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憧憬与再会

第一百五十二章 憧憬与再会


                

离开了花园之后,两个人重新走回了大厅,然后经过楼梯走到了二楼,继续在这宽阔的宅邸当中走了下去。∈↗

在看守者的引领之下,他们一路到了楼上,一个个房间看了起。

这些房间都保存得十分完整,但是家具的摆放已经十分散乱,不少小物件都散乱在了地上,显得十分狼藉。

当夏尔和夏洛特一路到亲王的卧室的时候,他们发现这里比其他地方还要凌乱——床已经垮塌掉了,被子和床单都已经被弄得发皱,沾满了灰尘。而地上布满了瓷器的碎片,画框里面的画也早已经不翼而飞,就连书桌上摆放的钟表都被人撬开了,拿走了镀金的外壳。

夏尔和夏洛特看了看带路的人,然后对望了一眼。

因为二月革命事起仓促的缘故,短短几天内七月王朝的统治就宣告灭亡,而这里的主人儒尔维尔亲王也仓惶逃离了法国,他们肯定是不及收拾这里的东西的,这里的东西摆放这么凌乱,很明显是革命后的结果——虽然政府已经将这里收为了公产,但是这里的看守力度并不大,人们想要从这里顺走一些东西十分容易,甚至看守者自己搞不好也从里面顺走了不少东西拿到外面去卖。

不过,此时的夏尔和夏洛特,当然都没有心情去追究这种事了。

“夏尔,这里的东西都散落了也好,我才不想用奥尔良们用过的东西呢!”沉默片刻之后,夏洛特突然笑逐颜开。“哼,尤其是这里的。我都要拿出去公开烧掉,真想看看路易-菲利普的儿子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啊。哈哈哈哈!!”

“嗯,你说得对。”夏尔随口附和了一句,因为他也不怕得罪前朝的王族。

接着,他们离开了这里,走到了藏书室当中。

比起其他的房间,藏书室的保存倒是十分完好,精致的胡桃木书架上,摆放着一本本整整齐齐的精装书——之所以能够保存得这么好,也许是因为抢掠者对书籍没有什么兴趣的缘故吧。

而在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大型的地球仪。

夏尔看着这个地球仪,颇感兴趣,于是走到了它的旁边,轻轻地转动了起。

而夏洛特则关注到了其他的方面去了。

她发现藏书室的采光很好,阳光能够从正面透射进,而外面更还有一个阳台。而且,从这里的窗户举目张望,正好能够看到花园。

夏洛特心里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

“夏尔。以后我们就把这里当做卧室吧?我感觉这里应该很不错,只要改造一下,再添加一套好的家具,我们以后一定可以住得很舒适……”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她的心里已经做出决定了,因为……她才不想在奥尔良们睡过的房间睡觉呢。

然而,她满怀期待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夏尔的回音。只听到了嘶嘶的声音。

她转过头一看,发现夏尔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在饶有兴致地拨弄这个地球仪,眼下他的目光好像放在黑海之上。不知道在出神地想着什么,手也不停地在这上面滑动着。

夏洛特心里产生了一丝不悦。

真是的,都这个年纪了还像个中学生似的,去摆弄这些东西!

“夏尔……”夏洛特忍不住低声喊了一下。

“嗯,嗯好,就按你说的办吧!”好像被刺激到了什么似的,夏尔连声回答,而眼光却仍旧还放在地球仪上。“我完全遵照你的意愿。”

“夏尔!”夏洛特走到了夏尔的旁边,然后用力地扯了扯他的耳朵。

“啊!”耳朵吃痛之下,猝不及防的夏尔立马呼痛,然后总算清醒了过,连忙向有些气恼的夏洛特道歉,“啊,夏洛特,抱歉!我只是一下子走神了而已……”

“哼,只是一下子而已吗?!”夏洛特还是气鼓鼓的数落着夏尔,“说起这种事你总是心不在焉的,难道你忘了吗?这是我们的家啊,你怎么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呢?你从小就是这样,总是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夏尔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夏洛特了。

平心而论,他对这种事确实不怎么在意。对他说,只要能够保证最基本的舒适和安全,住在哪里,卧室放在哪个房间、用什么摆设什么家具,完全没有任何区别。要让他打起精神讨论这种事,确实有些难办——再说了,反正这种事都有夏洛特做主,自己说了多半也就是白说,那还不如看看地球仪打发下时间呢。

