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家族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家族


                

带着恼怒和郁闷,小特雷维尔公爵匆匆在自己家中穿行,脚步声踏得很响,以至于一路上碰到的人都对他的这种焦躁而感到大惊失色。+,

顾不得旁人的感受,中年人走到了女儿的房间门口,然后重重地敲响了门。

自从那一晚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之后,她就极少出门了,甚至还经常呆在自己的当中避不见人。

因为理解女儿的心情,所以这位父亲也并没有特别为难女儿,对她的这种状态听之任之,然而,这种做法,现在最终还是走到头了,他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必须解决问题。

“夏洛特,在吗?出一下,我有事要找你。”

里面没有回音。

“好了,孩子,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但是现在事情紧急……”努力压抑住心里的焦躁之后,这位父亲再度敲响了门,“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特雷维尔元帅拜访我们家了,你必须得跟我去见见他。”

随着他的话,敲门的力度也越越重,父亲焦急的心情也随着这种急促的敲门声而完全传递到了房间当中。

然而还是毫无回音。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

他再也难以容忍女儿的任性了,哪怕这种任出有因。

“好了……夏洛特,别再闹了!听着,爸爸最近跟你也说过那么多次了,你还要生气什么呢?你的这位堂爷爷几十年都没有踏足到我们家,结果今天一我们家,你却要避而不见。这像话吗?不管你现在有什么别的考虑,至少。我命令你必须要热情接待他,明白了吗?!”

父亲的呼喝声。还是没有激起任何反应,犹如是重重的一拳打到了柔软的海绵上一样,没有激起任何反应。

真是够了……

小特雷维尔公爵皱了皱眉头,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

他挥了挥手,打算命令仆人强行把门撞开。

“砰!”一声声的巨震,让整个地板都似乎在摇晃了起。

最后,门终于被撞开了。

中年人仍旧皱着眉头,先做了个手势让仆人留在外面,然后亦步亦趋地走了进去。

然后。他发现夏洛特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面,好像是在睡眠一般。

但是,经过了这么大的动静之后,又怎么可能还在睡得着呢?

哎,这又是何必呢……这位父亲,不得不在心里叹了口气。

“孩子,为什么不回答爸爸的话?你在做什么?”因为心中的疼惜,他的声音又不知不觉中变得温和了许多。“你没有听到爸爸一直在叫你吗?”

接着。他走到了女儿旁边,轻柔地抚弄了一下女儿的头发。“哎……你最近这样,真让爸爸心疼。”

夏洛特仍旧是一动不动地伏在床上,只有许久之后。一阵闷闷的回音,才表明她现在仍旧保持着清醒。

“我听到了的,爸爸。别这么急吼吼的了。”因为夏洛特的姿势,所以她原本清脆的声音现在变得有些闷绝的怪异感。“好了,我现在的身体不太舒服。您就体谅体谅我吧……”

“嘿,抱歉,今天是没法体谅你了。”中年人苦笑了起,“你是不知道呀,刚才那个老人家对我是什么表现,就差动手要揍我了!今天如果你不去见见人家的话,恐怕就麻烦了。你可别忘了,你迟早得嫁到人家那里去的,现在就得罪了老人家,以后你还怎么过日子啊?”

“他也了吗?”夏洛特突然问。

“是的,他也了。”这位父亲点了点头,“夏洛特,听我一句劝,还是不要再生气了,有些错是年轻人总爱犯下的,我们有时候需要宽容一点儿……你们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有什么必要继续这么赌气呢?”

仿佛是被什么东西触动到了一样,夏洛特突然抬起头,怒视着自己的父亲。

“我不是都已经说了吗?现在婚约已经解除了!没有了!”她大声喊了起,“我……我再也不会嫁去他们家了!”

虽然被女儿突如其的的爆发,让小特雷维尔公爵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然后苦笑了起。

“孩子,这种道理,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吧?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你说取消就能取消的了,好了,别任性了,赶紧跟我过去吧。”

父亲的话,让夏洛特原本就已经十分阴郁的表情变得更加落落寡欢了。

“连你也要抛弃我了吗,爸爸?”她看着自己的父亲,几乎像是在质问一样,“您真的忍心吗?”

