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回心转意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回心转意


                

夏尔骤然的动作,让夏洛特变得更加羞恼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之下,夏尔居然还敢这么肆意妄为。△

然而,她的惊呼却没有惹起任何波澜,两个老人都目不斜视,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夏尔这种不严肃的举动一样。

爷爷的威严让夏洛特暗自心惊,手上传的触感更加让她心乱如麻,更让她惊慌的是,她发现无论事前怎样告诫自己,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再看看夏尔的脸。

“你干什么?放开我!”为了掩饰这种惊慌,她别开了脸,然后用力想要抽走自己的手,但是却毫无效果,夏尔抓得太紧了,她怎么用力也抽不走。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夏洛特心中气苦,只是在心里不住地咒骂夏尔,却不敢在爷爷的旁边弄出太大的动静。

“夏洛特,我听说你最近不太舒服,现在一看,你好像挺精神的……至少比我精神多了。”好像没有听到孙女儿的呼声似的,特雷维尔公爵慢条斯理地问,“那么,为什么这阵子都见不到你的人影啊?就连夏尔几次前拜访你也拒不接见。好了,你先别动,跟爷爷好好说说话吧……”

爷爷的话,让夏洛特只得先放弃了挣脱的打算,狠狠地瞪了夏尔一眼。

“这个得怪我,下。”夏尔一边带着讨好的笑容朝夏洛特点了点头,一边回答了特雷维尔公爵的问题,“是我最近干下了一些错事。惹得夏洛特生气了……”

“是吗?是这样啊?这可不行,”公爵皱了皱眉头。“你也是岁数不小的人了,做事就应该稳重一点。别搞得好像小孩子一样,三天两头惹是生非。你看看,现在你尝到苦头了吧?现在你们闹起脾气,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难道你不该认错吗?”

“是的,我知道,很抱歉……”夏尔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现了自己的歉意,“我会好好跟夏洛特道歉的。直到她肯原谅我为止。”

“这样才像话。”公爵微微点了点头,“夏尔,以后一定要多让让夏洛特,不然你们还没结婚就闹成这样,结婚以后岂不是要三天两头吵架?”

“当然如此。”夏尔马上回答。“我绝不敢再惹夏洛特生气了。”

“你不能只是说说而已,一定要以行动表现,否则光说又有什么意义!”公爵低声嘱咐了侄孙一句,然后又将视线放在孙女儿身上,“夏洛特。怎么样?闹了这么久脾气也该够了吧?既然夏尔已经这么诚恳地跟你道歉了,这次你就先原谅他吧……”

听着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和,夏洛特只感觉心里的恼怒越发浓厚,几乎就要大声发作了。好不容易才勉强维持住了镇定。

爷爷的这几句话虽然看似是在责备夏尔,但是很明显是在轻描淡写地为夏尔开脱,把这种无耻的背叛说成是什么“小孩子惹是生非”?

更别说他的话还暗地里在指责自己闹脾气了。

如果是旁人这么说的话。不管是谁她都绝不会领受袭,但这次偏偏拉偏架的人是自己从小就敬爱崇拜的爷爷。所以哪怕心里有多般恼怒,夏洛特却也只感到喉头发堵。怎么也说不出话。最后,她索性就一言不发,只是斜睨着夏尔,看看他还能再进行什么厚颜无耻的表演。

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想将我的怒气磨平,就想让我忘记了自己所蒙受的耻辱?痴心妄想!

“夏洛特,今天就这样吧,难道你还真要赌一口气,把婚约都取消掉,让我们兄弟两个也伤心、让整个家族都蒙羞吗?”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特雷维尔侯爵也骤然开口了,“夏尔这事儿确实做得不对,不过归根结底,他只是犯了一些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说真的,这种错,哪有人会不犯呢?更何况是夏尔这种现在这种地位,总会免不了有些狂蜂乱蝶喜欢围绕着他转的,他一时糊涂也很正常……”

他的语气也同样轻描淡写,说得夏尔只是因为被勾引了而一时冲动而已,因而犯下了一点小错。

他当然不会告诉夏洛特,他不仅不把孙子在外招蜂引蝶当回事,还曾经处心积虑要为孙子找情人。

在两位老人殷切的目光的注视下,夏洛特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着,微微低着头看着地板。

为了让自己不当场发作,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留下了浅浅的齿痕。

是啊,一时糊涂……偶然犯下的错,一件小事——大家都是这么看的吧,只是我在无事生非而已。

她其实从一开始就心里明白,在老辈人的心里,这种事本就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老辈人的想法,她根本就不在乎。

