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可逆转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可逆转


                

在将自己的部下们带进了铁道部,并且各自安排分配了工作之后,吕西安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按照夏尔之前的嘱咐,乘坐一辆出租马车到了旧儒尔维尔亲王的府邸。…≦

和之前的荒废状态不同,这座府邸如今门禁已经十分森严,下了车之后,吕西安也不得不在门卫满怀不敬的眼神的注视下,有些不安地在门口等待着——因为他是乘坐出租马车而不是私人马车过的。

不过,很快门卫的眼神就变得十分恭敬了,因为没有等上多久,得到了通报的夏尔就亲自从府邸当中走了出迎接这位客人。

“吕西安,你可总算啦!我们都已经等了你好久了!”夏尔满面笑容地走到他面前握住了他的手,“我们还以为你真被你那位丈人拉去喝酒了呢!”

这个玩笑话让吕西安有些尴尬,“夏尔,我只是因为安排部下的工作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而已,在办公事的时候,我是不会去做无关的事情的。再说了,我的岳父他也很忙,没有时间搭理我们……”

“啊哈,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认真啊!”夏尔一手拍了拍吕西安的肩膀,然后一手拉住了他的手臂,“,我们别再外面闲扯了,赶紧进吧,可别让别人再等了。”

“好的,夏尔。”吕西安乐得夏尔在这个尴尬话题上转开,顺从地跟着夏尔走了进去。

很快,他就抛掉了心里的一点点不快,而沉浸在对这座府邸的惊叹上了。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清理和修缮。前朝的儒尔维尔亲王府邸又慢慢重新焕发出了当年的光彩,再度变成了那个陈设奢华的显贵居所。

一路上在走道上走马观花之后。等到到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时,吕西安终于以那种毫不作伪的羡慕神气向夏尔感叹了一句。

“夏尔,你已经得到了一个多气派的地方啊!听说这里是总统低价转送给你的吧?对你还真是慷慨!”

“哦,是的。”夏尔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自己最近对路易-波拿巴的意见,“总统对我十分慷慨,我十分感激他。”

“不过,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奖赏吧,毕竟你为总统做了那么多事,其他人可不会这么快就帮上这么多忙。”因为觉得刚才这么说有些失礼。吕西安连忙再恭维了一句,“夏尔,你现在就已经搬到这里住了吗?”

“不,这里的修缮工作还没有完成,我现在还不住在这里……”夏尔摇了摇头,然后再度开了个玩笑,“再说了,我还没有结婚呐,这么早忙着迁居做什么?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地方也太寂寞了。”

“哈哈……既然这样那就赶紧结婚啊!”吕西安被夏尔的话给逗笑了。“我和朱莉都还在等着参加你和特雷维尔小姐的婚礼呢!”

他这句话是半真半假,他个人固然欢迎夏尔结婚,但是他的妻子却未必了——她到现在都还对夏尔一边和自己的妹妹玛蒂尔达亲密往一边又和别人结婚感到十分愤愤不平。

和吕西安期待的相反,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夏尔突然僵了一僵,然后笑容也变得十分不自然起。

“怎么了?夏尔?”眼见夏尔的反应很奇怪,吕西安不由得追问了起。“你不希望我们去参加婚礼吗?”

“不!当然不是了!你们两个肯定是我的贵宾。”夏尔马上回过了神。连忙摆了摆头,“我没怎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而已。你放心吧,我和夏洛特的婚事一定要办。而且会尽快就办,绝对要让你们过参加的!”

虽然感觉夏尔的回答还是有些奇怪,但是吕西安还是将这种疑惑都放在了心底里没有说出。

也许是因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的缘故,夏尔很快就转开了话题。

“我们赶紧去见他们吧,他们都等不及了!”

夏尔今天打算在这里接待一大群客人,不过,因为现在大厅还在修缮当中,所以夏尔并没有在大厅接待这群客人,而是将他们都召集到了花园的前庭当中。

很快,夏尔和吕西安就到了前庭之中。

当这两个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原本座位上坐着的那些人立刻就停下了自己的闲聊,然后对着他们行注目礼。

这群人也和吕西安一样穿着军服,而他们之中为首的,正是新任的陆军部秘书处的副处长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

没错,今天夏尔所邀请过的都是军人。

自吕西安和阿历克斯,夏尔网罗并且一手扶持起的陆军当中的青年俊彦,几乎一下子就了一半。

“大家好,这位就是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铁道部派驻机构的负责人。”在大家的注视下,夏尔平静地向这群人介绍了吕西安,“以后可能大家共事的机会还有很多,希望诸位以后能够和他好好相处。”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其他人连忙都向吕西安点头致意。

而夏尔也带着吕西安,将在座的秘书处的军官们都一一介绍完了。

“勒弗莱尔少校,夏尔已经跟我说过很多回了,久仰您的大名。”当吕西安走到自己的面前时,带着一种不乏热情的笑容,阿历克斯站起向吕西安伸出了手,两个人握起了手。“希望我们接下能够合作愉快。”

