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悲惨世界(终)

第一百六十一章 悲惨世界(终)


                

“砰!”

这一声巨大的声响,让玛蒂尔达刹那间似乎要晕厥了过去。

她亲眼看着夏尔好像不知死活一样,一步步地朝明显已经就要失去理智的夏洛特那里走了过去,而夏洛特在逼迫之下没有选择停手,最后竟然扣动了扳机!

“啊!”眼见夏洛特开了枪,心急如焚的玛蒂尔达难以自抑地尖叫了起。

她的心里在刹那间充满了恐惧和后悔,事前她绝对没有想到原本如此愉快的一晚,竟然会遭遇到这么可怕的变故。

无暇顾及夏洛特接下还会不会对自己也动手,她不管不顾地朝夏尔跑了过去。

此刻她只能在心里疯狂地向上帝祈祷,祈祷最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

仿佛是上帝回应了她的祈祷似的,当她快步冲到了夏尔身边的时候,她所牵挂的情人还站在那里,并没有栽倒到地上。

不过若说完好无损也不对。玛蒂尔达发现夏尔的肩膀上的衣物裂开了,还在淌着血,就是不知道是中了弹还是仅仅被擦伤了。

劫后余生的安心感让她感到一阵虚脱,只感觉全身都有些无力,也不管夏洛特怎么看了,她一把抱住了情人,浑然不觉自己的泪水也在不断地淌下,“夏尔……夏尔,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夏尔的血流到了她的身上,这更加增添了她心中的恐怖。

而此时的夏尔却仍旧站在原地看着夏洛特,没有回答玛蒂尔达的问题。

没错,他并没有死。

虽然感觉肩头一阵火辣辣地发疼。但是他的意识仍旧十分清晰。

而在开了这一枪之后,夏洛特也没有其他动作了。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夏尔,好像在期待着自己这一抢并没有造成最为可怕的恶果似的。

“夏洛特。我没事,别怕。”他忍住伤口的痛感,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以免让夏洛特精神崩溃,“好了,我们回家吧,没事了。谢谢你……”

在挨了别人一枪之后还要说谢谢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现在确实是真心这样说的。

当夏洛特开枪的时候,夏尔已经走到离她只有几步的位置上了——这么近的距离。想要打中自己太简单了,甚至都不需要刻意瞄准。

也许正是顾念到了多年相处的感情,她最后还是没舍得杀死自己,所以最后时刻把枪口偏开了吧。

虽然夏洛特真的开出枪有些超出了他的期待,但是总的说他确实赌赢了。不过,他心中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有什么庆幸,反而歉疚感更加多了几分。

世上还能有对我更好的人吗?他扪心自问,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了。怎么善后才是最重要的。

就算现在是深夜,听到了枪声之后也一定会有人跑过,然后明天就会闹成震动全城的大新闻,他自己倒是不害怕。不过对玛蒂尔达和夏洛特说这绝对是难以承受的打击,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避免这一点。

一边这么说,他一边松开了玛蒂尔达的手。然后继续向夏洛特走了过去。

夏洛特此时一直都在看着夏尔的伤口,她手中的枪在开火之后已经丢到了地上。眼中却还在不断流淌着出泪水。

她一边抽泣,一边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

“对不起,夏洛特,真的对不起……”

夏尔终于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然后温和地揽住了她的肩膀,“别怕,我真的没事……我们一起回家吧,洛洛特……”

然而,他的指望落空了,洛洛特这个称呼并没有如同往常那样引发夏洛特的触动,她仍旧呆呆地站着,好像已经失魂落魄了一样。

“洛洛特,求你了,别这样……”因为心里担心,夏尔连忙凑到了她的耳边,“我们先回去吧,把一切都处理好,再过阵子我们就结婚!”

然而,好像是因为“结婚”这个词触动到了什么一样,夏洛特猛然惊醒了过,她突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双手抓住了夏尔的肩膀,重重地推了一把。

“唔!”因为肩膀上的伤口遭遇到了重击,夏尔忍不住发出了沉闷的痛哼,双手因为痛感而麻痹,结果让夏洛特轻易挣脱了开。

“我们没有婚约了!没有了!”夏洛特瞪着夏尔大喊,“现在你再也不用为怎么继续欺瞒我而烦恼了!你爱去找谁就找谁吧,我放你自由了!”