不过,这种话他当然不敢照直跟夏洛特说了。

为了让夏洛特开心,他有意地在未卧室的陈设上给了几个不值一提、而且明显不好的小意见,等着让夏洛特完全驳倒,然后再赞扬了一番夏洛特的高雅品位,表示自己完全遵从夏洛特的一切看法,总算才将夏洛特重新转怒为喜。

“就这样吧,别说傻话了,按我的话去做吧,夏尔……”夏洛特看上去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正是自己要夏尔发表意见似的,兴冲冲地朝夏尔说,“爷爷已经答应给我一大笔嫁妆了,原本我还发愁要是建房的话得花去一大笔,现在好啦,我们可以直接用上这里……那我们何必再在装修上面省钱呢?我一定要把这里从头到尾好好打扮一边,让我们……让我们的孩子们以后过上最舒适的生活……”

当说到“我们的孩子们”时,夏洛特显然已经有些陶醉了,甚至好像连眼睛都在发亮。

我们的孩子!

夏尔头上微微起了点冷汗。

他对未的生活并没有想过那么远,现在他的事情就已经够多了。

不过,又有什么理由这个时候泼冷水呢?

就在这时,夏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后夏尔拿出怀表,偷偷看了一下怀表。

明明感觉才没多久,却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啊……

他心里暗叫不好,因为自己今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办,部里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预定要由自己主持,而陪着夏洛特看房子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恐怕得抓紧了。

但是,该怎么跟正在兴头上的夏洛特提出告辞呢?夏尔有些犯难了。

看着夏洛特那容光焕发的脸,夏尔怎么也没法将自己想要离开的话说出口——看得出夏洛特确实真心实意地为两个人的婚事而喜悦而期待着,憧憬着两个人未的幸福生活,他又怎么忍心突然就这样告辞呢?

接着,他犹豫踌躇了起,心里想着是不是干脆先推迟这一次重要的会议算了。

“夏尔,你怎么了?”然而,夏洛特早已经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直接出声询问了,“是有什么事情等下要办吗?”

夏尔心里一惊,但是还是勉强地笑了起。

“嗯,是的……我突然想起了,今天下午还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过,夏洛特,不用管那么多,今天我就继续陪陪你吧,事情我可以拖一下。”

“不用拖了,你今天已经陪我够久的了,我也不想再继续拖着你了……”也许是因为心情实在太好的缘故,今天的夏洛特出奇地好说话。“你等下就去办那些事务吧,省得那些人私下里抱怨你。”

“夏洛特……”夏尔有些迟疑地看着夏洛特,心里则为夏洛特今天的通情达理感到十分高兴。

如果夏洛特以后也能够有这么通情达理的话,也许未我的婚姻生活确实会十分幸福?他突然这么想。

“怎么,不好吗?夏尔,不用顾忌了,我不会生气的。”眼见夏尔还在迟疑,夏洛特突然微笑了起,“年轻有为的特雷维尔先生,我把您交回给这个伟大的国家了,希望她一切都好。”

确认夏洛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夏尔终于点了点头。

“只要你开心,那么她的一切都会好起的。”

然后,夏尔抱住了夏洛特,亲了亲她的脸,接着精致地离开了这个藏书室。

目送夏尔离开之后,夏洛特重新观察起了这间房间,仔细地思考以后应该怎么布置这里,而后,她走出了这间房间,到其他地方继续看了下去。

随着她的观览,一整套府邸的改造计划慢慢在夏洛特心中成型了。她欣喜万分,因为她很快就可以和她心爱的人一起,住在由她任意地改造、而且也完全属于她自己的家了——这不就是一个女孩所能期盼的最大幸福吗?

如果人间的幸福,没有那么多不幸的杂音掺和在其中,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当夏洛特巡视完了二楼,然后走下楼梯的时候,一声感叹突然从楼下传过了。

“哇,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这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充满了激情的感叹声。

夏洛特循声往楼下看去,发现她的那位不为人知的堂弟伊泽瑞尔-瓦尔特,正穿着一身灰黄色的外套,带着歪歪扭扭的黑色领带,赫然站在大厅当中,仰望着自己。

“您得可比我想得早了一点啊,幸好夏尔已经离开了……”夏洛特笑着朝他打了个招呼,“先生,您说要见我,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