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章 悲惨世界(三)

第一百六十章 悲惨世界(三)


                

“您不顾羞耻那是您自己的爱好,我管不着,现在……我对您只有一个要求,请您滚开,滚出我的视线!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让我们自行解决就可以了!现在,滚开!”

在幽冷的月光下,夏洛特的声音傲慢而又尖利,几乎像是要刺穿其他人的耳膜一般。

从这种态度可想而知,她对破坏了自己的感情的玛蒂尔达并非如同话中那样毫不介意,而是充满了蔑视和痛恨——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大部分都是她的未婚夫的错。

玛蒂尔达看着夏洛特那因为愤怒而稍微有些扭曲的脸,感受着那冰冷得让人毛骨悚然的恨意,心里不禁打了个寒噤,更因为难堪而感到有些恼怒。

毕竟从小到大,她还从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然而,在恼怒之余,她对夏洛特的举动隐隐间也感到理解。

一位公爵小姐,居然能够不顾风度到这个地步,不正是深爱着他的证明吗?而我,又能算作是什么呢?只是暗地里破坏者他人幸福的坏人吧?一想到这里,她在心里苦笑了起,既感到对夏洛特有些歉疚,又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有些羞惭。

然而,现在并非是顾影自怜的时候了,夏尔现在都有着性命之忧,她对夏尔的安危感到很担心。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对夏尔此刻的无动于衷感到有些焦急。

就在这时,夏尔突然回头,以严厉的眼神催促她赶紧离开这里。

真是愚蠢,这种时候我怎么能抛下你自己逃掉!

对夏尔的催促,她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特雷维尔小姐,您先不要激动……”玛蒂尔达努力在慌乱当中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舒缓一点。一边自觉地从夏尔的身后走到了一旁,“我能理解您此刻的心情,我如此地触怒了您。您就算生气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您又何必使出这么激烈的手段呢?如果您一个不小心,您所爱的人。所期盼的未,不是统统都化为了泡影了吗?请您……请您把枪收起吧,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夏洛特带着哭腔反问,指着夏尔的枪仍旧没有放下,“事实不是已经简单明了了吗?我被这个混蛋背叛了!我为他的付出那么多,他从都没有当做一回事,他把我的爱夺走了,然后却狠狠地践踏在地上!他就是这个人。他就是这样一个铁石心肠的混蛋!我自欺欺人了这么久,如今终于醒悟过了……所以,难道我不能够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吗?”

随着夏洛特含着眼泪的诘问,这里再度陷入到了死寂当中。

玛蒂尔达明白过了。比起婚姻,她更加希望的是得到未婚夫的爱,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仅仅只为了义务而缔结有名无实的婚姻。正因为如此,她才对夏尔的背叛如此怒不可遏吧。

想到这里,她有些焦急地看着夏尔一眼,催促他先说点什么,避免最坏的结局发生。然而。夏尔却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面临生命危险的人不是他一样。

“小姐,如果我是您的话。我就一言不发地离开这里了,免得惹祸上身。”就在这时,夏洛特重新开口,“剩下的事情您就让我和夏尔自己办吧,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夏洛特的语气越越不祥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

眼见夏尔还是在发呆,玛蒂尔达不禁更加焦急了,但是她知道现在必须保持冷静。

“特雷维尔小姐……停手吧!”她大喊了一声,“我请求您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做下日后连自己都会痛悔的事情!您,我恳求您。今天先回去好吗?至少,等到大家都冷静下之后。您再和他好好谈一谈……算我求您了,好吗?”

她一边说,夏洛特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然而,她的恳求十分诚挚,但是却没有打动夏洛特。

或者说,从头到尾,她等待的就不是这个。

“您倒是说点什么啊?”焦急的玛蒂尔达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催促了夏尔。

她感到以自己的立场,再说更多也没有意义,只是会徒然更加激怒夏洛特而已。

一切的焦点,又重新回到了夏尔的身上。

“够了……玛蒂尔达,别说了。”站在一旁的夏尔,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还是先走吧,别再徒劳了。”

然后,还没有等到玛蒂尔达答话,夏尔就重新将视线放到了夏洛特身上。

“夏洛特,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干的,不管是错是对,不管你觉得有多么生气,都跟她没有关系。而且,你说得没错,一直以我都骗了你。”

