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恨铁不成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恨铁不成


                

“欸?”此言一出,不光是夏尔,就连其他在场的与会者们也大感惊诧,想要探询这位老人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爷爷……哦,元帅下,”夏尔意外之下差点都忘记了称呼,脸上也布满了尴尬,十分狼狈,“您这个提议有些……有些令人意外。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个主意不好吗?”在众多饱含怀疑的注视下,特雷维尔元帅仍旧岿然不动,“夏尔,想想看,我们如果选在这一天,将会具有多么大的突然性啊?你会举办一个婚礼,总统和其他要人也会参加,没人想得到我们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之前还有心情发动政变……这会给我们带足够的突然性,不是吗?”

夏尔稍微沉默了一下。

平心而论,爷爷的话十分有道理,他的婚礼肯定是要邀请一大帮人祝贺的,那么那时候就天然地可以组建一个避人耳目的政变总指挥部,而不会招致任何人的怀疑。同时,也没人会想到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居然会在这种活动进行的前夕动手,更加可以达成行动的突然性,更加轻松地将反对派们一网打尽。

不过,即使想到了这些东西,夏尔的心仍旧有些不情愿。

因为,他奉献给权力的已经够多了,他不想连自己的婚礼——他这辈子是只想结一次婚的——都变成了一个阴谋计划的重要一环。

至少也该给自己留下一点不同的回忆吧。

可是其他人就不会有他的这种想法了。在听到了老侯爵的解释之后,他们脸上原本的疑惑顿时就消失了,然后恍然大悟般地对视了一下。各自点了点头,暗自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

然而。也许是顾忌夏尔的想法的缘故,并没有一个人直接吱声表示赞同。大家只是同时看着夏尔,等待着他的答复。

这些饱含着期待、赞许甚至戏谑的眼神,让夏尔有些如坐针毡,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夏尔,你还有什么别的意见吗?”仿佛是没有看出夏尔的心情似的,特雷维尔侯爵平静地问,“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们就按照这个主意制定时间规划吧。”

“我想。我必须考虑一下,无法现在给出答复。”想了想之后,夏尔终于给出了一个含蓄的回答。“很抱歉,我们先谈一谈剩下的问题吧。”

……………………

“爷爷,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提议呢?”等到散会之后,夏尔走到了特雷维尔侯爵的旁边,努力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不悦然后问。“您这个提议多让我为难啊!”

“为难?为什么要为难啊?”老人貌似不理解地眨了眨眼睛,“难道我的主意不够好吗?我是想不出在近期还有什么更加好的时间点了,还是说。你其实打算推迟婚礼的时间?”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夏尔有些不安地抽动了一下,就连声音也微微颤动了起,“您难道就看不出我的想法吗?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做……”

“必要——这是一个模糊的词,你应该从能够得到的好处理解它。而不是感情用事,从喜欢不喜欢的角度理解它。如果利用它对你有利,那么你就不应该排斥它。你想想看。难道你能给出一个比我更加好的时间吗?如果你可以,现在就跟我说吧?”先是声色俱厉地训斥了一番之后。老人的表情慢慢变得和缓了起,“况且。一个在铲除了所有敌人之后再举办的婚礼,难道不更加值得铭记吗?”

夏尔沉默了。

他确实承认自己想不出一个更好的主意了——除了可能要让自己稍微不开心之外,这几乎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时间点。

“夏洛特不会喜欢这个主意的。”踌躇了许久之后,他给出了最后一个理由。“她可不会想要让自己的婚礼被枪炮和鲜血染上污渍……”

就连他自己也知道,当他说出这样一个不怎么有说服力的理由时,实际上他已经被说服了。

“你怎么知道夏洛特会反对呢?再说了,就算夏洛特反对,难道你就要因为她而取消或者改动掉预定的计划吗?”老人皱了皱眉头,然后忍不住重重地拍了拍孙子的肩膀,“夏尔,你已经不小了,把那些浪漫念头都抛到一边去吧,只要有了实质结果,你又何必在乎一点点过程中的不快呢?别忘了,你最终想要的是什么?!

为了夺下心里想要的,路易十一恨不得亲手送父亲去死,美迪契皇太后巴望着儿子升天!他们在乎过什么?他们为了夺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心甘情愿付出那么多的代价,而你,你却连一点点浪漫情怀都不肯抛弃?就这样你还告诉我你想要爬到最顶端,夏尔,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吗!”

【法王路易十一(1423年7月3日-1483年8月30日)与其父查理七世是政敌,曾举兵反对父王,被父王镇压之后他逃到了勃艮第公爵手下寻求庇护。1461年查理七世暴死,一直有传言是他排遣的刺客所谓。

美迪契太后是指凯瑟琳-德-美迪契,亨利二世的王后,在亨利二世死后她与继承王位的儿子弗朗索瓦二世成为了政敌,后坐视自己儿子死去。】

老人的重击,在夏尔的肩膀上留下了强烈的痛感,但是,他心中所受到的震撼要更加大。

在爷爷如此直白、又如此具有说服力的雄辩下,夏尔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他原本心里留存的一点反感,也顿时烟消散了。

事到如今,再讲究什么情怀岂不可笑?夏洛特。终究还是对不住了……

“好的,您说得对。”片刻之后。他朝自己的爷爷欠了欠身,“我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吧。”

“很好。孩子,就该这样。”老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夏洛特那边最近到底怎么样了?一切顺利吗?”

