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团结一心

第一百七十九章 团结一心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夏尔一直都拥抱着夏洛特,给了一个长长的吻。¢£直到许久之后,他才重新松开夏洛特的腰肢。

接着,他扶住了夏洛特的双肩,满怀心痛地注视着夏洛特已经十分憔悴的容颜。

然后,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夏洛特略有些发黑的眼眶。“抱歉,真的很抱歉……夏洛特,你等下好好休息一下吧,可不要让自己生病了……”

“如果你不再让我伤心的话,我会好起的。”夏洛特脸上露出了一个颇为凄凉的笑容,“否则,你再这样说一千句安慰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不起……对不起……”夏尔这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将她又抱在怀中不住口地道歉。

经过了这么多的努力,夏洛特总算回心转意,同意原谅夏尔这一次的过失,继续两个人之间的婚约……但是,正如爷爷所说的那样,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铺在两个人面前的还有长达几十年的路程,甚至比他们已经走过的年岁还要长。

他现在终于已经能够理解这一份沉重,并且决定认真对待这一段即将缔结的婚姻,

“夏洛特,我很高兴你能够想清楚……”这时候,特雷维尔侯爵轻咳了一声,“我就说嘛,毕竟你也是家族的一份子,不会不识大体。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就按之前商量的条件准备吧,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等你到我这儿之后,你是绝对不会受到什么亏待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菲利普能够给你的我同样也能够给你……哼。要是你以后在夏尔那里受到委屈了,尽管跟我说吧,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特雷维尔侯爵这种略显诙谐的语气让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就轻松了不少,就连夏洛特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些许笑容。

“叔叔,您说得对,其实结婚还不就是这样吗?总会闹出这样那样的事情,让人心绪不宁、争吵不休,夏尔和夏洛特只是提前体验一下我们已经体验了多年的生活而已,这样也好。可以让他们为以后的生活做出一点心理准备,至于告状就不用了……年轻人嘛,吵架是常事,放着不管自然而然就会平息下,您要是硬掺和进去,那反倒会让架越吵越大,闹得不可收拾了!”

“夏洛特这样的好孩子,可不会这么不通情达理。”老人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只要她受到委屈了。那肯定是夏尔的不对,我一定不会饶过他的。”

为了让夏洛特高兴,老人不停地说一些逗弄夏洛特开心的话,至于他本心里孙子和侄孙女到底孰轻孰重。恐怕就连夏洛特心里也十分清楚。

“好了,维克托,你就不要再拿年轻人寻开心了。难得你我这儿一趟,今天就在这里吃顿饭吧。”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特雷维尔公爵终于开口了,“很久没有跟你说话了。今天正好有机会,下午我们聊聊吧。”

看着哥哥满是疲倦和憔悴的面孔,特雷维尔侯爵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最后变成了忧虑跟伤感,

“好啊,放心吧,在你过去之前,恐怕我还能看你很多次呐!”

然后,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他又抬起头,郑重其事地看着夏洛特父女。

“不过,结婚这个事儿是一码事,还有另一码事我也想跟你们说说……”

“怎么了?”小特雷维尔公爵看着叔叔的表情变得这么凝重,连忙问。

“其实这是也没什么……”老人先是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朝夏洛特点了点头,“就是我有个安排,想要征得夏洛特的同意。”

“是什么事呢?”夏洛特疑惑地反问,“您尽管吩咐我吧,不用说得这么严肃呀?”

“其实这事儿说大也不大……”特雷维尔侯爵又隐蔽地朝夏尔打了个眼色,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是这样的,其实我不说恐怕你们也知道,我和夏尔最近一直都在忙着策划在巴黎发动政变的事宜……”

发动政变!

虽然特雷维尔侯爵的语气十分轻松,但是他的话毫无疑问在除夏尔之外的所有人那里都引发了巨大的震动,所有人都瞬间变得严肃了起。

“怎么回事?维克托,仔细跟我说说!”特雷维尔公爵连忙问了起,然后他又重新恢复了镇定,长叹了口气,“呵,你们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动手了啊……”

“什么你们我们的,到了现在还分什么你我啊?大家不都是在一起了吗?”他的弟弟忍不住笑骂了起,“好啦,你听我详细说说吧。”

接着,他以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气,将夏尔策动下罗特列克子爵和吕西安等人制定的计划,大致地都给说了出。

说完了之后,他用力挥了挥手,做出了一个挥动马刀砍下去的手势。

“总之,只要这个计划实施,我们的反对者都会统统完蛋了!到时候,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的脚步,法兰西帝国将会重新屹立在世间!”

“然后我们要对一个可笑的波拿巴俯首称臣。”特雷维尔公爵颇为阴郁地叹了口气。

“即使是一个可笑的波拿巴,只要能够给我们想要的一切,那他就是伟大的波拿巴。”特雷维尔侯爵微笑着回答,“难道不是吗?”

“是啊……”公爵再度叹了口气,显然显得有些意气消沉。

虽然能够面对现实,但是他无论如何都看不起路易-波拿巴,完全不想看见他成为帝国的皇帝——更何况,波拿巴家族重建帝国,那就代表他的整个政治生涯都已经完全结束。再也无法在国家政治层面上发挥重要作用了。

即使是已经行将就木,一位曾经叱咤于国家政坛的政治家。仍旧不可避免地会对这种现实感到颓丧。

“行啦,到了现在还懊恼什么呢?谁叫波旁们那么愚蠢。轻易地就断送了好不容易才复辟的江山?”仿佛是看出了哥哥心中的郁闷,特雷维尔侯爵大笑了起,“当时你当大臣的时候那么意气风发,肯定没有想到过今天吧?哈哈!不过别担心,以后我和夏尔会重新扛起你手中的旗帜的,你就安心吧。”

