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秘密的准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秘密的准备


                

“既然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

菲利普小声的嘟哝,让夏尔的心里顿时就燃起了希望。☆→

“什么主意?”他连忙问。

“这个……”菲利普的眼神突然有些闪烁起,好像在迟疑着什么。

“嘿!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这套干嘛?”夏尔忍不住催促了起。“赶紧跟我说……”

“她毕竟是我的妹妹,我跟你对付她,总归不太好吧……”菲利普还是有些踌躇,不安地扫了夏尔一眼。

如果是一般人,也许会被他这种做派给骗了,但是夏尔不会。他太了解这个堂兄了。

“好吧好吧,菲利普,我就跟你明说了吧……”夏尔叹了口气,然后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堂兄,“只要你能帮我哄得夏洛特回心转意,那么我就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我会一直都记得的。”

夏尔的这番表态,终于让菲利普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吧,老弟,既然你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我就好好跟你说一下吧……”

他现在心里十分高兴,只要得到了夏尔的这个承诺,他那看上去有些岌岌可危的未,就更加有保障了——再说了,真要毁弃了婚约,他的妹妹又该上哪儿去找个更加合适的结婚对象呢?

接着,他附到了夏尔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席话。

…………………………

当结束了今天的召见,将一群自卫军军官吓得服服帖帖之后,夏尔终于打发完了今天的日程。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而后,当发现玛丽也他将玛丽也叫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晚上好。先生。”玛丽带着笑容向夏尔行了个礼。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休养之后,她脸上的红痕已经消失殆尽。皮肤反而因为深居简出而变得更加白皙了一些,看上去比之前愈发靓丽了不少。

也许是一种错觉,但是夏尔总感觉她胸前那一片半露不露的白腻,似乎比之前更加高耸了一点。

看着显然已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玛丽,夏尔禁不住呆了呆,但是很快就回了过了神。

“晚上好,玛丽。看到你如今如此美丽,我都不忍心支使你去办事了……”他半真半假地恭维了起。

“请尽情支使我吧,先生。”玛丽抬起头。笑容里面满是敬意,“最近我实在呆得闷得慌,早就想要去做点事情了。再说了,我总得让您有个用得着的地方啊,不然您可没空记上我。”

“啊,这话说得可就过分了,我怎么会忘记你一直以的辛劳和服务呢?”夏尔连忙摇了摇头,“玛丽,放心吧。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你是我绝对信任的手下,就像阿尔贝那样……”

其实夏尔对玛丽的信任当然完全不可能和对阿尔贝的信任相比,不过反正好话不要钱。他当然也不吝啬尽量给别人多说点赞美的话了。

果然,听到了夏尔如此的夸赞之后,玛丽脸上闪过了激动的红晕。她再度向夏尔躬下了身。

“谢谢您,先生……我向您保证。只要您向我委以重任,那么我是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的。”

“哦。我相信您。”夏尔点了点头。

在用这样几句并非言不由衷的客套话激励了下属的心之后,夏尔终于进入到了正题,“玛丽,既然你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倒也并非完全没有事情要拜托你……”

“请尽管说吧!”玛丽大声回答。

“是这样的……”夏尔有意放低了声音,“最近我想将手中的铁路债券都抛售掉,但是我太忙了,所以没办法自己做这件事,我希望能够由你帮助我……尽量平稳地从市场中套回现金。”

虽然这个任务是突如其的,但是在片刻的惊讶之后,玛丽马上也点了点头,并不显得太过于意外。“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帮助您处理的。”

经过了数年的不间断发行之后,如今铁路债券的销售再也没有当初的火爆了,市场已经进入了相对平稳的阶段,因此再想要继续升值太多已经不大可能了,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手中的债券抛售掉,换成可以自由支配的现金。

而因为夏尔手中的债券太多了,为了避免抛售造成市场的恐慌,这种抛售是必须有计划性地逐步抛掉,这样才能尽量多地从市场当中套取现金。而夏尔因为公事实在太多的缘故,绝对没有精力处理这种事,他只能去拜托自己的助手办。

