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引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引见


                

在晴空渐渐为黑幕所遮蔽,冬夜即将降临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巡视,打算乘坐马车返回爱丽舍宫,而夏尔也跟着他一起向早已等候的扈从们那里走了过去,准备一并离开。

和的时候相比,此时夏尔的心情已经大为不同,从原本的例行公事变成了一种压抑着的激动和振奋。

没错,这种激动是自于路易-波拿巴亲口许下了要将儒尔维尔亲王原先的府邸赏赐给夏尔的诺言。

虽然此事还没有正式决定,但是以他现在的地位,再加上是在一大批的陆军将领的面前说出的话,那么就不太可能有收回的余地了……也就是说,夏尔将得到一份自己原本甚至都难以想象的礼物。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从衣兜里拿出了怀表,然后借助马灯的微弱光线看了看时间。

都已经这么晚了啊,怎么还没啊?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情给耽搁了?他心里有些不安。

“夏尔,看是有事耽搁了吧?”这时候,旁边的路易-波拿巴也得出了同样的判断,“我们都得回去了,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你这么日理万机,以后哪里还有几次机会啊……夏尔在心里回答。

“您再稍微等一下吧,拜托了,他一定会马上过的……有什么事会比接受您的接见更加重要呢?”他口中这么回答,然后不时焦急地看着远处兵营的方向。

要是再不的话,他也没办法了。

仿佛是应和了心中的呼唤似的。在远处渐渐被黑幕所吞没的模糊地带,终于有了几个影子渐渐从黑暗深处蠕动了起。

随着距离越越近。夏尔终于能够看清对面的人了。

“终于了啊……”他松了口气。

然而,他的心里也免不了产生了一些怨怼的情绪。等到这几个人将要挨近之后,他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吕西安,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我们都快要走了!”

“抱歉,夏尔……刚才我到士兵们的营房去巡视去了,您派过报信的人老久才找到我……”吕西安的脸色有些尴尬和抱歉,“听到了这个信儿之后,我马上就赶过了。总算还没有太迟。”

“总算不是太迟,但是已经够迟的了,你总不能让总统等你吧?”为了让路易-波拿巴消气,夏尔有意苛责了吕西安几句,“总统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去办理,你怎么能耽搁他的时间呢!”

“没关系的,夏尔,既然了,那就好了。别怪他了,他又不是故意的。”夏尔的苛责终于起了预想中的效果,路易-波拿巴出言打断了夏尔的话。

然后,他走到了吕西安的面前。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晚上好,克弗莱尔少校。”

没错。这是夏尔为了吕西安所特意争取到的一次接受总统接见的机会。

在夏尔的不断游说之下,刚才就对吕西安产生了不错的第一印象的总统。终于被他打动了,同意拨冗抽出一小段时间接见一下吕西安。

然而……他却叫错了吕西安的姓。不过没关系。夏尔和吕西安谁也没去纠正他,毕竟贵人事忙嘛。

“很荣幸能够得到您的接见,总统先生!”吕西安马上先立正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才迟疑着伸出手和总统握在了一起。

虽然他的声音被刻意显得平静,但是总是夹杂着一些微微的喘息声。

从夏尔这边看上去是移动很慢,其实这已经是他能够走起的最快速度了,总算在最后时刻赶到了,他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然而,他的这种情态却被总统误解了,他以为吕西安是在为能够得到接见而激动得不能自持,再看着吕西安端正而且棱角分明、极具军人特色的脸,他心里愈发高兴了。

“我看了你的士兵的操练,很不错。”他紧握着吕西安的右手,一边带着笑容看着他,“果然是阿尔及利亚的战斗英雄,确实有自己的一套。”

“谢谢您的夸奖,总统先生。”吕西安既显得受宠若惊,又显得有些微微窘迫,“不过,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本职工作而已,不值得您的特意夸奖。”

“能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已经可以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路易-波拿巴叹了口气,“现在就是有那么多人,连恪尽职守都做不到!”

