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的日期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的日期


                

这世上能够使得萝拉如此勃然大怒的人已经不多了,而在哥哥死掉了之后,能够让她在心里如此恶毒诅咒的人,整个人间就只剩下了那仅有的一位。︽小,o

那位她曾经的同谋者、那位曾经在她眼中天真的孩子,此时已经成为了她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愿意想到任何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

然而,即使她刻意回避,麻烦也仍旧找上了她。

她曾以为那个人至少最近会因为担心暴露而沉寂下,结果却证明,对方早已经完全无所顾忌。她直接给自己寄了信息,甚至还用了命令的语气约定要自己去求见对方。

心高气傲的萝拉,对这种傲慢不逊的态度十分不满。然而,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她也只能随着对方的脚步而翩翩起舞。因为,经过了那一番较量之后,萝拉清楚自己已经被她牢牢抓在身旁,无法脱身了。

刚刚才从对父亲的恐惧当中走了出,如今又陷入到了从那位“朋友”所带的惊恐里面,萝拉只感觉自己的头都有些疼痛起。

可恨,可恨!我怎么会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帮手?我早就该知道,她就是一个抱有病态感情的疯子!我居然会以为自己能够驾驭住疯子……真是可笑!这个已经失去疯子迟早会毁掉我的,为什么她不自己去死呢?是啊……一特雷维尔家族真该全部去死!这个邪恶的家庭应该永远从世界上消失!

狂怒和憎恶,让萝拉的心里充满了恨意,她毫无顾忌的字心里诅咒着。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上帝突然降下天雷。将可恶的特雷维尔家族整个都消灭干净。

但是,事到如今后悔也无济于事。她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带着这满腔的怒火,强压着性子一步步地走下去,寻找解脱一切的办法。

萝拉抬起头,看着自己家的高堂华屋和精美的装饰,看着命中注定终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心里蓦然流过一道暖流。

至少我已经杀死了哥哥,走到了这一步,不是吗?

没有什么能够再挡住我了,我……终将拥有梦想中的一切。

带着这种近乎于执念的笃信。萝拉紧紧地攥住了这张便条,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

……………………

就在萝拉恶毒地诅咒特雷维尔们都去下地狱的时候,此时的特雷维尔祖孙两个却正聚在一起。他们正在紧张地筹划着一个大行动,准备让自己一家随着波拿巴家族的再度崛起,而走上这个国家的最高峰。

经过了数年的准备之后,他们已经自觉形势十分有利,胜利在望。

大多数障碍都已经被摧毁了,只需要再加上一把劲,走上最后一步。那滚落在地的皇冠,就将被重新捡拾起,由他们奉送到皇帝的侄子头上。

除了他们祖孙两个之外,陆军部长圣阿尔诺将军。还有其他几位拥护总统的重要将领都已经齐聚在了这间房间当中,人人脸色铁青,神态专注。气氛凝重而又冷冽。

“直至现在,我已经同陆军的数十位重要将领摸过底了。他们当中,已经有接近一半的人对总统表示了支持。”在这些焦灼的视线的逼视下,夏尔冷静地陈述着,“剩下的一半,大多数也对我们的行动不置可否,至少并不反对。而剩下的一小撮人,我打算将他们调到西部或者南部边境去,少部分死硬分子我直接调到非洲!我们要让他们对接下的失态丧失影响力……”

“不仅要这么做,而且要快,时间可不等人。”特雷维尔元帅打断了他的话,然后马上将视线放到了圣阿尔诺将军身上。

“我将会尽快协助夏尔,一定要让这些人事调动尽快落实,绝不会让一个在军内有号召力的反对派还留在巴黎当中。”陆军部长下连忙回答。“如果有任何人胆敢反抗,他们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处,我会让他们强制退役!”

和对那些陆军部官员们的倨傲无礼不同,他对这位老元帅充满了恭敬,这不仅是出于对方的军事资历的缘故,而且也是因为对方极受总统先生的宠信。

“很好,就是要这么干,我们就是要毫不留情地打击对手。”元帅din了din头,同意了部长的看法。“只要这些将领都被远远支开,就没有人能够号令巴黎的驻军反对我们了,也只有这样,我们的行动才能够顺利完成。”

顿了一顿之后,特雷维尔侯爵又严肃地看向夏尔,“计划做得怎么样了?”

