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恫吓与建议

第一百六十六章 恫吓与建议


                

在夏尔和自己的同事们的努力之下,整个萨托里全军阅兵仪式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士兵们带着期望而,又带着心满意足的愉悦离开,他们享受到了几天不限供应的美差,同时还在总统和一众贵人面前表现出了自己的战斗精神。

而对军官们说,他们的心情则要复杂得多,因为他们到这里并不仅仅是要参加一次大型表演会而已,他们实际上是要进行一次政治表态,用阅兵场上的恭敬程度,才对支持或者反对波拿巴投票。

没有多少人敢于在如今波拿巴党人控制了陆军人事权的今天,哪怕用消极手段表示反对,反而有许多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为自己的前途和战争,投入到了路易-波拿巴的麾下。

如此盛大的仪式,如同夏尔等人所希望的那样,在整个国家范围内都引发了巨大的影响。无疑,会有许多反对如此炫耀武力的嘟嘟囔囔,但是当看到大部分军队是支持路易-波拿巴——至少不反对的时候,那些有政治洞察力的人就不再怀疑斗争的最后归属了。

当然,至少对巴黎而言,除了正规军之外,还有一支力量是必须想要拢到手的。

所以,回到了巴黎之后,夏尔并没有顾得上多少休息,第二天就将一︽≦群国民自卫军的高级军官都给叫到了陆军部训话。他的堂伯父小特雷维尔公爵和他的堂兄菲利普都赫然站在其列。

因为事前就已经说明了事情紧急,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敢于耽误时间,很快就聚集到了陆军部内的会议室当中。

然后。等他们聚齐了之后,夏尔带着罗特列克子爵一起到了这个会议室里面。

军官们纷纷站起向他们致意。但是这两个年纪轻轻就得到了高位的年轻人,只是稍微摆了摆手。就自顾自地走到了主位前面。

国民自卫军的军官一般都是有产者,所以面对这两个人如此放肆傲慢的态度,他们暗地里都有些愤愤不平……然而,他们也只能默默忍受这种待遇。

“先生们!”

在夏尔的旁边,罗特列克子爵趾高气扬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群军官。“今天我们将诸位召集过,是为了传达一个重要命令的,我请诸位好好听着,并且不允许有任何违背。”

他的态度带有正规军人们特有的对非正规部队的不屑,甚至他自己都懒得掩饰这一点。

这种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与其说带了反感,不如说是带了一种惊慌,这些军官们纷纷面面相觑,好些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他们一定是以为波拿巴党人就要趁阅兵中部队集的机会,直接发动兵变,并且将计划软禁他们了。

当然,路易-波拿巴现在还没有这么鲁莽,他想要做的事情太重要了,容不得半点闪失。在局势还没有完全明朗的今天,他不想多冒任何一丝风险。

“诸位,不用担心。”为了避免吓坏这群人,夏尔带着笑容发言了。“我们只是通报一些平常的命令而已,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这些军官们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接着。夏尔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罗特列克子爵继续说了下。

“我叫诸位过。是想通报给诸位……”罗特列克子爵还是那样一副傲慢的样子,“陆军部内最近已经决定了一项人事任命。诺马耶将军将会被调到南特去担任第十四师的长官。”

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这个消息,仍旧震撼了整个会议室,并且让大多数人再度陷入到了惊恐当中。

一项陆军内部的人事调动,原本是无需知会给这些自卫军的军官的,但是……诺马耶将军是巴黎驻军的副司令,是司令尚加尔涅将军的副手,而尚加尔涅将军正好又同时是国民自卫军的总司令。

这是一次针对尚加尔涅将军的进攻,目的就是为了将他的副手从巴黎调走,调到远远的西部去,使得支持秩序党的势力再度削弱,甚至这是准备扳倒尚加尔涅将军本人的信号——大家很快就领会到了这一点。

既然通知他们这个消息,那么无疑是表明,陆军部就是为了防备诺马耶将军和尚加尔涅裹挟部下和自卫军,发动军事政变。

两派人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事到如今,就算是再没有政治嗅觉的人们,也能够从中嗅到可怕的危险气息了。

“为了避免给诸位带思想上的混乱,所以我们事前就通知了诸位。”罗特列克子爵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从现在开始,虽然我们还没有在通报上发布这项任命,但是任何从诺马耶将军处传的命令,诸位都可以视作是无效命令,可以拒不执行。”

“……如果是自于尚加尔涅将军的命令呢?”一位大腹便便的自卫军军官小心翼翼地问,“我们……是不是要……”

“哦,尊敬的尚加尔涅将军目前还是诸位的司令官,”夏尔笑容慢慢地回答,“诸位当然需要遵从他的命令,只要这种命令不违法法规的话……”

虽然他的笑容如此亲切,话语如此隐晦,但是大家还是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

……尚加尔涅将军也已经呆不长了,想要跟着他造反的话,就得自行承担后果。

大家都哑口无言了,努力消化着自己从中得到的信息,脑子则在高速转动,盘算着自己之后到底应该如何取舍。

“你们要提高戒备,密切注意局势的任何发展。”阿历克斯不耐烦地朝这些军官们挥了挥手,“不要轻易受到任何人的蛊惑,明白吗?我再提醒诸位一次。诸位的任何是协助维持首都的安定,而更重要的任务由正规军完成的。明白了吗?如果有谁想要试试承担正规军的责任,那么他可以试试!你们有谁想试试吗?”

