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约定与信任

第一百四十三章 约定与信任


                

“要我接受,很简单,赶紧和她结婚,让我父亲在病床上活着做你们的证婚人!”

小特雷维尔公爵的声音十分大,犹如惊雷一样在夏尔的耳边骤然响起,可见他的决心之大。●⌒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夏尔,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吧,夏尔总觉得这目光凌厉刺人,让他下意识地避开了过去。

“爸爸,别胡闹了,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决定!”很快,夏洛特就从最初的震惊当中恢复了过。“爷爷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凭什么提条件啊?!”

“真是个傻女儿啊,爸爸帮你说话你还不领情!”眼见女儿如此不上道,小特雷维尔公爵忍不住摇头叹息,“哎,你就不能稍微顾念一点我们,别把心思全放在这个混小子身上吗?这混小子可不值得你这么投入。”

“就算您不高兴,也不要随意侮辱夏尔,爸爸。”夏洛特沉下了脸,显然有些不高兴,“我不允许你这么不尊重他!”

“嘿!现在就在爸爸面前摆出颐指气使的样子了啊,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啊……”女儿这么不上道,父亲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不管夏洛特,直接转头看着夏尔,“夏尔,既然你自诩是一个能堪大任的男子汉,那你就别躲在我女儿后面了,直接告诉我,你到底同意不同意我的条件?不管是行还是不行,你好歹得给我一个答案,否则……否则我就真看不起你了啊!”

夏尔静静地看着对方。心里则在沉思着。

他的这位堂伯父,也许真的是心情太糟糕了。眼下居然都不管平日里迎送往的那一套了,直接给了他这样犀利的一击。这确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然而,现在追究原因已经没有意义了,到底应该怎么回答他呢?

其实,夏尔大可以宣称自己不受他的威胁的——特雷维尔公爵刚才跟自己谈的时候,并没有提出过这个条件,就算他不答应,这位堂伯父也拿他没办法,况且他本就对特雷维尔公爵的家产没什么觊觎,不会有任何顾忌。

然而……我真的能这么做吗?夏尔扪心自问。

他的堂伯想要在自己的父亲死之前让他亲眼见证一向钟爱的孙女儿结婚。这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本人有多么钟爱夏洛特这个女儿了——夏洛特都这样得罪他,他还是在为女儿着想。

平心而论,他确实是有些感动的。

正因为这种感动,他无法在一个父亲、也无法在一个儿子要求面前再用什么拖延。

在心念的急转之下,他原本坚定的意志居然微微有了动摇。

让特雷维尔公爵本人当自己的证婚人、并且让他活着见证自己的婚礼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还可以给两个老人很大的慰藉。

再说了……都到了这个时候,拖延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正自己已经决定把夏洛特作为结婚对象了,早一点迟一点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在现在已经渐渐稳定了的形势之下,举办婚礼顶多就是日程安排上需要被打乱一点罢了。并不会让自己受到太多麻烦。

一想到这里,夏尔拿定了主意。

然后,他转动了自己的视线,转到了站在旁边的夏洛特身上。

这时她才发现。原夏洛特一直在看着自己。虽然她表面上还装作十分平静,但是夏尔完全能够看出深藏在这碧蓝色眼眸中的期待。

在这股视线的灼烧之下,夏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速地跳了起。

她呵斥父亲大概也是言不由衷的吧。只是不想让自己为难而已。

那么……她已经等了我够久了,还有什么理由让她继续等下去呢?

“我答应您。”他沉声说。“就按您说的办吧。我和夏洛特尽快筹备婚礼,让公爵能够见证我们一起走上神圣的殿堂。”

他这突如其的回答。让夏洛特惊得瞠目结舌。

“好样的,这才像是人话!”小特雷维尔公爵马上答应了下,看是不想给夏尔任何反悔的机会,“你早就该这样了,不过现在还不晚。”

接着,他也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夏洛特,你听到了吧?爸爸祝福你。”

夏洛特脸上的迟疑渐渐消失了,最后变成了惊喜交加的笑容。

“夏尔……你……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是认真的。”夏尔加大了音量,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倒不如说,我很抱歉,现在才有余暇迎娶您……特雷维尔小姐,您能够原谅我这个过失吗?”

