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军事对策(二)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军事对策(二)


                

随着夜幕越越深,天气也越越冷了,一群总统的侍从颇为不耐地在寒风当中站立着,看着总统同两个年轻人在远处交谈。

虽然十分不耐烦,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敢于将心里的意见说出,而总统一直在十分投入地交谈着,看上去相谈甚欢,这更加加重了这些侍从们心中的焦躁。

然而,自顾自交谈的几位大人物,自然不会将他们的心情放在心上了。

“不得不说,先生,您说的东西我基本上都能够认同。”也许是因为吕西安说的东西十分对自己胃口的缘故,路易-波拿巴的语气更加随和了几分,“我也很欣慰,在现在的军内,还有许多像您一样耐心为我军的未而思考的人。”

“您过奖了,我这也只是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吕西安有些尴尬地回答,“实际上,有些东西甚至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我很高兴您能够不因此而否定我的意见。”

“不,怎么会呢?我并没有那么多陈腐的思想。只要是真知灼见,不管是谁说出的,那么都是有价值而且可以用参考的,您作为一位少校,我看发言权已经完全够格了。”路易-波拿巴摇了摇头,然后突然又笑了起,“呵,再说了,皇帝不是说过吗?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个真正的军人,本就应该多思考这类问题,为国家的军事也为自己的前途出力。”

对路易-波拿巴说,没有什么比说这种话更加得心应手的了,他向惯于扯上他的那位伯父、同时对别人诱之以利。

而这种手法。基本每次都能够收获到足够的效果。

当将军!对吕西安说,这确实是一个足够有力的奖赏。虽然目前看这个奖赏还十分遥远。

“刚才您说我们要注重军事的革新,那么在您看。目前我们应该注重的是哪些方面呢?”路易-波拿巴突然又问了起。

“嗯……这个问题有些复杂,先生,就我看,军事革新是方方面面的革新,而并不是一两个方面就能够代替的。”沉吟了片刻之后,吕西安回答,“如果非要找几个最为重要的方面的话,我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在战术方面,是后膛枪和后膛炮的发展。它们的先进性显而易见,尤其是后膛炮,它将能够带无比迅猛的火力;在战略方面,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那样;而在战略方面,就是我之前所说过的铁路系统了——未依靠铁路,我们可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集结部队并且供养他们,而越是复杂的系统,就越是应该和军事要求相结合,最好是在和平时代就让军队熟悉整个铁路系统。这样战时他们才能够得心应手。”

听到了这里之后,路易-波拿巴突然冲夏尔笑了起。“哦!夏尔,是不是你们两个事前串通好了啊?感觉怎么和你说得差不多?”

“我们绝没有事前商量过什么,先生。”夏尔连忙回答。“至于我们的意见高度一致的原因,我想,这正是因为真理的普遍性。以至于有识之士都能看出我们到底需要什么。”

“哈哈,这么说倒也有道理!”路易-波拿巴大笑了起。

然后他跟有些疑惑的吕西安解释了起。“关于你所说的后一点,也是夏尔一直都在跟我建言的。你们不谋而合了。”

“是吗?”吕西安又惊又喜。“这是我的荣幸。”

“那么,先生,您更加想要加入到哪一个方面去呢?”总统突然问。

“嗯?”这又是突如其的一击,吕西安更加不知所措了,“您的意思是……?”

“光是空口说可不行啊,您得用实际行动为您的理论作出实践。”路易-波拿巴笑着回答,“既然您大声疾呼这两者最重要,那么所以我打算让您参与到其中一项革新当中,我想您不会拒绝吧?”