“别这样,夏洛特!”夏尔心里一急,捂着伤口喊了出。“好好听我说!”

然而夏洛特却置若罔闻,转身就朝后面跑了过去。

夏尔想追,却感觉脚下有万钧之重,最终还是没有踏出脚步了,只能目送着夏洛特越跑越远。

就这样结束了吗?她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吗?

不,绝对不行。

这时,他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了一道火焰。

“你以为你跑得开吗?”他拼尽力气在后面大喊了起,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见,“不!我绝不会让你跑开的!不管你想不想,我们都会结婚,然后我会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将自己能够得到的一切,都奉送到你的身旁!你给我等着!”

而就在夏尔的吼声当中,夏洛特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在了黑暗的阴影当中。

夏尔定定地看着夏洛特消失的地方,良久无语。

“先生……您还好吧?”直到片刻之后,玛蒂尔达犹豫踌躇的声音,才让他重新清醒了过。

夏尔转头过去看了看玛蒂尔达,发现她此时的样子有些狼狈——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身上还沾染着血迹。

恐怕我现在的样子要更加狼狈吧……他苦笑了起。

“刚才叫你跑你怎么不跑?你不知道你多危险吗?”稍微定下神了之后。他有些不满地问玛蒂尔达。

“事情是因为我而起的……我怎么能……怎么能抛下您独自逃掉呢?”玛蒂尔达低声回答,“对不起……对不起……”

这声声对不起。既像是是对夏尔说,也像是在对夏洛特说。

看到玛蒂尔达如此道歉的样子。夏尔慢慢地也心软了。在刚才自己差点中枪的时候,不就是她不顾危险地跑到自己身旁吗?这可是难以回报的忠诚啊……

“不,你不应该对我道歉,该道歉的人是我。”他长叹了口气。

夏洛特和玛蒂尔达,他每一个人都亏欠了许多。为了追逐片刻的欢愉,却反而给自己背上了沉重的义务和枷锁,到底是赚是亏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了。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后悔过。

两个人在寒风当中默默无言,只感觉心头沉重至极。

“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别在这里谈了,早点回去吧。”过了片刻之后,夏尔再度叹了口气,“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再怎么烦扰也没有意义。”

“先生……您……”这时,玛蒂尔达突然抬起头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小姐刚刚好像十分生气,恐怕您和她的婚事……”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一切照常进行的。”夏尔断然回答,“这一点绝不会变。”

“好吧,这样也好。”玛蒂尔达点了点头。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玛蒂尔达的心中仍旧还是起了一丝淡淡的酸楚。

不过。她很快还是将这种酸楚给抛了开,重新恢复了平常的理智和冷静。

“既然这样的话,最近您可就辛苦了。预祝您能够一切顺利。我们最近还是尽量少见面吧,免得事态更加恶化。”

“谢谢。我明白的。”夏尔点了点头。“你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想办法处理好的。”

然后。他又小心地叮嘱了一句,“玛蒂尔达,我想你应该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多么重要吧?为了我,甚至为了你自己,请你千万要保守住秘密,不要让别人知道今晚的事情……”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夏尔,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一个字的。”

就在两个人还在商量善后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了一阵喧哗。

德-佩里埃特小姐带着一群拿着枪的仆役跑了过。

看得出他们是仓促才集结起的,许多人脸上还带着无法掩饰的倦意——但是仍旧显得训练有素而且凶神恶煞。

“特雷维尔先生!”看到竟然是夏尔之后,佩里埃特小姐表现得十分惊奇,“怎么是您?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们好像听到了枪声?”

这位平常摆出好客的殷勤面孔的蓝丝袜小姐,此刻已经完全抛弃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她的表情十分严肃,目光也十分冷峻险恶,不光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人跑了过,连自己的手上都拿着一把手枪。

“哦,没什么事。”夏尔摆了摆手,“我们只是刚才在回去的时候碰到了一点麻烦而已……”

“一点麻烦?”等到走到夏尔的身旁,发现他肩膀上的伤口之后,她更加是大吃一惊。“刚刚是有人冲着您的吗?是不是行刺您的人?”

