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婚房

第一百五十一章 婚房


                

“夏尔,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啊!”

在冬日难得的明媚阳光下,夏洛特细细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座宏伟的建筑,然后抓紧了夏尔的手,低声感叹了起。

虽然这个感叹十分普通,但是夏尔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说得对。

从敞开的大门望进去,在整齐的走道尽头,远处的那座建筑,确实堪称精巧而且华美。屋子分为三层,线条颇为细长,而建材看上去是大理石,正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柔和的白光。正面有几根廊柱,下面雕刻着一些精美的雕塑,而在廊柱之后是一扇大门,宽度足以让几个人并排进出。在门两旁各有一面宽大的窗户,装饰着彩色玻璃,掩映在旁边的树木和花草之间。

总体看这座设计严谨的建筑,将哥特式和现代风格结合在一起,赋予人们一种独特的建筑美感,既不失气度,又十分精巧。

在萨托里,当着一大群的军官的面,路易-波拿巴承诺要将这座原本属于儒尔维尔亲王的府邸赏赐给他。

没有经过多少耽搁,路易-波拿巴的许诺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回到巴黎之后不久,夏尔就得到了通知,他已经得到了“拍卖”前朝儒尔维尔亲王府邸的机会。

而夏尔也没有耽搁时间,为了讨得夏洛特的开心,他马上就带着夏洛特到了这里。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种令人炫目的赏赐——虽然为了面上好看,他们还需要付出二十几万法郎的资金购买。但是这种不到实际价值十分之一的价格,和直接赏赐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

“好啦。我们进去吧?”夏尔看了一会儿之后,转过头看着夏洛特。“只要你喜欢的话,今天,不……未你就可以看个够了。”

“嗯,我们进去吧,夏尔。”

夏洛特今天穿着缀有花饰的冬裙,头上戴着一顶缀着白色的帽子,金色的头发被精心梳理之后盘在了脑后,看上去端庄而又不失妩媚,而她的脸上。则因为喜悦而显得容光焕发。

今天她的态度比以往还要温柔,也许是因为检查自己婚房的喜悦和羞涩吧。

就这样,夏尔揽着夏洛特的手,在政府的看守人的指引下,在宽阔的前庭中漫步着,观察着这座府邸内的一切。

在最初的感叹之后,他们很快就发现时光和时局的变化并非没有在这里留下独特的刻痕。因为风吹雨淋,大理石台阶已经略显斑驳,呈露出半新不旧的灰白色。而因为几年未曾有人精心打理的缘故。杂草也在其缝隙当中丛生。

然而,即使再怎么落魄,人们仍旧可以从这座用料考究、气派宏伟的建筑中,看出些许旧日的气势和浮华——毕竟。哪怕仅仅在三四年之前,这里也仍旧是上流社会的一大胜地。

“唔,整体感觉不错。不过我想我们还需要先将它修缮一番之后才能入住。”在外部巡视了良久之后,夏洛特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夏尔。真的令人有些神往啊……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啦!”

“我也觉得很不错,这里也省得你再去花时间想办法去找……”夏尔笑着回答。“不过,对我说,哪儿都行,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您总是能够油嘴滑舌。”夏洛特貌似不悦地横了他一眼,然后从夏尔的臂弯当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然而,她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夏尔。

“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生活了吗?”

她的表情,迷糊当中又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好像一时还没有从从天而降的幸福当中回过神似的。

“很快就可以了。”夏尔附在夏洛特的耳边说,“我们会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共同延续我们的家族。”

在夏尔笃定的视线下,原本有些茫然的表情,最后变成了无与伦比的笑容。

“是的……我们一起,就在这里……”夏洛特先是喃喃了几句,然后又抬头看着夏尔,“夏尔,那我们可得赶工了!早点把这里的改建先做好,总不能等到我们结婚之后还不能入住吧?”

“悉听尊便,夫人……”夏尔讨好式地鞠了一躬。

接着,他们沿着走廊走到了大门,然后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因为一直都没有人精心打理,所以刚刚进去之后,夏尔和夏洛特都微微皱了皱眉头,被那种又闷又带着点霉味的气味弄得有些不爽。

看着已经褪色的地毯和不再光可鉴人的地板,还有壁上那些失去了光泽的烛台和流苏,夏洛特叹了口气,“夏尔,需要我们做的事情还很多呢!”

