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守护者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守护者


                

正当夏尔随同总统下从萨托里的阅兵场上离开,兼程返回首都的时候,他的妹妹也正从剧院当中离开。

现在并没有到剧院散场的时候,因此现在剧院内外的通道并没有聚集多少人群。芙兰慢慢地从通道当中走了出,而身后不停传的美妙歌声,并没有让她的脚步迟疑半分。

和绝大多数出入剧院的贵家小姐一样,她今晚也是盛装打扮了一番。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她身穿着白色的裘袍,看上去庄重而又不失青年女子的妩媚。细长的脖子上佩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柔和的宝光将脖子和锁骨衬托得愈发白皙,她的耳垂上还佩戴着镶嵌着小小的蓝宝石的精致耳环,头上还戴着一顶时兴样式的缀着羽饰的白色帽子,再配合上依旧灿烂的金发,更加让整个人都显得珠光宝气,和平日里朴素的样子简直截然不同。

靠着这一身美丽而又不失优雅的打扮,以及本身就拥有的丽质,在刚才观看演出的时候,她毫无意外地再次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然而,并没有享受这种快乐多久,芙兰就从剧院的包厢当中走了出,身后的使女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同样只能跟在后面。

走下了剧院的台阶之后,芙兰并没有直接向停靠在不远处的马车走过去,反而停在了那里,不停地左顾右盼,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外面有点冷,寒风不停地向她娇嫩的脸上吹拂过,刮得她脸都有些微微生疼。但是她浑然不觉,只是一直看看去。

特雷维尔家的小姐。自然不会害怕这样一点小小的困难的。

这是她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虽然最近芙兰能够明显感到她曾经的好友在明里暗里注视着自己,但是她最近毕竟破了相。作为一个重视正常的女子,在脸上的伤痕痊愈之前,她是绝对不肯出去抛头露面的,这就给了芙兰一个绝好的机会,一个可以行动自由的时间段。

虽然现在出门仍旧有佣人跟着,但是又有谁胆敢对大小姐不敬,以至于问东问西呢?

然而,现实并不总是像预想中那么顺利,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芙兰的心也开始有了一些焦急。

就要到散场的时候了,他要是再不就有些麻烦了。到底是为什么,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

“真的很抱歉,让您久等了。”

就在芙兰开始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并不响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这个声音听上去十分年轻,饱含着那种青年人特有的激情,和一丝藐视一切的玩世不恭。

终于了啊……听出了这个声音之后,芙兰心中松了口气,然后转过了头去。

在一根廊柱的后面。她发现了那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就是那位曾经不请自拜访了芙兰、并且在之后又主动说不再见面的伊泽瑞尔-瓦尔特。

而这一次,也并不是他破坏了诺言,而是芙兰将他约出的。

“您终于啦?”芙兰马上满面笑容地招呼了这个年轻人。“我都想离开了。幸好再多等了几分钟。”

虽然好像是在微微责备对方迟到似的,但是她的语气十分亲切友好,一如既往地温和。令人禁不住心生好感。

“啊,真是抱歉。小姐,我只是是被您的美丽所慑服了。因此稍微多注视了一下您而已。”伊泽瑞尔-瓦尔特貌似恭敬地朝芙兰弯下了腰。

然后,眼见芙兰仍旧在注视着他,他只好又笑了笑,“好吧,我是在开玩笑的,小姐,我收到了您传过的消息之后就马上往这边赶了,只是到了这里之后,我花了些时间才找到您——很抱歉,我平常是不太这种地方的……”

虽然他显然明白自己面对的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小姐,但是看上去只有亲切,而没有那种自居卑下的尊敬。

其中的原因,倒是也并不让人难以理解。只是芙兰目前还并不知情而已。

然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在说话,而这个青年人一直都在端详着芙兰。

“真没有想到……我们能够再次见面,而且……”端详了好一会儿之后,伊泽瑞尔-瓦尔特终于感叹了起,好像对他们的重逢感到十分感慨似的,“而且居然还是你过找我的……”

芙兰心里微微一沉,对这个人突然用“你”这个过于亲切的称呼而感到微微不满,不过她表面上还是十分平静,同样仰面看着对方,如同往常那样的天真无邪。“先生……真的很抱歉,我违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如果您觉得我打搅了您,或者给您带了什么不便的话,我……我马上告辞离开。”

“不,不!怎么会呢?相反我十分高兴。”也许是因为芙兰的暗示的缘故,伊泽瑞尔也重新改回了称呼,“一想到在您的眼里我竟然还有一丝值得重新眷顾的地方,我真的感到十分高兴。哎……我这个人啊,就是喜欢开玩笑,有时候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您千万要谅解我,不要生气啊。”

“没关系的,先生,我极少生别人的气的。”芙兰的脸上还是那种温和的笑容,看上去像是能够包容一切似的,“我只是恐怕您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一直在为您担心呢。”