“这件事你必须秘而不宣,因为我不想给市场造成太多不必要的震荡。”夏尔再度叮嘱了起,“不过,如果有任何需要协助的地方,你尽管告诉我吧,我可以让人协助你。”

也就是说,如果我胆敢有什么不轨的行动,那么随时都有人会处理掉我吗?玛丽当然能够听懂夏尔的潜台词了。

不过,她并不为此而感到生气。被托付了这么重要的任务,要是对方没有一点防备措施那才是奇怪呢,现在能够挑明说出反而是一种信任。

“我绝对能够按您的意思办事的,先生。”玛丽再度向夏尔保证。

然后,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您要是说协助的,我倒是有一点需要……”

“嗯?请尽管说吧。”夏尔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都会帮忙的。”

“其实也用不着您费太多的心思,您只要能够允许我去接近一个人就行了。”玛丽颇为神秘地笑了起,“没错,我就是指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夏尔疑惑地看着玛丽,“她?为什么?”

他确实十分意外。

姑且不说他能不能随意支使玛蒂尔达,就算从其他方面看,这也有些奇怪。自从那一天玛丽将勾引自己的事情向玛蒂尔达和盘托出,按照夏尔的想法看,两个人就算关系不至于破裂,也应该变得恶劣了,怎么玛丽却突然跟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理由十分简单。”玛丽抬着头,微笑地看着夏尔,“玛蒂尔达是铁道部长的女儿,我同她多往的话,对执行我的任务是十分有利的。”

眼见夏尔还是以狐疑的眼神看着她,她于是再叹了口气。

“再说了,先生,虽然发生了种种让人有些遗憾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要同她修补关系……”

这个理由,将夏尔原本想要说的话,都全部堵了回去。

毕竟,‘种种让人有些遗憾的事情’里面,都有他的一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玛丽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看上去这个主意倒也不错。她们两个如果能够修补好关系的话,那对他说确实也算是一种补偿。

“好吧,只要你能够完成我给交代给你的任务,你是有完全的行动自由的。”片刻之后,夏尔点了点头,同意了玛丽的提议,“我会给玛蒂尔达写一封信,让她帮助你的。”

“如您所愿,先生。”强压住内心中的激动,玛丽以一种淡然的笑容再度向夏尔行了个礼。

她是有理由这样开心的。

因为夏尔的安排,何苦她就可以将一大笔钱留在自己手中随时支配——虽然这钱所有权归于夏尔,但是从其中过一过手,哪怕是用完全不会触怒夏尔的方式,她也可以从中挣取大量的利益。

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她还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以夏尔的代表的身份,同玛蒂尔达往,平等地往,并且安然筹划接下的事情。

这种喜悦,甚至让她稍微打破了平日里那种淡漠,有些好奇看了看夏尔。

“先生,我还是不太明白,您打算要这么多现金做什么?虽然铁路债券现在升值的空间不大,但是毕竟还能算作是一个利源,如果长期持有的话,那么未的收益肯定还是很可观的……”

“我知道,”夏尔叹了口气,“但是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是特雷维尔小姐的事情吗?”以一种奇怪的敏锐,玛丽反问夏尔。

这突如其的猜测,让夏尔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最后他还是平静下,然后点了点头。“嗯……算是吧。”

眼见夏尔如此表现,玛丽心中慢慢有了数,也不再多问下去了。

和夏洛特已经闹崩了的消息,夏尔虽然秘而不宣,但是玛丽却通过玛蒂尔达的渠道早就已经了解地清清楚楚。然而,即使如此她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机会,毕竟两个人的地位差距实在太大了,姑且不说她的雇主本就不是很迷恋她,就算是他的爷爷,那位新晋的陆军元帅,也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他们结婚的。

既然根本不指望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玛丽倒也想得非常开,她只想利用现在她的雇主在的空悬状态,进一步扩大自己在他心中的影响力,以便成为让他无法离开的助手。

然而……即使如此,她心里对夏洛特仍旧有一种难以消弭的嫉妒感,这种嫉妒感甚至需要花费老大力气才能够不表现出。

“好的,先生,明白了,祝您一切顺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