因为最近的心情十分糟糕,再加上一直没有进行平日里的精心修饰,所以夏洛特现在的容貌看上去憔悴了许多,金色的头发散乱脸色苍白得可怕。也许是因为最近哭过多次的缘故吧,她的眼睛有些浮肿,碧蓝色的眼瞳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嗓音也有些嘶哑。

“这怎么能说抛弃呢?”父亲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一开始还不是你迷上了那小子,喊着闹着要和他结婚的?现在闹到了这地步,反倒指责父亲逼迫你了?夏洛特,那就算爸爸一直都宠着你,你也该跟爸爸讲讲道理吧?”

“没错,没错……是我自己发了疯……”夏洛特喃喃自语,眼睛里又重新泛出一些泪光,“那么,我现在清醒过了,打算弥补自己的过失……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这种事又不是取消就取消的。”父亲一口回绝了夏洛特的要求,然后,他的语气不禁变得有些责备起了。“打起精神吧,孩子。你应该面对现实了,一个特雷维尔不该如此软弱。”

“软弱……是啊。确实够软弱的了。”夏洛特带着泪花,又苦笑了起,“您的意思我明白,没错,我用自己的愚蠢,给自己建造了一座无法逃脱的牢笼,如今已经无法脱开身,只能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去迎接一辈子的苦刑,是吧?”

“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吧……”中年人连忙安慰起。“不管怎么看,你都为自己找了一个人人称羡的夫婿,我想你的朋友们会艳羡于你的眼光的。”

“是啊,人人称羡他能够爬上高位,我也曾经为他的志气和能力所迷醉……但是……”夏洛特的脸,瞬间变得阴沉了起,“结果我却没有看穿,他根本就没有爱过我,也从没有把我放在心上!那么。就算人人都对我羡慕,那又有什么意义?”

“这么说就太过了啊,孩子,别这么悲观。”小特雷维尔公爵拍了拍女儿的脸。“如果真没有把你放在心上的话,夏尔最近也不会那么焦急了,我看得出。他想要乞求你的原谅,而且真心实意想要和你结合。”

“不。我再也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了,他一定只是在表演而已!他已经用这一手骗了我多少年了。如今休想再骗我!”夏洛特看似激愤,实际上痛心却溢于言表,“我再也不上当了!他爱去骗谁就去骗谁吧,反正我再也不想见他了!”

“你太悲观了,实际没那么糟。”

“已经糟透了……我所付出的一切,换的只是欺骗,我所幻想的一切,原都是空中楼……经历了这样的打击之后,我……我又怎么可能不痛心疾首呢?”夏洛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几乎抽泣着说出了下面的话,“我现在总算明白了,爱一个人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性命消耗掉了一半,让自己变成了可悲的仆从,只能任人践踏!我受够了……爸爸,我再也不想经历这种痛苦了,也再也不想做这种傻事了。”

“可是你现在还是很痛苦啊,孩子。”小特雷维尔公爵有些忧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难道和他们一家就此一刀两断,就能够让你心情舒畅起吗?”

“那也总比继续受欺骗要好。”夏洛特勉强回答。

“哎……”父亲长叹了口气。“不行的,夏洛特,真的不行的,你今天必须要跟我一起,到老人家面前说清楚,顺便和夏尔谈谈,言归于好。”

“不……不要!”夏洛特马上斩钉截铁地回答,“爸爸,您是知道我的性格的,所以请您不要再强迫我了,好吗?”

“其实你是在害怕吧?”父亲反问,“你害怕见了之后,又会心软,然后选择原谅?别反驳我,我是你父亲,我了解你。”

夏洛特顿时语塞,因为,父亲的话实在太对了。

“既然知道,那您为什么还要强迫我呢?难道……您非要见我再次犯下错误,继续沉溺在谎言的毒液当中吗?”

“好吧,孩子,我们不用再进行这么无谓的争执了。”也许是下定了决心的缘故,中年人的表情变得不容置疑,“如果你自诩自己能够支配自己的命运,那么,你就应该表现出足以证明这一点的勇气,如果连当面再拒绝别人的勇气都没有,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要求自由?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我愿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尽全力帮助你,但是……首先你要表现出能够拥有能够接受帮助的能力,好吗?”

