威——以后这个人恐怕绝对不敢再对自己有任何不敬了。

“好的,我想问的东西都已经问完了,”虽然心中十分高兴,但是她表面上还是一贯的严肃,“您先留在这里好好打扫一下吧,我去向先生回报去了。”

话虽如此说,但是现在她是完全不打算真的报告给夏尔的——说是出于一种对诺言的坚持也好,说是一种愚蠢的自傲也罢。她就是不想这么去做。

如释重负的女佣人连连向她道谢,但是她充耳不闻,转身就离开了这间储物间。

心情一片大好的玛丽,终于为自己接下应该做的行动找到了一丝头绪。

就她现在看,夏尔——乃至特雷维尔家族——的利益,正是她自己的利益的保障,不管从任何方面看,她都应该主动去维护这一切,决不能因某个人的任性而轻易将其打碎。

得到了玛蒂尔达的支持后,她现在已经信心百倍。深信以自己两个人的才智,决不害怕与任何人对垒。

正当她带着这种轻松的心情打算上楼到自己的卧室先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她感觉到了一阵让全身都不舒服的寒意。

她抬头往上看,然后骤然睁大了眼睛。

因为。那位特雷维尔小姐,正站在二楼的栏杆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在昏暗的烛光下,她那姣好的面容被覆盖上了一层阴影,看上去简直都有些狰狞。

没由的,玛丽只感觉心中一慌。

镇定。镇定!决不能对她示弱!

在心里她对自己一阵大喊,总算才让自己没有露怯。

然后,她优雅地朝芙兰行了个礼。“晚上好,小姐。”

然而,她的行礼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芙兰的脸上只是露出了那种因为背叛而满含怒气的冷笑。

“瞧瞧您这派头,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吗!”

“那您可就错怪我了,小姐,我绝没有这么想过……”玛丽平静地回答,“这是我无法承担的殊荣。”

“很高兴您能够面对现实,那么……”芙兰仍旧在冷笑着,“您什么时候能够抛弃想要和我抗衡的狂想?”

虽然语气很难听,但是任谁都能听得出,芙兰是真心想要她回心转意,重新归顺自己,同自己和解——对她说,这样已经是难得的友情的表示了。

“决不。”玛丽仰望着芙兰,眼中却满是坚定,“我如果放弃了这个想法,那无异于丢掉了自己整个人生的价值了……我不能这么做。”

如此断然的回绝,让芙兰终于变得恼恨了起。

“所以,为了这点可笑的自尊,您居然就愿意抛掉我们的友谊,想方设法爬上他的床!这不同样是不知廉耻吗?”

“以我现在的状况,如果想要和您或者萝拉,甚或是玛蒂尔达相抗衡的话,只靠自己已经是办不到了……上帝给我们天然地创造了一条鸿沟,您天生就拥有一个比我优越的姓氏、比我父母更强的亲族,我要么只能俯首向命运认输,要么就得想办法摆脱这一切。”玛丽盯着芙兰,一字一顿地说,“您说我不知羞耻,好的我承认我确实不知羞耻,但是难道处于我的立场上的时候,您会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接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再说了,难道如今是一个讲羞耻的年代吗?您跟着萝拉同谋杀掉了她的哥哥的时候,难道想过什么羞耻?我很感激您对我的看重。但是很可惜……我宁可拜倒在您兄长的跟前,也不愿意做您的唯唯诺诺的奴才,我想,您终究是能够明白我的心情的。”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芙兰冷冷地回答,“我只知道,您抛弃了我的友谊,背叛了我的帮助,选择做了我的敌人!”

“如果您要这么想也可以。不过,就我看,我仍旧对您满怀尊敬和喜爱。”然后,玛丽突然微笑了起,“现在您责备我触怒了您,也许有一天,您还得感谢我呢?未谁又说得清……”

“哼……”

正当芙兰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了,夏尔和特雷维尔侯爵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了回。

老侯爵精神有些疲惫,所以他的贴身男仆先扶他去餐厅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而夏尔则直接打算走回自己的卧室去。

当他到楼梯时,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妹妹正在和玛丽对峙着,好像在为什么事情吵架似的。

“两位,晚上好……”他笑着问,“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芙兰没有理会他,只是白了一眼,然后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这种毫不留情的对待让夏尔颇觉尴尬,他转头看向玛丽。好像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我为您想方设法地披荆斩棘,排除可怕的灾难,结果您倒是优哉游哉啊……一想到这里,玛丽心中忍不住也产生了一丝怒气。

尽管明知道夏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确实也无法给自己多少帮助。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有些生气。

“看上去您一切顺利?”

