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解职与鼓动

第一百八十三章 解职与鼓动


                

和玛丽的短暂插曲,并没有破坏掉夏尔重新哄得夏洛特回心转意之后的好心情。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这种好心情到了自己的工作地。

而在他的主持下,今天的重要会议也照常召开了。

因为……就在今天,总统将会通过陆军部,发布将现任巴黎卫戍司令和国民自卫军司令的尚加尔涅将军解职的通告。

“我想,我今天的命令的意义,你们不会不明白。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实行不公开的戒严,随时注意任何风吹草动,一有问题立即处理。”部长下用他那种特有的满含严厉的压迫语气,简短地对这群人下了命令,“对于我们而言,时局已经到了绝对不可能再掉以轻心的地步了,我不允许有任何人松懈,也绝不会允许任何对不忠于值守的行为,谁要是胆敢玩忽职守,谁就是在对国家和民族犯罪,他们就必将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明白了吗!”

“明白!”这些重要官员忙不迭地纷纷大声回答,不敢表现出有半点拖沓。

一直以,部长下以这种军人式的坚定作风管理着这个部门,他绝不容忍任何拖沓和懈怠行为,因此在短时间内,部里的风气就焕然一新,没有人胆敢挑战部长的权威——除了人尽皆知在总统心中地位更高的夏尔之外。

不过,就连夏尔,也相当明智地对他保持着极大的尊重,极少驳他的面子,因此两个人就保持着极好的关系。也正是靠着两个人的通力合作。路易-波拿巴才得以在短短时间内就在军队内赢得了几乎绝对的权威,再也没有人胆敢违抗这位领袖的意志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清洗。现在陆军部上上下下几乎都已经被波拿巴分子和愿意服从总统的人所占据,因此越到后。夏尔和部长就越发在部里面直言不讳,一点也没有顾忌。

“总统完全明白,这个通告会在军队、尤其是巴黎驻军内部引发骚动,所以他交代我们,一定要将骚动弹压下。”部长继续说了下去,“另外,总统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不允许有任何质疑,只能够不折不扣地完成。”

“而且。你们不用害怕反对声浪,就算是圣子都满是敌人,更何况他呢?他的军队里树敌很多,要找出几个愿意站出反对他的人实在太容易了。”夏尔从容不迫地接上了话,“所以,总统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

然后,他看了看这群官员,语气也变得更加严厉了起。

“你们接下的工作,就是在通告发出去之后。严格防止……防止任何奇怪的异动、以及公开的抗命行为,维护陆军部的权威和秩序。”夏尔想了一下,于是用了一个颇为含蓄的说法掩盖暴乱一词,“根据命令。从即日起,巴黎以及巴黎周边的部队,超过三十人的调动必须经过部长和我两个人的签署。否则就是非法的无效命令。你们要告诉所有人,如果有人胆敢执行这种非法命令的话。同样也是犯罪,将会被开除军籍。必要时还要去服苦役。”

夏尔说起这段话时,再也没有了平常的温和,而是显得杀气腾腾。

这不是什么突发奇想,而是路易-波拿巴和他精心布置的一步。

作为整个计划的最后一环,他准备将军队内部波拿巴主义者的主要反对者、秩序党人在军队当中的主要支持者尚加尔涅将军,从他占有的重要职位上赶下,排除掉他破坏政变的任何可能性。

虽然看上去大胆,但是夏尔在实际行事的时候却小心谨慎,有条不紊。他先是将巴黎的驻防部队进行大换血,将忠于尚加尔涅将军的军官和部队大量调到外地,然后又以一些借口,强行将这位将军的亲密助手、副司令诺马耶将军给调职到外地去,接着又将国民自卫军的军官们召集到了自己的地盘,恐吓他们不要参与尚加尔涅将军任何有可能的反叛行为。

在诺马耶将军拒绝了对他的安排之后,早有准备的夏尔等人迅速以此为借口,以不服从军令的理由强行将将军撤了职,遭受到了莫大羞辱的将军不得不选择了退役。从那时候起,尚加尔涅将军就失去了自己的大多数帮手,只能被动挨打了。