如此坦然的承认,让夏洛特的脸上掠过了一丝难以形容的、交织着痛苦和愤怒表情。

也许是因为持着太久的手枪、再加上心情已经极度激动的缘故,她的手已经抖得厉害了,让人不禁担心哪怕就是她不想开枪,某个时候也会突然走火。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看着,谁也没有再注意旁边的玛蒂尔达,而玛蒂尔达也很自觉地默不作声站在一旁,深怕自己再闹出什么事情,搅得局面更加不可收拾。

“是啊,你骗了我……一直都在骗我,”夏洛特点了点头,语气里带上了一些嘲讽,“我都忍不住想要佩服你了,你居然一直都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平静,居然我都没有发现异常!我就这样中了你的骗术,满心以为你已经幡然悔悟,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了……”

“不,这不是骗术,我确实是出于本心的。正是因为喜爱你,我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和你缔结了婚约,而不是为了钱或者别的什么考虑。”以一种连夏尔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的态度,他平静地回答,“只是……我确实骗了你,在纠结和内疚当中,为了继续让自己得以保留这种在公事私事之外,可以偶尔继续呼吸那种无忧无虑的空气的机会,我选择了继续对你隐瞒。所以没错,如果你因此指责我是个坏蛋的话,我无可反驳。但是,我要告诉你,比起小时候,现在的我反而离你更加近了——那时候的我,觉得你只是个任性蛮横又不通世故的大小姐而已,虽然对你唯唯诺诺,但是也只是在随意敷衍,而现在完全不同了,我真心希望能够和你共度一生。”

虽然夏尔此刻的态度像是十分诚恳,但是夏洛特却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她只是在恨恨地看着夏尔。

“他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她低声自语。“这就是我二十年中得到的一切……”

“要谈回报?好的,那我们就谈谈吧?”夏尔提高了声调,然后在不经意之间往前走了一步,“我能够给的,还有什么没有给你呢?名誉、地位、尊荣、金钱,我还有什么没有给你?为了让你开心,我甚至宁愿让你凌驾于我们全家人、甚至包括我自己之上!除了那种完完全全毫无空隙的狂热之外,我什么都给了你。如果……如果你只是想要这种东西的话,那么很抱歉,我确实给不了。”

没有什么比这种明确无误的实话更让夏洛特感到幻灭的了,她终于明白了过,夏尔根本不会如同她爱对方那样爱着自己。

哪怕赶走了这个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是啊,你什么都给了我,唯独除了我最想要的东西。”她苦笑了起。“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难道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就没有办法生活在一起了吗?”夏尔反问。“你就不能原谅我的过失吗?”

“无法原谅,无法原谅!”夏洛特流着眼泪大喊,“我怎么能够原谅你呢?你以为……你以为你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得到我的原谅吗?不……我对你已经忍让得够多了,结果却什么也得不到,既然这样……既然怎么做也没有办法得到想要的东西的话,那么……那么……”

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夏洛特重新抬起头,平静地看着夏尔,正如刚才她所做的那样,“那么我们就干脆地做个了结吧!”

“了结?怎么了结?开枪杀掉我就是了结了吗?我死了,你就开心了吗?”夏尔也提高了声调,几乎像是吼了出,“好吧,如果那样你就开心了的话,那就杀掉吧!谁用得着去管我们的爷爷们怎么样呢?谁又用得着关心接下我们一家人该怎么办呢?”

一边说,他一边向夏洛特走了过去,“够了……真的够了……也许挨了一枪也好,我再也不用在负罪感当中欺瞒了,如果你想要开枪,那现在就开枪吧!”

“别过!站住!”夏洛特被夏尔这样的反常举动惊呆了,然后厉声大喝了起。

而旁边的玛蒂尔达也吓得张大了口,“先生,停下!”

但是夏尔仍旧懵然不觉,继续一步步地朝夏洛特走了过去。

他害怕死亡,但是他知道,现在最不能够有的就是畏缩。

他仍旧不相信,爱了他那么多年的夏洛特会舍得杀掉他。

就这样,一步步地……他们越越近,越越近……

“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