啊?吕西安惊诧得无以言说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去研发武器,或者去坐办公室搞什么铁路,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他喜欢的东西,更加不会是他擅长的东西。

可是……直接拒绝总统的要求似乎更加不妥啊……

正当吕西安还在纠结的时候,夏尔突然开口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推荐让吕西安去我们筹备中的陆军中负责铁道事务的机关吧,让他当个负责人似乎很不错,”

吕西安惊得张开了嘴。

“哦?夏尔,这样你看合适吗?”路易-波拿巴有些迟疑。

“我看挺合适的。既然少校已经想了那么多,而且又有足够的能力,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拒绝让这样的青年才俊试上一试。”夏尔毫不迟疑地回答,“我认为,从今天的表现看,吕西安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所以我向您推荐他。”

“夏尔……”旁边的吕西安想要说什么。

“我想,少校,您应该也是十分赞同这种安排的吧?”夏尔在路易-波拿巴无法看到的情况下,眨了几次左眼,示意他不要再反对了,“难道您不希望让您自己设想的东西亲眼变成现实吗?”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抓到的好机会,他绝不会让吕西安轻易放过。

夏尔的态度让吕西安十分奇怪,但是他决定还是听夏尔的。于是,他重新闭口不言,看样子是默认了自己有这个追求。

然而,路易-波拿巴却更加有所保留了,吕西安不懂这个任命的意义,他可是完全明白的——在夏尔和他的设想当中,这个可是未新改组的总参谋部的基础机构啊。

虽然这个青年军官很合他的意,但是给出这样的职位真的合适吗?他的心里着实有些疑惑。

“请您相信我的眼光,先生。”在他疑惑的视线下。夏尔仍旧寸步不让,“而我也绝对相信他。”

夏尔的话。终于让路易-波拿巴下了决心。

一直以,夏尔都没有让他失望过。至少在这一方面是没有过的,他可以选择继续相信一次。

再说了,就算弄错了,那也不是无法弥补。

“既然你对此这么有信心,那么就这么办吧。”他抬起手,做出了一个手势。

“另外,让吕西安充任这个职位,不仅在军事意义上对我们有利,在别的意义上也对我们十分有利……”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夏尔突然又说了起。“毕竟我们给他的是一项要和政府部门和官员不断沟通的工作,至少,如果我们让他的话,我想他可以让我们的工作更加顺利许多……”

“嗯?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路易-波拿巴有些疑惑了。

这个看上去有些木讷的军官,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够圆滑地和政府官员们相处的那种人啊。

无视了吕西安制止的眼神,夏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您恐怕还是不知道吧?我们尊敬的铁道部部长迪利埃翁伯爵,他的大女儿,就是嫁给了我们尊敬的少校……”

哎!为什么偏偏就要提这个呢!虽然明知道夏尔是在为了他说话,但是吕西安还是忍不住在在心里一沉——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提到自己的那位岳父。更加不喜欢被人看做是靠着岳家恩荫才能够爬上去的那种人。他想被人用“吕西安-勒弗莱尔”记住,而不是“迪利埃翁伯爵的女婿”。

然而,令他郁闷的是,每当人们听到了他有这层关系的时候。总是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他了,就连面前的总统下也不例外。

“哦?”路易-波拿巴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瞥了吕西安一眼。“原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然后。他突然又陷入到了沉吟当中,没有再说话。显然又在考虑什么去了。

吕西安看不出总统的态度突变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是夏尔却完全能够揣摩到的。

他并不是因此而高兴,觉得事情更加好办了,反而是在为此而忌惮——因为他不愿意看到迪利埃翁家族影响力过于扩大,毕竟这个家族虽然现在可以说是臣服于他,但是绝不是一直都跟随着他的嫡系,他不信任他们。

既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么想要打消他的这种顾虑,也就十分简单了。

“虽然我已经离开铁道部了,但是部长一直都给了我很多关照,我们现在是在摆明削弱他的职权,如果能够让吕西安首先出任这种职位的话,我相信对他也未尝不是一种慰藉。”夏尔的声音放得很低,同时为了让吕西安听不太懂,也故意说得弯弯绕绕,“而且您看,他一直都在部里悬着,几次都跟我们抱怨说下面的官员不太听话,有时候甚至指使不动,吕西安如果过去的话,恐怕对推进他的工作也会有帮助。反正,对部长下说,能够干好他目前的工作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吕西安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完全闹不懂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而路易-波拿巴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用过于担心迪利埃翁伯爵,因为他这个人本就不足为惧。

没错,伯爵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政治野心,除了人缘好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一心也只想保住自己的现有利益。这样的人,就算真是女婿飞黄腾达了,他又能干出什么事呢?