父亲的话,让夏洛特迷惑了。

“您是说……只要我当面坚决拒绝了那对祖孙俩,您……您就会支持我的决定,不再逼迫我吗?爸爸?”

“你首先要能做到这一点。”小特雷维尔公爵板着脸回答。

他对女儿的期待不置可否,然而心里却明白,这只是一种欺骗而已——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扛住自己父亲和叔叔的压力取消婚约,这是他完全办不到的事情。

夏洛特定定地看着父亲,一直没有说话。

“好了,走吧,孩子。”小特雷维尔公爵伸出了自己的手。“我们在这里拖得已经够久了,可别让老人家就等呀。”

他的手抓住了夏洛特的臂膀。然后轻轻拉了拉。

正当他打算用力,强拉着女儿走出去的时候。一直垂首不语的夏洛特终于开口了。

“好吧,爸爸……既然您这样说的话,那我……那我就去表现自己的决心吧,您说得对,我确实应该面对自己。”

说完,她也伸出了手,然后揽住了父亲。

她是真心相信了这一点,还是只是在给自己一个理由呢?看着女儿,中年人在心里突然闪过这样一个疑问。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是在等待着什么吧,虽然自己没有自觉。

算了,现在再追究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

“听着,孩子,我不管你对他有多大的怨气,但是,我不允许你在我叔叔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不尊重,也不希望你朝他撒气。因为他是我们的长辈——这是我作为父亲的权利,我认为我是有这种权利的。”他郑重其事地盯着女儿,“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失去体面。你说对吗?”

“您说得对,我明白。”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我不会吵着老人大喊大叫的。您放心吧。”

“这就好。”

总算完成了任务的小特雷维尔公爵,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就该看他们的表现了吧……

“我们走吧。”

……………………

带着同样颇为沉重的心情,这对父女快步朝会客室走了过去。

等到重新回到了会客室之后。原本打算说几句缓和场面的俏皮话的中年人,突然哑口无言了。

因为他发现,他因为久病而卧床在家的父亲,居然也赫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公爵一直没有说话,他躺在长椅上,正在用自己冰冷的视线看着这对父女。

他多年的积威,让中年人心里发慌,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

“爸爸,您怎么也过了?”小特雷维尔公爵连忙问。

应该是刚才被他的弟弟带过的吧,嘿,真是厉害啊,趁着自己不在,居然就去把父亲给拖了过……

一想到这里,中年人瞟了自己的叔叔一眼,发现那位老人正一脸严肃地站在哥哥旁边,就连夏尔,也默不作声地站在公爵另一边。

看样子,刚才他们应该已经达成了什么默契了吧。看着两个人轻松的表情,中年人在心里想。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自己亲自强压着女儿了……小特雷维尔公爵在心里叹了口气。

“为什么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这个事?”公爵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反而皱着眉头,质问着儿子,“你是不是真觉得我就快死了,所以你可以随便行事了?”

虽然因为病重的缘故,老人的语气有些中气不足,但是在儿子听却犹如惊雷一般轰鸣。

“不是这样的,爸爸!”小特雷维尔公爵连忙辩解,“我只是害怕您听了这事儿之后心情变糟而已……绝对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啊!”

“你们这样只会让我死得更快。”公爵微微皱了皱眉头,“好了,我不想再听你的辩解了,现在没有任何意义。”

然后,他将视线放到了儿子旁边的夏洛特身上。

“夏洛特,孩子……过吧。”公爵的语气舒缓了许多,“到爷爷这儿,让爷爷好好看看你。”

夏洛特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顺从了爷爷的要求,于是她松开了揽着父亲的手,一路走到了爷爷面前。

原本准备好的话,现在完全说不出口了。

而旁边的夏尔,一直在热切地看着她,但是她浑然不觉,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夏尔一样。

爷爷颤颤巍巍地抬起了手,夏洛特连忙伸手去扶。

“啊!”突然,她发出了一声饱含愤怒的低喝。

因为,她的手,被突然凑过的夏尔强行握住了。

“这下不会再让你跑了!”u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