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章 诱捕

第一百九十章 诱捕


                

正当夏尔还在同萝拉激烈缠绵的时候,在这座城市的另一个的角落,一个年轻人也在同样弥漫着雾气的街道中小心翼翼地穿行着。

因为天气有些冷,所以他穿着一身厚重的外套,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不过看上去仍旧没有那种庄重的感觉,看是那种闲散惯了的年轻人。

在浓厚的雾气当中,他不停地左顾右盼,努力辨识着目前所处的街道,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似的,神色间颇有些焦急。

这个年轻人就是伊泽瑞尔-瓦尔特,今天他也是受到了召唤而的。

今天他原本是在家中收到了寄过,因此才急匆匆地赶过的。

信的内容十分简短,而且平平无奇,但是笔迹和落款却让人不得不重视——这是特雷维尔小姐的寄过的信。

而且,信里虽然看上去没说什么重要的事,但是却是在暗示要求自己到某个地址去会面,口吻还有些焦急。

难道最近又碰上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了吗?当看完了信之后,他的心里不禁为那位小姐充满了焦急。

没有经过什么考虑,伊泽瑞尔直接就穿好了行装,急匆匆地赶出了门。

自从见了第一面之后,对这位美丽而又性格温顺谦和的妹妹,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怜爱,为了她的安危,他甚至愿意赴汤蹈火。

在他的不断催逼之下,出租马车终于赶到了地址所在的那一片地区,他下了车之后,就开始对着街巷名一个个地找了过去。

因为雾气的缘故,他无法看到太多的路牌和指示,因此行进的速度很慢,很久也没有找到信中所约定的地点。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心里也充满了焦虑和不安——芙兰在信里的语气十分焦急,而且又将本次的地点指定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一定是碰上了什么大难题,所以急着找自己帮忙……

这个可怜的孩子,现在又遭遇到什么灾祸了呢?一边寻找,他一边在心里焦急地想。

会不会……会不会那个人又在欺凌她了?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的焦虑不禁更加增添了几分。

当他走到一处小巷的时候,他的心终于微微松了下。

终于找到了。

他勉强按捺住心中的宽慰和激动,重新整理了一下已经弄得有些凌乱的衣帽,然后慨然走了进去。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透过渐渐消散的雾气,他发现小巷中等待着自己的,并不是那位自己投注了无比的怜爱的少女……而是两个身穿黑色大衣、神色不善的大汉。

伊泽瑞尔的脚步渐渐停了下,心中的喜悦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渐渐消散。

怎么回事?她怎么不在这里?

是被抓走了吗?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就在这时,对面的两个男子也发现了伊泽瑞尔,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慢慢地向他这边走了过。

伊泽瑞尔不再犹豫,转身就往后走。

然而,这时他发现巷口也已经站了两个人,而且也正在向他走过。

是警察?还是走狗?

不管怎么样,这肯定是圈套无疑了。

伊泽瑞尔咬了咬嘴唇,估算了一下形势,然后突然拔起腿就向巷口的两个人冲了过去。

那几个正在围拢过的人,对伊泽瑞尔的突然暴起现在没有什么思想准备,等到伊泽瑞尔冲到了面前之后才反应过。有个人连忙闪身阻挡在伊泽瑞尔面前,但是却被他强行撞开了,另一个人想要抓住他的手,却被他狠狠一拳打在了脸上,哀嚎地捂着脸被推开了。

然后,伊泽瑞尔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拔腿就跑。

后面的几个人眼见他冲出了包围圈,也同时怒骂出声,追在他的后面。

不得不说,伊泽瑞尔的体格确实十分健壮,在猝不及防之下突然跑动,速度仍旧快得惊人,虽然小巷十分狭窄而且高低不平,但是他步履如飞,一路渐渐和追兵拉开了距离。

就在这时,透过渐渐消散的雾气,他突然发现街道上有一个穿着简朴的小姐,正挡在他的路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疯狂逃窜的自己。

“小姐,快闪开,有人在追我!”他一边大喊,一边仍旧速度不减,疯狂地向那边冲了过去。

然而,那位小姐仍旧一动不动,好像已经被这一幕给吓坏了一样。

性命攸关之下,伊泽瑞尔也顾不得什么了,他稍稍拐了拐弯,想要从她的旁边绕过去,速度也不得不微微降了下。

就在他即将冲到这位小姐旁边的时候……

“扑通!”

从小巷的侧边突然窜出了两个人影,扑到了伊泽瑞尔的身上,将他撞到到对面的墙上。

“唔!”他痛得闷哼了一声,然后挥手就朝这个人肚子上打了一拳,强行将他推开,但是,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在他的背后,箍住了他的腰部,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挣脱。

接着,之前那四个人也从后面追上了,那个被他在脸上打了一拳、现在脸已经肿了起的男子,怒气冲冲地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重重地也给了他肚子一拳,疼得他一时弓起了腰,再也无法逃跑了。

“混小子,还想跑?”这群人对着伊泽瑞尔破口大骂,然后几个人将他强行制服了。

“真没想到居然这么能跑……四个人都没抓住。”那位女子看着伊泽瑞尔,叹了口气,“还好我们这里还有两个人,否则还真让他跑了……”

