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悲惨世界(二)

第一百五十九章 悲惨世界(二)


                

手机阅读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在加上是城郊,所以到处都已经是一片空旷,再也看不到半点人声。月亮高悬在天空,给大地带幽冷的暗光,并没有使大地变得明亮,只是使得一切都被隐没在了模糊的阴影当中。寒风在街巷和树林间穿梭,发出令人听了有些难受的沙沙声。

夏尔仍旧呆呆地站着,仿佛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

冬天的深夜冷得惊人,但是从他的心脏和骨髓里面透出的那一股寒意,更加让他感到冷彻心扉。

站在远处的夏洛特,也同样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她一身黑色的衣裙、戴着黑色的帽子,犹如寡居的孀妇一般。也正是这一身打扮,在月光下更加衬托得她白皙可人。

然而,此时的夏尔已经顾不得欣赏他未婚妻的美貌了,他好不容易才从长久的失神当中恢复了过。

夏洛特的表情十分平静,好像只是平常在街上见到了他一样,只是在一直看着他们而已。然而,虽然表面上如此,但是夏尔分明她的手和裙子都在微微发抖,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天哪!天哪!怎么会这样!他的心里大声地嘶吼着。也许该说是哀鸣吧。

事到如今,他也不会侥幸地去猜测夏洛特只是偶然碰巧到这里的了,夏洛特很明是知道了自己今晚的行程,然后有意等在了这里。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夏洛特怎么知道他的行踪、又怎么对他产生了怀疑的,但是他完全地清楚,他今晚已经给了夏洛特一个大大的惊喜。

大到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地步。

夏尔现在的心情很慌乱,甚至少有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种突然从大喜到大悲的心情转换,即使一贯的夏尔也难以保持镇定了。

虽然平日里就隐隐约约地想过“如果我干得破事都被夏洛特发现了的话会怎么样……”这种念头,但是因为太过于难以想象,所以夏尔一直都让自己不再深想下去了。

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终于迎了破灭的那一天。而且比夏尔愿意想象的还要快。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时,夏尔才发现自己还在揽着玛蒂尔达的腰,连忙将手放了下。

而夏洛特这时终于动了,她死死地盯着这两个人,然后一步步地向这边走了过。

她的脚步声很轻,但是在夏尔耳中听。这一顿一顿地声响,简直犹如是在心头敲响的巨锤似的。让他的心头一阵狂跳。

必须该想个办法了……夏尔把心里一横。

急促地吸了几口冬天的寒冷空气,刺得肺都有些隐隐发疼之后,他借助疼痛让自己的神经变得更加清醒了。

然后,他朝夏洛特走了几步,将玛蒂尔达别在了自己的身后。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表现出一些担当,而不能让祸事波及到玛蒂尔达身上。

“夏洛特……我很抱歉。”他满怀歉意地看着夏洛特,但是却又想不出该怎么让她消气,“我真的很抱歉……”

但是。夏洛特没有回应他,只是自顾自地向这边走了过,然后在只剩下了十几步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

“夏洛特,听我说好吗?我明白我对不起你……”夏尔一边说,一边再度朝她走了过去,“但是,其实……”

“不要过!”就在这时。夏洛特突然一声大喝。

这一声断喝是如此尖利,以至于夏尔只能呆呆地站着,不敢再靠过去。

这一声断喝,也好像是触动一个开关一样,,让夏洛特冰封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她看着夏尔。不住地摇头,眼中似乎有泪光在闪现。

“我早就该知道了……我早就该想到了!像你这种毫无良心的狗东西……怎么会天良发现呢?”她喃喃自语,语气里面好像带着无比的痛苦,“你从都没有爱过我,一直都在欺骗我,心底里在嘲笑我……没错,你没有看错我。我确实傻透了,居然相信了你……居然一次次地相信了你!”

