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章 威胁与狂怒

第一百八十章 威胁与狂怒


                

寒风在街巷间呼啸,天空已经在飘落点点白雪,慢慢降临的夜幕让整个世界都带上了一层阴沉的色彩。…

在这座阴森破败的小教堂当中,萝拉恼怒地看着芙兰,呼吸变得有些异常的急促。

在昏暗的光线当中,这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的影子在地上不住摇动,犹如正在择人而噬的妖魔一般。她的脸上再也看不见往日的艳丽,反而看上去只剩下了无尽的愤怒。

高悬于墙壁上的十字架中,圣子忧伤地看着他的子民,仿佛是在哀叹人间为何永世得不到自己的救赎。

然而,在场的两位小姐,没有一个人在意到他。她们只是在互相对视着,谁也不愿意显示出半点退缩。

在几个月前,就是在这座破败的小教堂里,她们作出了杀死萝拉的哥哥莫里斯-德-博旺先生的最后的决定,宣判了这位银行家继承人的死刑。

而到了几个月之后,她们之间再也没有了当时的那种虚伪的友谊,彼此之间只剩下了毫不掩饰堤防与憎恶。

然而,即使是同样拥有才智、决断和无视道义的勇气,她们之间现在仍旧是有高下之分的。

“特雷维尔小姐,您不要太过于得意忘形了了!”萝拉-德-博旺小姐情绪激动而且满怀憎恨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的脸色因为激动而出现了罕见的潮红,再也不复往日的冷漠。

“您真的以为,您可以任意支使我了吗?!”

她的语气十分强硬,带着一种绝对不容忽视的冷意。虽然萝拉清楚地知道。自己有一个莫大的把柄攥在了面前这个已经毫无顾忌的少女手中,但是她更加清楚。此时绝对不能对她示弱,否则自己只会更加受制于人。

然而。令她心中失望的是,她的斥责并没有对面这位特雷维尔小姐有半分触动,她的脸平静而又冷漠,连一丝的迟疑和害怕都没有。

这位如今在社交界声名鹊起的名门小姐,今天仍旧漂亮得让人赞叹。她的面孔柔润而又白皙,温和而又不失俏皮,碧蓝的眼睛貌似好奇、却又不失灵动地注视着对方,好像一个孩子一般天真烂漫。她的头上戴着一顶精致的帽子,蓝宝石耳环藏在散于两肩的金色头发当中若隐若现。散发出柔和的光泽。

这种美丽,让萝拉都忍不住有些心折。

而且,萝拉深深地知道,她所拥有的绝不只是美丽的外表而已,在曼妙的身材之下,跃动着一颗无所顾忌而又冷酷狡诈的心——正如萝拉自己一样。

我倒是忘了,她是那种吓不住的硬茬啊。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暗暗后悔了起,毕竟现在她没有和这位小姐谈崩的半点理由。

就在这时。一直在注视着她的芙兰终于微微动容了。她的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充满了少女的妩媚与明丽,却让深知其底细的萝拉心里发寒。

“德-博旺小姐,难道以我们之间的友谊。我想要和您见见面也是非分之举吗?您这样可就太让人失望了。”

“我倒不知道您原如此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真是让人开心。”萝拉努力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厌恶和不安,冷冷地回答。“不过,不是您之前自己也说过的吗?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好……”

“少见面可不是等于说不见面,不是吗?”芙兰的脸上仍旧微笑着。“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不经过当面而告诉您我接下的打算。”

虽然她的语气不乏尊敬,但是萝拉仍旧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告诉我接下的打算!’

这么理所当然的话,真是将我当成了可以随意支使的手下了吗?呸!

萝拉心里一阵大怒,但是心里只能强行抑制了下。

“嚯?打算?到底是什么打算呢?我倒是想听听呢。”她毫无热情地回答,显然口不对心。

“德-博旺小姐,您难道忘了我和您的约定了吗?”眼见对方这么兴趣缺缺的样子,芙兰轻轻地挑了挑眉头,好像有些不悦,“这样可不好,我出了那么大力,好不容易才让您得到您想要的一切,难道您竟然会遗忘我的忠诚吗?”

