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提点与试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提点与试探


                

“爸爸,您已经回啦?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在德-博旺男爵的书房当中,萝拉推开了书房的门,然后一脸惊奇地看着刚刚回的父亲。

也不怪萝拉奇怪了,最近父亲一直都呆在家里深居简出,只是通过手下的回报处理事务,偶尔要出席什么活动也都是让萝拉本人代劳。所以当听到了仆人的通报的时候,萝拉还以为这是个假消息。

“是的,回了。”坐在办公桌面前男爵抬起了头,然后朝自己的女儿露出了平淡的笑容,接着做出了一个让萝拉走过的手势,“萝拉,坐这边吧,爸爸有事要告诉你。”

虽然这个笑容看上去亲切,但是萝拉却微微打了个寒噤,因为她根本没有从这个笑容当中感受到任何的暖意。

德-博旺男爵原本圆胖的脸,最近却显得有些消瘦,而眼中的那种精明却并没有褪色几分。因为最近终日呆在家中不出门的缘故,他的脸也变得白了许多,再配合那种略显僵硬的表情,更加让他看上去有些险恶。

这间书房的气氛也十分古怪,明明被布置得金碧辉煌,各种被黄金和珠宝镶嵌的物品熠熠生辉,但是这间书房却却给人带一种阴森死寂般的感觉。

以后我掌权了,一∑∈定要把这间书房里面的东西全换掉……呆愣了片刻之后,萝拉在心中想。

“爸爸,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吗?”走到了父亲身边之后,萝拉以自己最为热情地态度看着父亲。“您是刚刚才回吧?要不您先休息一下?”

“不,不用休息了。我现在感觉挺不错的。”男爵轻轻摆了摆手,好像有些疲惫的样子“哎。几十天不出门,今天开个会,脑子都快跟不上了,哈哈!看最近我已经闲得快生锈了啊……”

“可别这么说啊爸爸,您只是最近状态不佳而已……”萝拉连忙劝慰起父亲,“只要您恢复过,我们仍旧可以为所欲为。”

“是吗?希望如此吧……”男爵脸上仍旧微笑着,“最近真是辛苦你了,孩子……”

“这是我应该做的。爸爸。”因为得到了父亲的赞许,萝拉有些激动,连忙垂下了自己的视线,“现在如果我不为您分担苦劳,又有谁还能帮助您呢?”

“是啊……是啊……”男爵的笑容愈发浓厚了。“现在也只有你才能够继承我的事业了,不是吗?”

虽然这句话在之前任何其他时候都能够让萝拉激动万分,但是在现在的环境下,萝拉却只从父亲的身上感到了一种似乎是丧失了一切希望的冷漠,这让她心中的喜悦感顿时就消失了大半。

自从儿子莫里斯横死之后。父亲脸上的那种原本已经公式化的和蔼微笑已经不见踪影了,每天即使笑一笑也无法让人感到如沐春风,反而心里有些发瘆。也正是因此这个缘故,这些天男爵的仆人和助手们都个个低声下气、战战兢兢。唯恐办错了任何一件事,引得自己主人降下可怕的惩处。

不过,虽说态度已经变得日渐阴沉。但是男爵却慢慢地从这种灾难当中平静了下,除了最初的几天情绪失控大发雷霆之外。后他却极少对人发怒,甚至没有在外人之前表示出自己的伤心。这种自控力也着实让不少人心里觉得佩服。

不过,自从得知了哥哥的死讯之后,萝拉感觉自己的父亲已经颓唐了不少,虽然平时作出决定的时候还有原的那种精明敏锐,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出,他已经没有那种傲视一切、成竹在胸的豪情了。

一位原本那么强大的人,竟然也有经受不住的打击!

一想到这里,萝拉不禁为父亲感到有一种惋惜。在内心深处,她开始怀疑自己将到底应不应该有孩子,应不应该平白无故给自己制造弱点。

和很多戏剧当中的主人公不同,直到现在,她仍旧对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莫里斯、让父亲变得如此颓唐毫无愧意,更没有因此而夜不能眠。在她看,这是一种为继承父亲的事业所必要付出的代价,仅此而已,她只是做了一件她注定要去做的事情而已。

在父亲开始日渐衰颓的今天,她更加热切地期盼自己能够更加成长起,让父亲遗留下的伟大事业更加辉煌。

同时,在内心深处,嫉妒仍旧在啃噬着她原本就仅剩不多的感情,萝拉心里十分明白,如果横死的是自己而不是哥哥,父亲纵使会伤心,也不会到这个程度。

“好了,我们父女之间就不用说这么多客套话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吧?我今天出去的用意。”微笑着看了看女儿之后,男爵说起了自己的行程,“今天我是接到了阿尔古伯爵的临时通知,所以特别去参加法兰西银行的特别董事会议去的。”

“特别董事会议?”萝拉的表情变得更加郑重了,“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出了什么大事吗?”

作为一位赫赫有名的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一直都是法兰西银行董事们当中极为强势的一员,也被外界盛传是法兰西银行下一任总裁的有力人选,既然由总裁阿尔古伯爵特别发函邀请,那么今天要讨论到问题的重要性也就是不问可知了。

“倒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只是要商量放一笔特别大的款子而已。”

“款子?有多大?”

