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不宽容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不宽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夏尔说完了自己的构想之后,罗特列克子爵虽然感到不太理解,但是在无奈之下还是只能同意按照夏尔等人的既定方针办。

等到一切都重归于寂静之后,他犹犹豫豫地看着这两个令他感到有些如坐针毡的人,想要提出告辞,但是踌躇着又不敢说出。

说实话,他现在已经很想离开了,今天这么多消息,已经折腾得他身心俱疲,他想要早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当中休息一下,恢复自己的精力。

再说了,已经说了这么多东西了,应该已经够了吧?他在心里暗暗想。

然而,他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这两个人说自己可以离开。

见鬼,这些人还想再干些什么啊?难道就没有片刻平静下的吗?因为等待而升起了一些焦躁,他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起。

不知道这种令人焦躁的沉默持续了多久之后,夏尔终于悠然开口了。

“阿历克斯,不用着急,除了刚才的那些事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还没有交代给你呢……”

“更重要的事情?”罗特列克子爵不仅暗自抽了口气。

他以为他刚才说的东西已经够重要的了,没想到——在他们这里,居然还有更加重要的?

难道还能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吗?

“别着急,阿历克斯,你很快就会明白了。”夏尔满面笑容地朝罗特列克子爵点了点头。

这种不带丝毫感情的假笑,当然是不会打动任何人的,只会让阿历克斯感觉有些心理发憷。

“阿历克斯,最近你也看得到吧?我们在部里的工作很顺利,一切我们的提议都能够得到很好的遵行……”这时,部长下突然开口了。“这和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同样也说明,经过我和夏尔的努力。我们已经终于实现了陆军部里面的权威和政令统一,使得人们尊重命令。尽忠职守。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将精力集中起,完成我们的事业。然而……”

部长停顿了一下,然后若有深意地看了罗特列克子爵一眼,“虽然我们已经把这里不服从于我们的人全部清退了,重新建立了本部门的稳定秩序,但是这还完全不够……因为现在整个国家仍旧纷乱不休,为了一些可笑的问题在争执着。不和在四处蔓延,仇恨也在争吵中不断积累……到处都还有或明或暗的敌人,他们拒不服从总统,藐视共和国和法律所赋予总统的权威……”

然后,仿佛是为了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似的,部长下种种地拍了拍桌子,“作为一个忠于祖国,真心地为她的前途担忧的人,我必须说,这种情况是令人难以容忍的!而且。身为陆军的掌舵者,我的责任要求我不能对此仅仅表示不满和愤慨,我必须行动起。竭尽我的全力,为这个国家恢复秩序,重建权威!也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能迎一个令人宽慰的未——而你,这样的菁英人物,更加不应该在席卷国家的洪流之外置身事外,否则就是抛弃了自己的责任!”

部长这一番慷慨陈词,并没有打动阿历克斯,只是让他心中那种隐约的不安变得愈发浓烈了。

“您的意思是……?”

“部长的意思很简单。”夏尔在旁边笑着回答。“作为一个热爱国家的忠诚战士,部长想要为国家做些什么;那么。作为被部长一手提拔起、即将担当大任的人,阿历克斯。你是不是也应该同样站起,为了总统和国家而战?”

什么时候路易-波拿巴和国家是一回事了?真是无耻!阿历克斯在心里大骂,但是他当然不敢表露出了,他只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完全同意对方的意见。“这正是我的义务,先生,我会为了国家战斗到最后一息,正如我少年时代所发誓的那样……”

“说得很好,阿历克斯,我们就是要这种决心。”他刚刚话一落音,夏尔就鼓了鼓掌。“我们果然没有找错人。”

接着,他有意放低了声调,“而且,不仅仅是遥远的将需要你,我们现在就有需要你战斗的地方。”

“什么……”阿历克斯变得更加迟疑了。

“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最近打算将服从于总统的可靠部队慢慢都替换到巴黎负责城防,我们需要你想办法管理这些部队。然后……”

在这种含义不详的眼神当中,夏尔再次微笑了起。

“然后,请你尽快拟定一个秘密名单,把所有具有蛊惑力又不服从政府的危险分子都列在其中,然后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夏尔看着罗特列克子爵,然后捏紧了自己的手,“让这些部队都调动起,全部接管城区的管理,并且将这些危险分子统统逮捕起!”