这种饱含威胁的暗示,让萝拉不得不暗自咬牙切齿。

“说吧,您想叫我做什么!”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想和这个人多呆片刻了,不然肯定会忍不住要发狂。

“哦,别这么着急,我想要您做的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而已。”芙兰不慌不忙地看着萝拉,“我想,遵照我们的约定,您偿付我的忠诚的时机已经到了。”

虽然她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萝拉仍旧不禁心中一凛。

在协助自己杀死哥哥的时候,这个人就曾经提出了一个半年的期限,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差不多也该到时间了。

只是……该死的!都已经得到了梦想中的一切了,我才不想陪着这种人做什么见鬼的梦呢!她在心里破口大骂。

“您到底想做什么?”

“恐怕您知道的吧?我的哥哥,就要结婚了,而且婚礼很快就将举行。”芙兰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突然提到了另外一件事。

“是啊,我当然知道了。”萝拉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芙兰,想要从她脸上找出痛苦的痕迹,“事实上我父亲将是婚礼的重要嘉宾呢,我们将会出席婚礼,然后祝福他们,见证他和那位特雷维尔小姐幸福一刻的临……”

让她失望更有些敬佩的是,芙兰仍旧保持着平静,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异常。

“没错。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就是如此。”

即使最近以。她早已经习惯了各种打击折磨自己的心,但是在心底里她仍旧对这个消息感到黯然神伤。但是。从骨子里带着的傲气,令她以绝大的自制力,让自己在萝拉的面前没有显露出半点软弱。

虽然她之前巧妙地诱使夏洛特发现了哥哥在外偷情的事实,并且如她所愿夏洛特也大发雷霆,离开了哥哥,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兄长并没有因为这种小小的挫折而放弃同夏洛特结婚的打算,反而想尽办法想要哄得夏洛特回心转意。

在怒火中烧之余,她却暗地里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也许称不上机会但是如今也只能一试的机会。

“所以,您之前跟我说的时机已经临了。”强行将各种心绪压在心底之后,芙兰低声说。

“什么意思?”萝拉疑惑地问。

“为了讨取……讨取那个人的欢心,我的哥哥花了一大笔钱,”芙兰几乎咬着牙说,“准确说,他几乎花掉了他所有能够动用的钱去一个见鬼的乡间大肆购买地产。那么……接下的事情不用我多说了吧。”

确实不用她多说了,萝拉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位特雷维尔先生既然花了这样一笔大钱,那么资金肯定陷入到了枯竭当中。如果这个时候被一直和他牵涉很深的德-博旺一族勒紧资金的缰绳的话,那么肯定会陷入到一种十分窘迫的境地里。

“您是说要我家同他终止合作,然后从他手里收回融资?”萝拉反问。

“您明白了就好。”芙兰点了点头,“我估算过了。只要您这样做,那么我的哥哥几乎肯定就会动弹不得,这么大的资金。他一下也没法去找别人帮忙筹集……”

“然后您就打算眼睁睁看着他一筹莫展,事业陷入失败?”萝拉再问。

“不。当然不会了,怎么可能!”芙兰奇怪地看了萝拉一眼。“只要您做到了这一点,接下不就是我出的时候了吗?您就像当时承诺的那样,勒住了我哥哥的脖子,而那时候……我再出向您求情,用我的友谊感动您,让您退后一步……到时候,不正是我拯救了他,而有资格提出任何要求了吗?”

原是这样……萝拉心里恍然大悟。

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眨了眨眼,再度瞟了芙兰一眼。

好家伙,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这种无法宣诸于口的欲念,居然敢于这么处心积虑!

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又出身名门,偏偏却抱有这么邪恶的欲念……上帝的安排真是让人迷惑不解。

太令人厌恶了,不,太令人欣赏了!如果不是因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恐怕自己都会忍不住同她交个好朋友吧!

只可惜,现在是不可能了。

“哼……您是想叫我惹起一切仇恨,而自己却扮演救世主?”萝拉嘲讽地笑了起,“结果人人感激您做了好事,就把憎恶都投到我的身上……?这还真是明智的做法啊,特雷维尔小姐……”

“虽然有些委屈您,但是我会感激您,并且会想办法报答您的。”芙兰脸上仍旧摆出了微笑,犹如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嘲讽似的,“再说了,难道您这么多年,还没有习惯被人厌恶吗?再多一点也无妨。”

萝拉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很好,很好。

然而……自己能给她的,只能是一个否决的回答。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我想,您的想法是难以实现的,因为我的父亲不会同意这么做。”萝拉冷淡地回答。“而我不能违背我父亲行事。”

她心里十分清楚,她的父亲是怎么也不可能同意这种安排的——姑且不提他本就十分欣赏那位先生这件事本身,哪怕单从经营策略上说,父亲就不喜欢这样得罪当权派。

如果父亲不同意,她是没有资格作出这么重大的决定的。

“不,您必须这么做。”芙兰毫不让步,“这是我的要求,您必须这么做!”