“是的,一切顺利……”虽然还是有些惊愕,但是夏尔还是马上回答,“夏洛特终于回心转意了,我花了好大的……”

“哦,是吗?。看到您一切顺利那真是太好了……”玛丽的脸上露出了平淡的笑容,打断了夏尔的话,然后接下的话却像是从牙齿间一个字一个字地咬出的一样,“祝您和那位小姐的婚事一帆风顺,先生。”

如果说对芙兰是那种略带着嫉妒和痛心的尊敬的话,对夏洛特她就只剩下嫉恨了——明明什么努力都没有做,到头却能够理所当然一般地得到一切,世上还能有比这个更让人气恼的事情吗?

比嫉妒更加让她难受的是,她现在这尚不明确的地位还需要仰仗那位未的特雷维尔夫人的首肯——至少是默认——才能够稳固地保全下。

“怎么了,玛丽?”因为看出了玛丽语气当中的言不由衷,夏尔连忙问了起,“有什么事情让您不开心了吗?”

“不,我很开心,先生……”玛丽以一种显然不开心地语气回答,“我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您即将和特雷维尔小姐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特雷维尔家族将会更加枝繁叶茂……而我将会又多了一位女主人……哦不,到时候他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女主人都是难说呢,我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得意忘形了,先生?”

“哦……原您是担心这个啊?”听到了这种酸溜溜的语气之后,夏尔终于回过神。

没错,处于她这种处境下,是该担心自己的未了啊,我怎么之前就没想到呢?

以夏洛特平日里的性子看,她能不能接受这位秘书呆在自己身边还真是有些疑问。

然后,他不禁有些歉疚地看了看玛丽。

虽然她献身于自己也许是出于被爷爷撺掇、而并非出于对自己的迷恋的缘故,但是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总归现在她都已经跟了自己,再加上平素又帮着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自己确实没有理由将她一把抛开。

“不用担心,”一想到这里,他就给了玛丽一个直接的回应,“不管我是已婚还是未婚,在特雷维尔家族这里,您会得到您理应得到的尊重的,我说过,我绝不会抛弃自己人。”

“真的吗?”玛丽睁大了眼睛看着夏尔,好像是要观察他到底是否真诚,“如果……我是说万一,万一夫人未想要逼迫您将我踢开,您会这么做吗?”

“你是我可靠的助手,帮我做了这么多事,夏洛特不会不识大体的。”虽然口上是这么说,但是夏尔心里仍旧有些惴惴,对夏洛特的想法并没有什么把握。

在玛丽仍旧带着怀疑的眼神的注视下,夏尔的心里蓦然升起了一种烦躁感。

难道我用什么人当自己的秘书和助手,还需要别人首肯吗?难道我的事业不是应该自己做主吗?就算夏洛特也不能事事都对我指手画脚。

“就算她不识大体,我也有权为自己的事业做出安排!您是我的助手,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继续做下去,就是这样。”夏尔斩钉截铁地回答。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叮嘱,“不过,您也必须对她展现出足够的尊重,就像尊重我一样尊重她,不能对她有半点不敬,明白了吗?”

有这种保证就足够了……看着夏尔脸上的坚决,玛丽也松了口气,确认自己真的绝对不会被一脚踢开,白白辛苦一场。

不过,夏尔的叮嘱,她只听下了前面一半。

没关系,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对她谄媚,哪怕卑躬屈膝也罢……但是,休想让我尊重她。玛丽心想。在她心底里,她仍旧在为自己、乃至芙兰的失败感到愤愤不平。

我才不会对她心服呢。

“谨遵您的吩咐,先生。”带着柔和的笑容,玛丽轻巧地朝夏尔行了个礼。(未完待续。)xh11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