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悲惨世界

第一百五十八章 悲惨世界


                

手机阅读

“您要是专注于做一个文学家,那该是多好的事情啊……”

听到了雨果的这句感叹之后,夏尔只是淡然笑了笑,“相信我,我的选择,为这个国家避免了一个重大的损失……”

“我看您继续在政坛搅风搅雨,这个国家的损失才会更大吧……”眼见夏尔如此自吹自擂,雨果忍不住冷笑着嘲讽了一句。

不过,因为这句看上去是开玩笑的戏言,两个人的气氛总算变得相对和缓了起。

“雨果先生……”

这时候,旁边玛蒂尔达的招呼突然传了过。

看着夏尔和雨果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争吵,玛蒂尔达心里也产生了一些迟疑。但是,心里对这位家的喜爱和尊敬,仍旧战胜了这种迟疑。

在两个男人的视线都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后,即使是一向镇定,此刻的玛蒂尔达也忍不住有些心情激动了——毕竟他们两个在各自的方面都可以称得上是极其优秀。

“雨果先生……”玛蒂尔达定了定神,然后抬起头用那种仰慕的眼神看着对方,“我从小就看过您的作品,一直都非常喜爱它们,我认为您可以说是当代我国最伟大的作家了……”

“哦,谢谢您的夸奖,本人不胜感激。”雨果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虽然用词很礼貌,但是他看得出并不将这种话当一回事——作为一个成名作家,他面前从都不缺乏这种向他表示崇拜的女子,其中有些还和他走上了床。所以他早已经听惯了这种空洞的恭维了,不会有什么触动。

当然,他已经从刚才这个女子和夏尔的态度当中看出她可能和夏尔‘十分亲密’了,因而对她也格外礼貌了许多。

“先生……真的,能在这里碰到您,确实令我感到很惊喜,因为我已经仰慕您很久了,一直都想见您一见。”虽然雨果的语气明显只是在敷衍。但是玛蒂尔达的态度仍旧不改激动,“我一直都想和您说一些话,您……您能够拨冗,稍微听我和您说几句心里话吗?”

“嗯?请说?”带着一种淡淡的意外,雨果点了点头。

“我看过您的每一部作品,仔细地看过。”玛蒂尔达的脸还是有些微红,语气也有些急促。“您词锋的华丽一直都为人所折服,而且……不管是否同意您的看法。每个人都必须承认您进行过深入的思考。但是……”

说到这里,玛蒂尔达小心地看了看雨果一眼,“我觉得,您在近几年的作品,没有最初那样吸引人了,可能是我们已经习惯了您的出色,而对您有了更高要求的缘故吧……”

“您说得没错。”听到了这个女子的话之后,雨果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他心里知道对方说的话实际上已经很委婉了。实际情况还要更加让人难堪——自从他在40年代投身政治界之后,他到现在为止,就再也没有写出过什么有好评的作品了。

“有时候,我觉得文学创作就像是上帝在借着一个人的手在写一样,当我们不再有上帝眷顾的时候,我们这些卑微的凡人就无法再写出那样好的作品了。”

“不,并不是这样!”玛蒂尔达突然断然回答。

她略显激烈的态度。让其他三个人都微微一惊。

夏尔也闹不懂她怎么了——雨果的这句话,明显是自谦,然而玛蒂尔达却认真了。

也许是因为这是她真正感兴趣的话题吧。

“并不是天赋的问题,先生,即使您近期的作品,我们也能看得到那种文墨间跃动的灵气。您的文字仍旧是极其优秀的。”玛蒂尔达认真地盯着雨果,“但是……我认为,有时候您过于追求感情的激烈冲突了,过于追求为了表达自己的思想而有意改变您作品中人物的言行,所以人们就会感觉到不协调感。其实您根本不必这么做,我认为真正的思想是蕴含在每个人的言行当中的,您只需要将它们通过不偏不倚的笔表现出就好……您希望借人物之口说的东西越多。他们能说的东西就越少。还有,有时候您过于追求剧情的神秘感,反而让作品的吸引力下降,您为什么不试着写一部完全反应现实的作品呢?以您的文笔,您可以写出一群震撼人心的普通人的,哪怕他们再怎么平凡卑微,您也能够抓住那种打动人心的闪光……”

随着玛蒂尔达的话,雨果的脸上笑容慢慢消失了,越越严肃地看着她。

“哦!我们请了一位多厉害的评论家啊!”为了不让自己好不容易请的贵客生气,佩里埃特小姐连忙感叹了一声,打断了玛蒂尔达的话。

玛蒂尔达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刚才到底有多么失态。

她的脸瞬时间就变得通红。

“哦,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在批评您,我只是在说我心里的一些看法而已,请您千万不要见怪。我说这么多不中听的话,正因为您是我国最为优秀的作家,我希望您能够走出创作的低谷,为我们奉献出最好的作品,我真的……真的非常期待那一天!”