一边说,她一边从衣兜里面掏出了一副玳瑁框眼镜,仔细打量伊泽瑞尔起。

这是,伊泽瑞尔才认出,原她竟然就是那天晚上和那个人幽会的女子。

“德-莱奥朗小姐?”他失声说。

对方先是一怔,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难怪……难怪啊……”她先是喃喃自语,然后突然又叹了口气,“先是,您认错人了,我不姓德-莱奥朗,她才是……”

顺着她的视线,伊泽瑞尔看到另一位小姐也从小巷当中慢慢走了过。

而这位小姐他恰恰认识,正好是曾经向那个人指证了自己的那位小姐。

“我中了你们圈套,真是恶毒的计谋!天哪,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是不是那个混蛋指使你们的!”他不顾身上的痛苦,大声朝玛丽问,“你们要是胆敢伤害她,我是绝对不会饶过你们的!你们这些不知道廉耻的坏蛋!”

在他的辱骂之下,玛丽仍旧神色如常,静静地走到了玛蒂尔达旁边。

这封信,正是她伪造了好友的笔迹而写出的,正因为是伪造的,所以她写得十分简短。另外,虽然她已经很用心地去模仿了,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破绽的,只是因为关心则乱,伊泽瑞尔没有看出而已。

按照之前她和玛蒂尔达商讨出的对策,她决定想个办法把芙兰暗地里指使的那个帮手给抓起,仔细审问出她到底在玩什么鬼花样。只是没想到计划居然会这么顺利,第一次略施小计就将这个年轻人诱捕到了手中。

这下……应该能够让先生满意了吧……带着一种窃喜,她在心中暗想。

夏洛特对她的威胁,她是完全当真的,因而她现在心里充满了危机感,只想着尽快立功,在先生面前体现出自己的重要性,这样才能让他坚定下,不要把自己一脚踢开。

在这种焦虑感的驱使下,她也放下了别的顾忌,想尽办法将伊泽瑞尔给抓了起。

两个人静静地看着一直在破口大骂的伊泽瑞尔,谁都没有开口,直到片刻之后,玛丽才冷笑着走到了伊泽瑞尔的面前。

“先生……您有什么资格责备我们呢?做错事的是您才对吧……”玛丽冷冷地说,“别忘了,特雷维尔先生是很有礼貌地请您不要再接近他一家人的,破坏了约定的是您,难道您不应该因此而受到惩罚吗?”

“谁会听那种混蛋的话!他有什么资格叫人听话?他坏事都做尽了,难道还能跟他讲信用,任由他继续作恶?”伊泽瑞尔愤怒地咆哮了起,就连脖子都红了,“你们……你们这些走狗,跟着他干尽坏事,迟早也会受到惩罚的!上帝绝不会饶恕你们的!”

“上帝会不会饶恕我们,并不能由您说了算,先生。”玛丽仍旧冷笑着,“好的,我不想跟您废话了,我只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您居然胆敢如此妄为?特雷维尔小姐到底跟您说了什么?而您又到底私底下为她做了什么?”

“那天……那天我和夏尔一起出去,是你们偷偷告诉给夏洛特小姐的吧?”这是,玛蒂尔达也犹犹豫豫地问了出,脸色也有些发红,“先生,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和他一起出去开心一下而已,为什么……为什么您要作出那么恶劣的事情呢?”

“恶劣?难道还能比你们做的事情更加恶劣吗?”伊泽瑞尔大笑着反驳,“你们休想从我这里问出什么东西,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

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然后叹了口气,

“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想这样的。”

“还跟他废话什么,先打吧。”玛丽没好气的说,“这种人就是不知道好歹。”

然后,玛蒂尔达挥了挥手。

是玛蒂尔达动用了自己姐夫的关系,才将这群人召集起的,因此她才能够支使得动。

得到了玛蒂尔达的许可之后,这群人马上对伊泽瑞尔进行了殴打,拳头雨点般落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不住发出痛苦的闷哼。

然而,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忿恨地看着两个女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伤口越越多,他的呼声也越越低,但是还是不肯交代任何问题。

不能这样下去了……

眼见对方已经被打得七荤八素,玛蒂尔达心里终于忍不住了,她看了看玛丽,用眼神示意她可以停下了,但是玛丽却置若罔闻,好像对玛蒂尔达的暗示丝毫未觉似的。

“够了,可以停下了。”玛蒂尔达在她耳边轻声说。“再打下去的话,就真要出人命了!”

“如果他肯说出的话,那就不会有事了。”玛丽冷冷地回答,“先生给过他机会,明言过叫他不要再接近芙兰,可是他还是不听,一定要继续凑过……这种结果是他自找的,您没必要替他感到不忍心。”

“不管是自找的还是怎么样,我们总不能真的就把人给打死吧?”眼见伊泽瑞尔已经明显出气多入气少了,玛蒂尔达有些焦急起,“既然他到这个份儿上了都不肯说,我们再逼问又有什么意义呢?”

然而,玛丽却仍旧不为所动,只是冷笑地看着玛蒂尔达。

“处于您所在的地位,您当然可以心地仁善,但是……很抱歉,我现在却没有这种余裕考虑仁慈了。”

“不,够了……”眼见玛丽还是不肯听从,玛蒂尔达也不管了,她冲那些人大喊,“停下吧,别打了,够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