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顶点

第一百六十三章 顶点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早晨,自从过了1851年的新年以,萨托里地区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晴朗的天空。↗

天空碧蓝如洗,只有朵朵白点缀其间,因为之前下过雪的关系,周边还有一些并未消融的积雪,这些积雪所反射的光线,让天地间似乎变得更加亮堂了不少。

而就在这亮堂的阳光之下,前所未有的骚动正让萨托里原本寂静的乡村地区变得喧闹无比,难以计数的士兵和军官们,在这片荒野中聚集着,躁动着。他们各自锃亮的制服、纽扣、肩章、勋章和盔甲,忠实地闪耀着光线,刺入每个人的眼眶当中。

这些耀眼的阳光,再配上如潮水般不停涌动的欢呼声,让每个人都几乎有些忘乎所以,沉浸在军队特有的妄自尊大的气氛当中。

在这场骚动的正中心,法国的当今总统路易-波拿巴下,骑着一匹配着绿色和金色丝绒马鞍的白马,静静地往前踏步前行,而在他后面十步远的地方,一大群跟随着总统的高级将领们,同样骑着马紧随其后。

今天的他不再是平常的便服打扮,而是穿上了一身特制的军服,头上戴上了他那位伯父用以成名的双角帽,胸前也佩戴着大十字勋章,在这身打扮的映衬下,看上去多了不少威严。

在匆忙赶制出的木制栅栏和铁链连着的界石之间的小空间里,一队队整齐的士兵列成了方阵,焦急地等待着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皇帝的侄子的检阅。

在总统经过每个纵队的时候。他都几乎引发了一片欢呼声,他也带着笑容不停地向各个方阵挥手致意。惹了更大的欢呼声。

绚丽多彩的服装把通道点缀得花团锦簇。广阔的场地上站满了等待检阅的各个军团代表,他们面对观礼台。组成了数十排庄严的蓝色线条。而栅栏外面的大阅兵场上,平行地站立着好几步兵营,他们都是由最为精锐的部队当中挑选出的,准备列队穿过观礼台。而在通道的尽头,是一支军乐队,正准备演奏乐曲。

在观礼台下方是值勤的胸甲骑兵营。正方形的草地大部分空着,正是为肃静的部队预备的大显身手的沙场。

在如同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当中,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将领们通过了这一条长长的通道,走上了预备的木制观礼台。

接着。在各个指挥官的命令下,所有的士兵同时立正,向观礼台上的人们敬礼。

他身穿蓝色军服和红色马裤,脚踏马靴的总统下,荣誉勋位勋章的红绶带在他胸前飘动,一把小巧的佩剑挂在腰间。广场所有人的目光从各个角落同时集中到他身上。

霎时间,鼓声震天,向他表示敬意;两个乐队同时奏鸣,所有的乐器。从最纤细的长笛到最响亮的铜鼓,一起奏出一首雄壮的乐曲的乐曲。

听到乐曲声之后,士兵们更加人心振奋,在旗帜漫卷的猎猎寒风当中。阅兵场上的士兵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整齐划一地依次举枪,口令如回音似的一排一排传递。万众齐声欢呼:“法兰西万岁!”

在万众欢腾当中,路易-波拿巴慨然挥了挥手。于是指挥官们渐渐让士兵们都重新平静了下。

致辞的时候到了。

上万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总统。但是他却丝毫都没有感到不适。

“众位将士,诚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今天我国最为精良的部队、最为杰出的士兵们都已经齐聚于此地,很高兴由我——一位伟大统帅的侄子检阅你们。这种难以言喻的荣幸,让我只唯恐自己配不上你们崇高的民族保卫者的地位!

我,依靠这个民族的信任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法定元首,为了不辜负民族的信任,我必须依靠你们守卫对这个国家至关重要的利益。而我也深信,正如你们之前已经证明的那样,勇猛坚韧、谨守职责的你们,将永远是民族存续的最可靠保证!

