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履新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履新


                

随着乡野和城市间的积雪开始融化,天气已经到一年当中最为严寒的时候了,冬日的寒风在整个城市间呼啸,让这座平日里繁华无比的城市陷入到了一种沉寂当中。

天空黑沉沉的,似乎将要再下一次雪的样子,行人们穿着厚重的外衣快速在街道当中穿行,免得接下再受一次冒雪之苦。

而就在这寂寥的城市里,一队穿着军服的人在街巷当中穿行着,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和其他行人不同,他们的步履十分平稳,而且带有那种习惯了有纪律的生活所带的整齐划一。他们列成了小队,就连步履都十分同调,看上去不像是行路,反倒有点像是在接受检阅。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这群军人面孔都十分年轻,脸上都带着那种还没有被人情世故所消磨的激情。

而领头的那个人,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前方。他看上去年纪稍微大一些,接近30岁的样子,皮肤因为饱经日晒雨淋而有些发黑。他的表情十分沉稳,甚至有些谦逊,但是隐隐间又带有一种军官所特有的不容置疑的坚定。他和后面的军人们一样身穿着一件蓝色的军大衣,制服让他的身形显得十分笔挺,充满了勃勃英气。他们个个神情严肃,犹如是在参与一次漫长的远征一样。

就这∈样,在冬日的寒风之中,这群人以那种军人特有的沉默一直向前走着,惹得不少行人好奇地驻足旁观,寻思首都内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群军人的脚步。直到到了铁道部所在圣米迦勒广场旁边之后,他们才放慢了脚步。

然后。在守门人好奇的面孔当中,领头的军官走到了守门人的面前。然后和气的跟他打了个招呼。“您好,我是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今天奉命到贵部听候差遣。”

……………………

在铁道部办公楼的大堂当中,当今的铁道部部长迪利埃翁伯爵笑呵呵地看着恭敬肃立在他面前的这一群军人们。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许多铁道部的官员们也站在了他的身旁,一同迎接这群人。

这群人当中,很多人已经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今天带队前的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正是伯爵的女婿。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看待这群军人的目光也不由得更加亲切了几分。

“勒弗莱尔少校,您得比我们想得还要早。”伯爵一看到他们,就迎了上去,然后握住了吕西安的手,“希望我们能够给您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部长下,我对您的接待十分感激。”吕西安并没有同他的岳父开玩笑,他先是朝着走过的伯爵唰得立正敬礼,然后恭敬地握住了伯爵的手,“请您按照对待一般职员的标准任意差遣我吧。我十分荣幸能到贵部学习。”

一边握住了岳父的手,他一边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铁道部这栋以奢华而著称的办公楼。

虽然外面是阴沉沉的天空,但是大堂中悬挂的水晶吊灯再加上金色的壁灯,让灯火一片辉煌。简直亮如白昼。在墙壁的正中挂着大幅的国旗,而侧壁则悬挂着各种各样的地图,以及各个地区的铁路布局运行图和分支机构表。只消围着墙壁转上一圈,几乎就可以对部里的基本状况一目了然。就连地板用的也是高级的石材。上面还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毯。

这种种布置,虽然略显俗气。但是却毫无疑问地表现出了足够的财力,简直有点像是高级酒店而不像是个政府机关部门。

果然名不虚传啊,光是一个大厅,就已经花了多少钱!吕西安在心中暗想。

他不知道的是,这种花哨的布置,是夏尔还在铁道部任职的时候,就精心交代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每一个职员知道他们的部门有多么权高责重、也是为了让每一个访客知道这个部门有钱有势。

在这种气派奢华的环境中,在岳父以及一大群铁道部官员们的注目下,吕西安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平素笔挺的腰身,也不期然间松垮了一点。

老实说,在他心里,身处在条件简陋的军营当中、对着手下几百号人马颐指气使,要比身处在这种高堂华屋当中被一群中年官员审视大量,要更加让他自在得多。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他身后的这群青年人们也十分不自在,而且看上去似乎比他还要更加不知所措。