夏洛特微微闭上了眼睛,然后颤声回答。“哦,当然了,我怎么会不原谅你呢?你这个混蛋……”

“是的,我就是个混蛋。”夏尔点了点头,“我愿意用我的余生照顾您,就像我当初承诺的那样。”

巨大的幸福感,让夏洛特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千言万语混杂在心头,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最后,她只能点了点头。

“我也会的。”

上帝作证,她这句话当中所蕴含的真诚,到底超过了夏尔几倍!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起,眼中好像传递了千言万语。

“咳……咳……”

直到不识趣的咳嗽声响起之后,两个人这种旁若无人的默契才突然宣告终结。

“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说,那就最好了。”中年人努力让自己不受那两道不悦视线的影响,一字一顿地说,“我们这就开始准备,争取在两三个月内就办完这一切吧,毕竟我也不知道父亲还能挺多久。”

“我们确实应该抓紧时间。老人家的病情可不能等。”夏尔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然后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想必您也能够理解的。我……我最近十分忙,公事实在太多了。所以,婚礼的筹备事宜,就交给夏洛特处理吧。”

让特雷维尔侯爵管显然也是不现实的——一他在军队当中同样事务繁多,二毕竟年事已高,不能用繁杂的筹备工作空耗他的精力。

“这个倒是没关系,她自己的终身大事,想交给别人办她自己还不放心吧?”中年人调侃式地看了女儿一眼,然后又苦笑了起“我和菲利普也可以给她打打下手。毕竟现在我们可是得想着办法讨她欢心啊……”

“爸爸,别这么说啊……”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我一定会把这个婚礼办得好好的,让大家都看看我们家到底是什么地位排场!”

然后,不等父亲再说什么调侃的话,她突然走到了父亲身前,然后拥抱住了父亲。“对不起……谢谢你,爸爸……”

这短短的几个词,到底蕴含着多少东西。恐怕是难以说尽了。

而中年人只是伸出手,轻轻抚弄了一下女儿的头发。

虽然任性,虽然不尊敬自己,虽然心总是向着别人。但是她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啊……真是舍不得。

“这怕是你最后一次抱我了。”沉默了片刻之后,中年人颇为郁闷地说。

………………………………

好一会儿之后,夏尔和夏洛特才从书房当中走了出。他们和小特雷维尔公爵已经商定,婚礼的筹备工作交给夏洛特这边处理。而在筹备完成之后,他们抓紧时间马上完成。以便和可怕的死神抢时间。

“夏尔……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在走廊上走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先是沉默,然后突然看着夏尔,“我……我们,真的就要永远结合在一起了吗?”

今天连续不断的好消息,已经让她本人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运气到底有没有好到这个地步了。她甚至都难以判断,自己现在到底是伤心还是开心了。

“是的,您绝对没有幻听,这一切都是我们已经商定好的事情,至少我是不会更改了。”夏尔斩钉截铁地回答,“对此我是十足真诚的,当然,如果您想要改变主意的话……”

“不,我怎么会……我怎么会改变主意呢?”夏洛特马上回答。“这就是我想要的啊!”

两个人又是一阵无言。

过了半晌之后,她伸手抹了抹夏尔的脸,“夏尔,今晚就留在我家吧?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今晚就算了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而且的回去跟爷爷说说这些是。”夏尔有些遗憾地回绝了这个提议,然后又笑着对夏洛特说,“不过不用急啊,反正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就好了。”

“好吧,既然你有事那就别耽搁了。”夏洛特出奇的好说话,好像眼睛都在闪着光,“……反正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

送走了夏尔之后,夏洛特带着无尽的喜悦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

然后她从梳妆台当中拿起了今天收到的字条。

“……这阵子此人行事尚无异常,只是听说过几天之后他将去德-佩里埃特小姐的沙龙当中参加聚会,可以再行观察……”

读完这一段之后,夏洛特随手将便条扔进了废纸篓里面。

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之后,她不相信夏尔今天对他的深情款款竟然只是表演。

他一定是爱着我的,夏洛特心想。

也许,我对他的怀疑,只是毫无根据的疑心病吧?那个已死的莫里斯,看只是因为嫉妒而造谣中伤而已,真是死得罪有应得呢……

夏洛特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