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过关?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过关?


                

“对了,女儿,你最近还在画画吗,把你最近画的画拿给爸爸看看吧……爸爸好久没看过了,难得今天心情好……”

男爵的笑容如同往日一般亲切,但是在萝拉的耳中却如同一声惊雷,惊得她几乎站立不起了。

父亲终究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自己啊……哼,也对,哥哥死后我就是最大的受益人,爸爸就算再怎么疼爱我,又怎么可能不怀疑一下呢?萝拉在心里苦笑起。

她事前并非没有准备——早在那一个晚上,她就已经让自己的那位同谋帮忙画了一幅画,并且顺手在第二天拿回了。

本,为了避免画风冲突的问题,最安全的办法是在接下补画一幅,不过她害怕这幅画之前就被仆人们看见了,自己中途改画一幅无异于不打自招,所以迟迟没有动笔。再加上最近为了替父亲分忧,自己十分忙乱,所以就一直没有补画。

原本,因为父亲最近的沉寂,她一直都没有被要求拿那幅画去看看,结果自己也甚至有些淡忘了,没想到事到如今,父亲突然就提出了这个要求。

在片刻的慌乱之后,萝拉很快就重新镇定了下,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常。

不管怎么样,父亲的这个命令是无法拒绝的,这个时候就算硬着头皮也要拿着那幅画让父亲过目了。

“爸爸,恐怕让您失望了,最近我一直都没有画画,因为没有心情。”萝拉沉下了脸。甚至还带上了一丝哭腔,“我最近画得一幅画。还是在哥哥遇害的那天晚上,和德-特雷维尔小姐聚会时画下的。结果一回家就碰上了这样的噩耗……哎,爸爸,自从碰到了这样可怕的事情之后,我哪里还有心情画画呢?”

这番含泪的剖白,天晓得她在事前到底排演了多少遍,才能做得如此真实自然!

“可怜的孩子啊!”男爵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感叹哪个孩子可怜。“不用向我道歉啊,碰到了这样的惨事。你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没关系的,拿那天晚上你画下的画给我看看吧,我就权当做个纪念吧……”

看终究还是逃不过啊……萝拉在心里暗自告诉自己。

“好的,爸爸,您稍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去拿过。”她恭敬地朝父亲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而男爵只是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一句话都没有说。

等到片刻之后,萝拉重新回了。而她的后面跟着一位拿着画框的仆人。

萝拉招了招手,仆人轻轻地将画框放在了书桌上。

“爸爸,请看吧……我只希望您不要批评我……”带着勉强做出的笑容,萝拉好似有些撒娇地看了看父亲。

“哦。怎么会呢!我的女儿这么优秀,她的画怎么会难看?”男爵挥了挥手,让仆人自己走了出去。然后开始仔细端详起画。

萝拉镇定地端详着父亲,心里则在想。父亲应该什么时候才放弃这次的试探。

在过去,德-博旺男爵是深为女儿的这项艺术才能而自豪的——不过。当然了,作为平民出身、又将精力完全放在事业上的银行家,并没有什么对艺术的鉴赏力,也对艺术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是为了女儿多了一项可以向别人夸耀的才能而自豪而已。

而男爵此时仍静静地端详着画布上的画作,看得十分认真投入,一言不发。

在画作当中,几个少女或坐或卧地站在一起,笑容满面地攀谈着,只是视线却毫无相交。在枯黄的树叶的缝隙当中,一种刺人的阴郁感觉袭向了每一个人。

而在画的顶端,是看不到一丝星光的夜空,犹如能够吞噬宛如的黑色梦魇一般,高悬在所有人的头上。

男爵的手轻轻在画布上摩挲,犹如在亲手接触这种抹不开的黑暗一样。

“很好的作品。”半晌之后,男爵突然开口了。“女儿,这幅画比你往常的还要好。”

“嗯?”萝拉先是一愣,然后马上低下了头,“谢谢您的夸奖,其实我觉得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说实话,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因为父亲的夸奖无异于承认,那位特雷维尔小姐的绘画才能高于自己许多。

“呵,你难道还需要对着自己的父亲谦让吗?好就是好,小姐。”男爵淡然笑了起,然后抬起头,端详着自己的女儿,“你那天心情很糟糕吗?”

“什么?”萝拉又是一惊。“您这是什么意思呢?”

