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章 慷慨与报答

第一百五十章 慷慨与报答


                

“乐意之极,您只管将我当成一位真正的兄弟支使吧,孩子!”

年轻人这充满了热情和决心的回答,并没有如同他希望的那样在芙兰心中激起太多的感动,反而让她心里愈发不悦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套近乎呢?还说什么真正的兄弟……也不看看他自己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对自己这么说?

……也罢,只要是肯帮忙,总比不帮要好。

一想到这里,芙兰扔掉了自己心中的小小不快,重新展露出了那种令人心动的笑容,“我真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对您的谢意了,先生……您这样的侠义心肠,如今哪里还能再看得到呢?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总之您这一份心意,我是会一直都铭记在心里的。”

“侠义心肠吗?”伊泽瑞尔先是低声反问,然后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变成了苦笑,“您说得不错,像您这样美丽而且善良的孩子,得到呵护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您的哥哥不去做,自然会有的是人愿意去做,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

“您这么说,真是让人感动到极点了。”芙兰点了点头,“我该用什么酬报您的热情呢?”

“不需要用任何东西酬报我,我不需要。而且我想在您哥哥的约束之下,您也没有太多钱可以支配,还是好好留给自己吧,为了自己的未。”伊泽瑞尔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贪图任何回报,“对我说。您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是吗……”芙兰感动地点了点头。然后微笑了起,“谢谢您的祝福。我一定会的。”

这个笑容是如此灿烂,以至于就连她身上佩戴的珠宝都黯然失色,让伊泽瑞尔心中不禁又是一叹。

“好的,您到底需要我怎么帮助您呢?”

“我……我现在没有想好,我只是发现自己正要落入绝望的境地时,心急火燎地想要给自己找一找帮助而已,就像那些落入水中不顾一切的可怜人那样……”芙兰迟疑着回答,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再说了……我一个软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对抗兄长呢?您是知道的,我的哥哥不光是我的长兄,而且现在炙手可热,当着大官儿呢……”

然后,她突然提高了声音,好像后悔了自己现在的举动似的,“不,您是斗不过他的,您是无关的人。也没有必要去和他对抗。我不能将您强行拉入到可怕的危险当中,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就已经够了……”

“到现在您这么说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决定要干下去了,就不会中途退缩,”伊泽瑞尔干劲满满地回答。“至于您的哥哥,他确实很有权势,但是这样如何呢?他大不过公理。也打不过上帝!”

看着对方如此回答,芙兰低下了自己的头。好像正在为此犹豫不决一样。

经过了这种试探之后,她终于确认。面前的这个人确实,还且还带着年轻人的那种不顾一切的蛮劲——不管动机如何,至少可以利用。

沉默了许久之后,她终于重新抬起了头。

“好吧,谢谢您,那么……我就只能仰赖您了。”

“我的荣幸。”伊兹瑞尔笑着摆了摆手。

“具体的的行动我现在还没有全部想好,您先等着吧,我到时候给您传信。”

就在这时,芙兰听见背后响起了一阵喧哗,她转头一看,发现一群人已经从剧院的通道走了出。

看,已经到散场的时间了。

“抱歉,我不能再在这里久待了。”芙兰重新转回头,然后有些焦急地打量着伊泽瑞尔,“请您记住我今天跟您说的一切!”

“我会的。”

伊泽瑞尔慨然回答。

“那么,先再见吧,先生。”芙兰抬起了手,然后带着笑容朝他挥了挥手,“我会永远铭记您的好意的!”

伊泽瑞尔优雅地朝芙兰鞠了鞠躬,然后,在冬日的寒风当中,他看着面带笑容的芙兰,一步步向后退去,好多步之后才慨然转身离开。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感觉自己责任重大,这一对堂姐妹都在仰赖着自己的帮助,他必须勇敢地站起,同那个人作出斗争,保护她们不受伤害——他甚至都不愿意承认那个人是自己的兄弟了。

他和他父亲就是一丘之貉,坏种的儿子永远是坏种。

而目送他离开之后,芙兰也转身往回走去,她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只剩下了最近一如既往的冷漠。

…………………………

“夏尔,谢谢你的帮忙!我就说嘛,我们怎么可能少了你的帮助呢?!”

在迪利埃翁伯爵府中的客厅当中,伯爵给了夏尔紧紧地握住了夏尔的手,不停地向他表示了感谢。

而站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女儿玛蒂尔达,这位戴着眼镜的青年女子,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两个人看似密切的互动。

从萨托里的阅兵场回归之后,夏尔一大早就到这位部长下的家中拜访,然后将自己说动了总统,准备提拔重用吕西安的事情告诉给了伯爵。

而他也不出意料地得到了伯爵的千恩万谢。

自从知道总统和夏尔准备让军人进驻铁道部、摊薄自己的权力之后,迪利埃翁伯爵的心情一直都不是特别好,直到今天,听到了总统决定将自己的女婿作为这个新部门的负责人之后,他才重新转入到了喜悦当中——分出去的权力既然能够从女婿那里稍微得到弥补,那也就不用特别感到惋惜了。

至于他的后任要怎么头疼,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夏尔微笑着回答,然后朝玛蒂尔达眨了眨眼睛。“毕竟,我们一直以都是休戚与共的。不是吗?”