她慢慢抬起了头,冷冷地凝视着夏尔。

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这就是你给自己找的借口吗……?她好像是在质问。

“我犯下了大错,夏洛特。”在对视了片刻之后,夏尔叹了口气,“我知道让你现在就原谅我恐怕有点儿难,但是,我真心希望你能够继续我们的婚约,和我共度一生,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求你了,原谅我吧。”

听着夏尔饱含着深情的哀求,夏洛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断然回击。她避开了夏尔的视线,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装作听而不闻。

手心传的温热,最后变成了无尽的酸楚。

“你还想欺骗我吗?”最后,她低声质问。“不……已经够了,这些话你留给其他人吧,我不想再上当了,也不想再听了。你也没必要让自己受苦,陪伴在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身边……”

“不。我是真心实意这么说的。”夏尔连忙抓紧了夏洛特的手,生怕她突然拂袖而去。“你说我是为了你的嫁妆、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娶你,这是大错特错了!今天当着这两个老人的面。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你的,或者你们家的财产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可以立下契约,你对你的嫁妆、你应有的财产、甚至我的财产都具有支配权!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绝不会是那种为了讨人欢心而随便结婚的人,洛洛特,别忘了。是我主动向你求婚的!我想娶你,只是因为爱你,是的……我爱你,一直都爱着你,所以我才想跟你结婚!”

这突如其的激烈表白,让几乎每个人都愣住了,特雷维尔家族的三个长辈,都面面相觑,看着平素沉稳的夏尔突然发疯般的狂吼。

“真是不害臊。到了这个年纪,还在女人面前说什么爱不爱的。”特雷维尔侯爵轻轻耸了耸肩,然后在心里下了一个略带调侃的评论。

不过,就他的经验看。女孩子总是会吃这一套的。

看,自己的孙子毕竟还是一个流淌着特雷维尔血脉的人啊,有些事情毕竟无师自通……他又略带点欣慰地想。

如同特雷维尔侯爵所预料的那样。夏洛特被夏尔这一番突然的表白所震动了,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夏尔,好像是在评判他这一席话到底有几分真诚。

理智告诉她也许这又是自这个人的新一番花言巧语。然而心里存在的一点侥幸,却又让她禁不住去想夏尔也许是真诚的。

如果既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讨老人欢心而想要同我结婚的话,那么求婚的理由也只剩下那么一个了吧……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不,还是难以相信。

蓦然升起的疑虑,打消了她心里的这点遐想。她被夏尔伤得太厉害了,以至于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相信他。

自己之前也是这么相信了他的保证,一次次地屈从了他的意见,一次次地迎合了他的志趣……结果,得到的却仍旧只是无耻的背叛。

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信心再相信下去了。

然而,她片刻之间的动摇,却被夏尔完全抓到了眼里。

夏洛特……就是如此地深爱着我啊……一种莫名的感动,充塞到了夏尔的心头。

那是一种真正的歉疚感。

“夏洛特,我要是告诉你最近我是怎么过的,你肯定不会相信,但是我真的活在一种惶恐当中,深怕你抛弃我,毁弃掉了我们从小就立下的誓愿……难道我们不是一开始就打算一起光耀门楣的吗?你怎么能够从这么光辉的事业面前逃离呢?”说到特雷维尔家族的事业之后,他无意之中换了一种语气,低沉而又饱含深情,“今天正好有两个老人在场,你就容我说几句题外话吧……我们一家已经饱经磨难,好不容易才趁着时局的变幻才重新爬到了顶端,我们付出了惊人的努力和代价,所以……我们现在再也不应该经受任何波澜了,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它因为我们的一时怒气而蒙羞吗?夏洛特,我相信,没人比你更加爱这个家族了。这个姓氏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珍视,它的荣光需要我们一起努力守护。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自己可以和你结合在一起,将这个姓氏延续下去——我们都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传人,我们的结合,比菲利普或者欧仁未的婚姻,更加能够代表特雷维尔的荣光,不是吗?”

平心而论,作为一位穿越者,夏尔的家族观念并没有这么重,对所谓“特雷维尔的荣光”更加兴致缺缺,但是既然夏洛特最吃这一套,那么他也不介意表现一番了。

正如夏尔所期待的那样,听到了夏尔的这番话之后,夏洛特显然产生了一些触动,她不安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爷爷。

“说得没错,夏尔。”这是,特雷维尔公爵突然开口了,他赞同了夏尔的说辞,“我们兄弟两个都在革命里面吃尽了苦头,之后为了前程又不得不装作分道扬镳,所以当时我们一直就对此忧心忡忡。生怕在我们故去之后,我们的后人形同陌路。让特雷维尔家族变得四分五裂。正因为如此考虑,我和维克托才定下了这个婚约。让家族重新融为一体,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当中抱成一团,披风斩棘,渡过一切可怕的风暴,傲然屹立在人间!”