这群刚刚从军校毕业,面孔还十分青涩稚嫩的青年军官们,还不知道他们将会面临多么辉煌的前程,所以现在只是在为自己得到了一份不容拒绝的苦差而暗自苦恼着。

他们曾经幻想的充满了光荣和烈火的战场,充满了危险的旷野甚至沙漠,突然被置换成了这种完全陌生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他们之前所学的那些战术和军事技巧,似乎完全派不上用场。这种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深深地怀疑自己是否错了地方。

只消片刻,老于世故的迪利埃翁伯爵就看穿了这群年轻人的心中所想,但是他并没有说破,只是再度摇了摇吕西安的手,“吕西安,看你的部下们有些疲惫,应该是赶了不少路了吧?要不你们先休息一下吧?”

这种含蓄的提醒让吕西安猛然从初乍到的不适应感当中清醒了过,他完全记起了夏尔希望他所担负的任务有多么重要。

“不,我们都是军人,不需要过度的休息,您不用担心。”

一边这么回答部长,他一边回头,以严厉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部下们。

在他的注视之下,这些士官们连忙丢掉了之前所产生的松懈情绪,再次回复了军人的应有仪态。

“哦?初乍到就要我们安排工作吗?这可真是让我们有些为难啊……”部长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招了自己的秘书,“交代给那些人的事情,他们已经办好了没有呢?”

“铁道局和电报局都已经事先知会了,下。”这位秘书恭敬地回答,“他们已经抽调出了专门的人手,随时可以接收并且培训学习人员。”

“很好。”听到了秘书的回禀之后,迪利埃翁伯爵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重新看着吕西安,“吕西安,既然你们坚持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们这里对你们是完全敞开的,你们可以任意在其中学习……祝你们一切顺利。”

“谢谢您,下。”吕西安连忙朝部长躬身行礼。

“那么,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办,先再见吧。”部长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自己的秘书,“接下就由他负责你们的接待工作,你有什么问题直接就跟他说吧。”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大堂,重新投入到了他的其他日程当中,而其他的官员们也随之各自散去,大厅突然又陷入到了一片寂静当中。

而就在秘书打算带这群人前去各自的部门的时候,吕西安突然跟秘书耳语了几句,然后会意地先行离开了。

吕西安趁着这个机会,向自己的部下们进行了最后的训话。

“听着,也许你们现在还无法相信,你们得到了多好的机会。”他踱步在这群恭敬肃立的年轻人面前,一个个扫视了过去,严厉的目光让每个人都不敢与之对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受命拥有全权处置你们,而且将以军队内的标准严格要求你们,如果你们在接下的工作当中有任何懈怠,这就等同于在战场上玩忽职守!我会不偏不倚地观察你们每一个人的表现的,如果你们的有谁妄想可以偷懒,那么这就代表你们整个前途的终结!明白了吗?”

“明白了!”所有人慌忙立正。

“明白了就好。”吕西安点了点头,然后再度叮嘱了一句,“刚才部长下虽然说一切都向我们敞开,但是能不能学到东西还是得看你们自己,我希望你们能够抛开那种无谓的沮丧,认真地完全任务,掌握应该掌握的知识和技能,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在将被委以重任——没错,我要告诉你们,只要你们能够表现得让我满意,你们将就能够比你们的同学们更加前途光明,我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他的话激起了大片怀疑的目光,但是他并不想多解释。

“另外,我要跟你们特别交代一点。在紧急情况时,为了预防万一,你们会得到一个命令,”以一种凝重的表情,吕西安不紧不慢地说,“接到了命令之后,你们将必须接管铁道和电报系统的运行。”

哪怕有着严格的约束,这些话在这群青年士官之间也惹起了巨大骚动。

“长官……这岂不是……岂不是……”一个年轻的士官好像觉察出了这种命令后面的意味,于是颇为不安地看着吕西安,“这岂不是意味着军事接管?”

他废了好大的劲,才将“军事政变”这个词咽下口中。

“如果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吧。”沉默了片刻之后,吕西安回答。“所以,你们必须加紧掌握这些知识,以免在事到临头时手忙脚乱,明白了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