在波拿巴党人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尚加尔涅将军显得束手无策,难以招架。毕竟,他无法反抗陆军名义上的统帅路易-波拿巴总统下,也无法公开不服从拥有陆军人事调动权威的陆军部,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一连串对自己威信和权力的打击。

然而,波拿巴党人的脚步,并没有因为他这种满含愤懑的容让而放缓半分,反而因为看到有机可乘而更加加快了脚步,他们是绝对不会给将军翻身的机会的。

当外壳都被剥开了之后,夏尔等人现在终于感到已经时机成熟,可以排除掉挡在他们面前的最后一个主要障碍了。

“另外,我还要强调一件事。”等到大家消化了夏尔给出的信息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当尚加尔涅将军被解职之后,德-克尔维将军将会接替他的职位,这位将军是忠于总统、因而也就忠于国家的,他是可以被信赖的人。因此,你们要多听听他的意见,协助他完成对驻军的控制工作。至于国民自卫军,总统另外有安排,所以,你们接下就要想办法缩小对自卫军的武器供应,并且注意使得它保持一种对时局变化的无力状态。”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夏尔从他们的脸上明显地看出了“为什么要如此做呢?”的问题。

“一位现役的将领,又指挥正规军又指挥民团,本就十分不合时宜。”夏尔冷笑着回答,“如果在当初,为了防范可能的革命暴动,这种安排还有其意义的话,那么到现在,我已经看不出有任何继续这种安排的意义了,总统也是这么看的——他不想犯下路易-菲利普曾经犯下的错误,为了收买这支阔佬军队付出过高的代价,它不存在要比存在好……当然,这句话我想你们知道应该守密。”

还是没有人答话,大家很快就都明白了夏尔所暗含的意思。

路易-波拿巴不想要自己身边有一支准军事组织的存在,更何况这个组织还经常和政府离心离德。1815年、1830年和1848年,几次的政府更迭当中,自卫军都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他可不想成为第四个。

他宁可多承担风险,也不愿意依赖这样一群人的帮助。

随着他下的这个断言,人人都在思索起,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

“好了,诸位,打起精神,没什么好害怕的!”他突然抬起手,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他确实是如此自信,因为在他看,已经做出的计划虽然称不上完美无缺,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执行得极好。他追随着路易-波拿巴,一步步地将目标实现,眼看着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而过得不久,正如今天的尚加尔涅将军一样,反对派的领袖将会被他一鼓作气肃清。

“总统十分体谅各位最近的辛苦,所以特意关照我,想要我问问诸位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夏尔笑了一笑,然后做出了一个满不在乎的手势。“我告诉他,我们首先需要的报酬,就是好好睡三天觉。”

他的这句话,迅速地引发了沉闷的哄笑。这样一种特雷维尔式的潇洒,并没有使人感觉他轻佻,反而倒让整个气氛都轻松了不少。

“当然,这只是我的玩笑话而已。总统不会如此吝啬,只要一切都完结了,等待着诸位的将是慷慨无比的奖赏——我们面临的奖赏,比我们面临的危险毫不逊色。”在大家略微放松了下之后,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进行了最后的鼓动,“所以,在这里,我再度提醒诸位一次。这是一场绝对的斗争,这是一次我们压上了全部赌注的赌博,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所以我们必须谨慎从事。如果有人认为我们因为胜券在握就可以麻痹大意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他,他想的大错特错,而且没有资格为我们接下的伟大事业贡献自己的能力……”

如此明显的威胁,马上在周边引发了夏尔所希望的效果,没有人会想要去了解惩罚到底是什么。

“不论如何,这世界总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世界无非就是一个压到另一个而已。”这时,部长下也加入了鼓动,“想要得到什么,就要有失去什么的觉悟。对我说,帝国就是最好的报酬!法兰西已经厌倦了庸庸碌碌的倦怠,她要重新抖落睡意,重新奋斗起,而我们……我们就是赢得一切!帝国万岁,皇帝万岁!”

部长的口号,引起了官员们的一阵迟疑。

这个口号已经离开法国政府快半个世纪了,几乎没人能脱口而出。

但是,他们很快会习惯的。

夏尔伸出手,率先鼓了掌,然后热烈的掌声轰然响彻了整个会议室。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