如果说刚才交代给他的那些东西已经够让人震惊了的话,这句话则让他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只觉得汗流浃背。

这是在叫自己成为政变的主要参与者啊!

虽然明知道路易-波拿巴不会乖乖等着总统任期结束自己下野,但是阿历克斯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要亲身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这可是稍有不慎就身败名裂的大事啊!

“城区的治安是警察负责的,军队贸然进入恐怕不好吧……”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而且,要逮捕谁,用警察不是更好吗?”

“警察不行。我们不能信任警察,这些警察都只是软弱的骑墙派,什么都不敢干。”夏尔干脆地回答,“只有士兵才会不假思索地服从命令,我们就是需要这种坚定服从的人。因为……包括舆论界最有煽动力的人物,国民议会当中最有影响力的那些议员,都要被列在这种潜在名单里面。”

虽然现在的内政部长是波拿巴党人,但是警察们的政治倾向和坚定程度是比较令人怀疑的,他们必须想办法用其他方式代替。

“是的,我们要事无巨细地准备好,然后,在有必要的时候,就有条不紊地他们一个个都逮捕起!”部长大吼了一声,“阿历克斯,这个就交给你办了,我希望你能够拿出军人的气魄,千万不要心慈手软!”

“我们必须事前就做好准备。”夏尔点了点头。“不能够事到临头才仓促上阵,那样会让我们遭受不少意料之外的损失——尤其是在我们的敌人们都各自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情况下。”

你倒是知道后果啊!阿历克斯在心中暗骂。

然后,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下,您是打算把所有的重要反对派都逮捕吗?那……如果是那些名声很好,享有盛誉的人呢?比如雨果先生……”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他是十分尊崇对方的,哪怕对方因为政治立场,现在已经成为了波拿巴党人的反对派。

夏尔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回答。

“我看不出有什么例外,如果他安静,一切都好说;如果到时候他反对我们,那就需要受到惩罚。”

“雨果先生现在是我国最有名望的作家之一,受到公众普遍的尊敬,如果……”罗特列克子爵还是有些迟疑,“如果我们贸然将他逮捕的话,会不会引发公众的愤怒……?”

“我亲爱的朋友,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你只需要执行我们的指示就好了。”夏尔冷笑了起,“我知道你说得对,但是这不是我们饶过对手的理由。如果他坚持继续跟我们作对,我们依然需要逮捕他,这种问题上,我们是没有什么情面可讲的。”

“阿历克斯,你还是没有想明白啊。正因为他很有名望,我们才需要将他逮捕。”圣阿尔诺将军在旁边补充了一句,“逮捕这些在公众当中卓有名望的人,将比任何话语都更能够让人民知道现在谁更加有权有势——法国人民就吃这一套!您拿着马鞭抽打他们,就可以当皇帝,跟他们说理,他们就送你上断头台!路易十六要是敢先砍了奥尔良和罗伯斯庇尔们的脑袋,我们今天还得继续喊国王万岁呢!”

然后,他转过头看着夏尔,好像是用开玩笑的语气似的调侃夏尔,“不过那样的话,作为特雷维尔公爵的后人——夏尔,其实您也照样可以发迹吧?没准照样还是您干今天的大事哦?”

“哈哈哈哈,您可是太自谦了,您这么厉害,就算在其他王朝不照样能够出头吗?”夏尔也大笑着同样恭维对方,然后,他朝罗特列克子爵摆了摆手,“阿历克斯,部长下说的东西你明白了吧?有时候我们就得动真格的,非叫人民知道现在该听谁的为好,这样才能够更加容易地减轻人民的痛苦。”

听到了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罗特列克子爵不停地眨巴着眼睛,指望从他们脸上看出任何一丝他现在才知道,他所为之共事的人,究竟是一群为了权势而无所顾忌到了何种地步的人物。

但是,他没有从这两个人脸上看出任何犹豫或者退却的神色。

最后,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哪怕有可能需要逮捕自己素倾慕的那些人。

“好的,我会做出相应准备的,先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