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恩赏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恩赏


                

在阳光的照耀之下,萨托里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f

也许是因为前几天下了雨的关系,没有一丝彩的天空现在碧蓝如洗,像是倒扣在所有人头顶上的宝石一般澄澈。

虽然这是一个冬日难得的晴天,但是阳光并不能让气温上升多少,冬天的风在草地和树林依旧当中游荡,使得人人都感觉有些发冷,因此夏尔也和其他人一样穿着厚重的大衣。

阅兵场已经即将建成了,观礼台和走道都已经搭建完毕,等待着它最辉煌的一刻的降临。而此时,作为正式典礼之前的预演,共和国总统路易-波拿巴下终于又一次到了萨托里,巡视着这片他即将号令全军的地方。

比起上次的时候,因为不少部队已经赶了过的缘故,这里已经热闹了不少。放眼望去,原本荒凉的乡野如今已经多了不少人烟,一大批临时建造的木屋在泥土路的两边排排而立,仿佛像是一个小型的集镇一般。

在阳光的照耀下,路易-波拿巴面无表情地走着,一边四处张望,审视着夏尔等人已经准备好的一切。

而在总统的身边,一大群已经归附了波拿巴的将领们簇拥在他身旁,犹如众星拱月一般,恍惚间好像给这个人戴上了一些伯父的光环。

为了给总统留个好印象,这些将领们个个都穿着簇新的军装,把勋章也别在了最为耀眼的地方,人人神情紧张,抓住任何机会和总统搭上几句话。

在这种严肃的基调下。军官们为了不让自己显得过于逢迎,有意装得好像漫不经心。使得人们充满了某种刻意的轻松感,时不时有人讲出一些饶有风趣而且暗含奉承或者讽刺的俏皮话。惹得大家笑声不断。

走了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远处一群正在操练的部队。而这些士兵好像不知道谁正在观摩似的,依旧在军官的督促下以平日里所培养出的节奏完成了今天的操练。

“这些士兵训练得很不错。”在此起彼伏的呼号声当中,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以一种貌似内行人的口吻开了口,“动作十分精熟,看上去是精锐部队。这是哪支部队?”

“这就是这里的驻防部队,先生。”还没有等别人答话。夏尔就直接回答了,“为了加强这里的保卫工作,我特意从巴黎的卫戍部队里面抽调了一个团,而这些人就属于那个团,他们的营长是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这个人确实不错。”

“吕西安-勒弗莱尔……”路易-波拿巴微微皱了皱眉头,默念了这个名字。“好的,确实不错。”

这就是夏尔的目的了——身处他这个地位的人,能够记住这个小小的少校。那对吕西安将是一种多大的帮助啊。

“他在北非服役过,因此十分有经验,所以训练也抓得很紧。”赞了一句之后,夏尔似贬实褒地抱怨了起。“不过,哎,这个人啊。就是这么死脑筋,今天的日子还要忙着操练部队。也不过让您瞧一下……”

“我有什么好瞧的?操练部下才是他的本职工作。”路易-波拿巴摇了摇头,“他做得对。再说了……有你在我面前特意夸赞他,他还用得着本人亲自过吗?”

总统的这句调侃,惹出了一阵沉闷的笑。

这些军官们早已经看出了夏尔有意在总统面前为那个少校讨好,不过当然没有人敢于说破或者打断了,眼看总统本人说破了,他们都禁不住哄笑了起。

“您迟早会认识他的,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人”夏尔也笑着回答。

他并不尴尬,对他说只要让总统记住这个名字就行了,被人哄笑是小事。

路易-波拿巴不再说话,然后径直地向这些士兵们走了过去,然后夏尔等人连忙也跟了过去。在军官的示意下,士兵们马上跟总统致敬。

他摆了摆手,很快就走到了这群士兵中间,然后向每个士兵都嘘寒问暖起,而这些受宠若惊的士兵,看到总统——皇帝的侄子——竟然对他们如此亲切,有些人甚至激动得说不出话,只是颤抖着围在总统身边,看着总统下。

有个好伯父确实不一样啊……带着笑容冷眼旁观路易-波拿巴展示亲民面貌的夏尔,在心里平静地想。

至少在现代,路易-波拿巴还是深得民心的,夏尔也乐得他用这种亲善技巧博取更多支持者。

和士兵们聊了好一会儿之后,总统才让这些士兵重新收队,再度带着军官们继续巡视了起。

“呆在这样一群士兵中间,我反倒觉得心情舒畅。”路易-波拿巴一边微笑着继续向这些士兵们致意,一边低声对旁边夏尔嘀咕着。“看着比巴黎这些货色顺眼多了!”

“您很快就能够让他们要么变得顺眼,下。”夏尔低声回答,“要么他们就得在您的眼前消失。”

“说得对,夏尔。”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同军官们继续攀谈了起。

……………………

冬天的白昼总是比较短,总统的巡视并没有持续多久,天色就已经渐渐阴了下,而心情大好的总统,终于对侍从们示意,今天的巡视可以到此为止了,这让其他人都大大松了口气。

“夏尔,你做得很好,这里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十分令我满意。”路易-波拿巴朝夏尔点了点头,“以后我们有什么阅兵式的话都放在这里吧,花了这么多心力和金钱搞的地方,如果只办了一次,那就未免太可惜了。”

“按您的意思办。下。”夏尔颇为恭敬地回答,“如果您有这个想法的话。我会安排人以后继续维护这里,将这里变成常设的军事设施的。”

“那就这么办吧。”路易-波拿巴马上确认。

然后。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抬起头看着夏尔,“对了,我听你的爷爷说,好像你准备在近期就和那位德-特雷维尔小姐举办正式婚礼?”