得到了总统如此夸赞的吕西安,被喜悦和惶恐所填没了,他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讨他欢心,最后只能悻悻然看着总统。

还好,有夏尔在旁边给他打圆场。

“吕西安一直都是您的坚定支持者,也正因为如此,他一直在军队当中不受重视,还曾遭受过勒令退役的处分,现在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了军队。”

“哦?”路易-波拿巴有些疑惑地看着吕西安。

这个视线,让吕西安心里微微有些犯了难。

也许他对皇帝印象很好,但是他并不喜欢这位侄子。

然而,他不可能在总统面前直抒胸臆,更别说扫夏尔的面子了。

“我一直都对皇帝陛下推崇备至,先生。”他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振奋一些,“我也坚信,我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以强硬的手腕治理国家,才能让国家重新回到正轨。而那个时候,我们军人就可以不用关注这些政治事务,而只用关注自己应该履行的职责了……”

这些话模棱两可,因而不善作伪的吕西安可以毫不做作地说出这些心里话,而在此时此刻,路易-波拿巴当然不会产生别的理解了。

“你的想法很好。”他松开了吕西安的手,但仍旧盯着对方,“刀剑确实不应该有思想,现在国家已经处于我的领导之下了,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飞黄腾达就是指日可待的。”

然后,他转头看着夏尔,“少校历的表现应该很不错吧?”

“是的,他所带过的部队表现一直十分优良。”夏尔连忙回答,“之前他专门上书给我,提出了军队组织形式在新时代应进行的改进的建议。”

“哦?这还真是不错啊!”路易-波拿巴有些惊诧地再次打量了一下吕西安,“夏尔,报告还在你那儿吗?回头把它给我吧,我要看看。”

“好的,没有问题,先生。”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嗯,那种我跟您提过的新式武器,也是经过了吕西安的试验之后才得以验证的。”

“是吗?”路易-波拿巴再次惊住了。

那种新式武器的革命性威力,经过了夏尔的大力推荐,和一群陆军将领的联名支持,他已经完全了然了,然后准备支持夏尔的提议,早日向全军开始配发,今天听到了夏尔的介绍之后,他更加认为吕西安在这种新式武器的研发上面占据有很高的作用,没准甚至还是主导作用。

没办法,他自然不可能相信这是夏尔一个外行人完全能够凭自己搞出的东西,

他已经记住吕西安的,觉得这个人一定可以大用。

再不用多说什么了,他满地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夏尔做了个隐蔽的手势。

虽然路易-波拿巴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但是他的表现,在已经颇为了解他的夏尔看,无异于是直接承认“此人可用”。

好样的,吕西安。

他朝吕西安打了个眼色,然后做出了恭喜的手势,而吕西安还是有些糊里糊涂,只是含混地点了点头。

“我只是按照夏尔嘱托办而已,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我是做不成这些事的……”吕西安有些迟疑着回答,“当然,对军事方面,我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军事见解……”

他心里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能够得到和总统对话的机会就已经是无比的幸运了,是绝对没有胡乱应对的空间的,因此他十分小心,几乎可以称得上字斟句酌,深怕给总统留下一个坏印象。

“军事见解?您的想法可以现在跟我说一下吗?”路易-波拿巴马上反问。

真正的考试了。

这不是一个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这是一个必须要符合总统心中答案的问题。吕西安必须要得出让总统满意的答案,否则说得再好都是没有意义的,根本无法讨得总统的欢心。

而作为一个外行人,路易-波拿巴其实是有自己的军事思想的——虽然他自己指挥战争的时候,都打得比较糟糕。

他的整个军事思想是和伯父一脉相承的——那就是推崇大部队快速机动,找出敌军主力,然后寻求以猛烈的进攻击溃或者歼灭对手,打快速的决定性战争。

为了贴合他自己的这种军事思想,他在登基后不久就下令铸造一种新的陆军野战炮,务求以,的六磅野战炮,也就是人们通常俗称的“拿破仑炮。”

而吕西安也知道自己的前途已经系在了这几句话上,于是他屏住了呼吸。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