“两千五百万。”男爵挑了挑眉头,然后悠然回答。“而且是短时间内筹集起交付。”

“两千五百万!”虽然男爵的语气十分轻松,但是萝拉仍旧惊了一下。

因为这个数字太庞大了,几乎超出了一般金融机构所能融资的能力限度。哪怕是德-博旺家族现在有了几亿家产。在短时间内拿出这么多现金也是不可能的,恐怕也只有法兰西银行这种全国性的银行。才能够在短时间筹集齐这样庞大的现金吧。

“款子怎么会这么大?对方有这样的信用额度吗?是贷给其他国家吗?利率是多少?需要用什么做担保呢?”哪怕明知道其中肯定有什么深意,银行家血脉当中的本能。仍旧让萝拉问出了一样一连串的问题。

“不是贷给某个国家,而是贷给一个人……准确说,就是我们的总统下。”男爵不紧不慢地跟自己的女儿解释了起,“在总统本人的要求下,法兰西银行准备借给总统先生两千五百万法郎,以便应对不时之需,今天我们一群董事一直都在开会讨论这是呐……”

说到这里,德-博旺男爵的脸显然抽动了一下,显然是在哂笑着什么。“嘿,什么不时之需?大家都明白着呢!这是用绞死共和国的专款,他想要拿着法国人民的钱去抢下法国的皇冠……”

“他是想要这些钱收买心腹,帮他发动政变吗?”萝拉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明摆着的事,我们只是好奇他是打算在今年还是在明年做而已。”男爵冷淡地回答,“不过,没想到他胃口这么大,一次就想要从我们这拿这么多!”

“那董事会的人都怎么看呢?不同意吗?”萝拉低声问。“毕竟,这笔款子也太大了……”

“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恰恰相反。没经过多少讨论,我们就一致决定批准总统个人的贷款请求,在几天内就把款子发给他。”德-博旺男爵摆了摆手,“所以。我敢说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再冲另外一个人喊皇帝万岁了。哦,波拿巴家族将会再次带给法兰西无比的光荣!”

虽然好像是在夸赞。但是男爵的语气却十分轻佻嘲讽,显然他的内心当中对未的皇帝陛下是毫无尊敬之情的。

“可是……爸爸。既然您并不喜欢总统先生的话,那为什么又还要去帮助他呢……”萝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都到了这个年代,我们……我们又何必给自己头上搬个皇帝呢?共和国不是挺好的吗?权力越分散,我们就越容易在政界找到代理人,也更加容易钻开空子。现在有七百个人在波旁宫当中吵架,总比仅有一个人在我们头上发号施令要好。我们干嘛还需要皇帝呢?这个皇帝既不高贵,也没有天才,甚至都不是法兰西人!他凭什么就能够让我们屈居其下呢?”

“屈居其下?不!你只看到了一个方面。”男爵摇了摇头,“没错,我们可能确实要对这个人恭敬行礼,对他阿谀奉承,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有多么高……他只是一个应需要而诞生的产物而已,我们需要他,他也同样地需要我们。”

“需要?”萝拉有些惊奇地问。

“是的,大家都已经受够了几十年无尽的动乱和风潮了,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凝聚方方面面的力量,统率一个集权的国家,号令军队和政府,让他维护整个国家的秩序,维护我们已经辛苦得到的一切!这个人到底是贤明伟大而是渺小可笑,其实是无关紧要的,关键是我们就是需要这样一个人!更何况,总统先生也值得我们尊敬一番,他并不是空有波拿巴这个姓氏而已……”

“也就是说,需要皇帝维持秩序,确认我们已经拥有的一切,并且排除掉任何新的革命风险吗?”萝拉渐渐地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他将会依赖我们治理国家?”

“除了我们他还能依靠谁呢?”男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狯,“他依靠军队夺取国家,可是军队是吞金的怪兽,想要维持军队他就要钱,要数不清的钱,最后还不是得依靠我们?况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使得我们需要他。”

“什么理由呢?”萝拉低声问。

“我们需要他和他帝国冲出去,夺取我国在世界上应有的一席之地!也为我们夺取更多的财富和利润……”男爵抬起头看着女儿,“法兰西太小了,大家就算在狭小的法兰西互相撕咬,也咬不下多少利润了,我们必须冲向整个世界!在未的时代,必定是我们加速对外进取的时代,一个和外国充满了剧烈冲突的时代,在这种背景之下我们需要一个强人带领帝国做到这一点,软弱的共和国是无法实现这个必要步骤的。不管是法国,还是欧洲其他国家,我深信,我们最终会在世界扩张,然后发生剧烈的冲突。”

“对外扩张?”萝拉终于明白过了。

“是啊,萝拉,难道你没发现吗?我老早就已经在海外开始扩张我们家族的事业了……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这么做,我们的同行们也同样在对外输出资本抢占市场。”男爵笑着点了点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事业会越越大,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需要一个帝国维护我们的利益,使得任何人都不敢威胁到我们的海外资产——既然迟早都是如此,那我们为何不干脆从早点做好准备呢?帝国也许缺乏自由,但是它却足够有力!我们学不了英国人,海峡可以让他们高枕无忧,而法国却必须面临几面受敌的窘境,我们既要维持对大陆上的敌人的压制,也要扩张海外领地,那么没有一个帝国是绝对不行的,至于皇帝是谁,那倒无关紧要,人民喜欢它叫波拿巴,那就叫波拿巴吧,我们不在乎。”

“是这样……就是这样……”萝拉喃喃自语。

“萝拉,你有这种不仰视任何人的气度我很高兴,但是有的时候你要学会以长远眼光看待问题。”男爵淡然看着女儿。

萝拉垂首不语,心中则是充满了对父亲的敬佩。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即使父亲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也仍旧是她只能够高山仰止的大人物,她必须继续睁大眼睛看着父亲,从他的一举一动当中学习到真髓,也只有这样……自己才有资格继承父亲的事业,甚至发扬光大。

“对了,女儿,你最近还在画画吗,把你最近画的画拿给爸爸看看吧……”突然,男爵转换了一个话题,“爸爸好久没看过了,难得今天心情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