和他打过一段时日的交道之后,路易-波拿巴和夏尔,自然已经把这个人给掂量个通透了,他们两个都不相信这样的人能够有什么威胁。

“从这个方面看,你说得倒是不错。”又沉吟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隐晦地承认了这对翁婿就算勾结起搞什么东西,也不足以构成威胁的事实,“有的时候为了好的目的,我们也没有必要顾忌太多。那么……就按你的建议办吧,夏尔,希望这次你仍旧是在给我惊喜。”

“您绝不会因此而失望的!”夏尔大声回答。

眼见吕西安还没有反应过,夏尔轻轻地踩了他一脚。

这时他才如梦方醒。然后连忙向路易-波拿巴再度敬了个礼。

“谢谢您的提携,我保证以最大的热忱完成您赋予的任务,总统下!”

不管原本怎么想,现在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他就准备接下全身心地投入到其中了。

“谢一谢夏尔吧,他可算是为你尽心了。”路易-波拿巴平静地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就向自己的侍从们所呆的地方走了过去。

目送着总统离开之后,吕西安终于强行收拾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视线,看着夏尔。

“夏尔,真的该谢谢你!”他的语气有些急促,看上去确实十分动情,“抱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但是请你相信我,以后只要你需要帮助,你都可以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不用说得这么凝重,朋友。”夏尔的表情却十分轻松,他伸出手拍了拍吕西安的肩膀,“放松一下吧,以后很多事情都有得你忙呢!”

“可是……可是夏尔,虽然我会竭尽全力,但是我恐怕我并不能做好那些文职工作啊……”吕西安突然又有了些迟疑,“我倒不是怕影响了自己的评价,我更怕的是让你到时候为难!”

“啊哟!我是该谢你还是该笑话你呢?”夏尔忍不住苦笑了起,“你的工作好不好,是谁说了算的?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只要我们说你干得好,那么谁会说你干得不好?再说了,文职工作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你就把它当成是一种必要的历练吧,发挥你的全部才智,为我们接下的工作搞清楚方向。”

然后,四下张望一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夏尔凑近了吕西安然后低声在他耳边开了口,“吕西安,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这个部门的人总统以后会有重用的,你在里面混熟了,多结识一些人,对你的未有说不尽的好处!”

吕西安微微睁大了眼睛。

原竟然是这个打算。

“不过,我也明白你,让你老是呆在办公室或者后方单位,对你绝对算是一种苦差。”还没有等吕西安反应过,夏尔笑着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我给你指的路,就是早点去那里广结人缘,让一群也许日后能够领导整个陆军的人同你结为朋友。然后,等到战事一起了,你就能够重返你喜欢的一线部队,去接受炮火的洗礼了,不是吗?”

说完了之后,夏尔也不再多说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也得准备早点赶路回城了,你自己早点准备下吧!”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夏尔。”吕西安先是恍然大悟,然后忙不迭地对夏尔致谢,然后,他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等等,我们近期难道要打仗?”

但是夏尔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他的话了,在吕西安的注视下,他的整个身影都彻底融入到了深沉的黑幕当中。

虽然总统和夏尔都已经离开了,但是吕西安还在静静地看着,心情还是没有从激动中平复下。

这种激动,并不仅仅是自于自己即将可能平步青这一事实,更多的反而是自于一种感叹。

无论是总统还是夏尔,都机敏精明得让人无法企及,意志同样坚定强悍,而在还没有完全控制住国家的时候,这几个人却已经处心积虑打算将这个国家和民族带到战场上……

这是一群何等可怕的人啊!

而我,不管是好是歹,都将必须为他们而战。

愿上帝保佑我们吧,吕西安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