只有你们,才能保卫这个国家,让人民从和平当中安居乐业。

是的,正如我之前说过多次的那样,我从不主张侵略别国,也反对别的国家这么做。我们决不发动战争。战火必须有人去主动引发才会燃烧起,而我们——热爱和平的法国,决不去主动点火。无论我们拥有如何强大的力量,我们首先想到的仍旧只是保卫国家,保卫和平!

我们敬畏上帝,所以我们热爱和平,希望保卫和平。但是,如果谁要是打算残忍地破坏我们的和平,他就会受到教训,会感受到从这个伟大民族内心深处迸发出的烈火有多么可怕!

这个国家辉煌的的军事传统,必须由我们发扬光大,皇帝所遗留下的伟大精神,必须由我们继承!愿上帝保佑我们……!”

接着,他平静了下,看着底下的士兵们。

顷刻间,万物颤抖,地动山摇。他重新翻身上马,这一动作振奋了寂静无声的人群,乐曲声更加嘹亮,旌旗迎风招展,所有的脸盘都变得神采飞扬。这是昙花一现的集体催眠术一般的激情、这种转瞬即逝的奇观。让那么多人都为之倾慕、激动,这个人激起了如此巨大的感情冲动,而他脸上却没有丝毫激动的表情。

这一瞬之间,他似乎真的带上了一丝伯父曾经有过的神采。

可惜他只抓住了伯父往昔峥嵘的一丝影子。

在远处的另一座观礼台上,夏尔静静地在心中评说。

因为并非是军官,所以哪怕是这次阅兵式的实际主导者,夏尔也只能站在下方,同一群文职官员以及前观礼的外国公使们站在了一起。

此时的他同样也是一身礼服。披着红色绶带,胸前佩戴着荣誉勋章。因为周边都是一群糟老头子或者中年人。所以他看上去更加英俊挺拔,气势逼人。

“瞧瞧。瞧他那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倒是可以去舞台上表演一番了……明明前几年还如同丧家之犬,灰溜溜地从牢里爬出呢。总有一些人,以为穿上了我们的衣服就有了贵族的风度。”这时,夏尔听到了旁边不远处小声的咕哝。

这种尖锐的批评,惹了沉闷的哄笑声。

夏尔循声往那边看了看,发现说这话的正是俄国公使杜罗维耶夫伯爵。

这位伯爵头发花白,身形十分高大,挺着大肚子几乎撑得礼服都要裂开。他的鼻梁很高,透着一股自命不凡的气息。同样盛装出席了今天的仪式。然后同聚在自己身边的随员和其他公使们调侃着观礼台上一本正经的路易-波拿巴。

如果是平常,夏尔并不会去理会这种某种程度上也许有一丝道理的调侃,但是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情况之下,有些不一样了。

因为,嘴上不停地在叫喊“我们要和平”的路易-波拿巴,不正踌躇满志地在谋划同这位公使所代表的国家开战吗?

带着一种恶作剧一般的心态,夏尔慢慢踱步,凑到了公使一群人的周边。“恐怕我不能同意您的看法。伯爵先生。”

听到了这突如其的声音之后,原本有说有笑的几个人顿时就禁了声,然后视线同时向夏尔扫了过。

他们马上认出了夏尔——虽然平常并没有怎么和夏尔打过交道,但是作为法国政坛上冉冉上升的新星。这些人不可能不认识他。

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尴尬,这群人装作不经意地继续看着远处的观礼台,然后不着痕迹地稍稍离开了这两个人。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想作为法国人,您应该不介意我们说几句讥诮的话吧?”公使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以公式化的笑容看着夏尔。

他的法语十分流畅,这很正常——在19世纪。俄国贵族不会说法语才奇怪。

“如果不伤害到我们的感情的话就不会。”夏尔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得说您伤害到了我们的感情。因为我们,尤其是我们的总统先生,都极度爱好和平,我们也十分珍视我国与贵国的关系,无比渴望着能够自贵国的友善表示……我不希望因为您的几句无心的俏皮话,结果损害到了我们热切的心。”

“热切的心不会因为几句话而冷却——否则它就不是热切了。”大使仍旧强笑着,“再说了,我们又能指望拿破仑的侄子多少呢?”

