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荣幸

第一百六十五章 荣幸


                

“夏尔,有没有兴趣接下去办外交?我觉得你有这种天赋……”

路易-波拿巴犹如闲谈般的一个问题,让夏尔却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就连旁边的特雷维尔侯爵听了之后也略有有些不安地抽动了一下。←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夏尔的心里不禁急速转动了起。

严格说,这确实是一个奖赏——在强国林立的欧洲,外交确实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政治事务,以至于在很多欧洲国家当中,外交大臣就是实际上的第一大臣。

路易-波拿巴既然说要让夏尔去“办外交”,肯定不会只是让他当个小办事员或者驻外国的大使而已,而是会给出外交范畴内的重大职权——虽然不会让他这么年纪轻轻就去当外交部长。

只是……在这个场合说出这个安排,实在让人有些寻思——尤其是在他已经在陆军部当中弄得翻覆雨、风生水起的时候。

“夏尔,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眼见夏尔还在沉思,路易-波拿巴又问了一次。

“先生,您对我所说的东西,我之前完全没有想过……”夏尔连忙回答,“请恕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哦,没关系,我也知道现在说这些对你说太意外了。”路易-波拿巴宽容地摆了摆手,“反正现在还不着急,你慢慢考虑吧……现在我已经确信了,在帮我赢得陆军人心上面,你的作用比其他人都要大得多。”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夏尔的视线又似乎带上了一丝奇怪的意味。“再说了,让一个特雷维尔去搞外交。不正是可以堵住这些自命不凡的外国人之口吗?夏尔,我们中间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夏尔心里突然觉得以他对路易-波拿巴的了解看,这种既羡且妒的心理,确实是路易-波拿巴的心理。

他和他的伯父一样,对那些高门贵族十分羡慕,并且有一种含而不露的自卑感,因而在掌权之后想方设法要与他们接近。而在他心中,夏尔-德-特雷维尔并不仅仅是一个好助手,更加还是他这个势力的一个好花瓶,一个可以用在全欧洲的宫廷面前展示的华贵饰品。

从这一点看。他想让夏尔去搞外交,为自己增添光彩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夏尔同时也知道,他会做出这个决定,肯定不会是出于这一个原因而已。

他微微转动了视线,然后在不经意之间同爷爷的眼神对上了。此时特雷维尔元帅也正满脸关切地看着他。

祖孙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特雷维尔侯爵微微挤了挤眼睛。

多年的相处让夏尔对爷爷的心思早已经能够心领神会,他心里一惊,似乎难以相信爷爷的决定。然而当他再度探询地投过视线的时候,他的爷爷已经别开了脸。

那就没什么可以犹豫的了。

“不……不用再考虑了,我十分感谢您能够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先生。”虽然心里疑惑。但是夏尔仍旧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十分激动,“您知道的,其实……我一直都十分想要参与外交事务。我对同各国交锋十分感兴趣,这正是我一直期盼的机会啊!我刚才只是担心现在的事情被中断。以至于给我们的事业带什么坏的影响……”

“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在一切事务都被处理完毕之后,你再过去……”路易-波拿巴微笑着回答,“所以,夏尔,现在我们还得仰仗你继续努力。”

也就是说,等到发动政变,将他推上至高无上的宝座之后,夏尔就将转任到外交部任职了。

夏尔心脸上仍旧布满了笑容。“这就是我一直在期待的,先生。”

………………………………

等到餐会结束之后,总统率先离开了用餐的地方,而其他显贵们也纷纷开始离场。

等到聚拢在特雷维尔侯爵身边的那些道贺者纷纷散去之后,夏尔终于找了一个空子,凑到了自己的爷爷身旁。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低声问。“为什么你刚才要我马上答应下?”

“你还有不答应的余地吗,年轻人?”也许是因为今天实在有些劳累的缘故,特雷维尔侯爵脸色并不大好看,只是横了夏尔一眼。

这句反问让夏尔微微滞涩了一下。

“如果……如果我坚持的话,他……他未必会坚持。”最后,夏尔有些底气不足地回答。

“是啊,没错,也许他不会支持。”老人带着冷笑点了点头,“但是这样对你有什么意义呢?你以为没有他的支持,你还能在现在的位置上干出什么成绩吗?”

“……他怎么会不支持我呢?”夏尔心里一惊。“我……我可是为了他做了多少事情啊!”

“所以他已经给了我们回报了啊,甚至可以说给的够多了。”特雷维尔侯爵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元帅杖,“夏尔,有的时候我们必须设身处地地在别人的处境上想一想,这样我们就能够想明白很多别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夏尔睁大了眼睛,终于想明白了什么。

然后,他忍不住笑了出,“他……他何必这么想呢?我怎么会……”

“你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这样的能力——就算你现在没有,终究有一天你还是会有的。作为一个领袖,他有必要未雨绸缪。所以,面对现实吧,夏尔。”老人叹了口气,然后捏住了孙子的手,“再说了,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不好。他还得继续倚重我们的……”

没错,如今特雷维尔家族在军队里面爬得太高了。夏尔干得比路易-波拿巴想象的还要好,他依靠着新任陆军部长圣阿尔诺将军的合作。一鼓作气地清洗了陆军部,并且有条不紊地推进着构想中的那些机构改革,同时还利用这个机会提拔了不少忠于自己的人。

那么,路易-波拿巴心中,现在特雷维尔家族在军队当中是不是过于煊赫了呢?

