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虚伪与真诚

第一百七十六章 虚伪与真诚


                

正如夏尔所期待的那样,特雷维尔侯爵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许诺,反而甚至比夏尔还要热心。在教训了夏尔之后仅仅两天,一大早他就将自己的孙子给叫了醒,然后让夏尔先推掉公事,带着大喜过望的夏尔一起奔向特雷维尔公爵府上。

令夏尔感到欣慰和敬佩的是,作为一位曾经的骑兵将军,特雷维尔侯爵做事的风格一向如此——雷厉风行,说做就做,决不让稍纵即逝的战机白白溜走。哪怕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仍旧如此有行动力。

不过,说实话,在这一路上,夏尔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他深怕夏洛特现在还没有转过弯,仍旧坚持要拒绝自己的要求,结果让祖孙两个人白跑一趟,还连累得爷爷大失颜面,结果让夏洛特自己也更加受家人的责备。

“爷爷……”忍受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了,“我们今天只是去探望一下夏洛特而已,如果她今天还是不听……那请您不要太过于责怪她,好吗?”

“吓!先生,你这个时候倒知道疼惜未婚妻了,早干什么去了?!”一听到孙子如此说,特雷维尔侯爵有些嘲讽地问夏尔,“之前在外面瞎胡闹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担心过呢?”

“爷爷,您别说这个了好吗?”爷爷的调侃,让夏尔脸上有些发热,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那时候……那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只是……只是……”

“只是寻欢作乐的快感是如此强烈,所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自拔,对吗?”爷爷脸上的嘲讽变得更加浓厚了,“所以某些时刻哪怕心怀愧疚,最后也还是继续干下去了?”

“是……是这样的。”夏尔有些艰难地回答。

“你啊……”老侯爵叹了口气,“这样有什么意思呢?既不能说明你仁慈,又体现不出大丈夫的气概!犹犹豫豫是没有意义的,要么你就正派地做个纯洁无暇的丈夫,尊敬自己的妻子,永不背叛;要么你就得跟个特雷维尔似的,按自己的想法心安理得地走下去,才不要去管庸人们怎么去想呢!当然,我可不是说叫你完全不把夏洛特放在心上,只是叫你更加顺从自己的心意而已——毕竟,你是有资格这么做的!夏洛特不高兴又能怎么样?你的奶奶管不了我,你的妈妈管不住你的父亲,她也没有资格管束你!夏尔,我教过你很多次了,想要做大事就得果断,要快速下决定,然后不管好歹都强行走下去,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够战胜任何困难,饿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听到了爷爷的话之后,夏尔沉默了,没有再作答。

他心里还是不太认同爷爷的那种“作为一个特雷维尔,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天生就高人一等,旁人没资格指责我们”的逻辑。

倒不是他需要在意社会舆论或者旁人的指责。

从波旁时代甚至更早开始,贵族们寻欢作乐就不是什么很恶劣的事情,到了如今这个早已经没有宗教约束的时代更加是如此了。更何况,再过得不久,法国就将进入第二帝国时代,而在原本的历史线上,纵欲糜烂、物欲横流正是第二帝国的风尚。

路易-波拿巴,约瑟夫-波拿巴,莫尔尼,佩尔西尼等等这些第二帝国的头面人物们,个个都是寻欢作乐、情妇无数的欢场老手,在他们的带动下,帝国的上上下下无不将生活放荡当做时尚。哪怕是文人墨客,比如雨果,大小仲马这些人,不也是各个和年轻女子甚至有夫之妇勾搭?

无疑,现在世界线已经经历了一些变动,以后甚至会出现更大的变动,但是在这个方面看不出这群人的行事方式会有任何改动的迹象。作为一个理所当然能够挤进这个要人圈子的穿越者,夏尔即使和他们变成同样行事的人,也无可厚非,引不多少指责。

他不接受爷爷的说法,不是有任何自外部的压力,理由只有一个——他只是不想彻底封闭自己的内心,变成父亲那样只顾自己享乐的混蛋,而是不想辜负爱过自己的任何人。

我还真是一个古怪的人啊!一边伤害了夏洛特,一边却又想不要再有负于她!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虚伪无耻吧……他在心里自嘲般地想。

“怎么了,夏尔?”老人发现孙子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于是有些奇怪地发问。

“老实说,爷爷,你给的两条路我都走不了,第一条,我的良心没多到让我走得下去;第二条,我……我的良心又……又没少到能让我走得下去。”

“你在发疯。”老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锐利起,盯着自己的孙子,好像他已经在生病了似的。“怎么,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你还跟我说良心?”