然后,他又看着夏洛特,从病体当中勉强鼓起了力气,一字一顿地说了下去。

“所以……夏洛特,你应该明白了。你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结婚,也是为了特雷维尔家族而结婚,这也是我立下了那样一个遗嘱的原因,明白了吗?我要你们两个延续我们兄弟两个的血脉,并且守护这个家族,而你……我是了解你的,你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家族,不是因为它能够给你多么优渥的生活,而是因为这个姓氏本身!那么你怎么能够抛弃你所珍视的这一切。独自选择逃离呢?”

“不……不是……我没有……我怎么会抛弃家族呢?”公爵的指责让夏洛特几乎无所适从,她语无伦次地辩解着。“我从没有想过啊!”

再没有什么指责比公爵的这个更加能够伤到夏洛特的心了,她怎么可能不爱这个家族呢?

“没错,我打算在你结婚后。把家族的财产都交给你支配。而夏尔刚才的话,你刚才也听到了吧?他也是打算将自己的财产交给你支配……”公爵突然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弟弟,“维克托。对这种安排,你有意见吗?”

“哦。我没有意见,这样挺好的。我和夏尔平时都有大把的事情忙。早点交给有闲暇的人打理也好。”特雷维尔侯爵笑着点了点头,“我打算等他们两个结婚之后,就将我那边的财产都交给夏洛特支配。”

他当然是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的,反正对他这种风烛残年的老人说,本就没有什么需要花大钱的地方了,他死后,财产除了孙女儿的那部分之外也会到夏尔那里去,现在交给夏洛特只是让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并没有什么麻烦——难道夏洛特会亏待了他的用度?

“很好。”公爵赞许地点了点头,“所以,夏洛特,你看到了吗?等你结婚之后,以后你就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女主人了,甚至都不用等我们两个过世!你难道会拒绝这种安排吗?”

夏洛特当然没有拒绝。

此刻的她,甚至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好似天旋地转。

成为整个家族的女主人,这不正是她从小就梦寐以求的一切?

只是,如果这一切需要靠牺牲掉自己的一切尊严换取的话,一切没有意义。

但是……如果不爱自己的话,夏尔又何必作出这种安排呢?

各种思绪都盘桓在她心头,让她心烦意乱。她看着仍旧拉着自己手的夏尔,好像在确定,他的表白到底有几分真诚。

“夏洛特,好啦,你就别生气了。”夏尔仍旧朝夏洛特微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她的手,“我今天已经跟我爷爷还有你的爷爷都已经说了,我绝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这种犹如小孩子讨好一般的动作,却更加能够勾起夏洛特对往日的美好回忆,看着夏尔的眼睛,她终于动摇了。

“难道你希望我到死都不能瞑目吗?”爷爷的质问又突然响彻在了夏洛特的耳边。

不,她不能这么做。

“夏洛特,我知道我光说漂亮话是无法得到你的信任的,所以……我打算用行动证明。”夏尔慢慢地将夏洛特拉到了怀里,“我去年为了演习的事情去过勒芒市,在勒芒的郊外,在卢瓦尔河畔,我看到了一大片美丽的乡村。那里的景色美极了,到处都布满了葡萄园,放目远处,在那淡蓝色的天边,有着许多园林和古堡,在古堡的旁边,是一望无垠的河面……我打算花大钱将它们都买下,我要买下一大片的土地,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而它……都是你的,只会记在你的名下,成为你夏日消夏的地方,我不需要你的财产,而愿意将一切都奉送给你,只要你开心。”

也许将钱投入到收益率很低的土地上会损失很多金钱,但是为了讨取夏洛特的欢心,夏尔愿意这么做。“这下你再也不能说我是为了利益而故意同你结婚了吧?没错……我爱你,真的。”

点点泪花出现在夏洛特的眼眶边,然后慢慢地滚落了下,在她白皙的脸上划出了两道光亮的泪痕。

她终于相信了,夏尔是真心希望同她结合,然后共度一生。

“再也不背叛我了吗?”含着眼泪的夏洛特,在夏尔旁边低声呢喃,“会一辈子和我呆在一起吗?”

“愿意极了!”夏尔大笑了起。“我说过,我会为你奉送一切的,你等着吧!”

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他骤然低下了脖子,痛痛快快地吻住了夏洛特的嘴唇。

然后,他重新抬起头,在三个长辈或惊讶、或赞许的视线当中,他以那种征服者的气概,大声向自己的伯父下了一个命令,“去叫公证人和律师吧,今天我们就可以立下契约,把我说的一切都写下!”

在夏尔的大笑声当中,夏洛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我也爱你。”

夏尔再度低下头,又给了夏洛特一个长长的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