“德-罗特列克少校,您不用如此客气,”吕西安连忙回答,“我同样从夏尔那里听过您很多次,希望在之后能够得到您更多的帮助。”

一边握手,两个人同时还互相友好地笑了起。

这是吕西安和阿历克斯的首次见面,虽然他们两个性格几乎大不相同。但是互相仍旧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阿历克斯欣赏吕西安的坚定和恭敬,而吕西安则对阿历克斯的温和谦逊十分满意。

“好了。诸位,既然现在已经认识完了。那么我们就进入正题吧。”夏尔轻轻地拍了拍桌子,让这两个人连忙落座,“先生们,今天我们所需要谈论的事情十分重要,所以我只叫了你们,因为经过了这么久的观察,我确定你们都是值得信赖的……”

因为夏尔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严肃,所以其他人都正襟危坐起,准备聆听他的教训。

吕西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感觉肺部有些发冷。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地点,虽然这群人都穿着军大衣,但是仍旧感觉有些挥之不去的寒意。然而,当然没有人敢于向夏尔提出要换一个地方了。

而他心中的寒意并不仅仅自于此。

夏尔只将他一个人叫了过,而罗特列克子爵这边却叫了一群人,这无比清晰地说明了此时在他的心中,罗特列克子爵这边的人更加值得信赖一些,这让他心里有些不满。不过。他自己也明白为什么——毕竟,罗特列克子爵这边是用高官重权进行收买,而自己这边则普遍被部下们视作苦差,两边的行动积极性都不一样。

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在心里暗自决定,接下一定要鼓起自己部下的士气,以便让他们也能够得到信任。这样他们才能够有一个光辉的前途。

眼见大家都已经变得十分认真,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吕西安。

“吕西安,我跟你明说吧。我们今天就是在商讨军事政变的问题。”

虽然夏尔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吕西安心头仍旧是重重一震。但是,因为事前有些心理准备,所以他还是维持着镇定,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并不是今天才临时起意的,而是最近以一直都在盘算这个行动,类似的预案我们已经做了不少了,也调过了不少可以信任的部队。”一边注视着吕西安,夏尔一边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想必从军多年的你也知道,无论事前制定了多么完美的计划,在事到临头的时候总是会免不了出一些纰漏,而要预先尽量消弭这种纰漏,这就需要我们付出百倍的努力……毕竟,我们要干的事情实在太重要了,而且容不得失败,对我们说,哪怕大部分成功也和失败无异……”

“没错,如果为了震慑敌人,我们可以开枪杀人,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大量流血,如果大量流血,军队的服从性就会出现大问题了,毕竟我们是在首都而不是敌国动刀枪!”夏尔加大了音量,以便让自己的训诫钻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为了不让军队产生动摇,以免造成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我们必须将一切问题都考虑在内。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你们两个部门必须密切配合!阿历克斯会指挥各支部队以最快速度直扑我们的反对者的巢穴,将他们逮捕起。而吕西安,你要带着你的人,负责切断首都和外界的联系,一切途径巴黎的铁路都只能运送支持我们的部队,而其他的都只能停下!”

说完了之后,夏尔走到了吕西安和阿历克斯的身边。

“两位,总统托付给你们的重任,你们是可以自己估量出的,所以,接下必须密切进行配合,制定出一个详细的计划,绝对不能搞出问题。否则的话……后果我不明说你们也能够想得出,明白了吗?”

在夏尔的视线的逼视下,两个人都好像被震慑住了,呆愣了片刻之后,才各自艰难地点了点头。

“很好,你们知道就好。”因为对他们的表现十分满意,夏尔于是点了点头,然后语气也放缓了一些,“当然,你们也不用感到太紧张,我们并不是要现在就动手,你们可以有充裕的时间为这个计划做准备——当然,只是很可惜的是,没法儿去找个地方演习一下,不过我想以你们的聪明才智,是可以排除这样一点小困难的……”

夏尔的小玩笑,终于让原本紧绷的气氛稍稍放松了一些。

和两个领头的不同,其他的青年军官们的脸上,更多的不是恐惧,而是那种跃跃欲试的激动。他们知道为了夺取权力,所需要付出的是什么,而且乐于作出这样的付出。

说完了之后,夏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将茶几上的一本小簿子拿给了吕西安。

“吕西安,这是我们制定的初步计划,你先好好看看这个吧,有什么改进意见的话,请尽管跟我们提……我可以让你们就地参研然后修改。”

看着眼前的这一本小簿子,吕西安恍惚间突然产生了一些疑惑。

就是我们这一群人,即将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吗?

“是的,吕西安。”仿佛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夏尔突然又笑了起,“你以后还会决定更多。”

因为你已经走到一条无可逆转的道路上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