“虽然这幅画确实十分优秀,但是从你的画里面我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怨气,很糟糕的压抑感。”男爵平静地点评着女儿的画作,“画风阴郁而且晦暗,看得出你在画这个的时候夹杂着极大的怒气。”

萝拉的心已经十分不平静了。

“我……我平常画的话也是这种阴郁风格的呀,您又不是不知道,爸爸。”她强笑着回答。

和刚才的故作轻松不同,现在的她,已经打起了全部精神,生怕再露出一点破绽,让父亲更加生疑。

“虽然同样是阴郁,但并不是一样的吧。”男爵的视线,好像能够穿透萝拉的整个心灵一样,“你平常的画作,就算阴郁,那也是盛气凌人的,在你的笔下总会有一种压迫感,而这里呢?这是一种强压着自己心情的怨愤,会让人看得心里十分不舒服……这可不是你平常的情绪吧?你的爸爸虽然没什么品位,但是这点东西还是能够看出的啊,孩子。”

不……这已经够有鉴赏力的了,爸爸……您太厉害了!

她几乎都想要为自己父亲这种简短的艺术评论鼓掌叫好了。她从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比自己所想象得还更加有艺术鉴赏力。

但是,现在绝不是向父亲顶礼膜拜的适当时机……现在是性命攸关的决定性时刻。

在父亲那种慑人的视线下,萝拉的呼吸慢慢变得有些急促了。

“爸爸,没想到您居然连这个都看得出!”她强笑着夸奖了父亲,然后说出了她几乎一瞬间就编好的解释,“没错,我那天确实因为一些小事而心情烦躁。在和特雷维尔小姐的宴会上,因为喝了点酒,我同德-迪利埃翁小姐吵了一架,她对我十分不敬重。所以您看,在画作当中,我们这些人都貌合神离……”

这个她是不怕父亲查证的,因为本就是事实。

然而,父亲却没有再追问,甚至也没有继续表示怀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等到她强笑着说完之后,男爵才轻轻点了点头。

“哦,是这样啊?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多喝酒,喝酒容易影响你的判断力。”

“好的,谢谢您的教诲,”萝拉点了点头,心里则带着十万分的期盼,祈祷着父亲能够相信自己的说辞。

仿佛过了一年,又仿佛只过了一瞬间,男爵终于挥了挥手。

“这幅画真的有些意思,我留下自己收藏吧,你应该不介意赠送给父亲一点礼物吧?”

“当然了!您尽管留着吧,我只是唯恐它没法和您收藏的名作相提并论。”萝拉连忙回答。

“哦,怎么会呢?我女儿的作品,对我说就是无价珍宝。”男爵的脸上还是那种温和的笑容,虽然不知道到底心中到底作如何想,但是他好像真的没有再追问下去的**了,“你也不要太伤心,早点恢复过吧,这么多年练就出的画技,丢掉了多可惜?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萝拉只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松垮下了,热血直往上窜,让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我会的,爸爸。”为了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不显得太过于异常,她的头更加低了,“您也一样,请早点从悲痛中恢复过吧,不要再发愁了,这样我也会十分心疼的。”

“我?我还能有什么发愁的呢?”男爵噗嗤一笑,好像被逗乐了一样,“我现在发愁的是我们未的皇帝陛下,到时候打算册封我为帝国伯爵的时候,我应该怎么推辞掉……”

“您尽管可以占有男爵的光荣。”虽然对父亲这种视名爵如无物的作风不太理解,不过萝拉完全不会同父亲争辩。

她再度向父亲躬身行礼,然后退出了房间。

等到她离开了书房,重新踏入到走廊上之时,她才整个人如释重负,胸口因急促的呼吸而剧烈地起伏了起。

太可怕了,直到现在,她还是难以相信自己居然从这么可怕的境地里面脱开了身。

带着难以言喻的庆幸,她沿着走廊一步步地走回到了大厅当中。

正当她打算先回自己的卧室,好好地休息一下时,她的使女突然走了过,递给了一张字条。

她随手接过审视了一下。

然后,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剧烈的刺激似的,她的眼睛骤然睁大,然后捏紧了拳头,将字条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放进了自己的手中。

在父亲的书房中所压抑着的恐惧,瞬间就变成了无可抑制的暴怒,只是为了不在旁人面前失态,她才没有大骂出口。

这个婊子,真以为可以随意支使我了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