玛蒂尔达脸上的诚挚,每个人都能看得出。雨果自然也不会毫无触动。

他呆愣着看着玛蒂尔达,片刻之后他才移开了视线,看了看夏尔。

他原本以为夏尔带过的只是一位寻欢作乐的女子而已,顶多有些附庸风雅,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看完了她的所有作品,还能够给出如此有见地的评判和建议。

没错,虽然意见有些偏颇,但是也确实有些见地。

很多东西正好说到了他的心里。

“不,我怎么会见怪您呢?”雨果摇了摇头,“事实上我应该很荣幸才对,我居然被人如此地看重!您说的东西是完全有道理的,没错……我确实打算沉下心,写一些更加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了。”

“那真是太好了。”玛蒂尔达暗自松了口气——一是为了对方不责怪他的无礼,二是在期待对方日后真的能过做到。

“实际上,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我已经厌倦了写什么鬼怪和魔王了。我打算以后有空就写一部描述下层人物,写他们的悲惨境遇,也写他们在逆境当中所散发出的人性光芒。”雨果笑着点了点头,“希望能如您所说的那样打动人心。”

“一定会的!”玛蒂尔达喜形于色,“您可以提前告诉一下我大致的内容吗?我已经急不可待了,先生!”

“我已经写了不少了,只是最近一直太忙了所以无法写完而已。”雨果貌似遗憾地摊了摊手。“不过我可以跟您保证,这将是一个取材于真实的故事——一个苦役犯通过了自己的奋斗抹消了身上的耻辱。同时变成了一个造福社会和他人,但是结果却仍旧被不宽容的社会所吞没的故事。”

“听上去很吸引人,”玛蒂尔达微微睁大了眼睛,“那么,衷心祝愿您早日将书发行出吧……”

“我会尽力的。”雨果点了点头,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笑了起,“对了,这本书我现在还没想好书名。既然您都已经提出这么多意见了,我能请您同时也赠送给我一个书名吗?”

玛蒂尔达被他的话给惊呆了。

“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听您的答案呢。”雨果严肃地回答。

玛蒂尔达红着脸低下了头,虽然心里很羞惭,但是她不打算放弃这种殊荣。

“我还没有完全看过您的作品,所以也不好定得太好。不过……既然您的打算写一部控诉社会的作品的,那么……尽量取一个平易近人的名字如何?比如……就叫《悲惨的人们》怎么样?我想。这个题目虽然不够华美,但是肯定和普通人的遭遇十分贴切了,而且也会激起读者们的好奇心,让他们更加想要看到您的作品……”

“这样的题目?”雨果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还在权衡着什么,“嗯……您说得倒也有些道理。我会记住的,到时候我把其他的名字拿在一起权衡一下,看看用哪个。”

然后,他又朝玛蒂尔达笑了起,“不过,如果采用了您提出的名字的话,我会在题记里面感谢一位聪明、可爱、然而不知名的姑娘的……”

听到了雨果暗中对玛蒂尔达隐藏身份的调侃之后。玛蒂尔达忍不住更加羞惭了。但是她还是不敢将自己的身份全透露了出,只好选了折衷方案。

“您就叫我玛蒂尔达吧,先生。”

而此时的夏尔,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现在的玩笑了,他的心里已经被一个念头所震惊到了。

啊哟!

《悲惨的人们》不就是《悲惨世界》吗?

这本书是雨果构思了多年,最后在流亡期间出版的——竟然是玛蒂尔达给它命的名?

这……可真是……

夏尔一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的,玛蒂尔达,谢谢您,您真的很聪明。”雨果赞许地朝她点了点头,当然碍于礼节,他没有问这位明显看上去不想透露自己身份的女子到底是谁,“而且很有才情,我想很多男人也不如您……只可惜我现在公事实在太多,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让您看到这部作品……”

“没关系,什么时候我都能等!”玛蒂尔达马上回答。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先生,我想您会有时间的。”夏尔突然插话,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夏尔已经和路易-波拿巴他们商定好了,在不久之后,只要政变成功,就要将他和其他一些反对派们逮捕起,或者流放到国外去。

到那时候,雨果就有的是时间写作了。

……………………

“夏尔!我真不是在做梦吧!”

当离开佩里埃特公馆的时候,玛蒂尔达仍旧没有完全从那种激动当中恢复过。

她的手里紧紧地着一本《巴黎圣母院》,正是蓝丝袜小姐赠送给她的原版书,而且上面还有雨果的慷慨签名和题词。

“您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切切地实现了梦想。”夏尔殷勤地回答。

“是啊……是啊……真是太好了,这真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一夜啊……”玛蒂尔达喃喃自语,“夏尔,谢谢你,居然能让我有这样的幸运。”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最后到了夏尔马车停靠的地方。

“用口头谢可不好吧?”夏尔调侃地笑着回答。

玛蒂尔达脸重新变得有些红,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夏尔低下了头。

在冬日清冽的月光下,在稀疏的马灯的照耀下,两个人拥吻在了一起。

“夏尔……”拥吻了许久之后,玛蒂尔达才从这种幸福当中清醒了过,重新抬起了头,看着面前凑得如此之近的爱人,“真的谢谢你!”

然后,他突然发现夏尔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对。

他一动不动,好像全身上下都被冻结了一样。

玛蒂尔达感觉有些奇怪,于是转头顺着夏尔的视线看了过去。

然而,她本人也僵住了。

就在他们不远处,穿着一声黑色衣裙的夏洛特,正平静地看着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