“不用担心,我这样的人虽然并不怎么着调,但是自己的安全还是能够保证的。”伊泽瑞尔-瓦尔特摆了摆手,“倒是您,您更应该保重自己,将他人私下里约出,然后跑到这里受冻,对您可不是什么好事。”

听到这句话之后,芙兰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僵,然后又慢慢变成了苦笑。

“很抱歉。我并不想要打搅您的,先生。可是如果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也不至于就这样将您叫过啊……实在是迫不得已了……”

然后,她的脸上露出了那种泫然欲泣的样子。“说了您恐怕不信吧,我现在落到了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处境当中,看上去倒是光鲜亮丽,但是每天都不得不与痛苦和恐惧相伴,哪怕是想要找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难以找到……我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想了半天,想找到一个能够听一听我的倾诉的人,结果……结果除了您之外,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了,有谁会相信呢?现在的我是多么可悲啊!”

听到了芙兰有些伤心的剖白之后。伊泽瑞尔的眼睛越睁越大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随意。

面前这位穿着华贵的少女看上去确实十分伤心的样子,面色苍白而且痛苦,眼角微微噙着泪水,又带着一种绝望和不知所措,犹如是被献上了祭坛的羔羊一样。

处于如今的地位之后,她居然还是不幸福?为什么?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请仔细跟我讲一下好吗?到底发生什么了?”伊泽瑞尔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表情也变得有些可怕。

这个人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感觉关心地过了分了。芙兰在心里想,表明上则继续维持着那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难道……虽然没有见过几面。但是他其实爱上了我?

芙兰不经意当中瞟了对方一眼,看到了那张俊美但是因为着急而有些扭曲的脸之后,一种由衷的厌恶和反感不由得油然而生。

算了,现在还用得着他。

一想到这里。芙兰强行压制住了心里的反感,“也许我说得有些夸张了,但是请您相信。如今我真的处在了一种危险的境地上面,只觉得自己正在面临十分可怕的命运……”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伊泽瑞尔的表情十分凝重,就连声调也提高了不少。“请告诉我好吗?到底是谁让您身处在危险之中?”

在他焦急的注视下。芙兰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似的。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重新抬起头,迟疑地说了出。“事到如今,隐瞒还有什么意义呢?好吧,我告诉您吧,请您千万不要外传……”

“我会的。”伊泽瑞尔点了点头。

“这事……真是难以启齿……”芙兰仍旧十分犹豫,最后叹了口气,“我的密友玛丽,她……辜负了我的信任,利用我走进我们家之后,她……她想尽办法勾引上了我的哥哥……”

伊泽瑞尔被这突如其的消息弄得惊呆了。“你是说,他对未婚妻不忠,暗地里找了个情人?”

“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对她十分生气,指责她破坏我们的家庭,并且要求她为了我们的友情赶紧离开我们,毕竟我的哥哥都要结婚了嘛……结果,结果她居然一点都不以此为羞耻,拒绝了我的要求!结果我们就吵了起,然后……然后她就找我哥哥告了状,然后……然后她还唆使我的哥哥冷落我,欺凌我,上帝啊……我遭了多大的罪啊!”

伊泽瑞尔的呼吸越越急促了,手掌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然后……然后他也就真这么干了?他就为了个情人就欺负你?”

“您看,这种丑事我真的难以说出口……”芙兰苦笑了起,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混蛋!”伊泽瑞尔握紧了拳头,小声嘟囔着,“毕竟是那个人的好儿子啊!”

“如果只是平时冷落我,我虽然难受,但是还能挨过去……我只是在害怕啊,先生,您想想看,玛丽那么得他喜欢,她又恨上了我,如果她以后不停地唆使哥哥的话,没准就有哪天,哥哥就会将我随便找个人家嫁了过去……”芙兰好像有些哽咽了,这次是真情流露,“这才是我最为恐惧的地方啊!”

“难道你需要听从他吗?这种人你居然会把他当成一回事?他有什么权利支配你?”

“先生,您是不明白的……处于我们这种家庭,我难道可以反抗爷爷和哥哥吗?不……我不能,他们的任何安排,我都只能屈从和接受,”芙兰轻轻摇了摇头,“这是我们千百年的传统,我不能摆脱的。”

“见鬼!”伊泽瑞尔忍不住咒骂了起。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最可怕的事情发生,我想到了您。”定了定神之后,芙兰重新打量着伊泽瑞尔。“您能够发发善心,帮帮我吗?”

这种在忧郁当中又带着坚强,在伤心当中又带着宽容的话语和表情,刹那间在伊泽瑞尔看甚至犹如天使。

多美的孩子啊,又是多么善良!她可不该受任何委屈,伊泽瑞尔心想。

而究竟又是怎样的铁石心肠,才会忍心对这样的天使那么残忍呢?这实在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伊泽瑞尔-瓦尔特就禁不住对他的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充满了怨怼之情。

“乐意之极,为了您的幸福我愿意做一切事情,您只管将我当成一位真正的兄弟支使吧,孩子!”(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