虽然看上去是在安慰,但是争强好胜的特雷维尔侯爵,其语气里总有一种“到最后还是我这边赢得了胜利”的得意感。

他终究是赢得了和哥哥的竞赛,在难以测度的时势变幻当中爬到了国家的顶端。带着自己的孙子压过哥哥。

“哼,你赢了,你赢了,你该开心了吧……”

特雷维尔公爵自嘲地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满含恼怒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而小特雷维尔公爵受此无妄之灾却也不敢争辩,只好悻悻然把脸别到了一边。

赢了这一阵之后,特雷维尔侯爵的心情自然十分开心,不过为了不更加刺激哥哥。他重新转回了话题。“就为了这个政变的事情,我和总统一直都在为发动的时机而伤神,不瞒你们说,我们商量过几个日子。但是都觉得突然性不够,难道对我们的敌人发动全面打击,让他们在猝不及防之下全部束手就擒。后……总统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为什么我们不在夏尔的婚礼前夜动手呢?这样不就可以达成完全的突然性了吗?而且那个时候总统和我们都可以不让人怀疑地聚在一起,可以从容地指挥这场政变……”

“爷爷。你是说要在婚礼之前发动政变?那我们的婚礼怎么办?”夏尔按照爷爷事前的安排,正好惊诧地喊了起。“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

他的语气中的惊诧十分自然,好像真的是现在才得知这一个安排一样,这也是老侯爵的用意——为了不让夏洛特不开心,他准备把这件事说成是总统的私下决定,而将夏尔变成不知情者。

“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是刚刚才做出决定的,还没得及跟你说呢……”特雷维尔侯爵笑着摇了摇头。

接着,他将视线放到了特雷维尔公爵三人身上,“好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们看怎么样?”

“不,别这样!夏洛特和我的婚礼可是筹备了这么久的大事,怎么能够临时安排这种事情呢?”夏尔连忙抗议了,“爷爷,合适的日子还有很多,我们另外再想一想吧。”

“比这个更合适的日子,我倒是找不出了,孩子……”特雷维尔侯爵仍旧看着他们三人,然后叹了口气,“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而已,你们如果觉得不合适,那么我们再议吧。不过你放心,总统绝对会将你的牺牲看在眼里的,他将会亲自出席你们的婚礼,并且为你们祝福。”

虽然很惊诧,但是特雷维尔公爵和他的儿子还是很快镇定了下,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最后都点了点头。

从功利的现实主义角度看,确实在近期没有比这个更加合适的时机了。

最后,视线都转到了夏洛特身上,等待着她的决定。

难以用言语描述夏洛特此刻的心情,她睁大了眼睛,有些迷惑地思索着。

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不是一个征询,而是一个命令。在这个问题上,她只能按照总统和叔公的决定行事。而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推翻整个计划。

这是她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婚礼,这是她一生唯一的一次婚礼,结果……却仍旧免不了将会被染上血色。

然而……借着这一抹血色,她却能够亲眼在自己的婚礼上,见证自己一家成为整个法兰西最为荣耀的权门。

惋惜与振奋在她心中激荡交织,让她说不清这到底是喜悦还是苦涩。

但是她知道,她能够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很好,那就这么安排吧。”

“好极了!夏洛特,我就知道你看得清!”眼见夏洛特如此干脆,特雷维尔侯爵大喜过望,“那就这么办吧!夏尔,你也别犹豫了,夏洛特都比你干脆!”

“好吧……那就这样吧。”夏尔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意了下。

虽然看上去不情不愿,但是夏尔实际上心中是大大松了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被放下了。

“那好,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也没什么可交代的了,祝你们婚后一切顺利吧,孩子!”特雷维尔侯爵十分高兴地拍了拍手。“好了,我们先去休息下,然后准备吃晚餐吧,今天说了这么多,搞得我都有些疲惫了。”

“我马上吩咐仆人去安排!”小特雷维尔公爵连忙答应了下。

“对了,夏洛特……”特雷维尔侯爵走到了夏洛特身边,关切地朝她又笑了笑,“总统很快就会颁下谕令,要没收奥尔良家族在法国的一切资产,夏尔刚刚跟你说过的勒芒的宫堡和庄园也在其中,他会将它们都买下,然后那里都是你的了。到时候我也想去那里消消夏,夏洛特,你看你同意不同意呢?”

他有意大献殷勤,暗示夏洛特如今的女主人的身份。

“当然可以了,爷爷,您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我的就是您的。”夏洛特恭敬地回答,丝毫没有在旁人面前的倨傲。

“夏洛特,现在你已经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吗?以后千万不要再任性行事了……”这时,特雷维尔公爵突然对夏洛特告诫了起,“操持家业是一回事,你记得千万不要怠慢往日的朋友!”

事到如今,只要夏尔和夏洛特结婚,其实特雷维尔家族两个主要支系的合流就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了,再玩什么两面下注那肯定是骗自己,没有任何人再会相信特雷维尔公爵一家对恢复波旁王室的旧江山还有什么兴趣。

然而,即使如此,特雷维尔家族仍旧不打算跟那些顽固的正统派贵族完全决裂,在公爵看,同他们保持一定的良好关系是有必要的,没准以后什么地方就用得着这些人。

“我明白的,爷爷。”夏洛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完全理解爷爷的暗示。

不知不觉当中,她已经开始扮演她憧憬已久的角色了。

…………………………

“特雷维尔小姐,您不要太过于得意忘形了了!”

就在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们已经达成了默契的时候,一场小小的争执,却正在城区内的某个破败的小教堂当中上演。

萝拉-德-博旺小姐情绪激动而且满怀憎恨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的脸色因为激动而出现了罕见的潮红,再也不复往日的冷漠。

“您真的以为,您可以任意支使我了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