“是的,正是如此。”夏尔站直了腰,故作严肃地回答,“考虑到今天的场合,所以我一直还没有跟您说过。先生。”

“哦!祝贺你,夏尔!”当着所有人的面,路易-波拿巴拍了拍夏尔的肩膀,“成了家之后责任可就更加重大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谢谢您的提醒,我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义务的,先生。”夏尔笑着回答,然后他有些小心地看了路易-波拿巴一眼,“另外。先生,我有一个请求。如果您不觉得不合适的话,我想……我可否能够让您当我和夏洛特的证婚人?”

“这个当然可以了,没问题的。”好像没有经过任何考虑。路易-波拿巴直接回答,“到时候你们将婚期告诉我吧,我会让秘书安排日程的。”

“谢谢您!”夏尔再度朝他行了个礼。

而既羡且妒的视线。一下子又向夏尔身上集中了起。

这么年轻就这么炙手可热,还娶了一个有大笔嫁妆的公爵小姐……好吧。就算惹人嫉妒了,夏尔也说不出什么话。

“对结婚后的生活有什么安排呢?”沉吟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又问夏尔,“你对住处有什么打算呢,总不会还和爷爷住在一起吧?住在岳父那里恐怕也不对……”

“哦,这个啊?听夏洛特的意思是说想要买一栋房子,然后我们暂时先住在家里,等那里弄好了之后就搬过去。”夏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老实说,这种事都是夏洛特打理的,我没有多少精力照管这种事情……”

“这么年轻就让自己完全落到了妻子的手里吗?夏尔,我倒是没看出原你是这种人啊?”路易-波拿巴禁不住笑了起,“对了,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我还没有送礼物给你们吧?”

“您能够出席,就是对我们最好的礼物了。”夏尔再度恭维。

“波拿巴可不能这么吝啬啊,夏尔。”路易-波拿巴又沉吟了起,片刻之后才再度看着夏尔,“现在想要在巴黎找一幢好房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更别说是特雷维尔夫人的居所了。这样吧,我送一份好礼物给你们,免得你的未婚妻为此作难……”

“您是指……”夏尔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儒尔维尔亲王的府邸自从被国家征收之后,一直都空置在那里,正好这次我让那边开个手续,让你可以买下它吧。”路易-波拿巴笑着说,“夏尔,你看这个礼物怎么样?够大吧?”

夏尔就在这一瞬间明白过了。

这确实是一份了不得的礼物啊。

儒尔维尔亲王就是已故的路易-菲利普国王的次子佛朗索瓦-德-奥尔良,妻子是巴西皇帝的公主弗朗西斯卡,因为长兄早死,所以在七月王朝中后期,他就是国王在世的最大的儿子,权力和影响力自然炙手可热。

七月王朝在二月革命的轰击下倒台之后,他的地位也随着王朝而崩塌,被迫流亡国外。虽然后的法国政府废除了禁止前王族法令,但是碍于种种现实他一直没有回到法国国内。

他的府邸在过去的七月王朝时代就以奢华著称,经常在那个时候举办盛大的宴会,宴请自各国的宾客和使节。虽然夏尔一直都无缘得进其中,但是当年在社交场上听说过多次其中的陈设。在革命之后,它被政府没收了,成为了公有资产。

而如今,这幢宅邸竟然将要被路易-波拿巴赏赐给自己?

没错,这就是赏赐——既然已经得到了路易-波拿巴本人的发话,那么所谓买,肯定也只是象征性的价格而已,只是给个名目堵住大众的嘴而已。

这真是一个了不得的恩赏啊……

然而,夏尔此刻的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兴奋和激动。

因为,他完全可以看出,路易-波拿巴此举除了奖赏自己一直以的功劳之外,还有别的居心。

儒尔维尔亲王可不是可以随便摆弄的小角色,在路易-菲利普已死,长孙巴黎伯爵年幼的情况下,此人可以说是整个奥尔良派的领导者。甚至可以说,他是波拿巴和夏尔政敌的精神领袖之一。

路易-波拿巴准备将他留下的府邸再度赏赐给夏尔,第一肯定是为了表现出对夏尔的重视;第二……很明显,这一举就是为了更加加深他的这位宠臣同奥尔良王家的仇恨,使得夏尔更加不可能暗地里和奥尔良王族妥协,更加牢固地把夏尔绑在自己的手中。

同时,还有另一个作用。

他当着这么多将领的面如此封赏夏尔,能够激起他们渴求功名利禄的心,使得他们更加忠顺于自己——他告诉了这些将军,只要跟着我走,你们什么都能够得到。

至于会不会激起别人对夏尔的嫉恨,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不愧是能够统治这个国家二十年的皇帝啊,甚至比自己那个天才伯父还要多几年!夏尔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

不过,即使知道路易-波拿巴的心思,夏尔也不打算拒绝这个恩赏——他没有理由拒绝自自己主上的赏赐,而且,他根本就没有把奥尔良王族放在眼里。

哼,一个前朝亲王的居所,勉强也能当个婚房了吧,夏尔心想。

奥尔良家族的记恨?呸,我让他们永远回不了国!

夏洛特肯定也会很开心的,能够不花什么钱就得到这么宏大而且精美的宅邸,只要稍加修缮和改建,就能够让它成为上流社会人人艳羡的居所,再怎么也可以让她满意了。

更何况,还能狠狠地羞辱她所憎恨的奥尔良王族一番……

太好了。

糖衣炮弹……尽管打过吧,我全都吃得下去!多少都吃得下!

带着这样一种豪情,他谦恭地朝路易-波拿巴鞠了一躬。

“谢谢您的照顾,先生,她一定会十分感激您的!”

他确实很感激路易-波拿巴,不管路易-波拿巴有多少目的,这都是一种极大的奖赏。

至于夏洛特……才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