“计划已经基本完成了,虽然没有什么机会进行演习,但是我相信,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十分完善、而且具有可行性的计划了。”夏尔一边说,一边将吕西安和阿历克斯等人最近完善的计划的副本,一份份地发散给了在场的将领们,“为了避免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我们将尽量少地调兵进入城内,所以我们的宗旨就是尽快夺取一切重要目标,逮捕一切有可能反抗的反对派,然后利用已经被控制的自卫军和警察维持城区秩序。诸位先看看吧,如果觉得有哪一条不够完善,请尽快提出,不过我得事前说好,副本是不允许带离这里的,”

将领们纷纷拿过计划书开始仔细地看了起,一时间整个会场都寂静了下,只剩下了翻页的哗啦声。

这个计划十分之详尽而且可靠,以至于许久之后,还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很好,就这样干。”当翻完了整个计划书之后,老侯爵哗地一声将副本合了起,然后扔到了桌子上,“我看我们是没法给出更好的了!夏尔,你真是找了一群好帮手啊,我真希望他们也能够将这种智慧和经验应用到对外作战上面……”

“我想,他们是会有机会的。”夏尔微笑着回答,然后,他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特雷维尔元帅,您德高望重,是军队翘首以盼的支柱人物,您应该领头号召大家。我请求在那一天由您指挥整个城内和城外的军队,为国家恢复秩序。”

这纯粹是夏尔为爷爷贴金了,作为一个远离了军队几十年,又才刚刚被封为元帅的老人,老侯爵能在军队内有多高的威望呢?

不过,反正只要权势在手,说什么都有道理了。

“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好。”还没有等老人回答,圣阿尔诺将军就直接定了下,“您指挥这场伟大的行动,实在是最名正言顺了——法兰西五十年的弯路,就应该由五十年前的英雄纠正!”

“那就这样吧。”也没有多少推辞,老侯爵就直接答应了下,反正其实这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调动了那么多军队,而且执行这么大的行动,外国政府那边会不会也产生什么异动?”就在这时,一位将军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外交活动需要更加加强一些,以便安抚下各国的不安。。”

“外国公使那边我们都在联络,请不用担心,根据我们的判断,外国干涉的可能性很小,”夏尔笑着回答。

而特雷维尔元帅却有些不高兴了,他冷冷地盯着对方,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呵斥。

“将军,政治问题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我们只负责军事!而且,我可以向您断言,绝不会有外国干涉的!您决不能把这种消极情绪带到自己的部下当中,否则这会产生极其不良的后果。您想想看,英国是决意不干涉我们的,俄国人现在鞭长莫及,我们边境上还剩下什么呢?不就是德意志人吗?

对于可爱的德意志人,我们需要害怕什么吗?杜雷纳烧掉了海德堡,我的祖先烧掉了斯特拉斯堡,我烧掉了埃尔福特,他们如果敢要有什么动静,我们还可以烧掉更多地方,甚至烧掉柏林和维也纳!我们也许需要顾忌一下英国人甚至俄国人,但是我们完全不用顾忌德意志人,几个世纪以,事情已经清清楚楚了,他们就是打不过我们。没有英国人的指示和俄国人的撑腰,他们动也不敢动一下。况且,他们对我们的行动高兴得很,毕竟我们消灭了一个可恶的共和国!”

也许是因为元帅的语气过于强烈的缘故,这位将军再也不敢吱声了,低下头默认了元帅的训斥。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了,房间内再度陷入到了沉寂当中。

“一切都快准备就绪了啊……”扫视了周围人一圈之后,特雷维尔侯爵长叹了口气。

“接下,我们就该为这次的行动找个时间了吧?”

然后,还没有等其他人回话,他突然凝视起了自己的孙子,“夏尔,就放在你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怎么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