“不,并不顺利。”夏尔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心烦意乱。“夏洛特现在还是不理我……”

虽然夏尔最初还打算瞒着老人,但是很快纸就包不住火了,老侯爵最终还是得知了夏洛特和夏尔已经闹翻了的消息,在他的逼问之下,夏尔也不得不将一切跟他和盘托出。

“哎……”老人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孙儿。不是我说你啊,对付女人你还得多学着点啊!我当年哪里碰到过这种事?”

“我也没想到会那样……居然会被她当场逮住!”夏尔抽动了一下嘴角,显然还是在为那晚的痛苦回忆而伤神,“天晓得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她得到什么风声了!”

“能够让她得到风声,还不就是因为你自己行事太不谨慎?”无意之间,爷爷给了一个和堂伯一样的责备,“你想在外面玩儿,很好。谁不想在外面玩玩,但是你总得小心谨慎,别让一切给别人得知了啊?尤其夏洛特还那么爱你,她怎么会置之不理呢?”

“现在说这个也晚了。”夏尔有些颓丧地回答。“虽然我不知道她到底要生我的气多久,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她一定不会轻易原谅我了……”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那位迪利埃翁小姐就那么值得你迷恋吗?我看玛丽就很不错,我早就说过了。你应该多和玛丽往,不要为了那个孩子而分心。可是你就是不听,这下知道好歹了吧?”老人撇了撇嘴,显然对夏尔的喜好有些大不以为然,“夏尔,听我的劝,以后别跟那个老是让你倒霉的孩子往了,和靠得住的人往不是更好吗?”

“不,爷爷,不要这么说,这事跟她没有关系。”夏尔马上打断了他的话,“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通情达理而且才华卓著,已经发生的灾难都不应该怪罪她,这本就不是她的错,她也不想这样的……”

可是你却为了她而顶撞自己的爷爷!

特雷维尔侯爵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对孙子的回答不太满意。

看,那位小姐还是不够努力啊……怎么就是把他拉不回呢?

但是,正因为深知孙子的性格,他决定先不再对这个话题继续多说,免得引起夏尔更加的抵触。

“婚礼不会有问题吧?”老人突然有些担心地问,然后不着痕迹地转移开了话题。

“不,不会。”夏尔摇了摇头,“我已经跟她父亲说过了,反正这次的婚礼必须按期举办,一刻也不能拖延,否则后果他自行承担。在我的威胁下,他也答应我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会将她带到婚礼上跟我结婚的。”

“总算菲利普那小子识大体!”特雷维尔侯爵长舒了口气,欣然放下了心。

然后,他又有些奇怪地打量着夏尔,“不过,夏尔,你真的就打算什么都不做,等着夏洛特被押上婚礼的那一天?”

“我想做很多事,但是夏洛特根本不愿意见我啊!我还能怎么办?”夏尔苦笑起,“这也怪我太伤她的心了。”

老人的眼神越越奇怪了,最后变成了一种明明白白的讥讽。

“然后,你就带着这种歉疚,静静地等待她自己回心转意?”

在爷爷的视线下,夏尔只感觉十分不自在,他张了张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会想办法的,您不用担心。”最后,他只能给出这样一个回答。

“哎……这还不让人担心吗?”老人再度摇了摇头。

太拙劣了。

为什么在名利场上如此游刃有余、智勇双全的孙子,到了女人面前却如此一筹莫展,以至于要么被迷得团团转,要么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从小给了他太过于严厉的教育、让他只专注于如何追名逐利了,以至于都没有余裕将这份本事传授给他。

他再一次痛感自己对孙子的教育缺失了极其重要的一环。

历代的特雷维尔家族的祖先、他自己、甚至包括那个不成器的埃德加,哪个不是纵横欢场无往不利的高手,结果到了孙子这里,却成了被牵着鼻子走的蛮牛?

真是家门不幸啊……老人不禁微微哀叹起。

不过,现在补救还得及。

“你真是蠢到让我发笑了,夏尔。”带着一种爱恋和恼怒交织的眼神,特雷维尔侯爵冷笑地看着夏尔。

“什么?”夏尔一下子没有反应过。

“你真的觉得只要一起走上婚礼的殿堂,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吗?不,那时候问题才刚刚开始呢!你真是愚蠢到家了,孩子。不过这也不怪你,很多人都觉得只要套上了戒指就万事大吉,殊不知那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凭证而已。”老人叹了口气,“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无疑我相信他们家会强迫夏洛特嫁给你的,不过……你就这么打算让夏洛特憎恨你一辈子吗?”

“这个……怎么会呢?”夏尔难以置信地回答。

夏洛特怎么会恨我呢?他无法相信这会成为现实。

他一直觉得,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夏洛特之前有多么生气,只要两个人走进了教堂,那么就不会再有其他问题了——毕竟夏洛特不是爱了他那么多年吗?她在如愿以偿之后,又怎么可能还会愤愤不平呢?

“夏洛特不是想要你跟她结婚,或者应该说她不仅仅这么想。她更加想要的是,你发自内心地喜爱着她,情愿和她结合在一起……按理说这道理你应该能够想得明白啊?”老人不紧不慢地回答,“如果你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强迫她结婚,她会觉得你一点也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只是在任意折磨她而已——喂,你不会真这么打算的吧?”

“不,我怎么会这么做?!”夏尔大惊失色,连忙反驳。

“如果你不是这么想的,那就赶紧补救啊,趁着还有时间。”特雷维尔侯爵脸上露出了微笑,“赶紧找个时间跟我一起去吧,我们得把一切都跟她说清楚,不管是真话是假话,总之你得让她回心转意,不是吗?”

“您是说……您也打算一起过去帮我说项……?”夏尔脸上露出了喜色。

“你这样怎么让我放心?”祖父再度叹了口气。“哎,真是的,到了我这一大把年纪还得拉下脸……”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