眼见夏尔一直在看着自己,默不作声的玛蒂尔达微微展露了一个笑容,然后轻轻点了点头,给了夏尔一个满意的回答。

“对对对,不就是这话吗?我们一直都是绑在一起的。”伯爵大声回答,“只要我们继续这样紧密团结在一起,又有什么风浪我们渡不过去呢?”

“正是如此。”

……

同伯爵说了好一段时间的客套话之后,夏尔终于找到了一个空子,在主人离开之后。偷偷地走到楼梯边的一个小房间呢,然后走了进去,一把抱住了早已经等候在了那里的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你看我干得怎么样?满意了吧?”他一边说,一边低下了头,蹭了蹭她的白皙的脸颊。

“十分满意,先生,谢谢您。”玛蒂尔达脸色微微发红,有些尴尬地回答。“您办得比我想象中还要快。”

虽然玛蒂尔达很不喜欢夏尔在自己家中同自己表现得如此亲昵。但是因为几次抗议都无效,所以她也只好默认了夏尔的肆意妄为。

而且,今天这也算是对夏尔的一种补偿吧——看到了路易-波拿巴和夏尔推进军事改革的决心很大,自己父亲的权势被侵蚀的局面无可避免之后。是玛蒂尔达向夏尔请求他帮忙,让自己的姐夫成为其中的负责人之一的。既然夏尔办成了,她自然打算给出一点报答。

当然。就算她不这么请求夏尔也会这么做的,不过夏尔当然不会告诉她了。

“那是当然了。既然是你托付的事情,那我又怎么会有所保留呢?我见缝插针。一找到机会就跟总统推荐了吕西安,好不容易让他答应单独接见吕西安……也亏得吕西安确实有真材实料,说动了总统,这样我才好开口向总统推荐他。”

接着,夏尔将自己如何将吕西安拱上去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玛蒂尔达听。

“太好了……这下爸爸总算睡得着了。”玛蒂尔达听完了之后,长舒了一口气,“我的姐姐一定也会很开心的。总体看,大家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就连我也轻松了,不用再受爸爸的责备了。”

“责备?他能责备你什么呢?这本就跟你没有关系啊?有什么可责备你的呢?”夏尔有些奇怪。“这是总统的决定,又是军事上的事务,本就没人应该去质疑。”

“您说为什么呢?”

看着玛蒂尔达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难道……”夏尔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玛蒂尔达,“你的父亲已经,已经……”

“是的,已经知道了。虽然刚开始的时候爸爸还茫然不觉,但是到了现在,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妈妈就更加了。”玛蒂尔达摊了摊手,“不过,我有行动的自由,他管不了我的。再说了,他们乐得糊涂呢,平常的事情就让他们忙不过了,又何必插手我们的事情?”

她的语气有些奇怪,既像是劝慰,又像是在调侃。更多的大概是对父母亲如此疏离的抱怨吧——虽然在这种事情上,父母的疏离实际上对她是有利的。

“好啦,玛蒂尔达。”夏尔叹了口气,亲了亲她的额头,“你放心吧,你的意思我是知道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他确实十分明白,玛蒂尔达实际上就是在暗示或者说威胁自己——你可不能再度抛下我们一家或者对我父亲不利,否则我们两个之间就完了。

虽然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倒并不觉得生气或者厌恶,说到底这本就很正常——玛蒂尔达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她不这么想才奇怪。

“嗯……我是明白的,所以我一直都十分感激您啊……难道您觉得我给的‘感激’还不够吗?”玛蒂尔达仰头看着夏尔,表情有些羞涩。

“哦,当然不够了,我还要你继续感激,越多越好。”夏尔马上回答。“这样吧,既然他们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不用再顾忌那么多了,要不今天……”

“喂!您是在说什么疯话啊!”被吓到了的玛蒂尔达急忙推开了夏尔。

夏尔忍不住大笑了起。

玛蒂尔达这才发觉自己上了夏尔的当,脸更加红了。

“您真是的,”她有些抱怨地说,“这可不像是个要结婚的人啊。”

这句话让夏尔一时哑然无语。

他听出了隐藏在其中的一丝嫉妒,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削减。

最后,他干脆转开了话题。

“这是两码事啊。玛蒂尔达,过两天我带你去那里散散心吧,你不是已经等了很久了吗?”

“嗯?可是……”玛蒂尔达有些迟疑,“您不是……”

“我可不管那么多。”夏尔颇为直接地回答,“我完成了你的托付,你也该完成我的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