“嗯?!”萝拉睁大了眼睛。

“我不管您有什么难处。总之您必须办到这件事,否则后果您自己清楚!”芙兰毫无顾忌地看着萝拉。再也没有了任何伪装的亲切,“事到如今您应该清楚。您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您是在威胁我吗?”萝拉恼恨地喊了出,“您好大的胆子!”

“没错,如果您觉得这是威胁的话,那么……我就是在威胁您!”芙兰毫不退让,“我再给您半个月的期限,不管您怎么做,是说服父亲也好还是瞒着父亲也好,总之您一定要做到这一点,不然的话。我想您知道我会怎么做。”

“凡事要有限度,特雷维尔小姐!”心急之下,萝拉再也顾不得仪态了,大声朝芙兰喊叫着,“您真的以为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吗?”

“哈哈哈哈,限度?事到如今您跟我谈限度?一个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的凶手!”芙兰看着怒气勃发的萝拉,突然忍不住失笑了起,“社会就是人凌驾于人的头上,只要超脱于凡俗之辈就可以为所欲为。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任何手段都是正确的……这不是你们教给我的道理吗?如今您却跟我说什么限度……哈哈哈哈,德-博旺小姐,恕我无理。原您还是脱不了那点泥土气呀……”

“你这个婊子……”

萝拉怒瞪着芙兰,整个人都颤抖了起。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因为出身而被人鄙视。尤其是被那些自恃为名门高第的小姐们鄙视。她在当年的画室生涯当中,用狂妄的态度和毫不留情的手段在这些人当中建立的声望。哪怕是玛蒂尔达,也不得不将自己作为对手而正面应对……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告别这种鄙视了。

然而。今天她再度受到了这种足以令她发狂的攻击——而更加令她怒不可遏的是,在这种攻击面前,她居然无法还击。

愤怒、恐惧、懊悔交织在一起,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全身都不禁颤抖了起。

她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双手,准备向芙兰走过去,亲手终结这个胆敢对自己不敬的混账。

随着她的动作,影子在地上摇晃,犹如张牙舞爪的恶魔,要将世间的一切都吞噬干净。

婊子,去死吧!

“您可别冲动呀,小姐!”正当萝拉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除掉这个恶魔的时候,对方悠然自得的声音在她耳畔突然响了起。

她微微定下了神,然后以那种可怕的视线盯着芙兰。

“德-博旺小姐,我十分理解您的想法……嗯,处于您此刻的立场看,杀死我恐怕是最能够一劳永逸解除后患的方法了吧……”虽然说的是这么可怕的事情,但是芙兰的表情仍旧十分平静,犹如是在说他人的生死似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坚决果断是好事,但是如果有欠考虑的话,那就是鲁莽盲动了啊……”

萝拉仍旧冷冷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身体的颤动却渐渐平息了。

“姑且不说您到底能不能杀死我,就算您真的能够办到……”芙兰轻灵地往后退了一步,小心地和萝拉保持着一个能够保证安全的距离,“难道您真的以为,我会傻到不做任何准备,就这样跑到您面前任您宰割?哼,为了避免您做下傻事,我就告诉您吧,这次我不是独身一个人跑过的!您要是敢有什么别的举动,今天我死了,明天死的就是您!”

芙兰的话,让萝拉重新陷入到了冷静当中。

她说的没有错,现在直接在这里杀死她并不是明智之举,毕竟之前没有得及做多少准备。

这种耻辱,已经转化成了难以言喻的憎恨,铭刻在了她的心中,

暂且答应下,再找个办法摆脱她。

一定要摆脱……不管用什么方法,否则以后只会一直被她要挟,不得脱身。

片刻间。她下定了决心。

“再见。”

芙兰转身就走,再也不想看她一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