老的刚刚被晋封为元帅,并且在未可能要当一支庞大的远征军的司令,小的如果之后再呆在军队当中,那天晓得还能再搞出多大的动静——至少路易-波拿巴有理由这样担心。

于是,让夏尔在适当的时机离开陆军部转而参与外交事务。一边是对他的奖赏,准备让他在整个欧洲声名鹊起;一方面也是一个制衡措施,让特雷维尔家族不至于无法掌控。

也许他并非不相信、猜忌特雷维尔家族,这只是一个政治家制衡自己部下的必然手段而已。但是,夏尔仍旧感到有些不舒服。

虽然就他本心而言,他并不反对自己去参与外交事务,但是对这种自于,他仍旧感觉十分不好受。

“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传言,”老人将视线投到了远处。声音也被刻意压低,“约瑟夫-波拿巴几次在总统面前说你的坏话,说你不会甘心于仅仅当个助手的角色。”

“他也配说我?”一股怒火在夏尔心中渐渐燃起,他冷笑了起。“难道就是因为他的话,所以……”

“不用担心,有人老是在总统面前说你坏话那是好事。总统不会为此而改变心意的。至少现在不会。”老人浑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夏尔。老实干好自己现在该做的事情吧,上帝会酬报我们的。”

“他毕竟不如皇帝。”夏尔低着头,闷闷地回答,“如果是皇帝。他不会害怕自己的手下。”

“得了吧……”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特雷维尔侯爵再度嘲讽地笑了起,“你没在皇帝身边呆过就不要老说这种武断的话,我可是看得很清楚,当年皇帝也天天防着塔列朗和贝纳多特呐。”

“可是……”夏尔睁大了眼睛。

我竟然已经可以被当中这种人对待了?

“没什么可是的,夏尔,这是一种极大的荣幸,而你有资格领受它。”老人突然转过头,满怀感情地看着夏尔,“我的孙儿,难道这点小事就能拦得住你吗?”

夏尔沉默了。

他终于已经把握住了整个事态。

原,在不知不觉当中,由于他的种种业绩,他在所有人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过于卓著、以至于难以驾驭的逸才了,甚至还被当成了一个年轻版的塔列朗,以至于路易-波拿巴都开始想着怎么制衡自己了!

这究竟是应该感到悲伤呢,还是应该感到荣幸呢?

至少夏尔是感到十分荣幸的。

看着夏尔恍然大悟的样子,特雷维尔侯爵心里也充满了欣慰。

这就是我的孙子啊,连皇帝的继承人都怕他!

在这种心情激荡的处境下,他决定也跟自己的孙子交点底了。

“好了,夏尔,不用担心。”他凑到夏尔的耳边低声说,“你又不是现在就得离开陆军部,时间还有呢!好好想办法尽量留下自己的影响力吧……还有,一切都有我,难道我会让你吃亏吗?我虽然已经老迈了,但是脑子还算清醒,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夏尔,有些话只有我们两个人之间才能讲,只要我们一直把势力握在手里,那么还怕自己会被一脚踢开吗?拿破仑再怎么不耐烦,不也是只能用塔列朗和富歇吗?”

他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了——他之后打算尽自己的一切机会,培育私人势力,以便让自己百年之后孙子不至于吃亏。

“谢谢你,爷爷。”满怀感激的夏尔,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爷爷,只感觉今天陡然受创的心又重新恢复了信心。、

“只有我们特雷维尔之间,才有完全的忠诚啊……”

…………………………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尔等人筹备的阅兵式已经到了尾声了,一支支参与检阅的部队开始向萨托里阅兵场的外郊行进,准备在那里再行集结,通过各种方式离开萨托里。

喧嚣一时的萨托里又重新恢复了寂静,空空如也的大地上留下了无数彩带、旗帜、皮革。

不少工人和士兵正在清理这些残留的物品,而那些栅栏、走道和观礼台,则被保留了下,以便应付以后可能会有的阅兵仪式。

在这稀疏的人群当中,夏尔漫无目的地漫步着,凝视着远处似乎毫无尽头的荒原。

护卫们跟在远处,小心地盯着四周。

在之前,夏尔遭受了枪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路易-波拿巴的耳中,同时也惹起了他极大的愤怒,他一反平日里的镇定自若的形象,召见了内政部长严厉训斥了一番,也正是因为这一番训斥,最近城内的戒备更加森严了,就连夏尔出行也跟上了几个护卫。

这种好意虽然夏尔有些感动,但是毕竟有些不太方便,不过这也是他难以推拒的好意,他也只好先接受下了。

不过,因为今天的事情,夏尔决定尽早要将这些配过的人统统打发回去,以免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到别人的眼睛里。

在荒原的寒风当中,夏尔静静地思考着现在自己所面临的处境。

说奇怪,他现在并不恨路易-波拿巴——说到底,他只是做在他立场上需要做的事情而已。

那么我呢?我是不是也该做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呢?

他突然扪心自问。

他讨厌受人摆布,尤其是在现在已经拥有了巨大权势的情形下。

没错,我支持路易-波拿巴,但是我不是必须得效忠于波拿巴家族……如果仅仅因为一个人靠着幸运得到了一个姓氏,我就得对他俯首听命,这就实在太过于荒谬了!

我不能容许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因为某个人的喜怒、某个人的几句话而轻易改变,哪怕因此变得更好也一样。

最后,夏尔下定了决心。

他完全没有发现,在不期然当中,随着地位和权势的日渐增长,他已经滋长出了比过去更加炽烈的野心。

如果在之前,他是在为波拿巴家族的事业而战,顺便为自己而战的话,那么在之后,他就是为自己而战,顺便为波拿巴家族而战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