“皇帝陛下犯了一些可悲的失误,我们当然希望弥补它。”夏尔故作严肃地暗示着,“作为总统的追随着,我同样不会讳言这一点,甚至总统也是持着相同的看法。”

然而,继续反对俄国不在其列——夏尔在心里冷笑着说。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大使的眼神里面多了一些探询,好像想要从夏尔身上看出他是否真诚似的。“俄罗斯从不会拒绝友善的好意,只要它是真正存在的。我们是一个殷勤好客的民族,朋友当然越多越好。”

“我现在可不敢当您的朋友了……”夏尔遗憾地耸了耸肩,“毕竟虽然我穿着您的衣服,可也不敢奢望能够得到和您一样的风度。”

这句反讽,让公使先是愣了一愣,然后猛地大笑了起。

“不管如何,如果您到俄国的话,您总是能够进入到我的客厅的,特雷维尔先生。”

无疑地,特雷维尔一族的家世他是无从讥嘲的。

“我倒是期待着有那一天。”夏尔也同样大笑着回答。

在两个人之间的笑声当中,之前小小的不愉快一瞬间烟消散,仿佛距离真的突然拉近了一样。

就在这时,夏尔和伯爵突然听到了自于观礼台上的一阵喧哗。

两个人停下了嘴上的交谈,然后同时将视线放到了那里。

就在他们的注视之下,路易-波拿巴总统下,正站在一身戎装的特雷维尔侯爵身前,正跟他满面笑容的说着什么。

终于了吗?

……夏尔的心突然颤动了起。

仿佛是在回应他心中的期待似的,在说完了之后,路易-波拿巴回头跟自己的侍从军官说了几句,而侍从军官恭敬地朝他躬下了身。

然后,路易-波拿巴从侍从军官的手中拿过了一柄木杖,再度站在了夏尔的爷爷的身前。

了,了……夏尔只感觉口干舌燥,他此时内心中的激动,比自己得到什么还要剧烈。

时间仿佛都凝固住了,所有人都在肃立着,等待着那一刻的临。

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下,路易-波拿巴缓缓地将这柄木制手杖递了过去,而特雷维尔侯爵一脸凝重地接了过去。

当接到了这根手杖的时候,台下突然迸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轰鸣声。

因为……这代表法兰西又多了一位元帅了啊!

到处都在欢呼者,向新任的元帅致敬。在全军代表的注目下接过了元帅杖,这又是怎样的一种荣耀?

虽然爷爷还是一脸的平静,但是夏尔的心,此时已经百感交集。

是的,没有任何人的感触能够比他更多了,他的爷爷走到了荣耀的顶峰。

共伴了二十年的艰辛生活,不屈不挠的斗争,终于得到了应该有的回报。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缺点,还做了不少错事,但是他仍为爷爷而倍感自豪。

他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激情,以免当场掉泪。

“恭喜您,特雷维尔先生。”就在这时,旁边那位伯爵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您的爷爷成为元帅了,虽然他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俄罗斯之旅。”

这个泼冷水的玩笑话,让夏尔的兴奋顿时化为了恼怒。

实际上他是在嘲讽特雷维尔侯爵的含金量。

“在1812年,皇帝陛下的五十万人当中,大多数都不是法国人,他们就已经打进了莫斯科;而在今天,单单是法国就有接近五十万士兵整戈待旦……这里您看到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而已。”抑制住了心中的怒火之后,夏尔微笑地看着对方,“所以,我奉劝您最好还是对我们礼貌一些,先生。”

这句话让伯爵愣住了。

他思索着年轻人年少气盛的狠话,还是波拿巴的继承者们那种深藏于心的敌意的必然迸发。

“再见。”夏尔耸了耸肩,然后从他身旁离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