“不知道是盗匪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我们刚刚走到这里,有人就冲我们跑了过,”为了保守住秘密,夏尔有意不去打消她这种充满了政治意味的猜想。“对我开了一枪之后,他就跑了。”

“是吗?”佩里埃特小姐皱了皱眉头,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

现在这样的深夜,她也不好叫人四处搜索。

“那这样吧,我派几个人送您回到城里。”想了想之后,她给出了一个建议,“免得再出意外。”

“好的,谢谢你。”夏尔并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于是,在佩里埃特小姐的命令下。一辆属于她的马车被拉了过,打算护送夏尔和玛蒂尔达离开。

“特雷维尔先生!”就在夏尔登上马车准备离开的时候。佩里埃特小姐突然叫住了夏尔。

“怎么了?”

“请记住,现在您已经是个重要人物了。这不仅意味着您有权有势,还意味着您在内内外外都有很多的敌人……”佩里埃特小姐虽然细声细气,但是总听得出某种呵责的意味,“所以,您应该对自己的安危有更多的自觉……我不是反对您寻欢作乐,但是您在寻欢作乐之余应该同样懂得保身,明白了吗?今天要是您真的死在了这里,我可就有大麻烦了。”

因责备而产生的尴尬,让夏尔的脸上有些微微发热。他只得点了点头。

“好的,我明白的,小姐,谢谢您的提醒。”

“再见。”

……………………………………

在冬日的寒风当中,伊泽瑞尔-瓦尔特倚靠在一辆马车旁边,坐立不安地抽动着。

让他感到浑身难受的并不是冬天的寒冷,而是自于难以抑制的担心。

他不是在为那个人担心——那个人在血缘意义上虽然是他的兄长,但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他已经失去了在伊泽瑞尔心中的所有尊重和敬意。

他是在为夏洛特担心。

在得知了夏尔将会带着自己的情人参与这种聚会之后。他就将消息告诉给了夏洛特,然后应她的要求,将她带了过。

果不其然,他们真的看到那个人有在私底下有多么卑鄙无耻。

两个人在外面等了许久。直到聚会开始散场之后,夏洛特突然提出要去见一见那个人。

虽然对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担心,但是夏洛特十分坚持。因此伊泽瑞尔也只好同意了。

那个人又会怎样对待夏洛特呢?在漫长的等待中,他不禁十分担心起。

那个人和他的父亲一样是个混蛋。什么事都干得出的。

正当他还在担心的时候,突然远处传了一声枪声。

因为不知道夏洛特带着枪过去。所以他惊呆了,然后回过神之后立刻向枪声响起的地方跑了过去。

跑了不远之后,他发现夏洛特正向这边跑了过。

“小姐,您没事吧?”他连忙走到夏洛特身边,低声问。

夏洛特的脸上还是密布着泪水,因为剧烈的运动和激动的心情,不停地剧烈喘息着。

“送我回去吧,先生,”她带着哭腔说,“一切都已经解决了。”

“好的。”他连声应下,然后扶着夏洛特重新回到了马车。

一边走,夏洛特一边哭,这哭声肝肠寸断,听了简直都让人难受。伊泽瑞尔尽量让自己保持沉默,免得更加伤到对方,只是心里却充满了怒火。

夏尔-德-特雷维尔,你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怪物!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回到了马车上。

“您还好吧?”伊泽瑞尔这时才低声开口,“刚刚那枪声是怎么回事?那个人对您……”

“不,枪是我开的。”夏洛特低声回答。

伊泽瑞尔被惊得睁大了眼睛。“那么……那么他有没有……”

“不,他没死……他没死!我太软弱了,最后还是下不了手,真是……真是该死……”夏洛特低垂着头喃喃自语,“我们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那个混蛋了。”

伊泽瑞尔想要问更多东西,但是最后想了想还是没有问。

算了,这样也好。

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刚才的枪声肯定惊动了不少人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放弃了提问,走到了御手的位置上催动了马车。

而当他离开车厢之后,他后面再度传了夏洛特被压抑着的抽泣声。

哭声是那么孤单无助,以至于让他都心里难受了起。

他动了动嘴,想要告诉她并不是她一个人在受到那个邪恶的混蛋的欺压,他的妹妹此时也生活在无比的煎熬当中,急需要帮助。

但是,当话跑到嘴边的时候,他想起了芙兰的交代,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些话埋藏到了心底。

至少还有我能帮助她们,他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