“很抱歉,恐怕是的,连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剩下一点,不过也就是这么一点儿了……”夏尔伸出了小指头比划了一下,“是的,也许是我在发疯。但是我一定要娶夏洛特,不管发生什么。”

“可是你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是因为惊愕和气恼交加的缘故,特雷维尔侯爵居然笑了起,“你一边打算继续和别人往,一边却又试图表现忠诚,难道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是的,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夏洛特一定不会为此感谢我的。”夏尔长叹了口气。

又爱妻子,又爱其他人,然后宣称自己都爱,这看上去确实有些古怪。

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走上这条路了。

接着,仿佛是跟爷爷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似的,夏尔喃喃自语,“但是,我绝不会再让往事重演。”

“往事?”老人皱了皱眉头,“什么往事?”

“爸爸杀掉了妈妈,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都杀掉了妈妈。这种事,我们不能再重复一次了。夏洛特有资格任意处置我,我绝对不会和父亲一样对她动手的。”犹豫地许久之后,在老人突然变得惊骇的目光的注视下,“在那一晚,在她拿着枪对着我的时候,我就想过了,如果她想杀我那就尽管动手吧!我宁可被夏洛特杀掉,也绝不会朝她动手。所以,以后我会尽量小心的,但如果真要再次碰到了那种事……愿上帝对邪恶的我再进行裁决吧。”

“你真是疯了!”老侯爵瞪大了眼睛,最后长叹了一声。

他发现,在这个方面,孙子似乎再也扳不回了。

…………………………………………

“叔叔,怎么连您都了!”当祖孙两个人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的时候,小特雷维尔公爵大惊失色,连忙匆匆跑出迎接两个人。

也由不得他不震惊了,这是接近40年以,特雷维尔侯爵第一次公开地踏足到他哥哥的府邸当中。

“嘿,我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的那位宝贝女儿了!”

因为刚刚孙子所给出的打击的缘故,特雷维尔侯爵心情很不好,原本准备好的词都被忘了精光,就连语气都冲了不少。“我听说夏尔一直在她那儿吃闭门羹,那么这下我这把老骨头都跑过了,她总能够见上一见了吧?我今天就是想跟她说清楚这些事,请你带她过见见我吧,可以吗?”

这种含枪带棒的语气,让这个中年人立马变得神情尴尬了起,悻悻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也不想闹成这样子的啊!真是的,这两个年轻人自己闹的事,怎么搞得好像要我承担责任一样?

他在心里叫苦不迭,同时对夏尔和一直在闹脾气的女儿也不禁产生了一些怒气,忍不住瞪了这位未的女婿。

而夏尔现在的心情也不大好,所以干脆就没有理会堂伯父的眼色。

“怎么,还真准备把我也拒之门外?菲利普,难道你真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等待了片刻之后,老人再度有些不满地呵斥了侄子。“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就不妨直说出吧?”

原本这位旧日的骑兵将军就有些煞气,在被总统晋封为元帅之后,更加是威风赫赫,在含怒说出这句话之后,着实就把中年人给吓了一大跳。

“哎……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我怎么可能……不尊重您?”中年人近乎于语无伦次地回答,然后,在自于特雷维尔另一支族的明确无误的威胁之下,他咬了咬牙,再也不顾忌别的什么了。“好吧,好吧,你们先在会客室等一等,我马上带夏洛特过,她要是敢不尊重您,我直接就要打哭她!真当我这个当父亲的摆不了权威了吗!?”

接着,他直接就看向了旁边的仆人,大声喊了起。“带我去小姐那里!如果她不开门,你们就把门给我撬开,她在房间里闷得也够久了,也该出透透风了!”

在主人如此罕见的暴怒之下,仆人们噤若寒蝉,哪里还敢多话,直接就带着主人离去了,直奔小姐的房间。

看着堂伯父慌忙消失的背影,夏尔暗自叹了口气,然后,他转过头去,却迎上了自祖父那饱含忧虑的视线。

孩子,我真是担心你们的将啊!老人的眼神好像在悲叹。

“没事的,爷爷。”夏尔握住了老人的手。“一切都会好起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