“不是这样的。”夏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缓一些,“夏洛特,不要胡思乱想了,没错,我确实干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不管你信不信,我仍旧是尊重你、爱着你的,否则我就不会娶你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一边说,夏尔一边用手在背后做手势,想要叫玛蒂尔达赶紧离开。

“那只是为了让你的爷爷开心,顺便可以得到我的嫁妆而已吧?你根本就不是为了爱我!”夏洛特厉声反驳,“还有我们家的财产……结果,我还傻到帮你去对付我自己家的人!我真是……”

一说到这里,点点泪光从她的眼眶边划过。“我真是傻得可笑,是吧?你一定已经在心里嘲笑过我无数回了吧?”

这都想到哪里去了啊?听到这句话之后,即使是身处在如此险恶的环境当中,夏尔仍旧觉得心里有些哑然失笑。

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了,因为此刻夏洛特的头脑,显然已经被忿恨满满地占据了,绝对不会听进去他的任何解释的。

“信不信由你,我可不会为了区区一点财产而娶你。”夏尔叹了口气,明知道这样的解释没什么意义,也仍旧忍不住解释了起,“好了,你不要激动了,今天确实是我对不起你。现在的天色已经太晚了,挨在这里受冻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先回去吧,等到回去了之后,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夏尔的回答并没有给夏洛特任何的触动。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夏洛特的眼睛微微黯淡了,垂下了目光,

“你无需再为受冻考虑了……”

夏洛特的,从黑暗当中突然浮现了出。

她的手中好像有一块黝黑的物体。

竟然是一把枪!

夏尔睁大了眼睛。

果然是早有准备吗?

他的心一阵抽痛。到底是谁告诉给了她呢?

奇怪的是,夏尔此刻却并不觉得特别害怕——虽然他绝对不想死。

“洛洛特……”他看着夏洛特,颤声问,“你真的如此痛恨我吗?难道……难道就一点都不想让我挽回一点什么吗?”

“也许只有死掉的你才属于我吧……”夏洛特涩声回答。

然后,她缓缓地端起了手枪。

虽然从心底里传过的危险讯号告诉夏尔现在应该落荒而逃,至少应该再想点别的办法,但是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感情,却使得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夏洛特,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对夏洛特的歉疚感,让他决定给夏洛特一次完完全全地报复自己的机会,就这样赌一次自己的运气。

此时两个人的距离和一般人用枪决斗的距离也差不多,在这个年代,手枪的精度并不高,这种决斗中放了空枪的例子很多——更何况还是夏洛特这种没怎么用过枪的新手了。

当然,确实不排除夏洛特误打误撞结果一枪命中的风险……就交给命运宣判其实也不错。

我欠她一枪,就让她了结一次也不错……如果我命不该绝的话,再想点别的办法吧。夏尔心想。

在清冽的月光之下,两个人之间默默无言,好像整个世界再也没有了其他事物一样。

“特雷维尔小姐,请不要这样!”

突然,玛蒂尔达的大喊,让两个人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夏尔不由得转过了头去,然后发现玛蒂尔达居然还站在他的身后,然后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在责备她怎么还不跑一样。

看着夏尔凝重的样子,玛蒂尔达对他的迟钝颇感无奈——如果真的毫无余地,夏洛特早就直接开枪了啊!没想到这样聪明的人竟然也会犯蠢……

“特雷维尔小姐,我很理解您现在的心情……说实话,我确实对您感到非常抱歉……”玛蒂尔达从夏尔旁边凑出身子,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平静一些,“不过,我无意破坏您和他的婚事,说到底我们只是志趣相投所以才偶尔凑在一起玩而已……”

眼见夏洛特还是沉默无言,玛蒂尔达心里稍微多了一点期待,“而且,您刚才说先生对您毫无感情,这是完全不确切的,我可以向您保证,他绝对没有任何嘲笑您的想法,反而心里对您充满了歉疚感,所以一直都不敢跟您透露任何风声……”

“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东西吗?够了,我不想听!这种蠢话留给您的下一位猎物听吧!”正当玛蒂尔达有些期待的时候,夏洛特突然打断了她,目光满是蔑视和厌恶,“小姐,我跟您没什么话好说的,虽然您伤害了我,但是我不恨您。我不管您是有意勾搭他的,还是只是受到了他的诱骗,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您不顾羞耻那是您自己的爱好,我管不着,现在……我对您只有一个要求,请您滚开,滚出我的视线!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让我们自行解决就可以了!现在,滚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