为了吓唬这群人。他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傲气与笃定。如果是十足的军人,在这种傲慢面前也许会产生逆反心理,但是对这些有钱人说,冷酷的威胁是最有效的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武器。

他知道他已经从一个不情愿的合作者,变成了一个积极的帮凶,已经极大地违背了过去的行事准则。但是他更加知道,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必须为了自己的光辉未而奋战到底。

如此露骨的威胁,让这群人再度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一个人说出话了。

说到底。他们这些人手底下的士兵,和经过了严格训练的正规军是没法比的,他们如果贸然参与到这种斗争当中的话,那么下场肯定是九死一生。他们都是商人或者食利者,本身就没有什么军事经验,用协助正规军镇压暴民作乱也许有点用,想叫他们抵抗正规军,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自己,也是完全明白这一点的。

这种争斗中。还是选择中立,明哲保身为好……几乎每一个自卫军军官都得出了这个结论。

而一直观察着他们的夏尔,也暗地里松了口气——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只要自卫军不参与到尚加尔涅将军和秩序党有可能的反扑当中,那么路易-波拿巴和夏尔就不用面对有可能需要得罪整个有产者阶层的风险当中。现在的陆军当中。他们占有优势,只要这群人保持中立旁观就可以了。

接下,只要慢慢想着抽空巴黎驻军当中尚加尔涅将军的支持者就可以了。这并非难事。只要周围的支持波拿巴的部队越越多,就能够压服这些暗地里心怀不轨的反对者。使得他们不敢异动。

眼见这些军官都已经沉默了下,罗特列克子爵也冷笑了起。

“需要对诸位说明的事情。我已经完全说明了,我请诸位好好记得我所说的一切……现在,我这里有一份对诺马耶将军的任命文件,请诸位也在这里一起签好名,确认自己已经清楚了,从现在起,诺马耶将军已经不再是诸位的长官。”

带着一种恭敬的顺从,这些人一个个地轮番在文件上签了名。

…………………………

“先是对付他的副手,然后再对付他本人……真是不错的办法啊。”在夏尔的办公室当中,夏尔的堂伯父悠然地舒了一口气,“夏尔,你们今天可是把我的同事吓坏了!”

“惊吓对他们有好处,至少可以打消他们有可能抱着的不切实际的野心。”夏尔冷静地回答,“我很高兴,至少大多数人还是头脑清醒的。”

“到这时候也该清醒了……”小特雷维尔公爵点了点头,“我平常就已经密切注意了,没几个人会发疯的,就算有,我也会给你们记上,到时候一起逮捕了就行了。”

“嗯,这就多谢您了,先生。”夏尔笑着朝堂伯点了点头,然后又朝堂伯后面的堂兄菲利普也打了个招呼。

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注定将要再换一个工作岗位,但是夏尔仍旧不动声色地继续推进着自己的工作——因为说到底,现在他的利益和前途还是同波拿巴家族的盛衰密切地绑在一起的。

菲利普是长支嫡脉的用名,从特雷维尔公爵往下,祖孙三个都名叫菲利普,这让夏尔有时候都感到不怎么好称呼,只好含糊地用“先生”和“老兄”区别。

“你们最近戒备一下,随时监控周边的自卫军部队,一有异常情况马上报告给我们。”夏尔继续下着指示,“就算他们给了保证,我们也应该小心谨慎。”

“这个你放心,我们会做的。”堂伯里面答应了下。

“那就太好了……”夏尔也长出了一口气,轻松了不少。

当正事说完了之后,夏尔有些迟疑地看着堂伯和堂兄两个人,想要问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嚯,是想问夏洛特吗?老弟,你就放宽点儿心吧!”夏尔的堂兄菲利普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现在夏洛特也就是在怄怄气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里有我和爸爸看着呢,你就放心等着婚礼那天吧!”

看得出,他并不如同自己的父亲那样,为妹妹的事情感到焦急。

菲利普原本就和自己的妹妹不大对付,再加上因为最近爷爷的家产分配的问题,最近他更是对夏洛特有些忿恨,所以现在看到夏洛特伤心失落,他却觉得暗地里十分开心。

不过,就算是他也不希望这桩婚事告吹。

“我怎么能够放心呢,老兄?”夏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总不能真的把她押到婚礼上去吧?”

哪怕有父亲的苦劝,最近夏洛特对他还是避而不见。眼见预定的婚期已经越越近,这个问题也让夏尔一筹莫展,拿不出解决办法。

但是这次,他再也不能选择逃跑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