“是啊,我马上就去安排人手,争取早点儿将这里打理个干净。”夏尔连忙回答。

“打扫完了就能完事了吗?夏尔,这里平常的维护可不是个容易的活,”夏洛特突然低声说,“我们还得想办法去雇佣佣人呢!还有,那些房间我们也要重新收拾一下,重新布置几间卧室,我们总不能在奥尔良们睡过的地方睡觉吧?”

“啊……”一听到这些东西,夏尔顿时就觉得有些麻烦,“好吧,这种事情都交给你啦,你想办法处理就行。”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夏洛特叹了口气,“算了,谁叫你平日那么忙呢?这些事我打理就我吧,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从家里再拉几个人过,毕竟还是从小使唤惯了的人用起最省事……”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从侧门走出了宅邸,到了花园当中。

这花园面积很大,院墙边长满花草,虽然因为冬天而已经枯萎,但是仍旧能够想象出夏日的情景,花园的尽头有个圆顶藤架,藤架下面有一张长凳。而花园当中有个日晷仪,看得出是旧日主人的装饰。

“奥尔良们终究还是有点品位的啊!”看着这个布置精巧的花园,夏洛特感叹了一句,“比波拿巴们强多了。”

“可是正是总统将这里赐给了我们啊?”夏尔带着笑容反问,“再说了,他也是贵族,他的伯父还是皇帝呐,比我们的爵位可高多啦!当年多少国王公爵可是争相在他面前献媚讨好?”

“哼,波拿巴!”

夏洛特用一句简短的感叹,将自己的蔑视完全展露了出,“科西嘉的泥土味儿,他们三百年也甩不掉。”

尽管在纹章学的范畴内,所有的封号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贵族之间是完全平等的,他们各自都曾在各自的领地内享有封建大权,并没有上下尊卑之分。

这种平等,在过去曾被法国王室装点门面式地保持下,许多法国国王只给自己的孩子们以普通的伯爵称号。路易十一甚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有爵位的贵族,在布列塔尼或者诺曼底这种乡下地方,一个地方的小领主甚至比京城的大贵族还要受到尊重。

而到了高度集权的路易十四时代,这种观念就受到极大的破坏了,在他的君主**政体下,凡尔赛宫廷完全压倒了地方的封建主,并且将几乎绝大部分地方权力都收归到了宫廷手中。于是,在贵族之间,自然有一套心照不宣的规则,在不动声色间就明确了自己的上下尊卑地位——主要是以和国王们的亲近程度作为标杆的。

作为国王的亲近臣仆,特雷维尔家族一直都享受着波旁历代国王的恩宠,因而即使在波旁王朝的公爵家庭们当中都享有者特殊的地位,也自然培养出了那种自视高人一等的傲慢。

虽然,到现在时代已经大大演变,但是夏洛特的心里仍旧原封不动地保持住了这种祖传的傲气,自然完全不可能将“还没有除掉科西嘉的泥土味”的路易-波拿巴放在眼里了——哪怕对方给了自己再多的好处,她也照样不觉得对对方有什么感激。

不过这倒也并非夏洛特身上独有的思想,在整个法兰西第二帝国时代,无论路易-波拿巴再怎么优容,老的贵族世家们依旧矜持门第蔑视路易-波拿巴和他的新贵们,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

不过,幸运的是,夏尔也许可以幸免这种鄙视。毕竟,他姓特雷维尔,也将娶了一个特雷维尔,以门第而论的话,确实能得到足够的尊重了。

和大多数贵妇一样,夏洛特喜欢五光十色的社交界,并且相当享受那种受人敬仰和羡慕的感觉,要是真的因为自己而在婚后被排斥的话,夏尔真的会为她感到心痛。

“夏尔,我打算把这里改造一下,做成一个露天的招待场所吧……”看着这花园的景象,夏洛特突发奇想,“那我们以后就在这里招待宾客吧?一定会让大家都感到尽兴的!”

“好啊!”夏尔完全不假思索地地点了点头,“没关系,夏洛特,你只管按自己的想法做吧,我全部支持,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的……”

“夏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