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悲惨世界(续终)

第一百六十二章 悲惨世界(续终)


                

等到夏尔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因为肩膀上的伤势,他在家中很快就引发了一阵骚动,他好不容易才将这种骚动平息下,然后嘱咐爷爷的贴身仆人守密,免得老人家受惊。

让医生诊视了一番、确认伤势并无大碍之后,顾不得多休息,在第二天早晨,夏尔马上就跑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前拜访。

然而,和他预料的一样,这一次夏洛特对他的求见毫无回应。

他并不气馁,而是径直地去求见了她的父亲、小特雷维尔公爵。

“夏尔,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在书房当中,一见到夏尔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就满怀疑惑地看着夏尔,“今天的夏洛特和平常可是大不一样啊,回到家里之后就一直缩在房间里不出,听说还哭得很厉害……怎么,难道你们吵架了?”

“差不多吧……”夏尔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整天就知道为了些小事吵架,何必呢?”堂伯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夏尔,不是我说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夏洛特的脾气,她想要做什么你就顺着她意思就行了,实在不行就阳奉阴违嘛,干嘛非要和她硬顶呢?最后闹大了还不是你吃亏……”

此时此刻,他的语气还是相当轻松的,以为女儿只是因为小事而生气而已——夏洛特昨晚出门了,他以为是和夏尔一起去玩了,然后小两口在中途闹了什么别扭。却没有想到实际情况会比这个糟糕百倍。

“不,如果只是一般的争吵我就不会找您了……”夏尔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先生。我这里是寻求您的帮助的。”

“什么?”看到夏尔态度如此罕见的严肃,中年人的表情也慢慢变得凝重起,“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您听我说……千万不要打断我。”

然后,夏尔一五一十将自己昨晚的遭遇说了出。

“总而言之,我现在碰到了极大的困难,我极度需要您的帮助,先生。”最后,他摊了摊手,说出了最后的结语。“无论如何,我不打算放弃这桩婚事,请您帮我劝导一下夏洛特,让她回心转意。”

小特雷维尔公爵静静地听着夏尔的叙述,先是惊奇,然后变成了惊恐。,最后……变成了叹息。

呆呆看了夏尔许久之后,他的堂伯长叹了口气,最后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啊!夏尔。你究竟干了多傻的事啊!”

“我知道。”夏尔点了点头。“所以我就想弥补这个错误。”

“你……你……”在书房当中,夏洛特的父亲一脸沉闷地看着夏尔,踌躇了半天之后,他终于又叹了口气。“哎。你怎么能够这么不谨慎!”

他并不是特别生气,只是在批评夏尔不够谨慎,竟然没有瞒过未婚妻。

这种态度并不是特别奇怪。

没错。在小特雷维尔这种正统贵族的眼里,夏尔的罪过不是偷偷瞒着未婚妻、乃至妻子在外寻欢作乐。而是行事不够谨慎,居然没有隐瞒过妻子……以至于闹出了今天的大麻烦。

说到底。他自己还不是这样的人?就算在现在,他也还经常在外面养着情人啊。

在未岳父的叹息当中,夏尔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两个人只能相对无言。

在长达数分钟的沉默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终于开口了。“事到如今,你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告诉我吧,你……你对夏洛特到底怎么想?只是为了义务而想同她结婚吗?”

“不,不是……这不是有什么功利的考虑,而是我真的想要娶她。”夏尔马上摇了摇头。

“那就好,总算你这个混账还有点良心!”堂伯父瞥了夏尔一眼,“那么,婚事你也不接受取消呢?”

“婚事不能取消,绝对不能取消。”夏尔斩钉截铁地回答,“而且必须按照预定日期举行,绝对不能拖延。”

“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中年人轻轻点了点头。

他确实没有别的选择了,事到如今,不管之前怎么宠爱夏洛特,但是从小特雷维尔公爵的立场看,现在都由不得夏洛特任性了。

姑且不说他本就十分欣赏这位堂侄,哪怕是从纯粹的利益角度看,他也不可能同意夏洛特在激愤之下的决定。

其一,他女儿和夏尔的婚讯已经传遍了了整个社交界,现在如果突然毁弃掉婚约的话对特雷维尔家族的声望——不管是长支还是幼支——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很明显将会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笑柄。

其二,在夏尔和他的爷爷已经爬到了高位而且拥有极大影响力的今天,已经日趋颓势的公爵一家,承受不起同夏尔交恶的代价,尤其是在夏尔已经明确表示了绝不同意毁弃婚约的情况下。

所以,他只能继续原定的安排,让夏尔和夏洛特按期结婚。

“夏洛特现在不肯见我,我估计如果我强行闯过去见她的话也只能起到反作用,所以……烦请您最近帮我说项,可以吗?”夏尔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难道还能有其他办法吗?”中年人苦笑着回答。

然后,他站了起,走到夏尔的身旁,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以后行事谨慎一点吧,年轻人!”

夏尔默然点了点头。

“好吧,现在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想办法让夏洛特改变主意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堂伯马上叮嘱了夏尔一句。“这件事千万不能透露给我的父亲听,我可不敢担保父亲听了这种消息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当然不会透露过去了。”夏尔马上回答,然后又有些犹豫地看了堂伯一眼。“不过……如果……如果夏洛特坚决不肯改变主意,哪又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位父亲饱含怨气地扫了夏尔一眼。“那时候就算押着也要把婚礼办完!难道你还给了我别的选择吗?”

你知道就好。

夏尔一边在心里松了口气,一边朝堂伯鞠了一躬。“谢谢您。先生,我会倾尽全力回报您的帮助的。”

……………………………………

天空阴沉沉的,厚厚的阴遮蔽了阳光,才刚刚只到傍晚时分,街道就已经华灯初放。

在剧院的廊柱下,盛装打扮的芙兰无视了不时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安地皱着眉头轻轻踱步,她现在已经心乱如麻,被这重重的阴压得几乎喘不过气。

“特雷维尔小姐。您还好吗?”不知道等了多久,她终于听到了自背后的召唤声。

芙兰眉头一皱,然后急速转身过。

“您都干了些什么!”她狠狠地喊了一句。

这种饱含着气恼和焦急的语气,再配合上少女罕见的横眉怒对的表情,让原本脸带笑容的伊泽瑞尔-瓦尔特顿时僵住了。

“怎么了?”

“还说怎么了?!您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啊!我的哥哥居然是带着伤回的!”芙兰仍旧怒吼着,“那个混蛋……居然,居然拿了枪……她真干得出!”

自从昨晚得知哥哥因为夏洛特而受了伤之后,她几乎都气疯了。

她原本的打算只是让夏洛特因为哥哥的背叛而取消结婚的打算,却没想到夏洛特居然在激愤之下干了这样的混账事。差点威胁到了自己哥哥的性命,也正因如此,她现在心里也充满了恼恨。

说实话,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她也负有极大责任。但是她完全无视了这一点,只记得因为这两个人而让哥哥受了伤。

“抱歉,这个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否则我会阻止她的。”眼见芙兰如此生气的样子,伊泽瑞尔也慌了手脚。“当时我以为她只是想要当面斥责那个人一番而已,没想到……她居然不声不响地带了把枪过去……”

“这完全不是理由!事实就是您差点就让我的哥哥碰到了生命危险!”芙兰厉声打断了他的话。“幸好我的哥哥没有出事,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您的!”

伊泽瑞尔惊呆了,这种冷酷、甚至可以说有些狰狞的表情,是他之前从未在芙兰身上看到的。

“你……你没事吧?”他小心翼翼地问。

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样子,芙兰发觉自己已经完全失态了。

不,这样不行,这个人现在还用得着,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然后,她的面孔重新变得柔和,甚至有些悲伤。

“先生,请您原谅我的无礼……但是,您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看到哥哥受伤回,简直都要被吓死了,上帝啊……”

芙兰的哀容,终于让伊泽瑞尔定下了神,这才是他所熟悉的样子。

“该道歉的是我,都是我没有看好,不过……您也不用太过伤心吧,他那样对待您,受一点惩罚不是应该的吗?”

“不,不管他怎么对待我,不管再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兄长啊!”芙兰摇了摇头,眼中突然有泪花闪过,“我不能忍受他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先生,我求求您了,以后一定不要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否则,否则……我宁可拒绝掉您高贵的帮助,而去接受命运的摆布!”

这种泪花,也许有些确实是出乎本心吧。

看着芙兰的一番剖白,伊泽瑞尔-瓦尔特再也无言了。

多善良的孩子啊……为何命运却如此作弄她?

“好的,我明白了,您真是个好孩子。”最后,他叹了口气。

“谢谢您!”芙兰恭敬地朝他行了个礼,脸上也重新微微露出了笑容。

夏洛特,伊泽瑞尔-瓦尔特,你们两个干的好事!我绝对饶不了你们!少女在心中狠狠地想。

“您对夏洛特小姐的态度也稍微改一改吧。”伊泽瑞尔继续劝说,“说实话,虽然她的爆发有些激烈,但是毕竟情有可原……毕竟遭遇到了这么可耻的背叛。”

芙兰只是低垂着视线,充耳不闻。

“说起也真是奇怪啊,如果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一个戴着眼镜、还那么知性的女孩子,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竟然会欺压您到这个地步……当时我还准备……”

“什么!”芙兰突然尖叫了起,“您刚才说了什么?眼镜?”

“是啊,那位伴随在他身边,甘愿当不名誉的情人、还欺压您的人,不就是戴着眼镜的吗?”伊泽瑞尔有些奇怪地反问。

芙兰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

玛丽是没有戴眼镜的,那是另外一个人……

她的手捏紧了扇子,以至于指骨都有些啪啪作响。

“难怪她这么有自信,原还有一个……”她低声自语。

这一瞬间,她只感觉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渊。

原朋友都是这种东西啊……原你们就是这样爱护我的……很好,很好……

她只感觉一阵晕眩,但是一股自心底里的傲气,又强撑着她继续站立着。

“您怎么了?”伊泽瑞尔对芙兰的表现有些奇怪。

又是一阵沉默。

“没什么。”许久之后,芙兰抬起头,笑容满面地看着伊泽瑞尔,“我只是想,快要下雪了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